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采薇/腹黑嫡女:殿下,请自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上最近很心烦,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人要是一旦上期岁数,就容易想起以前的事情,这么多的事情里面,实际上他最想念的,就是秦采薇。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秦采薇的样子,那还是在太后的赏花宴上,那个时候自己虽然是太后的长子,但是因为那个时候,自己并不是在太后身边长大的,而且据说生他的时候,太后还大病了用场,所以从出生开始就并不怎么受宠爱。

但是虽说是不受宠爱,但是毕竟是太后的儿子,当时太后已经不是先帝的猿猴,而是季候,他的上面还有元后生出来分各个,也就是当时的太子,自己的地位就实在是很尴尬了,一方面太子把那边防备着他,觉得皇后随时随地都可能叫别人取代了自己的位置。

以当面皇后那边实际上最喜欢的事自己的弟弟,而不是自己,所以实际上也就根本没有想过什么别的事情,到底是自己的母亲,还是不会完全不顾及自己爹感受了,当时也是因为想要叫太子和他那旁的外族家里,不要觉得他幕后就这么虐待了太子。

所以皇后实际上对太子是处处关心的,但是太子却还是不满足,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及时做的太多,还是不如自己的亲生母亲好的,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件是哪个就对皇后不好,毕竟皇上当年还算是宠爱皇后的,一边是儿子,另一边是妻子,实际上是很难两全的。

但是皇上偏偏就喜欢美好家庭的人设,他们一家人就这么奇怪的过着日子。不过就是皇子自己不觉得奇怪就是了。

总之当时的皇上处在一个极其尴尬的位置上,可以说所有人的眼光都是围着自己打转的,但是没有人把他放在眼里,或者根本都没有觉得他实际上也可以成为一个威胁吧,所以想来想去,他们应该都是不可以做这种事情,他们想的都是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是这么想着,日子也就这么过了。

但是皇上心里还是有野心额,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承受了这么多的不公平怎么可能在心里不怨恨呢,自然还是怨恨的,但是已经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了,自己不能够成熟一个失败的后果,自然也就不鞥能够让步别人跟她一起承受。

世锦赛和国内那个时候皇上就在想,自己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要是仅仅是因为自己是一个幌子,或者是以后便哼了一个王爷,那么自己也可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是自己不是,或者说也不能是,自己注定是要站在那个位置上的,所以不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出现,自己自然也就不能连累另外一个人跟着自己收中裤,他是不舍得。

所以他最自己一向是对成亲这种事情不热衷的,但是有人跟她不易呀,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就算是不喜欢也是要比别人喜欢的,还有一点就是,实际上自己还是有喜欢的人的,

那就是亲就爱的小姐,秦采薇,那个时候她知道,自己可能想的有些多了,毕竟那是侯府的女儿,虽说自己的身份从命案上来说还是赔的那个人的,但是他知道这个还女孩子自己的父皇还是想要留给自己的哥哥的。

那天参加自己幕后举办的赏花宴,他一眼就看清楚了那个女孩子,也就只有一眼他的眼睛就再也没能从她身上移开了,那是多么没的一个女孩子的,他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异世毒医的莲花,他的面孔只怕是天下安下凡都没有那么的魅力,所以既然是这个样子,他第一次有了吸纳高吧一个人娶回来的想打、

他忍不住的想要跟他说话,秦采薇却拒绝了,他一开始是以为这个女孩子没有看上自己,毕竟她可能是要当太子妃的儿女,但是最后她却发现了实际上不是这个燕子的,这个女孩子实际上是害羞了,她因为这种事情害羞了,低下了头。

也就是说,他实际上也是有些喜欢自己的,至少不是讨厌自己爹,那时候还是皇子的慌张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这倒是很烫他欢欣鼓舞。

但是毕竟这么长世纪三过去了,他的地位朝廷里面的人都知道,只怕侯府的事不会同意的,说不定还会说自己实际上是痴心妄想的,所以他也是挺无奈的,但是折页没办法,要是有棒啊的话,他宁可自己把秦采薇保护起来。

但是他同时也没有办法来抵抗秦采薇带来的诱惑,实际上还是希望他能够在自己的身边保护者自己,秦采薇实际上就在那个是偶就已经跟她心意相通了人,而且那个时候的侯府,惊叹是不反对的。

这倒是让当时还是皇子的皇上有些难以理解,毕竟依照后附的态度,就是秦采薇真的做了太子妃他们也是承受得起的,而且皇上当时已经明显的有这么一个意思了,自己当时的处境是什么呢,还不就是一个破落谎?

但是秦采薇却告诉自己,实际上自己的家里是同一他们的婚事的,因为他们的婚事是秦采薇自己喜欢的,他的家里人为只要是他自己喜欢就好,他们不会逼她做别的事情,当时她听到的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就是要开心的昏过去了,他没想过幸福会来的额这么的快,想来想去这么久了,他终于要收获了自己的幸福。

但是也是因为这样,她想要让秦采薇得到这个实际上的女人都想要得到的殊荣,想要让他得到他们都得不到的东西,所以他更加的努力,而他发现侯府简直就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而那个时候的自己,得到了他们简直就是如虎添翼一般。

那段时间他在朝廷中实际上也是折页越走越顺了,他们帮助他辅佐他,那个时候的他再也不是形单影只的一个人;于是她也终于得到了自己的劫难,他的哥哥还是动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