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促膝长谈(二)/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记得我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娘就十分的喜欢抱着我在晚上出去看星星,然后用手指着天上的星星告诉我哪一颗星。他的名字是什么?它有什么意义?它能给人带来什么样的好运,但是小的时候我还都能一一的说出来,但是渐渐地长大之后跟娘见得次数少了,我竟然也忘记那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那些星星的名称,还有那些寓意了,爹,看到小姨的时候,说实话,你是不是想我的娘亲了?我也是这样的,但我看她小姨第一眼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的娘亲回来找我了。”莫潇潇说道。

“是啊,说实话,我第一次见到你小姨的时候也是有些慌神的,因为他跟你的娘亲长得实在是太像了。还有就是。你的娘亲长得虽然和你的小有一点点的不一样。其实也有一点点的不一样,但是毕竟是同胞的姐妹,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像你一样,也是以为你的娘亲回来啦,但是十年生死两茫茫,那种失去挚爱的痛苦实在是太深刻了。他提醒着我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你的娘亲,感慨实在是长得太像了,时间竟然还会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潇潇说实话,你和你的娘亲长得也是十分的想象,只不过你娘安静,你活泼。”临国侯说。

“小姨前段时间就跟我说过我跟我的娘亲长得十分的详细啊,说是我娘亲要比我美上很多。因为现在京城之中流行什么京城三大美女还说我是什么三大美女之首,其实我对这个一点兴趣都没有,小姨说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给大美女因为光是我年轻,一个人就足够了,你能够比的过所有女子的姿色。但是我娘又不是一个空有其表的人。我听小姨说娘亲唱曲,特别好听,真是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我说出来就愧疚了,跟我年轻比起来简直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了……”莫潇潇有些愧疚地说道。

“哪有这样说自己的,我们小小哪有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不堪,我们潇潇也是十分有才华的,好不好?上次你填的那几首词,在京城之中广为流传,他们也是说。哪有像你这种美貌与才华具备的女子,真是实在是难得。你和你的娘亲,小姨长得虽然像,但是你们完全是不同的三个人。但是各自有各自的特点。我此生最大的幸运就是能够娶了你娘亲生下你这样的宝贝女儿来。”临国侯扯了扯嘴角,笑着说道。

你嘴就知道自己的一番话,又勾起自己的爹的那些伤心往事了就赶紧岔开话题说道:“爹,今天晚上没有什么星星,如果改天有时间的话你能和我一起去看看星星吗?就像我娘平时跟我一起看星星一样,小时候和我两个人坐在院子之中,安静地品着茶,上着越看着星星,十分的惬意自然。”莫潇潇看着临国侯说道。

“这个是自然的了,还有就是,你不要这样伤感,就像我不回来了一样。从今往后,我还是会经常的从山谷之中。回来看店你的,虽然我不会再回皇宫之中去了,但是我会经常回到府里啦。还有就是喜儿跟着我,写这个人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似的,但是这个人粗中有细,做事十分的周到,尤其是在我的身边待久了之后,十分的善解人意,这估计都是跟我学的吧。”

“你瞧瞧你这个女子,哪有这样夸耀自己的。你这种脾气又是跟谁学的?真是笑死爹了。”临国侯见莫潇潇跟自己开着玩笑,哈哈大笑起来。

“女儿自己怎么能自学成才,这自然是跟着你和小姨他们学的。”莫潇潇呵呵地开着玩笑说道。

“好啦,我不打扰你休息了,你赶紧休息吧,今天你也累坏了吧,今天虽然你没有在那里站着多久,但是你坐在第一排肯定是听我说了不少的废话,还有后面的那些人可能实在是太高兴了,多喝了几杯,跟你多说了几句话,我这两天们的那些问题都有一些侵犯你的私事。但是那些人都是一些老好人,也都算是爹的老朋友啦,你就多担待一些,我知道你这个孩子懂事的很,你跟定不会跟爹计较的是吧。”临国侯说道。

“爹,什么时候我在你心中变成这样的人啦,我知道你的那些朋友都是一些善良的人,我怎么会生他们的气呢?她们只不过就是有什么说什么罢了,再者说了,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对我不利的话呀,而且他们说的那些话也确实都是事实啊,我没有什么可说的,然后我就没有跟他们多说,你看他们也没有生气,跌有一句话我觉得说的特别好就是务以类聚,人以群分。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交的朋友也都是心怀不轨的,善良的人都是会相互吸引的爹,我十分的幸运,能够遇见你这样的爹,有这样的爹,我感到十分的高兴和骄傲,真的。”

莫潇潇看着临国侯说道。

“行了行了,话不多说了,你赶紧睡吧,你看看你也没有喝酒,就想喝了酒一般的什么时候你的嘴巴变得这样的填了就像是嫌那个小丫头是的,我看鞋而最近在宫中学的也是满嘴花言巧语了,不过这个花言巧语听上去让人不是很烦。你看看你们两个,还有就是喜儿这个丫头我听说和宫中的一个男子在一起?无论怎么样,这也是人家的终身大事人,你也要操心的给操办一下洗,而是从小跟着你一起长大的,最后你加过去的时候成了你的陪嫁丫头,所以一定要好好的对待她,她对你也是掏心掏肺,竭尽全力的。”临国侯说道。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还有就是,爹,而且事情你一定要替我保密这件事情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情如果不告诉你的话,今后如果再有机会告诉你已经是事情发展到后半段的时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