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多管闲事/蛊惑王心:莽妃爬上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管这么多?你有没有同情心啊,没看见那个女人都被打了吗?多可怜啊!”公主闻声之后,立即出声质问。随后便不再理会郁宸,便下令让自己的护卫打伤了那男子。

郁宸在侧想要阻拦,却无奈被公主的护卫拦住了,“王爷,不好意思了,我们公主做事自有分寸。”郁宸见状,翻了个白眼,在心中忍不住吐槽着这叫有分寸?这明明就是没脑子好吗,这些个番邦人可真有意思。

公主好心的扶起在地上的那名女子,紧接着公主以为那女子会十分感激自己。哪里知道在那女子见男子被公主的护卫收拾了之后,就怒上眉头。

女子却一把激动的推开众人扶起那被打的老惨的男子,摆出一副泼妇骂街的模样,“哎呀,你们是什么人啊!怎么光天化日之下就当街打人,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公主咂舌,瞧着这女子的架势根本就不像不是男子的对手。可是此时的公主也怒了,“诶,我说大婶,你怎么能这样?我好歹也帮了你吧,你怎么能反咬一口呢?”

“什么帮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女子对着公主十分恼怒的样子,紧接着又对着男子像是十分的着急的模样,担忧的询问着,“相公,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咳咳……”男子十分虚弱的样子,重重的咳了几声,“你们什么人?怎么能莫名其妙打人呢?”

“对啊,怎么能打伤我相公,你们得赔偿!”女子尖锐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顿时就恶狠狠的看着公主。

公主顿时无奈不已,吃惊道:“什么?你们居然叫本公主赔偿?”

公主?那男子与女子对视了一眼,看着公主的服饰,没想到她居然是番邦的公主。当即男子邪邪的一笑,“哼,老子管你是什么,打了人就得赔偿。”

“就是,怎么?瞧你这样子应该是番邦人吧?怎么堂堂的一个番邦公主打了人,就可以仗着是公主就可以完事了吗?你看看我相公,我好好的英俊的相公都被打成什么样子了,这叫我家相公如何出去见人?”

女子非但没有感激番邦公主,反而怪罪她打伤自己相公向她索赔,公主被二人联手反咬一口。公主此时气的说不出来话,没想到眼前的二人如此的刁蛮,完完全全就是个刁民。

男子见公主犹豫,紧接着又拿话堵公主的嘴,“怎么?难道番邦公主你认为你在本国莫名其妙的打了本国的百姓还能一走了之?你若不赔偿,那我们只好拉着你去见官,公主有什么了不起的!”

郁宸不想双方矛盾激化,便掏出一定金子朝着男子扔了过去,“仁兄有话好说,这些应该够了吧?”

护卫见郁宸给自家公主解围,便当下被郁宸的做法被逼退了。不由得给郁宸让了一条处路,郁宸朝着公主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边的男子似乎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一锭金子,顿时两眼放光便将手中的金子放在嘴边咬了一口,顿时出现一排整齐的牙印。这是真的金子,就连旁边的女子顿时也激动了起来。

男子紧接着笑道:“误会,误会,刚刚都是误会。娘子走,我们去看郎中。”

“对啊,就是,相公慢着点我扶着你去。”女子立即附和着男子,紧接着二人离去,渐渐的消失在人群当中。

郁宸脸色黑着拉起公主走进了巷子,顿时便责怪道:“那你现在知不知道自己是在多管闲事?”

“那里知道你们的百姓这么奸诈,我这那里是多管闲事了,明明就是见义勇为。”公主顿时还是十分的气为什么那女子最后居然联合男子一起反咬一口,公主始终想不明白。当然心情就极其不好,顿时便委屈落泪冲郁宸吼叫。

“你……”郁宸一时激动脑中居然想不到用什么此来形容公主,没多久,郁宸再次道:“不知悔悟,那你自己去玩吧,本王没空陪你多管闲事。”

郁宸负气离开,公主看着郁宸离去的背影眼里的眼泪,更是怎么也止不住似的,一直巴拉巴拉的流个不停。番邦公主的打扮引人注目,再次被敌国一命杀手盯上。

杀手立即回去禀报老大,他们老大闻声,就命人跟着公主见机行事。

这边的公主想通了之后,便继续带着护卫四处乱逛,全然不知自己此时身处危险之地。走着走着,公主发现前面有一个楼里面莺歌燕舞。

来来往往的人甚是多,男子进进出出,加上还有不少的女子在门口拉着人往里走。公主顿时好奇,便带着护卫走了进去。她以为是个什么好玩的地方的,殊不知这是青楼馆。

护卫有心拦住,奈何此时人太多又挤这护卫还来不及多说。这公主便一脚踏了进去,众人无奈但还是紧接着公主的身影走了进去。

一进去吃吃喝喝的人到处都是,男男女女基本出双入对。公主看着众人在心暗叹道,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好玩的地方,为什么王爷不带我来呢?

想着想着,公主又想起刚刚的事情,便一脸的黯然。便在一处的桌子旁边喝了小酒,与一群姐妹聊了起来,这楚馆里正常女子是不会随便进来,是以那些姐妹们则认为公主是新来的姐妹。

而一旁的公主的护着则一进来就被楚馆里的女子缠住了,“哟,这爷见着面生是第一次来的吧?”

“我们是来找人的。”那被女子调戏的护卫立即便红了脸,此时的女子正对着他双手其下。在加上他从未来过这种地方,自是这般作态。

“哟,没想到公子还是常客啊,来找人,找何人?有我好看么?”

……

这边公主饮了些许的酒,脑中有些迷糊看着台上的女子翩翩起舞。顿时也心里痒痒,便借着醉酒上台迷迷糊糊的就跳了起来。公主舞的是他们番邦的舞蹈,在这里的公子们自是没有见过这般独特的舞蹈。

当下就吸引了台下许多的人观看,一舞倾城。舞毕,一权贵模样的男子顿时便上了台。渐渐的朝着公主走了过去,紧接着拿起手中的扇子勾起公主的脸庞就道:“哟,这是楚馆里新来的妞吗?”

紧接着,男子以为公主是舞姬便准备搂起她。哪里知道公主闻声便提起脚朝着那男子踢了过去,公主因微醉便动作有些缓慢,这边的男子自是看了出来。

二人交手,公主她微醉反抗不得被钳制。男子继续出言调戏,“哟,还挺野的,不过本侯爷喜欢。”

公主张嘴便咬伤了男子,男子大怒提手便对着公主一巴掌甩了过去。破口大骂道:“你个贱人,你还敢出口咬本侯爷?”

公主瞬间便清醒了一下,“你干什么?竟敢对本公主动手?小心本公主取了你的狗命!”

“公主?”男子闻声显然不信,在这个地方哪里还有什么公主。八成是个骗子,便笑道:“莫不是你在这楚馆里呆久了,脑子也不清楚了。”

“大胆,我是番邦远道而来的番邦公主。你一个小小的侯爷也敢对本公主无礼,等着皇上要了你的狗命。”公主听闻眼前的这个纨绔的子弟居然是侯爷,便直接暴露了身份便威胁他。

“还公主呢,公主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我还说我是皇上呢。”紧接着台下的公子哥们便出言嘲讽公主,认为她的脑子有些不清楚。

“就你这样子还公主,别给人家公主抹黑了,还抹黑番邦公主。人家番邦公主怎么会来这个地方?”嘲笑的声音越来越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