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老皇帝的色心/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皇帝虽然是荒唐,但是毕竟也是当了这么多年的皇上,身上的余威还是有的,他这么一说乐弦到时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惠贵人早就是吓得魂不附体了。

一来是他自己知道老皇帝是什么养的性子,现在他看上了乐弦,他要是不得目的肯定是不肯罢休的,二是自己对乐弦也是有那么点倾慕之情,之前自己只是将一个真心放在心里,万万不敢唐突了乐弦。

但是现在很明显的是老皇帝要来争乐弦了,想到这里自己不由得又恨上了老皇帝,自己idea这一辈子被他毁了不说,难道他现在还要来毁了乐弦的一生吗。

惠贵人现在虽在心理狠毒了老皇帝,但是在心里还是一点的也不敢显现出来,他上前朝着老皇帝柔柔弱弱的说道,“陛下你留先生在宫里干什么,难道有臣妾陪这皇上,皇上很不满意吗?”

惠贵人的这句话,说的吴侬软语,带着勾人的魅力,老皇帝的半边骨头都要酥上一酥,现在再看这乐弦,到时没有之前的那种新鲜感了。

一个男人长得在怎么的好看,也比不上身娇体软的女人啊,更不用说这个女人的姿色也是极好的。

老皇帝亲了亲惠贵人的脸颊,淫笑道,“小美人你这是生气了,放心,朕怎么会冷落了你呢,等会朕就让你欲仙欲死的。”

老皇帝的话说得下流非常,一点也不像是身为君王能够说出来的话,他朝着惠贵人的胸前揉拧了一把,喘息声越发的重了。

惠贵人擅保养,自己的胸前一片柔滑,让老皇帝爱不释手,恨不得现在就就地办了他。

想到此处老皇帝大手一挥,让宫中的人全都下去了,自己虽是荒唐,但是有些事还是不要让外人看见的。

乐弦浑浑噩噩的出了皇宫,心理是越发的难受了,自己不断地回想着老皇帝的那个色相,再一想到现在惠贵人正在那个昏君的身下承欢,自己的心就更是难受了。

他自己心里难受,苦闷无处发泄,于是找了一个酒馆索性将自己灌醉,酒断愁绪,这样自己也能好过些。

乐弦不好过,惠贵人也不好过,他惠贵人年少进宫的时候,却是对老皇帝,心存过幻想,但是冷宫进过,差遇受过,现在自己也不是以前的那个被皇上一宠幸,就兴高采烈的自己了,现在老皇上压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反而觉得恶心难耐。

他自己心里难受,但是一想到之前老皇帝色迷迷的看着乐弦,心理就是更加的恨,朝廷民间都以以色使君的男子感到不齿,但是现在这个老皇帝尽然是想着玷污乐弦,这是自己怎么也不能容忍的。

惠贵人自己心中有一个懵懂的计划正在成型,但是现在他还是什么也做不了,老皇帝掰开自己的双腿,有大力的在自己的身上驰骋起来,他这些年迷恋上炼丹,身子吃了丹药却是在床事上能坚持很久,但是过后身子又就委顿不堪了。

惠贵人不断地催眠自己。说自己身上的这个人是乐弦,以此来是自己心理能好受一点,催眠了一会他竟然真的有一种错觉,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好像是乐弦一样。

乐弦在酒馆里一直喝到天亮,自己的脚下满满的一堆酒壶,待了差一点把酒馆的酒喝光了的时候,自己终于是坚持不住给昏了过去。

待乐弦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柔软的床上,床身摇摇晃晃的,这让他自己都在怀疑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乐弦环顾了四周一下,自己正躺在一处闺房,房间布置的十分雅致,好像是那个女子的闺房一样。

乐弦心下一惊,赶紧的低下头环顾自己身上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

待他看清自己身上的东西一个没少之后,长长的输了一口气,看来并不是被什么强盗之类的给打劫了。

“你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是能吃了你,还是什么洪水猛兽的,我好心好意的把你拖回来,你到是好了。”

温柔的女声在不远处响了起来,乐弦听到这个女声势完全放下了心来,他笑道,“我说你是洪水猛兽的话,你肯定就会来说我是胡说的,但是我刚刚醒来的时候,是真的害怕了,你想想要是你自己一醒来,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当中,你自己还不害怕?”

女声又笑了一声,“你自己到时在这里开始说上了,你说方姨娘的这个事要怎么做,现在刑部的人可是在拦着呢。”

话音刚落,四周层层的帷幔被掀开,从外面走进来一张和莫潇潇很像的一张脸。正是她的姨母。

乐弦赶紧在床上下来,问道,“这是安小姐你的闺房?”

安清清笑了一声,“你想的美,我的闺房能让你这么轻巧的进来吗,我还要不要名声了,这是我租的一间画舫,有个贵人要见你。”

乐弦听安清清这么说也是疑惑了起来,是谁要来找自己啊,他现在好像在这里交好的贵人就是莫潇潇他们了吧,但是此时他的师妹惠贵人在战场并不能来找自己。

看着乐弦疑惑的眼光,安清清到时什么也没有解释,他朝着外面拍了拍手,“进来吧。”

当看见来人的时候,乐弦的心中又丝丝麻麻的疼了起来,进来的并不是别人,而是昨天他刚刚见过的惠贵人.

乐弦按下心中的苦涩,上前和惠贵人行了一个礼,问道,“贵人找草民是有什么事吗?"

惠贵人看着乐弦脸上的表情,心中或多或少的有些难受,但是就算是如此,她也根本不能做什么逾越的事。

惠贵人整了整脸上的神色,看向乐弦笑道,“我是来帮你的,你进临国侯府不是太容易,但是我和清清不一样,我们打算一起带你进去,然后找找方姨娘留在府中的那些人。”

乐弦也知道这个道理,他自己是男子,就算是到了临国侯府,那些女眷的地方自己也是进不去的,但是假如跟着惠贵人他们这些事情也是好办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