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对峙/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弦师兄也忽然想到这件事,但是为了不让莫音儿发现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情,表面上对于莫音儿的这番气话,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来。

“不管你是叫谁来抓我,我莫潇潇都是邻国侯府的小姐。这个是不变的事实,你莫音儿想改改不了的,还有一件事情,你莫音儿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那就是李远成,他现在已经没落了。你看看我手里拿的,这些是什么东西?这些首饰,可是你莫音儿小姐的吗?这些可是京城里面正时兴的样子。你莫音儿小姐这么尊贵的身份,怎么舍得将这些华丽的首饰全都送到当铺去呢?难道说你莫音儿小姐是遇上了什么为难的事情,缺银两花吗?如果那样的话,那你就尽管开口,尽管向我开口,真的,虽然我也不一定会借给你。”莫潇潇呵呵一笑。

我也有些吃惊的看着莫潇潇手里的那些首饰,大声地喊道:“那个是我送给李妈妈,让她送到当铺里去换些银两的,怎么会在你的手里,你这个贱人,你是不是把李妈妈给怎么样啦?”莫音儿十分的生气,险些都要拍着桌子从凳子上站起来了,但是这个时候后面的小丫头对着他使了使眼色,莫音儿这下才平复了一下心情。

莫音儿也是有所准备的,他在莫潇潇他们来之前,就已经对身边的那些小丫头给交代了,让他们在自己情绪激动的时候。提醒一下自己,因为有一个道理,叫言多必失,这一点。莫音儿还是知道的,所以就提前做了做准备,这个时候,竟然也派上了用场。

“我说出来的话,你这种人还可能不信,我不仅没把你的那个李妈妈怎么样,还出了一不少的银子,将他手上的这些首饰买了过来,你临走的时候,大概是忘记交代她,你的手是每一个价值大约多少了?”莫潇潇呵呵一笑,看着莫音儿说道。

“哼,这还用猜吗?就凭你的那个品性肯定是趁火打劫,给了极少的银子,将我的这些贵重的首饰换了过来吧。”莫音儿恶毒的想道。

“也许只有你会这样想吧,我给他银子,一点都不比你的这些首饰少,你还说我的品性恶毒,我跟你来比的话,真真是远远的赶不上你呢。”莫潇潇说道,顺便讽刺了一下莫音儿。

“怎么着?我现在这一切都是你这个贱人给我害得,你还带着你的这个新欢来到我面前耀武扬威?怎么?是不是在太子殿下那里受了气,所以想来我这里发泄一下,我告诉你我没音儿也不是好惹的,你这个小贱人!我告诉你,就你这个模样,你这个品性。蒙蔽的了太子殿下一时,你却蒙蔽不了一世。”莫音儿呵呵笑道,阴毒呢看着莫潇潇。

“我现在义正言辞的告诉你,现在站在我身后的这个男人,他是我同师门的师兄,并不是你口中的那个什么新欢。也就只有你这种人才会想的这样的龌龊,”莫潇潇听莫音儿说这个新欢说烦了,解释说道。

“哼,什么师兄,哼,依我看,不过是和你跟你一样的货色。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莫音儿有些莫名的气愤,有些生气的说道。

“对你来说,我自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了,但是对于别人来说不一样,只有自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的时候,才会这样,看谁都是这样的状态,我劝你还是今后老老实实的待在临国侯府里面,那样的话,我说不定还会念在我们是一个爹,还会对你手下留情一点儿,要不然的话,咱们姐妹俩,就只能站在对立面儿了,到时候就不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了,不是你死就是你亡,看在爹的份儿上,我不想让爹伤心,所以,你今后的路都是你选择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莫潇潇对莫音儿说道。

“呵呵。”莫音儿就只冷冷的呵呵了一声,再也没有多说什么,那个小丫头赶紧将一个新的茶杯拿了过来。

小丫头见到这里还有外人,本来就有些紧张,看到莫音儿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便更紧张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手抖。

“没出息的小死丫头,就像有些人一样光是摆设。什么事儿也做不好。”莫音儿恶狠狠的说道。

“你就不要再说李远成将军了吧,人家也不容易,可能是比较有福气,竟然还赶上了好几年才有一次的天下大赦,这应该是很好的福气了吧,您就不要再这样说人家了吧,虽然人家听不到,但是此刻在那个破旧的李将军府,听见了我不好受啊。”莫潇潇笑着说道,就像是这件事儿跟自己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一样。

莫音儿一下子怒火中烧,猛的站了起来,这个时候那个小丫头正好颤巍巍额的将一杯满满热热的茶端过来,但是这个时候却正好被莫音儿撞了个满怀。

“啪,”茶杯应声掉在地上摔碎了,这个时候,茶水一点儿不剩都被莫音儿的裙子兜了去,小丫头吓得脸色铁青,没有说什么,一直在说些什么,小的不是故意的什么的。

“啊……”莫音儿一声尖叫,周围的下人们全都抖了一抖,小丫头更是吓的紧紧的贴着地面儿,不敢抬起头来。

“你这个小贱人,你是诚心想要害死我是不是,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说吧,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这个小贱人,我看你就是诚心想要害死我的,和那些外人一样,哼!”说完了,就将自己尖尖的指甲伸了出来,朝着那个小丫头的身上就是狠狠地一拧,虽然没有拧在莫潇潇的身上,但是光看那个小丫头的表情,莫潇潇就知道,定然是疼的不行,因为小丫头已经疼的龇牙咧嘴的不顾形象了。

“来人呐,快来人呐,你们快来看看,这个小贱人,真是气死我了,将这个粗心的小贱人给我拖下去,然后按照家法处置,竟然胆敢谋害自己的主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