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欲擒故纵/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的猜测没错,那些军队就是他的,皇儿,你说现在该如何是好,现在在天牢中压着他的话,指不定那些军队什么时候就会暴乱,如果那样的话,对百姓来说,可是一场劫难啊。”皇上很是忧心的看着苏钰清。

“既然这样的话,就要把那个军队暴乱抑制在摇篮里面。”苏钰清说道。

“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这个压制具体怎么压制呢?”皇上看着苏钰清。

“这个儿臣也已经想了很久了,最近儿臣想出来一个办法。那就是把李远成从天牢里放出来。”苏钰清说。

“什么?皇儿,你这是在说什么?这怎么可能?好不容易抓到了李远成,怎么可能把他轻易地放出来呢。”皇上,紧紧地皱着眉头说道。

“父皇,这就是一种计谋,这种计谋叫做欲擒故纵。”苏钰清很是自信地说。

“什么欲擒故纵?你的意思是说,把李远成从天牢里放出来,是为了抓他?”皇上说道。

“正是如此,父皇。”苏钰清很坚定的看着皇上说到。

“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如果把他放出来了。他把那些军队召集起来,公然的和朕反抗,那个时候,该怎么办呐。”皇上有些怀疑的看着苏钰清说道。

这个李远成狡猾的很,不得不提防。

“这个好说父皇,您尽管放心,我会一直紧密的观察他的。一直盯着,他不会让他有什么别的行动。”苏钰清一脸肯定地说道。

“我好像有些明白啦。”皇上的脸上忽然露出有些欣喜的神色来,看着苏钰清。

“对!正如皇上说所想的那样,我们找那些军队,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十分的困难,这样一来,我们倒不如把李远成从天牢里面放出来,一来我们会随时监视着他,二来,李远成里面出来之后,肯定会第一时间联系他的军队,到时候我们就能轻而易举的知道,那些军队藏在什么地方了。”苏钰清说道。

“皇儿,果然是我的皇儿啊。”皇上哈哈大笑,甚是满意。

“那父皇,我们接下来……”苏钰清看着皇上说。

“既然这样的话,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好啦。”皇上龙心大悦,在一旁站着的小太监赶紧把皇上刚刚扔到地上的奏章捡了回来,轻轻地放到了皇上的桌前。

“是,儿臣领旨。”苏钰清恭恭敬敬地对皇上说。

“好,既然如此的话,你便退下吧。”皇上,将手里的奏章合上。,对身边的小公公说道:“朕是不是许久都没有到惠贵人的宫里去了?”

身边的那个小太监赶紧回话说到:“是的,皇上,您不仅很久都没有见过惠贵人了,你也已经很久都没有去过后宫啦。”

“这就起驾,去惠贵人的宫里。”皇上说道。

“那,儿臣恭送皇上!”苏钰清说道。

苏钰清恭恭敬敬的将皇上送了出去,等到看不到皇上的影子了,赶忙将自己的贴身侍卫招呼了过来,说道:“你现在赶紧去惠贵人的宫里告诉惠贵人一声儿,皇上现在正在往他的宫那边走去,让他提前好好的做下准备。”苏钰清说。

那个小侍卫听苏钰清说完之后立刻心领神会了。快马加鞭的往惠贵人的宫里赶去。

父皇怎么会忽然想起来去惠贵人的宫里去呢。

“太子殿下,您在想什么呢?”这时候皇上身边的那个公公看到苏钰清在发呆,便问。

“倒是没有什么,我只是在想,今天父皇怎么会忽然想起来,去惠贵人的宫里面呢?”苏钰清说道。

“啊?太子殿下,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在前朝辉贵人的父亲,因为一些事情,和护国大将军起了一些冲突,皇上已经制止了,但是惠贵人的父亲可能是在气头上,仍然是反驳了护国大将军,于是就被皇上给贬官了……”那个太监对苏钰清说道。

“怎么会这样,父皇不是这么理智的人啊。就我所知,惠贵人的父亲对皇上是忠心耿耿的啊。”苏钰清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具体的小的也不方便过问,小的就不知道了,小的就只知道这些。”那个字小太监说到。

“好,王公公,父皇最近一定是忧虑过度了,就劳烦你们最近仔仔细细的伺候着啦。”苏钰清说的。

“回太子殿下的话,这是小的应该做的。哪里有什么劳烦不劳烦的。”王公公赶紧对着苏钰清行了行礼说道。

“好啦,你先下去吧,我这就先回宫去了。”苏钰清对王公公说道。

“是,太子殿下。”那个王公公说。

“太子殿下,你终于回来啦。”苏钰清一回到公里那个叫蓝二的就扑了过来。

“你离我远点,你这是在干什么。”苏钰清声音冷漠的说道没有理睬兰儿。

“太子殿下,怎么太子妃殿下一回来,你就不理兰儿了呢?难道前段时间对兰儿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吗?”那个兰儿假惺惺的,哭哭啼啼的说道。

“我最近没有精力应付你这边的事情,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惹怒我。”苏钰清有些冷漠的说道,甩开兰儿抓住自己的手,走了进去。

在周围伺候着的小丫头们都不敢做声,一个个屏气凝神地听着苏钰清说话。

“太子殿下,兰儿最近身体不太舒适,难道你不担心兰儿的身体吗?”那个兰儿哭得梨花带雨的说到,丝毫没有要松开太子殿下的手的意思。

“你做的那些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就不用我提醒你了吧?行了吧,这场戏也该到头了。”苏钰清有些冷漠的对兰儿说道。

“你这是在说什么话,什么事情不是情的。兰儿真心喜欢太子殿下你的,难道你不知道吗?那天晚上兰儿跟您说的话,难道你都不清楚吗?”兰儿看着太子殿下,有些伤心的说到。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你醉没醉,反正我是清楚的很。”虽然这句话苏钰清就要走出去,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兰儿竟然会如此的大胆,竟然上前几步,一把抱住了太子殿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