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大师兄/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究竟是什么人,在这里喧哗,你们有什么纠纷之类的,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就敢在这里打扰们的宁静,真是岂有此理,你们究竟是谁?还不快快上前来。”就在他们厂上政治的时候,他们身后的树林子里面忽然出现了一些说话的声音来把莫潇潇和那个小男孩儿,全都吓了一跳,喜儿这个时候也是吓了一跳,快速的走到莫潇潇的身边想要保护着莫潇潇,莫潇潇这个时候看到他这个反应,笑了笑,安慰了一下他让他稍安勿躁,绝对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这里怎么忽然这样吵呢?”在树林子之后的一个人忽然这样说道。与主角听的这个声音忽然有些激动,她听到这个声音特别的熟悉,在脑海之中判断了片刻,忽然想到这个人是自己的大师兄,

“但是熊是你吗?我没有听错吧?不会真的是你吧?你不是已经回到京城之中了吗?你怎么还会在这里呢。他就是你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吗?还是和嫂子一起过来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们不是一个离开山谷了吗?上次通信的时候说过的,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难道说你还没有看出来我是谁吗?”

你同学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只是非常的激动,并没有想到,大师兄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自己了自己的声音,说不定也是有些变了的。但是胸说不定已经认不出自己了上次回来的时候自己和他师兄只是匆匆的解了那么一面疯了,吃了个饭而已,并没有坐下来细细的谈话,所以他们之间有什么变化啊,互相之间并不是很清楚,

“你是谁?我听你这说话的声音些熟悉。”这个时候,大师兄也是有些怀疑了,因为她听这个说话的声音是十分的熟悉。他有些关乡心虽然这段时间是否跟他讲过小时,每就要回来了,但是他没有想过,既然这样的会,他今天也出门的时候也忘记师傅说什么事情了,也忘记问问师傅,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了。他没有想到,但是自己只不过是用完了,五单出来散步而已,没想到在树林子里面就碰见了自己的小师妹真是没有想到呀。

“但是胸难道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我是你姐是妹呀,什么叫我都是有些熟悉,你过来看看我现在都长什么样子了,我们上次见过的时候,就在也没见了,你过来看看我长什么样子呀?真是伤心死我了,你居然忘记我长什么样子,也忘记我的声音了,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你是最心疼我的呀,你怎么会这样呢?真是让人生气我现在不管你为什么在山谷这种煮着了,反正我现在很生气。”

莫潇潇这个时候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开始撒娇起来,因为莫潇潇对大师兄来说有很深的意义,大师兄对于他来说就像自己的兄长一样。一直对自己特别的关心特别的照顾,但是胸也一直把她当做亲妹妹来看待,有什么好吃的就会给他先拿过来。如果说师傅很生气,要责罚你主角的时候,但是胸就会站出来替莫潇潇把这个罪责给承担下来。反正但是大师兄一直是把莫潇潇当做自己的亲妹妹来看待来疼爱的。

你睡觉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离开了一段时间而已,但是醒酒认不出自己的声音了,所以莫潇潇实在是有些委屈。还有就是你主角,在别人的眼中一直是非常高冷,非常难以接近的一个人,但是让别人没有想到的是莫潇潇在外面看起来高冷,但是在自己的大师兄面前。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还是干什么事情还是一个小女孩儿的样子,不过在莫潇潇看来在大世界的面前自己永远都是一个小女孩儿,因为大师兄一直是非常关心疼爱自己的,就像是对自己的亲妹妹一样。

“原来是你,竟然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回来的时候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还有就是你如果过来的话,你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你如果提前说一声的话我就去接一下你了呀。真是的,如果你早说就好啦,我就可以去接一下你了,你们是怎么过来的?你们是几个人过来的?喜儿现在还在你的身边贴身照顾着嘛,我看到喜儿啦,好,这样就好。喜儿最近好像是要成家了是吧?这是我听师傅说的,师傅整天把你们两个的事情挂在嘴边儿我就算是不听不和你们通信你们的那些事情,我也是一清二楚的。”

莫潇潇听到这里一直就有些不好意思,原来师傅一直是把他的事情挂在嘴边儿的呀?在莫潇潇的印象里面是否都是一个冷若冰霜的人,只有极其偶尔的时候才会说上几句话,女入学在他的身边长大,在他的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怎么见他笑过。还有就是就像刚刚打睡兄说的师傅把莫潇潇的事情常常挂在嘴边儿一直在说着,这真的是莫潇潇难以想象的场景。

“但是就你这人说一笑了,你看看我是不是变了很多,你看刚才你都没有认出我来,还有就是一个更说的是否成把我的事情挂在嘴边儿,你直接事情就不要再哄我了是不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还不知道吗?师傅,如果有一天能够提下我的名字,那样可就真是中奖了。你就不要骗我,说什么师傅经常把我的事情挂在嘴边儿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希望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现在怎么有时间来山谷之中呢。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京城里面呢经常那么大,虽然我也在京城里面,但是一直都没有时间找你。”

“你也知道你没有时间找我,前段时间的时候,我知道你也在京城之中还特意的想要见一见你也单身,没有想到的是我想要结婚工资中去,却在城门地方来了,下来说是如果没什么令牌的话,绝对不会让我进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