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方法奏效/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弦的办法果然是很有效,不到下午的时候,就已经来了很多的仆人和丫鬟来告密的,他们当中有的说的是真的,但是有的也是为了写自己的私欲,而编造出来的。

他们的话虽然是说不能全信,但是也不能不信,乐弦也是在他们的话中找出一丝的蛛丝马迹来的。

惠贵人看着最后一位丫鬟走出自己的房间,叹了一口气,“我本来以为是会很容易的,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的难,乐弦你说他们说的话有几分似可以相信的。”

乐弦摇了摇手指道,“一成,我已经派人去看着外面的那些仆人了,要是他们心虚的话,今夜说不定就是会有所行动的。”

安清清看着乐弦胸有成竹的样子也是放下心来,但是他还是有一时不明,“乐弦怎么知道那个人会在今晚有所行动的,要是那个人一直不行动的话,我们难道是要一直等在这里。”

乐弦笑了笑,“他今晚一定是有所行动的,你放心,这样的事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

安清清暂且是相信乐弦,但随说乐弦是胸有成竹,但是他也不能担保今天晚上这个人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乐弦找来一张宣纸将丫鬟和仆人说的人名全都给记录了下来,在这些人名当中,有一个的人名提出来的频率格外的高,这个人是方姨娘在家中带来的家生子,和方姨娘的感情也是十分的深的。

惠贵人凑过来,看向乐弦宣纸上的字迹,问道,“这个秋禾的名字被提及的频率这么高,难道是他有嫌疑?”

乐弦不确定的摇了摇头虽说,秋禾的名字被提及的频率高,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够完全断言的,说不定这只是一个巧合。

乐弦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加派了人手去看着秋禾,到时候是不是他晚上也明了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秋禾那边是真的传来的动静,派去盯着秋禾的那些士兵回来回话说,秋禾之前想要翻墙逃走,但是被他们给拦了下来。

乐弦朝着惠贵人他们做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笑道,“我说的对不对,我就是说这个秋禾有问题吧,走我们一起去审问审问他。”

惠贵人看着乐弦的表情,心里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有想到平日里这么严肃认真的乐弦,现在会这么的搞笑,兴奋的像个孩子,这简直是颠覆了自己的认知。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关押秋禾的地方,现在秋禾被士兵们捆住锁在了柴房里。

乐弦看见秋禾的时候,到时一愣,他没有想到给方姨娘做坏事的人,会是看起来这么娇小的一个女子,这倒是颠覆了自己的认知。

但是想不到归想不到,现在既然是抓到认人了,自然也是要审问一番的,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惊喜。

乐弦看向秋禾问道,“是你帮方姨娘送信的?”

秋禾低着头,好像是什么也没有听见的样子,他的这个样子完全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这样让乐弦很难般。

乐弦看向秋禾又道,“要是你实话实说的话,我说不定会把你从轻发落的,说你还有什么同伙。”

秋禾狠狠的啐了乐弦一口,他骂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杀要刮,随你的便,反正我现在已经被你们抓住了,要订什么罪随你们的便。”

秋禾的态度让众人很难办,乐弦和惠贵人一合计还是先把秋禾给关到了天牢里,既然是他忠心于自己的主人,那就让他去和他的主人做个伴。

待到秋禾到了天牢的时候,方姨娘也是知道自己安插在外面的钉子被乐弦等人给拔了,自己心情更加的挫败,本来方姨娘长得容貌甚好,可是在天牢里关的这么多天,完全就是蹉跎了不成样子,看起来身上尽然是有一丝的死气。

方姨娘握着秋禾的手泣不成声,“秋禾都是哦呜害了你,要不是因为我的话,你也不会进来。”

秋禾哭倒在方姨娘的身边,道,“这不关主子的事,要怪就怪秋禾招了他们的道,所以才进来的恨就恨在秋禾不能给主子报仇了。”

乐弦看着天牢里的这一幕主仆情深,十分的唏嘘,他们两人坏事做尽,到头来害人害己,这也是天道轮回了。

方姨娘抱着秋禾哭了一会,问道,“秋禾,音儿现在过得怎么样,我老是梦见他哭,他是不是过得不好。”

秋禾一顿,莫音儿现在是过得非常的不好,但是这些自己都不能和方姨娘说的,于是他自己强笑道,“小姐那么聪明在,怎么会过得不好了,夫人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出去的。”

方姨娘知道秋禾这是在给自己安慰,但是他也是没有拆穿,现在自己的哥哥在朝堂上得势,刑部的人也是不敢随意处决自己的。

但是他恨得是临国侯府的人,自己进了天牢这么久只收到了他们送来的一封休书,向自己为了整个临国侯府哪里不是尽心经历的,可是结果呢,到头来自己变成这样了,他们丝毫没有想到要救自己,反而是落井下石。

不过幸好自己以前会有所准备,就算是自己如今失事了,音儿也能靠着自己以前留下的那些东西过得好好的,但是现在自己就是很莫潇潇那个贱人,要不是他的话,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的田地,等着自己出去的话,一定要狠狠的收拾那个小贱人一番。

找到了方姨娘安插在外面得到钉子,乐弦也是了却了一桩大事,现在只要等着方姨娘被处斩了就可以了。

安清清看着乐弦笑道,“这词多亏了乐弦你的计策,要不是你的话,我们现在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抓住那个丫鬟。”

乐弦不在意的说道,“没事,我这也是为了潇潇,方姨娘以前那么害他,这会我看他再怎么的出来害人。”

话虽如此,但是乐弦还是有所担心的,他害怕方姨娘的处斩过程不会这么的顺利,毕竟方姨娘的娘家还是有所势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