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回府(二)/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姐,这里一整天都是这样的,每天都会有人前来打扫,虽然您不在这里,但是这里还是一切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您放心,绝对会让您有归属感的绝对不会让你有什么别的感觉的。”喜儿看着莫潇潇说道。

“没关系,人家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自然是知道这其中的那些关系的,就算是他们用别的态度对待我,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再就是,我本来就是嫁到别人家的女人啊,只不过这个别人家层次比较高一点点儿而已。”莫潇潇说着,眼睛观察着自己房间里面的每一个小细节,生怕错过了什么一样。

喜儿很是忧愁的看着莫潇潇,莫潇潇自从回来之后,就老是说这种话,让旁人听见了也是十分的难受。

“我知道,小姐,您是受了委屈,但是,您还是要好好的或者的,并不要为了那些不必要的东西说那些让人听了很难受的话好吗?我虽然知道您很难受,但是您现在已经离开那里了啊,还有,您临走之前,不是已经给太子殿下留下信件儿了吗,现在就算是跟太子殿下和皇宫那里暂时的分开了吧,但是您要记得,太子殿下的心中是绝对有您的您知道吗?”喜儿有些着急,看见莫潇潇仍旧是这样还不在乎的样子,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这样的话从今往后就不要再跟我说了,这些日子我受过的那些苦你也都是看在眼里的,我有多少次夜晚,都是在流着眼泪之中度过的,你知道吗?还有就是,不要说什么暂时分开了,从今往后,我就想一直分开,再也不见了,真的,喜儿,今后我也不想要再做什么太子妃殿下了,我连莫潇潇都没有做好,做什么太子妃殿下啊。哈哈哈哈。”莫潇潇笑了起来。

“我知道了,但是有一件事情小姐你也要知道,您还是要继续生活的,不能每天都这样,我知道,今天早上在写那封信之前,您是喝了酒的,从来都是点到为止的您,今天早上一定是喝醉了的,要不然您现在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有就是,刚刚临国侯爷肯定也是知道您喝了酒的,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那样的。但是,小姐,您能不能睡一觉之后在来说这些话呢?”喜儿说着说着,已经开始流眼泪,最近几天,喜儿跟着莫潇潇流了不少的眼泪了,一边是感慨小姐的身世实在是有些悲苦,再就是为了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之间的这段悲惨的恋情——至少现在看来,是悲惨的。

“好了,我知道了,喜儿,你就在外面吧,不要再进来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莫潇潇说道。

喜儿答应了,但是还是悄悄的进去检查了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致命的东西……

检查完了之后,喜儿总算是放心了,说道:“小姐,我就在外面候着,你有什么事情的话,尽管叫我,我就在这里,您一叫我我就听见了,好吗?”喜儿说道。

“我知道了,我进去了。”莫潇潇淡淡的留下这样一句话,就没有在多说了,进了屋子,喜儿紧紧地趴在莫潇潇房间的窗户上,想要听一听里面究竟在干什么,生怕会有什么危险,但是里面却什么声音都没有。

“小姐在里面休息了吗?”这个时候,临国侯忽然的出现在了喜儿的身后,把喜儿吓了一跳,喜儿听明白临国侯问的是什么问题之后,急忙说道:“回临国侯的话,我们小姐现在好着呢,并没有什么别的异样,您不用担心,我知道您最近忙这些事情肯定时累坏了,您就不要再考虑这些了,您就好好的休息吧。”喜儿对临国侯说道。

“我知道了,还有就是,小姐最近一定要好好的照看着知道吗,我知道最近小姐的心情不是很好,所以一定要让他开心起来,无论是用什么办法你不用管用多少银子,只要是能让我们笑笑重新开心起来的,我就可以去做,知道吗?”临国侯对喜儿说道。

喜儿听见临国侯这样说,依然是十分的感动的,但是看着临国侯这张一下子看了好几岁的脸,喜儿有些心疼,对临国侯说道:“侯爷,您就不要再说什么了,小姐现在的确是需要休息,但是如今最需要休息的就是您啊,您一定要坚强起来,不要去管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我知道侯爷您肯定也不喜欢李远成,但是事已至此,我们谁也不好说些什么,侯爷,如今看来,还是好好的休息室最重要的,您觉得呢。”喜儿问临国侯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无论怎么样,还是身体是最重要的,你这样吧,咱们明天一起集市上去,看看潇潇喜欢什么样子的东西,多多少少的咱们都给买上一点儿,怎么样?只要潇潇能够开心,怎么样都可以。”临国侯叹了口气说道。

“爹,是你吗?”里面忽然传来莫潇潇的声音来。

喜儿有些惊喜,小姐终于愿意说写别的话了,她竟然主动的小临国侯讲话,难道说,是小姐的酒醒了吗?

“侯爷小姐今天早上的时候,给太子殿下留下了一封信回来的,在写那封信之前,小姐为了忘记很多事情,喝了一点儿酒,所以就有些醉了,侯爷,小姐叫您,您先进去吧,我随后就来,我去给小姐煮一碗醒酒汤。”喜儿有些喜不自禁。

“好,喜儿,你去做吧,我进去看看,潇潇忽然找我是有什么事情。”临国侯一时之间也是有些激动,自己的女儿难道说是中午想开了吗?

就算是最后和太子殿下没有什么好的结果,也没有关系,只要自己的女儿开心就好,自己最终的目的是要让女儿幸福,如果女儿待在那个皇宫之中不幸福的话,那么自己这个国舅爷不当也罢。

“潇潇,你找爹有什么事情?你想让爹陪着你说说话吗?爹正好想要找你说说话呢,你这样的话,正好巧了,你说,这是不是咱们父女俩人之间的默契啊?”临国侯脸上笑着。看着,看着此时正躺在床上的莫潇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