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承认是师姐/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告诉你你的师傅肯定会惩罚你的不你的师傅也是我的师傅啊,既然这样说的话,那就是咱们得师傅,我告诉你你既然我们现在师出同门,那你今后就是我的师弟,我今后就是你的师姐,今后你无论是听到什么样的话,这都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了。”

莫潇潇这个时候一脸得意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弟子说到自己终于不是最小的了,反正无论怎样想,自己都很兴奋。

“许姐今天这样的话,我们就一起进去吧?”这个时候小男孩儿走过来想要和你同学一起进去,首先现在大家的莫潇潇的肩膀上比较适合莫潇潇的关系很好,但是这个时候才男孩的手刚刚搭上去,就是觉得脸色就有些微微的变化,这个时候忽然看到前面一棵树,莫潇潇朝着那棵树跑过去,大家都不知道莫潇潇究竟是怎么啦?小男孩儿,因为是自己的手搭在莫潇潇的肩膀上,莫潇潇才会做这样的反应的,所以他一直直接有些呆住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竟然让莫潇潇这样了。

“你这就进了的是用了什么邪术,竟然让我们小姐这样不舒服。”喜儿这个时候忽然看到莫潇潇跑在前面,之后手撑在树干上朝着树根的地方吐了一口。

喜儿这个时候是非得心疼她家小姐,他想的是可能是小姐来的时候走的太急,没有吃饭,所以晕马车了,但是,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莫潇潇的这个图不是寻常的那种土,而是感觉有什么不舒服那种感觉的。喜儿还是心疼莫潇潇,这个时候他的脑筋来不及多想了。说完,那个小男孩儿之后我就赶紧出来了,你就主角在旁边。今天得拍了拍于主角的后背有些心疼的莫潇潇说到没事儿班,这个时候莫潇潇微笑了一下要六头说自己只不过是混些不舒服,可能来的时候走的太急了马车跑的太快了,自己有些适应不过来吧。

“小姐,可能是我们来的时候我赶着马车太快了,让你有些恶心,既然这样的话,我下次一定要好好的问一些,并且让它慢一些的舅舅,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如果你有事的话,我怎么向老爷和太子殿下交代呀。你千万要好好的,还有我们马上就要进去了,你的时候就在里面念书会医术的人,既然这样的话,要不如把完脉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致使你这样忽然的,呕吐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那个马夫这个时候有些紧张的看着莫潇潇说道。

“没事儿,这不怪你,要怪的话,只怪我自己的身子,是在是太弱了,我之前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之前的时候,我的身子强奸的,像个男子一样,现在也不知道是究竟怎么了,老是生病,老是呕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我真的不像原来的时候那样年轻了。”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莫潇潇还轻轻的笑了出来,因为她也只不过是没有到十**岁的年纪而已,但是就能够独当一面了。

“先这样的话,那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小姐你也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还有就是我今后会立刻过去找你们的我需要把这个码设长起来,我听说在这山谷之中,师傅他们都是不会来,而且你们来之前,你们都会把那个马车的缰绳拴在附近的一个已经哭了的树干上小姐,你们就先在前面走着吧,我去修修来我这就把这个马车给放下来,我后面去接应你们,你们在前面,尽管走着好了,还有就是不用担心我,我在这里怎么说也是来过几次了的,对这件事情已经了如指掌了,相信就不用再说我了。”

“好了,就让我操心的就是你了,你就紧紧的跟在我们身后就行了,你先吃师傅的徒弟的话,他自然是会记得你的,你什么都不用带,只带着你的这个桃剑就好了,”

“是是,姐教训的是,还有就是你们的这些东西要不要我帮你们弄进去呀,还有这个盒子是谁?嗯很?难道说这是拿给师傅的礼物吗?你们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来呀,你们也知道他师傅,他向来都不喜欢带着礼物来的,你们这样带着礼物来的,那就不怕师傅他们说你妈她要就是你们家。”

“好啦好啦,既然你如此这样明白的话,我就不为难你了,你就进,我在门前面带路好了,虽然这条路我走了很长时间,但是也跟你一个表现的机会,你竟然来了这里,那肯定是要熟悉一下这位的你对这一片地方熟悉吗?说去了的话,你就带我们前去,我现在要先替那个师傅请安去。“

小姐,你真的没关系吧!刚刚你的脸色还不是好看,现在你就敢扶着这个小男孩儿一起去前面了,这样的话可不太好啊。

“最近有什么不好的,你这是在说些什么话,还有就是今后不要随便说什么不好不好的,本来是好好的事情,被你说的不好了。”

这个时候,莫潇潇有些责怪喜儿的意思,“今儿这个小伙子是我师傅的徒弟的话,我也是我师傅的观众底自然,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两个之间没有什么不合说的,既然这样的话,我们自然关系也好的相处,你觉得呢。还有之前的时候师傅叮嘱过家人一定要团结一致,要不然的话,有几个道理叫做唇亡齿寒这个我听说运用到打仗之中也是十分有趣的,你觉得呢。”

“我知道了,你说的这些都有道理,但是我想说的是既然这样我们的不如自己进去呢?眼前的这个小孩子,他是我同胞的话肯定是会离开山谷口的,我们离开了的话,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儿也就跟着离开了。到时候这个大门可就没人看管了这个小男孩儿跟着我们一起进去通报的话。”

“这个我哪知道,喜儿知道的只是,这个小男孩儿真的可能是师傅的弟弟,但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她为徒弟。等到待会见了师傅之后,一切都真相大白啦,还要我想说的是,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倒不如干脆的一起去见师傅的。”

“那你看我们现在是在干什么?难道我们需要去见的不是师傅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