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初见/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钰清,今天,朕听到了一个消息,不知其是真是假啊。”一天,皇上因为一件事情,找见了苏钰清前来一起商议,等到这件事情商议完了之后,皇上特意将苏钰清留了下来,等到大臣们都出去了之后,说道。

苏钰清一听皇上这样说,赶紧拱了拱手说道:“儿臣不知,父皇您说的事情是那件事情?”这个时候,苏钰清的脑海里面飞速的想着最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们,心想,应该没有几件事情,能够惊扰到皇上的吧?

“是这样的,今日,我坐在这里看走奏章的,但是听见王公公说起来这件事情,说是你东宫新入宫一位女子,可是有这件事情吗?”这个时候,皇上不知道是喜是悲的说道。

“这件事情……”的确是有,苏钰清还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皇上是怎么知道的,不,应该说,王公公是怎么知道的?

“确有这件事情。”还是先承认了再说吧。苏钰清心想,皇上之前的时候,从来都不会过过问自己的私事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啊……哈哈,朕还记得,前段时间,忽然听惠贵人说起来,太子妃潇潇曾经为了去找你,一个人去了突厥的边境那里,这件事情可是真的吗?”

“父皇这句话是在怪儿臣没有跟您说这件事情吗?”苏钰清拱了拱手,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怎么会,朕知道你在边疆的时候受苦了,最近也是一直在调养身子,时间也是紧的很,皇上说道。

“儿臣让父皇担心了,但是,这件事情实在不好说,因为,这件事情不光是我们的事儿,还牵扯到了突厥的新王的一些事情,实在是有些一有些为难……”苏钰清有些为难的说道。

“朕知道了,这样的话你就不必多言了,反正只要最后结果是好的,就行了。”皇上将手里的东西合上,看了一眼一说到。

这个时候,苏钰清看了皇上一眼,说道:“不知父皇叫儿臣留下,还有什么事情吗?”

皇上看了看苏钰清,说道:“没有什么事情了,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们在边疆的时候,是怎么过的,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听说太子妃,她在边疆的时候中毒了,这件事情可是真的吗?如果好了没?”

“这件事情是真的,不知道父皇,您是从何得知呢,但是,皇上不用担心,现在潇潇的病已经好了。”苏钰清有些怀疑的说到,自己没有跟皇上说起来过这件事情啊。

“哦,太子妃这边已经好了?好了也好,这样的话,朕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啦,你先回去吧,好好陪一下太子妃,她随着你在边疆受苦了。”皇上说道。

“这样的话,儿臣就先退下了,”苏钰清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皇上,说道。

“好,你先下去吧,最近这些时日,好好的养养身子”

“是,儿臣遵命。”苏钰清拱了拱手说道。

从皇上的养心殿出来的时候,苏钰清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皇上,突厥的新王跟自己认识的这件事情,但是这个时候,苏钰清想了下,还是不要了吧,父皇如果知道自己跟突厥的新王认识的话,一定会怀疑什么的,父皇的心思这么缜密,不知道会想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就麻烦了。

从养心殿刚出来,苏钰清就看到,来来往往的宫女和小太监们,很是忙碌。

苏钰清想到了自己的东宫。

潇潇,已经回了临国侯府了,和喜儿一起。

但是在他走的时候,自己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自己知道的时候,潇潇和喜儿已经出宫很久了。

如此看来,潇潇真的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寒心了,虽然自己是有苦衷的,但是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潇潇知道。

这一天,莫潇潇正在临国侯府中和喜儿说这话,莫潇潇说道:“喜儿,你可知道,最近,钰清在朝堂之上有没有什么行动吗,”

“喜儿并不知道,喜儿这就出去打听一下。”喜儿看了看莫潇潇说道。

“不用了,你这样出去打听的话,钰清会嫌我烦的,他最近和那个兰儿姑娘,关系应该不错吧,哎,这个不用打听就知道了。”某潇潇有些伤神的说道,一直看着手中的手绢儿,不再说话了,发着呆。

喜儿看到莫潇潇这样伤神,非常伤心,但是又觉得,太子殿下不是那种见异思迁,喜新厌旧的人,但是自己都搞不明白,太子殿下为什么会这样做,做这种伤害太子妃殿下的事情。一时间,喜儿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苏钰清正在往外面走着,忽然,见到到一个小宫女好像是撞到了一个小太监的身上,苏钰清不由得看的出了神。

只见,那个宫女对小太监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小宫女没有敢抬起头来。

“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了吗,你抬头看一下呀?”这个小太监好像是认识小宫女的样子,有些惊喜地说道。

小宫女听到小太监这样说,怯生生地将头抬了起来,看了一眼小太监,也是有些惊喜地说道:“竟然是你。”

“是啊,就是我。”小太监很是高兴的样子,看看周围,他们并没有看到苏钰清。

小太监将小宫女来到了隐蔽的地方,说悄悄话去了,这个时候,苏钰清想着,这个小宫女和小太监,大概是之前认识的吧。

这个时候,苏钰清忽然想到了自己和莫潇潇刚刚认识的时候,就是在大街上,撞到了一起。

想到这里,苏钰清笑了下,自己想错了,自己和笑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上山去寺庙的途中,自己从山上往下走,潇潇和父亲往上走,那个时候,他的父亲,带着她出来跪拜自己,那个时候的他还是个疯疯癫癫的样子,但是自己一下子就认出了他的那些小把戏。

苏钰清这个时候想到,最近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是,伤害到莫潇潇的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