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酒后之言/爆宠小医妃:王爷,别乱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好。”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夏疏影便说出了口,“谢哥哥,难道影儿跟你说的话你从来都不记得么?”

听了夏疏影的话,谢忱莲的眸子蓦然冷了,“影儿,我以为这世间最懂我的是你,但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说完之后也不用杯盏饮酒了,反而直接拿起了酒坛子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这样的谢忱莲是夏疏影从来没有见过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谢忱莲在她的面前从来都是温文尔雅的样子,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失态。

一时间,夏疏影有些不忍,“谢哥哥,饮酒伤身。”

谢忱莲没有理会夏疏影,反而饮的越发的厉害,自己面前的一坛子酒不够又将夏疏影跟前儿的那一坛子酒也喝了,夏疏影见他这般也不再吭声,索性让他喝个够,或者酒醒了,一切就都能过去。他们之间便再也没有今日的谈心。

正如夏疏影所料,谢忱莲喝醉了,醉的不省人事。

“谢哥哥?”夜深了,有些冷,夏疏影想要把谢忱莲弄到床上去给他盖上被子。

“起开!”谢忱莲感觉带有人触碰自己,本能甩开了夏疏影的手,“都滚!给本大人滚!”

现在的谢忱莲已经谁也不认识了。

这个时候夏疏影也有些怒了,“你不盖上被子会冷死的!”

“会冷死?”那谢忱莲听见夏疏影的这句话终于有了一丝反应,“这句话以前除了我的母亲就只有影儿对我说过这句话,”说着便愣愣的看向了夏疏影,“你是影儿么?”说完便摇了摇头,“不对,你不是影儿,影儿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凶,还有影儿没有你这么大,我的影儿才这么小一点,”谢忱莲比划着高度。

夏疏影很是无语,谢忱莲比划的这个高度就是夏疏影小的时候的高度,看来自己在他的印象中还是十年之前孩童的样子。

“躺床上谁舒服一些。”夏疏影很是无奈的说道。

但是那谢忱莲压根就没有听夏疏影在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说这话,“不对,影儿这么高的时候还是小的时候,现在影卫应该这么高了才是。”说着那谢忱莲便比划到了自己肩膀的位置。

夏疏影白了那谢忱莲一眼,“好了……”说着就要去拉那谢忱莲。

就是在这个时候谢忱莲注意到了夏疏影,“影儿现在大概就是你这样的高度了,”说着便上下打量起夏疏影来,“别说,你还真的跟本大人的影儿很像。”

现在的谢忱莲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子就是夏疏影了,果然酒醉人。

“是是是,很想,谢大人你还是等睡醒了再好好的研究我跟谁比较像吧。”说着夏疏影又要把谢忱莲往床榻拉去。

谁料这个时候那谢忱莲大笑起来,“虽然对本大人投怀送抱的女子不少,但是本大人还真的没有睁眼看过。不过,本大人今天打算成全了你!”说着就一把把夏疏影拦腰抱起,接着便往床榻走去。

“遭了!”这是夏疏影心中的第一反应,很显然这谢忱莲是误会了夏疏影的意思,把她当成了那些努力想要爬上谢忱莲床的女子。

“你放我下来!”夏疏影冷冷的说道。

但是那谢忱莲好似没有听到一半,只是醉眼迷离的看着夏疏影的面庞,“怎么?跟本大人玩欲擒故纵?”说着便冷了脸,“不用玩了,本大人说了今天成全你。”

夏疏影心中叫苦不迭,希望这谢忱莲能够记起自己根本就是夏疏影。

“谢哥哥,我就是夏疏影!”

但是夏疏影不说还好,这一说,谢忱莲就狠狠的把她扔在了床榻之上,而且是无比生气,“丫头,本大人告诉你,你就是你,不要妄图假装是本大人的影儿,而且本大人不是已经答应你了么,今夜会成全你!”

之后那谢忱莲就不顾夏疏影反对,欺身而上,瞬间夏疏影和谢忱莲的脸就之间就只有一指宽的距离。

瞬间,夏疏影就觉得自己好似傻了一般,但是这也只是一瞬间,接着便是劲儿推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谢忱莲。

“谢忱莲,你给我滚开!”夏疏影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想要推开谢忱莲,但是这个时候她才发现一个女子跟一个男子力量的悬殊如此之大。

“丫头,别考验本大人的耐性,”谢忱莲那口气夏疏影恨不得立即给他几个耳光,奈何自己的手臂被他压着,夏疏影动弹不得。

谢忱莲那带着男子气息和酒气的嘴唇越发的靠近夏疏影,一瞬间吓唬谁赢有些慌乱,她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吻可以给封寒御之外的人。

所以,这个时候夏疏影的内心拼命的喊着不要,不知道是上天听见了夏疏影内心的抗拒,还是谢忱莲听见了夏疏影内心的不从,谢忱莲的那一吻最终还是没有落在夏疏影的唇瓣上。

夏疏影疑惑的看向谢忱莲,只见那谢忱莲头意外便趴在了夏疏影的肩膀上沉沉的睡去了。

“嘘……”夏疏影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全身紧绷的神经一时间放松了下来。

就是这个时候,夏疏影便听见了窗外的浅浅的笑声,“真是替这谢大人可惜。”

这个声音夏疏影自然是熟悉的,不是符九愠又是那个。

忽然之间夏疏影有些恼了,便使劲儿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谢忱莲,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猛的推开窗子看着面前的符九愠,面色泛冷的说道:“符九愠,之前在营帐的时候你还说最讨厌听人家墙角之人,本王妃没有想到有一日,你符九愠将军也会成为这样过的人,真是思之令人发笑。”

符九愠倒是不恼,只是淡定的把玩着自己腰间的玉佩,淡淡跟夏疏影说道:“影儿言重了,本将军从来没有听人墙角的习惯,只不过是看着谢忱莲到你这里来,担心你罢了,谁知道会听见不想听的。”

“是么?”夏疏影冷冷一笑,“这么说来,本王妃还得谢谢你的好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