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为什么/万脂胭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馥甄平常确实颇为忌惮苏彧,可是,她一恼火起来,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倔强到底的主儿。她也不说话,直勾勾地迎上苏彧的目光,跟他僵持着。

就这样,两人四目相对,扛着。

雪初从门外探出小脑袋来,狐疑地看了看主子,又狐疑得看了看程馥甄,竟忍不住给笑了。要知道,她跟着三爷那么久,还从未见过三爷跟哪个女人这么置气过,也从未见过哪个女人敢跟三爷这么横。

过年那回她就喜欢上程馥甄了,如今是越来越喜欢了。这个女人跟苏宅里的女人,跟上海城里名门千金都不一样。

屋内,一片安静。

苏彧突然往前走了一步,他和程馥甄本就距离得很紧,如此一来两人就更靠近了。

程馥甄不想退的,可是,她真真承受不了扑面而来的压力,不自觉就后退了一步。当然,她还是倔着,继续盯着苏彧看,不说话。而苏彧也不说话,直勾勾地看入她的眼睛,又进了一步。

“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呀?”程馥甄在心下嘀咕,继续后退。

就这样,她后退一步,苏彧进一步。很快,她的后背就又撞在书桌上了。

有前车之鉴,这一回程馥甄站直了,没摔下去。可苏彧却没有止步,逼到她面前来,几乎同她鼻目相对。

程馥甄终于怯了,浑身僵硬,不敢动弹,急急闭上眼睛,气呼呼说,“苏彧,你够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如果程馥甄睁眼,一定不会错过苏彧嘴角那一闪而过的笑意,戏虐中带着三四分满意。

他的声音依旧是清冷的,“程馥甄,你很久没跟我耍过脾气了吧?”

这个女人表面乖顺,可骨子里却特别有脾气,苏彧心里是很清楚的。

被这么一提醒,程馥甄后知后觉自己没收敛好自己的脾气,又暴露了。

她努力的忽视迎面扑来的气息,小心翼翼地别过头,同苏彧拉开点距离,立马就装乖,“三爷,有话好好商量。我没锁门是因为跟婉绾说好了,等她过来呢。这楼里就我们俩,楼下有雪初守着。雪初是你的人,我当然放心。”

程馥甄停了一会儿,又补充道,“三爷,半夜三更的,你这样不妥当。”

程馥甄就是一只猫儿,哪怕乖顺了,爪子里也都还藏着利爪。她客客气气的一两句话就将苏彧置于尴尬的境地。

孤男寡女半夜三更共处一室本就不妥当,再加上他们俩的关系可非同一般。苏彧确实有失分寸了。

苏彧还真被她的利爪给偷挠着了,他眼底略过一抹不悦,错身抓来桌上两张配方,立马就退开了。程馥甄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呼吸一下子顺畅了不少。

苏彧虽然让步,可一不出去,二不说明来意,三也没见得有多尴尬。他寻了个位置坐下,认真看起两张配方,仿佛方才的不越快并没有发生过。

他问说,“还在琢磨蝶花?”

程馥甄还未开口,这时候房门突然被关上,门外传来了雪初的声音,“二小姐,程大小姐太累了,已经睡了。她让我同你说一声,配方的事明日再谈,让你也早点休息。”

雪初刻意拔高的声音分明是在提醒他们俩别出声。

程馥甄忍不住睨了苏彧一眼,苏彧虽然不理睬她的责备,但也没有再出声。

直到门外没有声音了,苏彧才又开口,问说,“这事有进展吗?”

“没有,我试了不下二十种原料,都没试出个所以然来。这事,不容乐观。三爷,或许,你也应该做好赔钱的准备。”

提起原料的事来,程馥甄多了几分认真。

“我?”

苏彧突然冷冷笑了,“不应该是苏家吗?你当我开银行的吗?”

程馥甄不明白苏彧哪来的怨气,但是,却明显感觉到他的情绪。她并不觉得自己这话说错了,就如今苏家的境地,苏彧不就可以全权代表苏家了吗?

指望着苏家账房里拿出赔偿金来,还不如指望苏彧去弄钱来。

程馥甄满腹狐疑,却选择了沉默。

“第二批货的时间还算充裕,还没到说沮丧话的时候。”苏彧淡淡道。

程馥甄道,“那是当然。三爷放心,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苏彧这才点了点头,说明来意,“林警长那边已经找到匪窝了,确定那批原料的位置。我得亲自走一趟,今夜就走。”

程馥甄连忙打断,“三爷,你的伤还没痊愈呢!”

“恢复得差不多了。这一回林警长带去的不仅有警局的人还有卢督军的兵。”

苏彧话到这里,程馥甄就懂了。上一回在百乐门,秦齐和苏以辰把卢督军之子给得罪了,苏彧更是没给人家留面子。

那一批原料对苏家影响极大,甚至可以说是关系到存亡大事了。就算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苏彧也得亲自去盯着呀!

程馥甄原本心里还有气,听苏彧要走,要去冒险,整颗心突然就沉了下来,说不清楚是伤感还是担忧,总之,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蹙眉看了他许久,才问道,“那……三爷得去多久?”

苏彧似乎从程馥甄的眼神里察觉到了什么,他避开了她的视线,淡淡说,“最慢也就两个月,一定会赶在交货前半个月回来的。”

“哦。”程馥甄淡淡应了一声,没说话。

这家伙在的话,还会有人每天给她打一通电话,隔两天来看看她,询问工厂里的情况。这家伙走了,她还真就是一个人在扛了。

苏家这么大的担子似乎真要全落在她身上了?程馥甄突然就想不明白了。

苏彧原以为她会问不少问题,可等了许久都没听到她出声。他回过头来,只见程馥甄低着头,失落难掩。

苏彧眼底闪过了一丝复杂,本不打算多说的,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却又开了口。要知道,他原本只打算让胡云飞过来说一声的,却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亲自过来了。

他淡淡道,“放心,我会尽快回来。第一批送货的运送,我都安排好了,出不了乱子。”

程馥甄依旧点头,没说话。

苏彧等了片刻,见程馥甄还是没说话的打算,他便起身来,“没别的事,我走了。”

“三爷,自己保重。”程馥甄这才开口。

苏彧点了点头,转身就走。程馥甄送到门口,苏彧回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就让她止步了。他明显是在提醒她没穿戴好不要随便出门。

程馥甄乖乖止步,目送苏彧离开。苏彧的背影都消失在楼梯口了,程馥甄还站在门口,往楼下院子看去,似乎在等苏彧的身影出现。

她等了一会儿,却没等到苏彧。她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大半夜的,是专程过来跟我告别的吗?为什么呀?”

话刚说完,苏彧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了。程馥甄吓了一大跳,不小心没站稳整个人就往后摔去。

“小心!”

苏彧分明急了,动作很快,及时倾身过来,揽住了她的腰肢,一把将她捞起来。

也不知道是苏彧太用力了,还是程馥甄没站好。苏彧这么一捞,程馥甄整个人就仆到苏彧怀里去,她的双手下意识抱住了他,自己没发觉。

两人,相拥,都僵住了……

只是,很快程馥甄就缓过神来,立马就放开苏彧。她要退开,可苏彧的手还紧紧揽在她腰上。

“三爷……”

程馥甄一出声,苏彧才缓过神来,也放了手。两人相对而站,距离颇近,彼此都能察觉到对方的紊乱的呼吸。

程馥甄一颗心砰砰砰狂跳,似乎随时都可能跳出心口。虽然只相拥了片刻,那感觉却是那样的强烈,难忘。

她明知道自己不该有这样的念想,可却又控制不住。她想,原来被这个男人拥抱的感觉……如此美好。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浮现过的念头,又一次浮现在她的脑海,眼前这个男人,才是她真正的未婚夫呀!

苏彧低着头看程馥甄,眉宇间尽是复杂,那紧锁的俊眉紧得似乎永远都解不开。

程馥甄方才的喃喃自语不停地回荡在他脑海里,“大半夜的,是专程过来跟我告别的吗?为什么呀?”

是呀,为什么?

连他自己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明明可以不亲自过来的。

“还给你。”

苏彧开了口,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仿佛方才焦急大喊的人不是他,仿佛方才慌乱地将人捞入怀中的也不是他。

相拥一刻,犹如午夜一场梦。

程馥甄抬眼看去,只见苏彧递给她两张配方。她这才明白,他是折回来还她配方的。

程馥甄接过配方,也什么都没说,苏彧转身下楼。

程馥甄咬了咬牙,追到阳台边,冲楼下的他大喊,“保重!”

苏彧分明止步了,只是止步不过几秒,就匆匆走了,头都没回。

苏彧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了,程馥甄才喃喃自语,“三爷,我等你回来。”

她像是失了神一样,进屋去。正要关门,雪初突然冒出来,伸进来一脚拦下。

程馥甄心情不好,瞪了她一眼,“别闹,不早了,我要睡了。”

雪初冷冷一笑,问说,“你很喜欢三爷!对吧?”

程馥甄一个机灵,整个人顿时清醒,她立马捂住雪初的嘴巴,把雪初拉到屋内,低声训斥,“臭丫头,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