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去见莫音儿/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军,你何出此言呀?那个小姐和那个公子人好着呢,不仅将我从水火之中救了出来。还给了我这么多的银子,这样好的人,怎么会这样呢?”李妈妈总是不相信,但是看到将军的脸色不太好了之后,赶紧闭嘴不言了,看着将军的脸色,这样你妈妈赶紧去沏了一壶茶过来。

“江姐,你现在是稍等一会儿,先喝点茶暖暖身子,我这就到后面给你收拾吃的去。你在这里稍等片刻,马上就好了,不要着急。”李妈妈说道,收拾收拾东西就开始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李远成忽然呵斥住了她。

李妈妈吓了一大跳,但是自己停下来之后,并没有见到将军有什么动作和言语,心生疑惑,问道:“将军,您这是想要说些什么吗?”

“没事儿了。”李远成刚刚忽然怒火中烧,想到自己就连吃的竟然都是莫潇潇那个贱人给自己提供的,不免有些生气,但是生气又不知道是对谁生气,眼前的这个李妈妈也是无辜的,如今服装,只剩下他一个吓人了,自己如果在把他给赶走的话,这个府中就只有有自己一个人,到时候自己干什么都没有人伺候自己,简直太可怕了,李远成仔细的盘算了盘算,本来想要对李妈妈发火儿的,瞬间又没了脾气。

“是将军,您在这好生歇着,我马上就来。”你妈妈见到将军如此这般,知道在这种情景之下着急上火是很正常的,也没有多想拿着东西就往厨房赶去。

街上,莫潇潇和师兄正在街上骑着马。

“今天和师兄你骑马真是玩的太尽兴了。等哪天得空了,我们还要一起出来玩儿。下次我们出来的时候带上惠贵人,他那样整天的在宫里面肯定也是不自由的,跟着我们出来骑马,放松一下心情,挺好的。”莫潇潇说道。

“是,惠贵人最近很是操心你的这个事情,你知道你和太子殿下闹矛盾之后回国人就再也没怎么好好的吃过饭,整天在惦记你们两个之间的那些事情。”乐弦师兄说道。

“真是太对不起惠贵人了,等有时间。我要去她的宫里瞧瞧她,最近我让那个兰儿姑娘弄的,都没怎么出去走动。等我有时间了,我就去看看惠贵人。”莫潇潇说道。

“怎么现在回哪儿,回太子府吗?还是去惠贵人那儿,或者说是去临国侯府的。”乐弦师兄问莫潇潇。

“我现在这个样子,大概也不适合回的皇宫里面,刚刚见到李远成,我现在心情还是糟糕的很,不,要不然这样吧,今日,反正已经见了李远成了,那就不缺一个莫音儿,我现在手上还拿着她的首饰,我们就去瞧瞧她现在过的怎么样吧。前段时间我住在临国侯府的时候。都没来得及去看望一下他。今天我们正好有时间就去会她,师兄,你说如何?”莫潇潇说道。

“去不去全凭你自己的意愿,你如果去的话,我自然就会陪着你,你如果不去的话我就把你送回宫里去。你今天已经见了李远成了,有些心结的话,该放下就放下吧,不要一直藏在心里面,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你放在心里面的话忧心的都是你自己。你说我说的对不对?”乐弦师兄看着莫潇潇说道。

“学校你当然言之有理,但是我心里面这个心结,如果我不解开的话,你知道我这个性子,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就算是解不开,我今天也要去见他。之前在府中的时候,我的心声,暗自生气,没有迈过去这个坎,所以就没有去见他,如今我连李远成都见了,难道说,还差她一个莫音儿吗?”莫潇潇看着乐弦师兄说道。

“我明白了,这样的话我们就先回侯府去,我跟你一起过去,你这个性子,我虽然明白。稳重一些,但是我还是怕你会一时冲动,进而做出一些没有理智的事情来。潇潇,你现在已经是太子妃殿下了,我相信这些道理不用我说你都会自己懂得。”乐弦师兄看着莫潇潇,一副家有幼女初长成的欣慰感。

“师兄,最近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怎么做的怎么说的,你也全都看在了眼里,并且你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人,我得脾气个性你应该清楚明白得很,有的时候甚至比我自己都明白。这样的话,我就话不多说。咱们直接回侯府吧。”莫潇潇看着乐弦师兄说道。

“好!我的小师妹长大了,”乐弦师兄有些乐呵呵的说道。

“什么你的小师妹长大不长大的,我现在都已经嫁做人妇了,怎么还说刚刚长大呢。”莫潇潇一点都不乐意看着乐弦师兄说道。

“跟你开玩笑嘛,不过待会儿见了莫音儿的话,你打算跟她怎么说呢?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现在虽然处在弱势,但是就他的心机和城府,我们还是得小心着点儿。方姨娘就是一个前车之鉴,都已经在天牢里了,居然还在里面盘算着什么鬼主意,不过现在的好,现在他已经死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只不过这个莫音儿跟方姨娘实在是太像了。无论是手段还是心机都心很手辣,咱们无论怎么样都要提防着点儿。”乐弦师兄提醒莫潇潇说。

“我知道,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这个莫音儿了。他的那些心机和手段,基本上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啦,这次我不会再让她得逞了。还有就是,我这次一定要把她的势力,扼杀在摇篮里面,绝对不会让他再有什么东山再起的机会,之前是我一直对他都太心慈手软了,今后我不会再这样了。”莫潇潇有些恶狠狠的说道。

莫潇潇随即,问乐弦师兄:“师兄,我这么说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心狠手辣,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乐弦师兄摇摇头说道:“如果我什么都不了解的话,我可能会觉得是这样的,但是我知道你上一世经历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