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 弥足珍贵/燃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就连银辉也很好奇,他竟然会有这样的勇气。

在炎舞的面前,说出这种话来。

但他除此之外,再无办法。

“所以呢?”

而炎舞,这一刻似乎也并不介意银辉的冲动。

月光之下的身影,却是在这个时候,缓缓的回过了身来。

“所以,那根本不能算是偷窥,我看炎舞洗澡时候的样子,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天经地义的。”

也不知道是因为已经完全的被炎舞饶了进去。

而是他自己还转不过来这个弯子,但这个时候,他依然还是在关心这种事情。

作为刚才的原本已经过去的时候。

大概这个时候,反而才是炎舞也不由发出了笑声的时候。

“哼哼……”

原来,男人无论成长到了什么程度,依然在这种时候会像是个孩子。

而女人,在男人面前,也始终是女人吗?

“天经地义……那如果,是我不愿意呢?”

不过,既然他喜欢纠结这个问题。

那她就陪他玩好了。

反之这春宵千金的一刻,耽误的也不止是她一个人的时间。

“可炎舞刚才还是愿意的,炎舞一定是想要我去偷看的。”

银辉如此坚定的说道,但殊不知的,他的这一句话,却是反而一瞬间,令炎舞的面色,有些发红。

“什么叫做我想要辉去偷看,辉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样的女人……”

但也正是这样的无理取闹,反而令炎舞,她也被银辉拉扯了进来。

因为,她的语气到了最后,正是有一些“幽怨”的。

而银辉如果像个孩子,大概现在,她也成熟不到哪里去了。

可能,情感就是这么微妙的东西。

可以令炎舞这样的女人,和银辉这样的男人,两人都能一瞬间,从两位强大的战士。

一个是女强人。

一个则是世人眼中的灵侍,作为恶魔的一种标志。

都能一瞬间成为一个喜欢赌气,另外一个,则是喜欢斤斤计较的男人的话。

足以说明其可怕的地方。

“但……事实……不正是这样……”

偷看什么的,这样的事情,终归是不光彩的,再加上这一刻炎舞的“幽怨”,足以令银辉的话语无法继续说下去。

可他的观点并没有变,而炎舞,干脆不在反驳,她却是转念又道。

“那现在,如果我不愿意了呢。”

炎舞不会在那个对她不利的问题上纠结,所以,她转换了话题。

只是这样一来,银辉可就更加没有话说了。

“我怎么知道……炎舞什么时候会愿意……什么时候会不愿意……”

银辉这么说着,原本有些令这个夜晚热闹起来的气氛,突然之间归为沉寂。

“但提出那种交易的人,不是太过分了吗?”

银辉的情绪,则是一瞬间,连同他的话语,低沉了下来。

大概,如果说是打击的话,已经没有比之刚才最大的打击。

因而,即使炎舞知道,她刚才的话语,所谓“交易”,不过只是开玩笑罢了。

然而,这样的玩笑,到底是不是完全的开玩笑,终归是难说的。

即使绝大部分,炎舞真正的并没有那样的意图,可其实,在那绝大部分之后,只要哪怕还有其中那么一丝半点。

足以令银辉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或许是可以理解之前的炎舞,双脚离地的感觉,但之后她的交易,大概真的是有些过分了。

他可是没有料到,炎舞真的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而炎舞,也同样没有料到。

其实银辉此刻来到她的面前,并不只是单纯的为了再次和她缠绵,在她这里求欢。

相反,他只是想来告诉她这样的事情。

而炎舞,这一刻,她的内心的一种消极的态度不说,同时也是她这一次忽略了银辉的感受的时候。

不是什么话,都可以在他这里说的,这一点,针对于炎舞是这样。

但对于银辉,也是同样的吧。

“可……那也是先前不认错的某个家伙,同样过分。”

但这一次,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炎舞也知道这件事情应该如何收场。

因此,她也干脆强硬他,既然他试图和她讲道理,那么她也是同样可以这么做。

因为,她之前的计划,其实正是以他认错为前提进行的。

因为,她原本也是没有想过提出这样的交易的。

炎舞一开始想的,只是可以多欺负银辉一会儿,然后在他说出,他想要偷窥炎舞,想要她之类的话语的时候,再陪他玩。

但实际上,她却忽略了一点。

大概现在的银辉,是不会认为他偷窥炎舞是有错的。

那根本不是偷窥,尤其是在炎舞先勾引他的前提下。

还是在今天,他和雪月之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

可实际上,银辉回来之后,反而一直都是并不怎么高兴的。

毕竟,他和雪月两人缠绵的时候,自然是不用说,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难忘的记忆。

可之后呢?

静下心来思考三人之间的复杂关系,这是银辉,并不会因为那样的关系,而将那样的满足延续到了现在的理由。

再加上他来的时候,分别遇到了水澜,雪音和红叶。

其实这个时候,他反而希望可以在炎舞这里得到安慰的。

他希望可以和炎舞在一起,哪怕只是静静的拥抱着她。

他已经满足了,他这一刻也只是想要寻求这样的一份炽热,来令其冷漠的内心,不至于那么冰冷。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会被阴差阳错的双方彻底搞砸。

虽然,炎舞也是想要安慰银辉的,只不过,他的死不承认。

两人的一时互相置气,却是令这一切,无法收场。

而这一刻,仔细静下心来想象的话,或许,炎舞也会觉得。

银辉竟然说的不无道理。

毕竟,放了她什么的,不止是玩笑,还会让银辉误会她是不是不愿意和他在一起。

以及,其实那个时候,话说出口之后,是连炎舞自己也吓了一跳的。

她的心,其实那个时候,一直都是提到了嗓子眼,而没有安稳下来。

直到他一瞬间的回绝之后,虽然她表面上没有什么,但内心终归还是有些动荡。

是虚惊一场吧。

至于,现在就更加不用说了。

其实炎舞的内心是着急的。

因为,她感受到了,这一刻银辉的内心,正是有些心灰意冷的。

这个男人,大概他如果都能失落的话,可就不是能够轻易挽回的。

“啊……可我今天偏偏不会认错,因为炎舞本来就是我的,本来就是我的女人。”

然而,银发的战士,这一次,他出奇的异常强硬。

“不要说偷窥,就算是做了更加过分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

可原则上的事情,银辉正是轻易不会让步的。

他无法认可这是偷窥,一是因为他的冲动和较真。

其次,从本质上来说,银辉如果认可了这是“偷窥”,那岂不是否定了炎舞和他之间的关系。

这才是银辉无论如何,死都不会认的原因。

因为这样的小问题,追究起来,正是会有这样的本质的区别。

“偷窥”的本来含义,正是那不是属于自己的所有。

可现如今,不是这样,明明事实不是这样。

至少,直到现在,银辉都是这么认为。

只不过,他的话语,在那最为激动之后,却反而是泄气了下来。

“抱歉,似乎是对炎舞做了过分的事情。”

银辉开始“服软”,但炎舞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其实,只是有些倦了。

“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

银发的战士,他百战不殆的强健体魄,这个时候,却似乎突然之间变得不是那么健硕。

他的身影,竟然开始有些不稳。

“我……我也有些累了,没什么事的话,我也先进去放松一下,就去睡了。”

而这样的话语之后,便已经是作为最后的冷漠话语,回响在房间之中。

“今天打扰了。”

因为,当炎舞察觉到了这样的话语之后。

银辉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客厅之中。

很快,熟悉的水流声再度响起。

反倒是客厅这里安静了下来。

但这阁楼终归不止是一个房间。

至于银辉,他自然有今天不能离开这里的理由。

而两人之间的矛盾,这一刻不会扩大化,自然也是双方控制在内的。

所以他才会说今天打扰了。

银辉现在毕竟已经是珊瑚城的城主,这城主府名义上,可是银辉的私人财产。

当然,即使,这样的事实并不算什么,可,这一刻,作为一城之主的话。

和城主夫人之间不合的消息,总是不能够在这种时候传出去的。

因而,银辉这一刻,自然也知道,他这个时候,不能回去自己房间的理由。

对于炎舞真正的不负责任,才是最为主要的。

他怎么可能真正的伤了这个女人的心。

只不过,他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一下心态,仅此而已。

他其实也并不希望自己冲动。

但,人非圣贤,终归不可能永远都不出错。

至少,这一刻,注视着天花板上的灯光。

其实银辉,已经知道,是他错了。

他此刻一个人躺在浴池之中,如果难免会显得有些孤寂的话。

其实这一刻,银辉真正心心念念的是孤寂的另外一个人。

也不知道,炎舞现在怎么样了。

这才是,在他冷静下来之后。

银辉瞬间想到的事情。

因为,这个时候,炎舞正是已经从他的脑海之中,早已挥之不去。

他这一刻,满脑子,都是这个女人。

以至于,这一刻灯火通明的浴室内,实际上,银辉并不觉得,真的是灯火通明。

更甚者,他很快,便已经在这温热的池水之中,待不下去。

因而,他很快便已经准备起身,他同样穿上了另一身早就已经为了他准备好的黑金色的衣袍。

可能触景生情,他反而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见到炎舞。

因为说不定,她现在也正在一个人生闷气呢。

可又或者,如果她不是生气,反而是伤心,那不是更加糟糕吧。

或许,他刚才也终归是太过于认真了。

“交易”什么的,炎舞也是在开玩笑吧,更何况,炎舞一开始,如果只是想让他认错的话。

那他的反驳,不就开始变得没有丝毫意义了吗?

他到底,为什么要去做那样的事情。

那样的“蠢事”,或许他真的是“愚蠢”的。

可他,他现在或许不应该自责。

而是应该去想炎舞道歉,这才是应该的。

而且是真心实意的道歉。

毕竟,他怎么可能忘了,炎舞现在已经只有他一个人。

“轰……”

因此,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准备开门的时候。

客厅之中却突然发出的巨响,更是令银辉心下一惊的同时,更加不敢迟疑,立马便推门而去。

“啊……”

但事实上,也正是这个时候,这客厅之中发生的动摇,不仅一瞬间,似乎令整个阁楼的灯光全部熄灭的同时。

也令即将推门而去的银辉突然之间受到了莫大的阻力。

因为,这阻力可是直接将银辉倒推了回来,将他粗暴的扑在了地上。

但这个时候,水流声没有停止的同时。

女人的啼哭声,却反而已经同时响起。

而黑暗之中,则是又温热紧紧的拥簇着银辉。

仿佛生怕他会突然消失一般。

“呜呜……”

哭声,这个时候,传入了银辉的耳中。

“辉……我错了……不要离开我……我不能离开辉……”

银辉自问他听过很多女人说的任何话语。

也并非没有遇到过女人哭,但只有这一刻,炎舞的轻声的呜咽,却是似乎一下子,撞到了他的心坎上。

这一瞬间,也就是这一瞬间,银辉,则是一瞬间,红了眼眶。

他的眼中没有流泪,但是他的心里,这一刻却已经完全湿润。

“炎舞……不要这样……炎舞没有错……错的是我……”

银辉说着,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银发战士。

他这似乎只有这一刻,他的话语之中,却是温柔的像是要滴出水来一般。

他的话语,竟也似乎在有了一些“湿润”。

他这一刻小心翼翼,却正是怕眼前这世间至强的力量,却又如同最为脆弱易碎的世间罕贵一般,碎了他的心。

“我不会离开炎舞,永远也不会。”

炎舞,紧紧的抱着银辉,而银辉,同样紧紧的紧拥着炎舞。

这两人对于彼此来说,便是如此弥足珍贵。

此刻,浴室里也归为了黑暗,可这一刻,银辉的内心,却已经不再黑暗。

而炎舞,也是同样的。

她的哭声渐渐消失,或许,她真的并不是那么的“伤心”,而更多的是担忧,和想要见到银辉,回到银辉身边的迫切。

可银辉这一刻的举动,却是实实在在的。

他拥抱着炎舞,在这似乎再度沉寂下来,只有流水声的黑暗之中,继续诉说着他的心事。

“其实我刚才已经准备去找炎舞道歉认错了,但至少,也要给我一点时间啊。”

银辉似乎是有些无奈的说道,但更多的,还是一种感慨。

他此生,能够有炎舞和雪月这样的女人,真的已经是无憾事了。

而黑暗之中,两人彼此紧拥,虽然看不到光明,可是彼此,正是对方最好的光明。

也大概正是这样的原因。

随着时间的度过和彼此紧拥之间的温度的提升,和情感的微妙变化。

某个家伙,很快再度不安分起来。

“辉……”

炎舞本来就是将银辉压在身下的,这个女人的力气,可是比银辉更大,这一刻,无论怎么看,她也是占据了优势。

“炎舞……”

而这种时候,炎舞的行动目的,自然是清楚的。

“哼哼……”

她在不怀好意的轻笑着,同时却不仅对于银辉不安分,也控制着他的手,探入了自己的衣袍之中。

至于接下来想要干什么,银辉自然心知肚明。

因为,两人要做的事情,大概正如同,这一刻浴室之中,依然在四散飞洒的水珠一般的热度一般,直到上升至最高。

“可是……这里是在浴室……”

然而,这似乎成为了银辉唯一在意的,不应该在意的最后的细节。

“管不了那么多了……辉……讨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