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哥哥/仙武帝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地枯寂,暗淡无光,人影如海潮,黑压一片,站满了苍空,铺满了大地。

东方,诸天修士列阵排开,皆手持兵器,鲜血死活燃烧,各个战意高昂。

西方,一杆杆战旗呼烈,洪荒之气汹涌而翻滚,吞天纳地,暴虐而嗜血。

两方对峙,皆以帝兵压阵,帝威对抗。

毁灭的画面,又被勾勒出,映着末日之光,冰冷死寂,慑的人心灵战栗。

斗战继续,轰隆声不断,一方出自战王和穷奇,一方出自花倾落与演天。

战王强势,打的穷奇发狂,神将也霸绝,一路的那演天老祖,怀疑人生。

“战王天下无敌手,打的穷奇变成狗。”

小猿皇又开嚎,玩儿命了,开了九天猿化,杵在天地间,吼的嗓子都裂了。

“神将天下无敌手,打的演天变成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龙劫那厮也嘶吼,愣是把小猿皇的声音压了下去。

好嘛!洪荒被骂败了,诸天自家人飙起了嗓门儿,一如打鸡血一如吃枪药。

上面热闹,下方气氛却诡异,叶辰神色愕然,望着身侧,望着白发帝萱。

她很美,容颜绝世,沐浴在绚丽神霞下,一缕缕发丝,也染着圣洁光华。

她如梦似幻,虽在近前,却比梦还遥远,美眸灵澈似水,藏着古老传说。

她之风姿,不亚帝姬,不食人间烟火,不惹凡世纤尘,如一尊红尘谪仙。

看着她,叶辰一瞬恍惚,不知为何,第一眼见她容颜,感觉莫名的亲切。

帝萱不语,似水的美眸,朦朦胧胧,望着叶辰的脸庞,就如望着自己哥哥。

蓦然间,她抬了手,探向叶辰脸庞,轻轻抚摸,好似要替他拂去所有的殇。

叶辰愣了,有点懵逼,一头的雾水和问号,我是长得太帅了?招惹喜欢?

一侧,北圣也愣了,不知这是啥局面。

小九仙也懵了,看的大眼扑闪扑闪的。

就连嘶嚎的小猿皇和龙劫,也都湮了吼声,聚在一起,一脸蒙圈的看着。

诸天的修士也侧目,望的表情奇怪,也只大楚的众准帝,神情还算淡定。

怪只怪,叶辰与帝尊,生是的一模一样,帝尊妹妹见了,难免会忆起哥哥。

“看,我就说吧!咱家萱萱肯定摸他脸。”神将们下来了,说话的乃北林。

天清不语,只一声叹息,生的太像了。

众神将看叶辰的眼神,奇怪到精彩。

当年,他们亲眼所见,叶辰化作了飞灰,死的不能再死,彻底烟消云散。

如今,再见他归来,饶是准帝的心境,也颇为震惊,都不知他为嘛活着。

葬了身星空又复活,让颇感不真实,荒古圣体一脉,开创了太多不可能。

一世屠两帝,此等战绩,前无古人,后世也必将无来者,谱写了不朽神话。

不晓得,若让众将得知,叶辰在灵界还屠过一尊,会不会当场爆出粗口。

“我说萱儿,你别给人孩子吓着了。”见帝萱还在摸,天园不由干咳了一声。

“哥哥。”帝萱轻语,美眸更是朦胧了,萦着一丝丝水雾,凝结成了晶莹霜。

“哥...哥哥?”叶辰听之,差点尿了,这辈分和年岁,够当他祖奶奶了。

“没...没人说句话吗?”叶辰干咳道,被帝萱摸的,浑身上下凉飕飕的。

“他乃帝尊妹妹。”东凰太心轻语一笑,看叶辰浑身打抖,把她给逗笑了。

这话一出,叶辰瞬间明白了,面前这白发女子,是把他当做仙武帝尊了。

“意思意思得了,再摸我可发飙了。”

虚天与演天斗战的花倾落,扯嗓子嚎了一声,要摸也摸我,其他靠边站。

口上说着发飙,还真发飙了,猛地一逼,打的演天神躯爆裂,满目惊恐。

帝萱被惊醒,终是收了手,眸中水雾,敛于无形,可看叶辰时,依旧恍惚。

岁月太久,沉淀的记忆,也模糊了,再见与哥哥一样的尊荣,怎会不念。

“晚辈叶辰,见过先辈。”叶辰干笑,拱手俯身,礼还是要行的,恭恭敬敬。

“无需多礼。”淡漠的帝萱,露了一丝浅笑,纵不是帝尊哥哥,也倍感亲切。

面前这后辈,与她哥哥,一样的惊艳,甚至于,还超越了同时期的帝尊。

他之战绩,足碾压少年大帝,身负帝姿,若机缘足够,成帝也并非不可能。

“来,给你们看点新鲜的。”人王凑上前,叶辰给的神识,给众将传了一份。

众将读取,脸之神情,如若变戏法一般,震惊、疑惑、震惊,来回变幻。

“靠。”又是一声粗口,可谓霸气侧漏,方才上天的人,又被震得坠落一片。

“有病,都特么有病。”赤阳子一身趔趄,稳住了身形,也被吓得一激灵。

“这是啥个惯例,跑去叶辰的那的,都要亮亮嗓子?”老叟准帝咧了嘴角。

“前世大楚众准帝,后是帝尊众神将,这个闹哪出。”太多人耳朵嗡嗡的。

“与叶辰搁一块待久了,都染臭毛病?”

“以老夫掐指一算,该是有感而发。”不少老神棍捋着胡须,语重心长的。

“蝼蚁,有病的蝼蚁。”洪荒大族皆暗骂,其中不少人,都被震昏了过去。

最郁闷的,还是花倾落,打的正开心,兄弟姐们就爆了粗口,措手不及。

按说,装逼这等技术活,该是他来才对,都不等他的,各个都开了模式。

最最郁闷的,还不是他,而是战王。

大楚准帝爆粗口,他都还没整明白咋回事,众神将又来一次,嗓门更亮。

想到这,他之攻伐,越发猛烈了很多,要尽快打残穷奇,完事下去问问。

于是乎,穷奇准帝惨了,本就落下风,战王突然发飙,被打的找不着北。

神将花倾落也一样,一剑更甚一剑。

演天更惨,一次次被生劈,一次次愈合身躯,接下来,又一次次被生劈。

他也想尽快灭了演天老祖,好下去问问啥情况,装逼都不等我,不要脸。

战台上,叶辰狠狠揉这脑袋,满眼金星儿,神将嗓门太大,差点震吐血了。

小猿皇等人也一样,各个都摇摇晃晃,论起这嗓门儿,他们几个差远了。

最尴尬的是夔牛,先前被北圣一掌打懵,这才刚爬起来,又贴在了地上。

“震惊不。”人王从耳朵里抠出俩棉花团,真有先见之明,事先堵了耳朵。

“震惊。”沉默寡言的天清,也不由唏嘘,冥界的阵容,简直强到了吓人。

帝荒也活着,难以置信,只可惜他在冥界,若在诸天,天魔还敢那么狂?

对叶辰地府一行,众人也颇感意外。

这还真是,逆天的人,走的皆逆天的路,此番经历,仅仅听着,就吓人。

“抽空慢慢说。”叶辰站稳,甩了甩脑袋,一帮准帝太生性,嗓门太响亮。

“走走走,咱去那边。”小猿皇等人,都蹿下了战台,一个个都晕乎乎的。

这帮人都有病,再来一嗓子可扛不住。

所以,离他们远点最靠谱,等他们吃了药俺们再来,不然,后果很眼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