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流向/燃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作为银发战士现如今可以做出最强的挥斩,以及翡翠最为完美的反击。

谁会更胜一筹呢?

可反击,终归是反击吧。

何况,银辉这一刀,占据优势的,本来就不是刀术的高低,而是人心。

他赢,也正是赢在了人心上。

那么,他赢了?

其实也没有吧!

那一瞬间,他的手中,已经没有了兵器,妖刀“雪月”第一次离开了他的手中,消失在虚空中。

“哒!”

但同样的,却也不止是银辉的银白妖刀离开手中,紧接着,如果就连翡翠的手中,也没有了兵器呢?

她手中的小太刀,“白丸”,这一刻正是掉在了地上。

并且,更加关键的还不是这个。

银辉这一刻即使输了,他的手上失去了一切,可他的眼中,还有意志!

坚定不移的意志!

他至今坚信着他可以达到目的。

那么翡翠呢?

她这一刻的眼中,她这一刻的眼中,则是同样的有着,泪水?

是的,因为泪水,这一刻正是滴落在了同样掉落在地上的小太刀,“白丸”的刀刃上。

一时间这样的声音,就仿佛响彻在了银辉的心间,这泪水,也仿佛低落了银辉的内心之中一般。

就此泛起了涟漪。

那么……赢了?

“玛……瑙……”

翡翠这一刻主是这样银辉,可她的眼中,却并没有银辉,她的眼中,其实只有玛瑙吧,只有现在的玛瑙,曾经的玛瑙,昔日的过往,她与她的种种记忆,她的身影,所有的神态。

以及,未来的玛瑙?

可为什么,一想到未来,她反而不自由的落下了泪水呢。

泪珠的滴落,无非,正是因为悲伤,或者喜极而泣?

她其实是有悲伤,又有些欣喜吧。

她悲伤的是她什么也没有做到,什么也无法改变。

喜悦的,则是玛瑙有了喜欢的人,以及喜欢她的人。

这个男人,非常喜欢玛瑙吧,不然不可能爆发出这样的意志来。

即使还可能带有一些其他的目的。

但……这难道,不正是真的吗?

如此,她的确是输了吧。

是的,她的确是输了。

“……”

悄无声息的,地上的“白丸”这一刻针对反而对准了翡翠。

她已经做好了决定,准备好了去面对自己的命运。

“咻!”

也就在这一刻,“白丸”却是突然从地面飞旋出去,然后急速向着翡翠自己刺去!

“翡翠姐姐……不要……”

却也就在这一刻,玛瑙惊呼道。

“咔!”

与此同时,再度出现在她手中的“红丸”挡住了“白丸”的进攻。

“不要……”

她紧紧的抱住翡翠道,口中声嘶力竭的呐喊着。

“如果你要去的话,我们一起,我无论如何都陪着你!”

玛瑙这一刻的意志是坚定的,以至于,反应过来的银辉也是一惊。

“玛瑙……”

但这个时候,等到银辉开口想要做出行动的时候,已经做不到。

他的身体,一下子开始不听使唤,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玛瑙妹妹……可是这样的话……”

翡翠显然是在担忧银辉等人的任务,包括玛瑙来到这里的目的。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

“玛瑙妹妹……快看!”

翡翠突然惊声道。

“不……我不要看……”

玛瑙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轻易的相信翡翠,她十分害怕翡翠再度离她而去。

“我的意思是……我们的眼泪……”

翡翠的声音,到了这个时候,是真的有些惊讶成分在里面的。

以至于,不止是玛瑙,就连银辉,夜麟,水澜,雪月,炎舞,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彻底被场中奇异的景象雪音。

这个时候,回过身来的玛瑙明显也发现了这样的事情。

“眼泪……融合了……”

是的,刚才由于事情太过于突然,谁都没有发现,玛瑙的眼泪其实并没有完全消散。

反而是在翡翠的眼泪出现之后,两人的眼泪融合在了一起。

也就是这一刻,更加璀璨的光华从场中绽放开来。

并且随着这些光华的出现,被改变的,同时还有众人这一刻所处的全部都是血红晶石的地面。

是的,血红的晶石,包括突然在众人面前的“血月”,在这一刻,竟然都开始在逐渐的发生变化。

血红的晶石,其血红竟然缓慢的褪去,开始被晶莹透彻的银白替代。

然后,紧接着,却是连血红色的“血月”都开始产生了变化。

随后,“血月”竟然就是在众人的眼中,转变成了银白的月亮。

是“银月”!

这已经是恢复正常的月亮,并且月亮在恢复正常之后,竟然开始向着天空之中逐渐的飘去。

“血月……竟然被破解了!”

这一刻,却是夜麟再也忍不住发声道。

他怎么也想不到,净化“血月”的正确方法,竟然是利用玛瑙和翡翠这样的两个女人的眼泪。

或者,不如说是情感吧。

这更是银辉想象不到的。

但却知道雪月和炎舞,这个时候,反而开始有些理解那位大人这么做的含义。

以及玛瑙和翡翠开始恍悟的一些事情。

银发的战士,如今他的确是做到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以及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情吧。

只能说,这个家伙,不愧是这个家伙。

就在刚才,替银辉捏了一把汗的雪月和炎舞,这一刻却是也不由的喜笑颜开的同时,开始赞扬起这个家伙了。

虽然只是内心里了。

当然,也只是针对于这件事情而言。

“这是……那位大人的意思吗?”

玛瑙还有些疑惑。

却是翡翠反应过来后道。

“正是这样吧,曾经,因为血月而出现的,你我姐妹之间的矛盾,这一刻,消除这样的间隙,再度回到从前,才是可以令一切都复原的最好理由。”

翡翠笑道:“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而针对于这样的问题,却是连翡翠都不由的一惊道。

“翡翠姐姐……我们……真的还可以回到从前吗?”

玛瑙关注起了这样的问题,可她的面上已经出现了笑意,非常好看,惹人心动的笑意。

“嗯,不过我们不是要回到从前,而是要走向未来呢。”

翡翠认真道:“如同从以前一边……一起走向未来……一直……都是这样……”

翡翠这一刻说出的,不止是一个人想这么说的话吧,只不过,她终归还是说了出来。

“一起……走向未来……”

银发的战士,反而开始有些迟疑。

“那么,辉的未来,也是这样哦。”

可翡翠这个时候,反而对着银辉笑道。

她和玛瑙的间隙能够消除,多亏了银辉,那么这一刻,她当然不会亏待银辉,不止是现在,以后也不会。

“我的未来……”

他的未来?

可他的未来,连自己都不会太清楚的知道这种事情。

“嗯呐,辉的未来。”

同时,翡翠这么说着,却是目光转向了远处早就已经变得光彩四溢的那扇门。

“辉已经得到了钥匙,门已经开了呢。”

翡翠轻笑道,虽然是大喜大悲,可得到了玛瑙,紧紧相拥着眼前的女人,她自然还是高兴的。

最终是这样。

“门真的开了……”

而闻言,不止是银辉,所有人的目光,也再度转移到了翡翠说的门上面。

那扇门就在宫殿的墙壁上面。

“轰轰……”

与此同时,真正的令整个“血月”所在宫殿产生震动的轰鸣,爆发而出。

整个宫殿比之前先前所有的动静,都更加剧烈的摇晃着。

一瞬间令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

“这是怎么了……”

这种震动,更加令银辉震惊。

闻言翡翠面色一变,不过她显然并不惊讶于这样的事情。

“由于血月被净化,加上三个力量源头失去了固有力量的掌控,大陆将再度恢复原本的秩序。”

翡翠是知道这种变化的,但她的解释显然还并不足够清楚。

“恢复原本的秩序?”

银辉不解。

翡翠却是闻言笑道。

“深渊将会消失,这片大陆三个区域之间的裂缝会很快的重合在一起,变成完整的第三大陆,这里的一切,也会很快毁灭。”

翡翠的意思当然也包含了这座宫殿以及深渊之中的所有。

“三位可要抓紧时间了。”

翡翠提醒道,银辉则是急道。

“这样的话……翡翠和玛瑙怎么办……”

也难得这个时候,他还会关心翡翠和玛瑙的问题,或许银辉已经认为他成功了,虽然是这样的,但也可能,是因为到了现在,炎冰之心的获得,真的已经令他难以有所感觉。

眼下的女人,同样重要。

“哼哼……”

闻言,则是玛瑙和翡翠同时发出了笑声。

“也难得辉在这个时候,还会想到我和翡翠姐姐的安危,真想表扬一下呢。”

却是玛瑙笑道,她原本已经沉浸在于翡翠重聚的喜悦之中,这一刻的注意力还是不免被这个男人转移。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令她已经无法轻易割舍的家伙。

“不过这一次看来没有机会了,虽然可惜,那么就再告诉辉一个好消息吧。”

玛瑙最后笑道:“我和翡翠姐姐不会有事了,离开这里对我们自然不是难事。”

而到了最后的最后,更加令银辉惊讶的则是,反而却是翡翠最后笑道。

“我们会在这里等着辉来拿取约定好的奖励哦!”

这句话,不应该由翡翠来说吧,这是他和玛瑙的约定,虽然银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约定变成了三个人的。

但怎么说呢,这明明与他无关的事情,他似乎还是感受到了一些不安。

那是来自于冰寒和炽热一瞬间的“提醒”。

“哈哈……那我们就……约定好了……”

最后那一句话,银辉的声音,是越说越小的,架不住几乎刀架在了脖子上。

可他这一刻,却也只有这么说了。

他可没有别的选择。

“嗯呐,约定好了哦……”

那是笑声中消失在银辉面前的翡翠和玛瑙,不过银辉这个时候,可不敢迟疑了。

“啊啊……我们现在还是赶紧进去门里面吧,这里眼下就要塌了。“

银辉急忙道,这件事情,同样非同小可。

而在危机之间,雪月和炎舞,倒也没有过多的“为难”他,正如同所想的,他只有那么做。

这既然已经错了,也就只有错下去了。

“嗯。”

夜麟和水澜各自对视了一下,却是同时道。

之后三人更是没有在宫殿之中停留,这里的事情已经彻底告一段落。

“轰轰轰……”

在不断崩塌的宫殿之间,银辉,夜麟,水澜,便是以着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开始散发出璀璨光芒的门里面。

三人谁也不知道门里面到底是什么,门的另一边到底会通向什么地方。

但可以知道的却是,门的里面会有三人想要的东西,有着三人想去的地方。

因而,当整个“血月”所在的宫殿彻底崩塌,位于第三大陆的“深渊”都开始彻底合并的时候。

最后的最后,在雪原森林之外所有怪物猎手的眼中,曾经在第三大陆出现,困扰了第三大陆几百年的“深渊”便是就这么消失凭空消失。

三个力量源头各自归为,“血月”则是随着三块分散土地聚合在一起的全新第三大陆的出现,而永远告别了这个第三大陆。

目睹了这一事件经过的所有人,都在兴高采烈的呼唤雀跃,第三大陆看起来似乎终于迎来崭新的明天与未来的希望。

而在这之中,三位战士,也终于在最后的一刻踏入三人共同梦想的重点。

深渊之谜,“女神”的礼物。

那么,“女神”的礼物,又到底会是什么呢?

三人追寻的深渊之谜,到头来,又到底是什么?

三人在那扇门里面,看到了什么?

听到了什么?

经历了什么?

这一切,反而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吧。

至少,可以知晓的是,由玛瑙和翡翠的眼泪凝聚而成的,打开门的钥匙,最终,也是尾随银辉一同进入了那扇门里面的。

银辉的手中,正是紧紧的抓着这个他在第三大陆唯一带走的东西,他在这里的记忆,以及可以说是与玛瑙和翡翠之间的羁绊。

又或者,他只是带来了,他来到这里想要带走的东西呢?

炎冰之心?

原来,这就是炎冰之心吗?

这样一来,他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吧。

至于进入那个门里面,银辉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

他反而一时之间也一言难尽。

那好像是一个智慧的海洋,仿佛是一个舒适的天堂,又仿佛是无法挣脱的一个地狱。

似乎是一个不愿意出来的美梦,却又如同是无尽的一个噩梦。

总是,他便是因此,而沉睡了相当长的时间,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多长时间。

以至于,他在时间的长流之中,已经不知道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经历了多少时间。

可即使如此,他依然不会就此停下来,他的道路,依然会继续。

只不过,在这里,他却仿佛是看到了以前的他,现在的他,未来的他?

仿佛总有一个女人在他的耳边诉说着一些什么,又仿佛,他的世界,从来都是什么都没有。

这条河流,其实正是连接以前,现在,未来。

那么,这条河流始终流向的会是一个什么方向呢?

正是前方,所有的一切,都在前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