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萧南致回家之后/唇唇欲动:影帝boss求轻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苏和钟小白在钟小白家的老房子已经住了好几天了,明天就是今天的最后一天了。

苏苏还想着和萧南致一起过,现在估计是没有希望了。

钟小白去附近的城镇买了吃的,还有蜡烛、灯笼,还有彩灯,想要装扮一下房子,让这偌大的房间里面,有一点温馨的气息。

“苏苏,苏苏,我回来了。”钟小白人没有到,声音倒是先到了。

苏苏微笑,赶紧下楼去了,给钟小白开了门,接过钟小白手中过多的东西,钟小白顿时就轻松了不少。

“你怎么卖这么多东西?”苏苏不解的问。

“咳咳咳??????”钟小白听到苏苏这样问,第一反应不是回答,而是咳嗽,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隐情。

苏苏眯着眼睛,肯定的说道,“小白,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嗯?”

钟小白最是怕苏苏生气,也或者说根本就不想让苏苏生气,更加的贴切。

“没有,没有的,苏苏,我没有骗你,我只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罢了。”钟小白摸着脑袋,眼睛却不敢直视苏苏。

“惊喜?什么惊喜?”

“就是,就是,那个,嗯??????”

看钟小白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重点,苏苏都等不下去了,接过钟小白的话问,“嗯?什么惊喜?”

“就是,就是??????”

“说人话,别扭捏。”

钟小白见苏苏似乎是真的要生气了,飞快的回答,“就是苏凉要来而已。”

苏凉?要来?他怎么知道她住在哪里?钟小白这个‘叛徒’。

咦,不对呀,为什么苏凉找她,不和她这个表姐联系,而是和钟小白联系?

钟小白绝对不老实,苏苏不会好意的看着钟小白,看得钟小白心里发毛,闪闪的问,“苏苏,你,你怎么了?”

“怎么了?想知道?”

听到苏苏这样问,钟小白使劲儿的点了点头。

她当然是想知道苏苏是怎么回事呀?不然总觉得心里毛毛的,似乎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

“我看你是胆子肥了吧,小白。”苏苏假装生气的说着,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钟小白觉得她自己是真的特别的冤枉,立马表明她的立场道,“苏苏,苏苏,我的好苏苏,我怎么可能胆子肥了呢?我的胆子是一直很肥,你又不是不知道?”

“很好,你自己亲口承认了,也免得你说我翻脸不认人。”

啊?什么情况?她钟小白只是实话实说呀,怎么苏苏还是这么的生气呢?

“别,别,别,你别这样,你直接说是什么事情吧,猜的我头疼,加心里惶恐。”钟小白在苏苏的面前就特别的单纯,一点也不世故。

苏苏见她刚刚故意做那样的脸色和说那些话的效果差不多了,也就不逗钟小白了,脸上略带笑意,但说出来的话依旧是气势十足的,“小白,你和苏凉什么关系?”

“我和他没有关系。”钟小白回答。

“没有关系?那你这么快解释什么?为什么一提到他,刚刚舌头还打结了?”

钟小白听到苏苏这样说,脸色绯红,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苏苏见钟小白这个样子,也不再继续说话了,而是转身将钟小白买的东西分类去了。

钟小白只觉得脸色发烫。

她那个样子,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被人撞破心事的小女孩态,还别说,还挺迷人的。

苏苏也不再为难钟小白了,说道,“今天晚餐你做,我负责吃就好了。”

钟小白听苏苏这样说,也没有意义。她觉得只要苏苏不再为难她,问苏凉的事情,就什么都是好的了。

“好。”

其实也不怪人家苏凉不和苏苏联系呀,而是苏苏的手机一直处于飞行模式,任何人都打不通她的电话呀。

且不说苏凉本就对钟小白有意思,知道了自己表姐的电话打不通,就要一直联系钟小白呀,这样才可以套近乎不是?

苏苏这边和钟小白一起,日子也算是过得风生水起,反观萧南致就不怎么好了。

他每天累成了狗一样,有开不完的会,批不完的文件,还有很多烦心的事情等着他去决议。

可就算是工作再忙,也弥补不了他内心深处对苏苏的想念。

每当午夜梦回,他总是惊醒,脑海中都是苏苏倔强的看着他的眼睛,难道他真的误会了苏苏了吗?

不不不,他不会出错的,萧南致依旧不愿意承认。

他表面上是不承认,但心中其实已经妥协,知道是他自己误会了苏苏。

十二月三十日,萧南致下班回家,没有看到苏苏,心中免不了失落。

可想了想,才知道苏苏搬离这里已经快有一周了,空气中都闻不到苏苏身上的气息了。

萧南致很累,回到他和苏苏以前的卧室里面,将他自己狠狠的砸在了床上。

重力之下,昂贵的床将萧南致给弹了起来,还带着微微的香气,那是苏苏身上的清香。

萧南致扑倒在穿上,贪婪的呼吸着床单、被子、枕巾上苏苏的气息,内心得到了片刻的安宁。

他深呼吸着,内心对苏苏也是十分的想念的,可他也没有办法出现在苏苏的面前。

只因他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相信苏苏,伤害了她,也没有脸去见她。

就算是要去见苏苏,也是要还苏苏一个清白才可以,至少让苏苏知道他是个敢于承认自己错误,并会为她挡风遮雨的男人。

萧南致嗅着床上苏苏身上的气息,卸下了他满身的防备,释放他的疲倦,沉沉的入睡了。

在沉睡之前,萧南致想着,明天一定要问一下seven找到线索了没有。要是找到了,他就去看苏苏,和苏苏一起跨年,求她原谅他,给她道歉。

天气是越来越冷了,苏苏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黑黢黢的树,只觉得迷茫,不知道何处是归途。

心里的寂寞和空虚,也许只有萧南致才能填补,可他却是属于另外一个女人的。

现在萧南致说不定,正是美人在怀,哪里还记得她苏苏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