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赏识/燃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终归只能是朋友吧。

至少从现在开始,水澜正是这么想的。

或许,她始终无法想明白,为什么如同雪月和炎舞这样的女人会选择,以及香磷,雪音,红叶,会轻而易举的便上了他的床。

大概男人就是这样。

因为这样的男人,水澜见过很多。

不过,如同银辉这样的,终归还是少数。

因为,会那么做的那些男人,绝大部分都已经死了。

而剩下的,不是实力强大,就是有着强大的实力作为后盾。

这样的事情,很明显,银辉是属于后者的话。

那么,除此以外,不得不说,他对于女人,终归是有杀伤力的。

因为,即使是现在,她依然,对于这个男人,无法厌恶,更加不用说痛恨。

她,甚至于,依然喜欢。

这才是她也很不理解自己的地方。

他到底有哪里好?

竟然能够得到这么多女人的垂青,而且是如同雪月和炎舞这般,如此出色的女人。

而且,即使是如同香磷,雪音和红叶这样的女人,也不是简单角色的话。

他吸引的,竟然全部都是一些厉害的女人。

包括她自己,这才是她觉得有些不明白的地方。

难道,她们都是一样的?

但,问题,说不定也就在这里了。

因为,这只不过是水澜还没有往政治的层面分析罢了。

她不同于夜麟,这场战争,对于她来说,她的认可还是流于表象。

她觉得,是因为战争,银辉将这些女人作为战利品而收藏起来。

可是实际上,不是因为银辉赢得了战场而得到了战利品。

而是,他得到了这些女人之后,才赢得战争。

这才是先后顺序的主次问题。

其次,其实水澜如今的想法,也正是很好的证明了。

银辉这一次看似大获全胜,真的开了后宫一般。

但实际上,他所面对的,依然是一个单选题。

只不过,选项的范围会比较广而大。

这样的选项,将雪月和炎舞,以及汐所在的全部势力捆绑在了一起。

其次,这第二个选项,则是水澜和蝶舞的分支。

或许,如果银辉即使真的选择了水澜,她也不会介意,银辉的内心会有蝶舞这样的女人的话。

作为水澜可以认可的事情,那么她不认可的事情,自然是无法接受的。

也就是,雪月和炎舞,水澜和蝶舞。

看似,存在于一个世界。

然而,终归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是如果这些女人划分为两大阵营的话。

又甚至于,其实蝶舞,依然是偏靠于雪月和炎舞那一方的。

这所有人的女人,唯独对于水澜是对立的。

因为,水澜代表的最为真挚的情感,这样的情感,便是全部。

而,雪月不同,炎舞不同,蝶舞也不同,这则是银辉其实依然只有一个选择的原因。

可蝶舞,又和雪月以及炎舞,同样又是不同的。

因此,如果说,雪月和炎舞,是银辉的其中一个选择。

那么,蝶舞和水澜,则是另外的一个选择。

但在这个选择之中,他依然只可以选择其中一个。

如此,这样的取舍,似乎只是他只能选择其中一个,或者是很多女人的选择。

一个是青梅竹马,一个是一见钟情,可最后的,却是最不能舍弃的情深意重。

毕竟,如说,对于水澜,重要的男人,还有作为亲人的夜麟的话。

那么对于雪月和炎舞,银辉就可以说,既是至亲之人,又是至爱之人。

他,便是这两个女人的全部,无非就是如此的区别。

他啊,可是只能选一个。

而且,他已经选择了,没有回头之路。

如此,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不,他没有办法。

因此,朋友。

或许,两人这一刻,真的只是单纯的朋友了。

虽然,是好朋友。

“水澜小姐说的不无道理。”

银辉无奈笑道,但这一刻,察觉到了水澜可能误会之后。

这个时候,说不定,银辉反而心神振奋了不少。

如果说这是最大的坏事的话,应该是在之前的时候。

两人没有来到迷幻梦境之前,因此,现在的话,这样的误会,大概反而只能是好事了。

因为,银辉知道,有的时候啊。

喜欢一个人,和恨一个人之间。

说不定,反而是恨一个人好一些,尤其是针对于水澜这样的女人来说。

喜欢一个人而无法得到,未必会带来动力,那反而有可能是沮丧。

但,恨一个人,却似乎不是这样。

当然了,银辉可不是真的想要水澜恨他。

他也知道,她不会的。

但至少转移一下注意力,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因此,他继续道。

“可这手心手背都是已成定局,我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这句话,其实银辉是发自肺腑的,只不过,就是不知道眼前的水澜能不能听得懂。

因为这正是实话。

手心手背都是肉,雪月和炎舞,水澜和蝶舞,对于他都是那么重要。

他如何,可以轻易的对于任何一方造成伤害。

所以,他也只能两害而取其轻。

毕竟,蝶舞需要他去救,水澜则终归还有夜麟。

可雪月和炎舞没了他,大概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呵……想不到银辉先生还有如此心怀,倒还真的是令人刮目相看呢。”

因为,这番话语,水澜可是真的对于银辉,相比于之前,真的是大为改观。

似乎真的是刮目相看。

“哼哼……水澜小姐客气了……”

但今天,其实是银辉和水澜说的话,仔细数一数。

是最多的一天,虽然两人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语。

可是,他其实很开心。

他现在,真的是,反而很开心。

因为,他现在是很轻松的。

尤其是,当两人的情感,被朋友的关系替代的时候。

至少,这对于现在的两人,可似乎都是一个不小的解脱。

沉重的情感枷锁解开的话,总是会令人没有那么多的压力。

虽然,总是觉得,心里空空的。

也不是那么好受。

“哼……肺腑之言,还望银辉先生不要多想。”

水澜如此笑道,而银辉,他的面上则似乎也真的出现了笑意。

今天,是他和水澜说话最多的一天。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他是真的不介意这样的时光,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再多坚持一段时间的。

“不,怎么会,能够得到水澜小姐的赏识,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今天的银辉,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银辉。

那个,两人初次见面之时,话语之间,充满一些“幽默”的银辉。

因为,至少那个时候的他。

是如同真正的银白光辉的银发战士。

也似乎不知不觉深了一些。

不知道是两人之间的了聊天还是其他的原因。

可,这样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以至于,令银辉都觉得有些眨眼即逝。

但,却又,弥足珍贵。

仿佛,每一份,每一秒,都是那么的宝贵。

“呵呵……银辉先生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水澜这么说着,但她的笑,却是逐渐收敛了起来。

那动作很慢,也很隐蔽,但却被银辉,敏锐的发现了。

他的手中是没有刀的。

但只有这一刻,他不敢握刀。

因此,他的手有些不安。

不安的,第一次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却不是痛,而是有些难受。

“一点都没有变化吗?”

但他的心里越是难受,这一刻却反而越是不能表现出来。

因为,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银辉了。

因为,他要成为的,是比雪月和炎舞,比眼前的水澜,更加强大的战士。

或者,不如说,冠以“成熟”二字。

因为只有比这些女人更加“成熟”,他才可以保护她们。

有足够的能力和力量。

“我还以为在大家的心里,我已经变了很多呢。”

银辉一边说笑,却一边,他的笑也似乎开始变得失去了活力。

但这个时候,水澜的声音却仍在。

她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好听。

就如同,在水面之上,泛起的波纹一般。

如同,那在心之水面上,在某人的心之水面上,轻轻点起的波纹。

但那一瞬间,却是灯火阑珊,而又令人回味无穷的。

大概就是所谓的仙音?

不,不不。

在银辉看来,这样的声音,远比仙音还要动人。

远远比那,世上最为好听的曲子,还要能牵动他的心。

即使,她这一刻,对于他,明明是那么的冷淡。

那么的,疏远。

可,水澜,却笑道。

“方才,我和雪音小姐,还有红叶小姐谈起银辉先生的时候,她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雪音和红叶,这两个人,似乎足以代表大家了吧。

因为,雪月和炎舞,以及水澜,反而是无法代表大家的。

这三个女人,和其他女人是不同的。

然,雪音和红叶,终归似乎是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心思也说不定。

因为,她们终归还是如同大多数人一般,即使已经是里面的佼佼者。

“两位小姐的结论是,银辉先生,无论是作为战士还是男人都很厉害。”

不过这样的话,可是吓了银辉一跳。

雪音和红叶,到底和水澜说了一些什么。

女人之间,真的是什么都可以谈的吗?

或许,雪音和红叶,是已经将水澜当做了自己人。

可要知道的是,雪音和红叶一定不知道。

银辉到了现在,和眼前的这个女人,秋毫无犯啊。

当然,这是指的双方只是多一些牵手亲吻之类的举动,但还没有涉及到欲望方面的事情。

但,可能雪音和红叶,觉得银辉在她们面前展现的技巧已经非常娴熟的话。

想来,在水澜这里,自然是颇有成就。

因而,说了这样的事情,总觉得,不被误会,这才是会比较奇怪的。

可实际上,这些都明明没有什么的。

没有什么。

因为男女之情的事情,藏起来说,是那么回事。

可就算是放开了说,又能怎么样?

其影响终归是有限的。

尤其是针对于银辉这样特殊的男人来说。

“但是作为一位已经如此强大的战士,依然能够恪守本心,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其实,一开始银辉听到水澜这么说的时候,内心是出了一把汗的。

心想又有麻烦了。

但是又听闻,水澜此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面上的笑,其实并不冷。

而且,她的话语,竟然有些温和,反倒是令他又是一怔。

雪音和红叶,这不是变着法的夸奖他吗?

但这样的赞扬怎么说呢,还是挺奇怪的。

可换而言之,这样的话语,能够在水澜这里取得这样的效果,不得不说,真的也很令他吃惊。

“更何况,银辉先生对女孩子非常温柔,也很尊重女性,再加上相当不错的技巧,颇为人称赞的实力,这似乎是令两位小姐如此满意的原因。”

很难想象,这些女人之间,会谈论这样的话语。

当然,他可不知道水澜还会擅长应对这种场面。

而实际上,银辉也不得不承认,雪音和红叶的胆子,可比他大多了。

但实际上,也正是因为他,水澜才无法拒绝和她们进行表面上的沟通。

或许,正如同雪音和红叶所说的那样。

水澜并不是不信的。

相反,她信。

她相信是银辉的。

而且,既然她们都那么说了。

反而是令她放心不少的,毕竟,如果是银辉是一个会对女人无礼的男人,那才是会令她失望。

而雪音和红叶所言,其实不无道理。

银辉现如今,有着雪月和炎舞这样的力量作为后盾,他理论上其实是可以做到很多事情的。

因此,恪守本心,能顾挡住这么多的诱惑。

算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因为同样的事情,其实就算是把水澜或作男人,她也未必可以做到。

包括夜麟。

因为,这两人是属于无拘无束的一类型的人。

但银辉却不同,规矩,尤其是对于自己的规矩,这种自身对于世界的理解,似乎对于他,额外重要。

至于水澜。

或许,她并不讨厌银辉,到了现在,这依然是一个比较重要的理由。

虽然,他对于她而言,是有些过分,可客观的来说,从他对于女人的态度而言,又得到了她的认可。

这才是她纠结的地方。

她不可能和银辉在一起的原因,可能除了夜麟的关系,还有关乎于情感理念上的一种分歧。

她并不讨厌银辉,直到现在都是这样。

直到,他有了这么多的女人。

可,也因为这样,她却是永远不会接受,银辉有了这么多的女人,这样的情况之下,依然和她在一起。

她的情感不是这样的,所以,她无法真的选择这样的银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