第四百七十章 商讨计划/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方姨娘进了天牢之后,临国侯府是迎来了难得的平静,少了一人在背后里做坏事,想来这个日子过得也是能舒心。

但是就算是这样,乐弦还是感觉有些危险没有解除,虽然方姨娘进了天牢,但是背地里给她做坏事的那些人还是没有找到,就算到了最后方姨娘伏诛,她留下的那些人也是会成为祸端的。

“这倒是个麻烦,要是解决不好的话,还是会留下祸患的,贵人你说要怎么样才能解决了方姨娘留下的那些人。”,乐弦沉吟一声看向惠贵人说道。

惠贵人非常认同乐弦说的话,但是说来容易,要是想要找到方姨娘在临国侯府中的眼线,这谈何容易啊,要是轻举妄动说不定还是会打草惊蛇的,但是要是没有行动,就这么放任下去,不一定假以时日,就会张成一个大大的毒瘤,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引出更大的祸患。

惠贵人忧心问道,“乐弦你有什么好方法来解决这件事吗,引出暗地里的毒瘤谈何容易,万一让那些人生了警惕的心,这可怎么是好啊。”

乐弦看着惠贵人忧心的小脸,心中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但是很快他就将这抹情绪给隐藏到了心底,他浅笑道,“你放心我自己心里自由分寸,怎么抓出这个背后的人,我已经想出了一个比较不错的主意,到时候我们一起来个请君入瓮,任他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了。”

惠贵人听乐弦这么说,顿时放下了心来,他之前一直担心,方姨娘留在临国侯府的那些人会产生什么祸患,但是现在既然他这么说了,自己也就放下了心来。

既然乐弦已经想出了好的办法来,惠贵人也就无须担心,她看着乐弦笑道,“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忙着处理这件事情,也是没有时间来一起坐下来好好的聊聊,不知,现在乐弦是否有空。”

乐弦莞尔一笑,“贵人此话可是严重了,我现在倒也无事,反正这个计划也不及在一时,到明日我去临国侯府来个瓮中捉鳖就行。”

惠贵人听乐弦这么说,就直接招来丫鬟,让他们上来了自己最好的茶叶,他知道乐弦喜欢茶叶,这次也是自己投其所好了。

茶一会就泡好了,乐弦闻了闻茶的香味,笑道,“没想到你这里也有这么好的茶,我今天真的是大开眼界了。”

惠贵人嗔了一声,“你这就是来取笑我了,我这里怎么就不会有好茶了,就准你的茶叶好,不准我的这里的茶叶香。”

惠贵人的语气十分的像那些未出阁的小女儿家的地娇嗔,自成风华,乐弦一愣,但是心中还是用上苦涩,他应该和惠贵人永远也没有可能的。

乐弦想到这个念头,心中一惊,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要杀头的死罪啊,他甩了甩脑袋赶紧的将自己脑海中的这些想法个甩出脑中。

惠贵人看着乐弦的动作,笑了一声,“乐弦你这是什么意思,使我说的话你不认同吗?不过我说的也是真的,我的这个茶叶开始圣上给我的,听说是江南进供的,全年只生产那么一点。”

乐弦刚刚饮了一口茶,就听见惠贵人这么和自己说,自己的心情顿时有些沉重了,这一口茶就窝在喉咙里,咽下也不是,不咽下去也不是。

惠贵人丝毫没有察觉到乐弦心理的波动,他仍然乐哈哈的向着他吐露自己心中的压抑,皇宫春宵苦闷,而自己又是一个不被皇上看重的妃子,这其中的冷暖只有自己知道。

虽说是皇上现在重视了自己,但是惠贵人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要的并不是这些东西,自己甚至希望自己没有进宫,这样的话,自己说不定就可以追寻自己的幸福了。

想到这里惠贵人隐晦的看了乐弦一眼,要是自己没有进宫多好,这样的话自己会不会就和乐弦在一起呢。

两个人各自心里都是十分的苦闷,但是也是达到了一致的想法,要是她没有进宫多好啊,但是这个事情就是这么的巧妙,惠贵人现在是皇上的妃子,并且皇上现在也对他上了点心。

正当两个人都愁眉不展的时候,外面响起太监的公鸭嗓子,“皇上驾到!”

惠贵人和乐弦一惊,不明白皇上怎么这个时候来到了这里,但是两人虽说是不明白,但是还是起身下去迎接皇上。

皇上见到乐弦也在这里倒是见怪不怪,他上前摸着惠贵人的手笑道,“乐弦先生也在这里啊。”

乐弦给皇上行了一个礼,答道,“回皇上的话,我今日进宫是受我师妹的嘱托来看惠贵人的,就既然现在我师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草民也应该告退了。”

皇上喜好美人,这是整个朝廷都知道的事情,乐弦随时男子,但是长得容貌姣好,皇上看的也是心旷神怡。

他上前拉住乐弦的手,笑道,“先生既然来了,那便在这皇宫中歇息一晚吧,朕素问先生棋艺高超,不知道可否与先生切磋一二。”

乐弦现在被老皇帝拉着,心理有说不出的范反胃,他知道老皇帝行事荒唐,但是没有想到他会荒唐到这个地步。

乐弦向后一推仍然是十分的之礼,他朝着老皇上拜了两拜,“陛下荣宠,草民不胜感激,只是草民现在有要事要做,恐怕不能留宿宫中了。”

惠贵人挺老皇上这么说早就吓破了胆子,自己知道老皇帝是个什么性子,现在他看上了乐弦,这可怎么是好啊。

老皇帝一听乐弦这么说,果然面露不快,他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无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天下的人·没有一个不敢顺着他的,可是现在这个乐弦倒是在打他的脸,这让他怎么能高兴起来。

老皇帝猛地一甩衣袖,冷声道,“先生什么事,能比的上侍奉圣上来的重要,莫不是现在不把朕放在眼里,这样的话,朕到要是问问是谁给先生这么大的胆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