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尹家悔婚/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家大堂,四通八达。

在绿萝的引领下,孙逸赶来了大堂。还未靠近,便能够听到内部的喧嚣,清晰入耳。

“我家大小姐得天眷顾,觉醒四星橙色神相,日前晋入造气境,接到神城宗门圣谕,不日将会派遣使者,前来荣城接引入神城进修。未来潜力巨大,不可想象,因此,我家老爷特令老朽前来,请孙家主交出婚契,放任大小姐自由。”

大堂中央,站着一位素衣老者,及腰白发轻束,高瘦身子微微前倾,两手抱拳拱于身前,向着上位端坐着的高大中年拘礼道。

凭借着前身记忆,孙逸一眼认出,素衣老者乃是尹家管家尹福。此番造访孙家,由他领头,在其身后,还矗立着两名清秀少年,乃是尹家俊杰。

尹福话音刚落,孙家大堂顿起喧哗,左右列坐的人群纷纷躁动,情绪各异。幸灾乐祸的有之,愤慨怒目也有之,冷漠相待的也不乏少数。

“尹家真是好样的,登门悔婚,偏还要巧言令色,说得冠冕堂皇。如此虚伪造作,简直令人齿冷!”这是愤慨怒目的人暴喝而起。

“哎,尹家也是无奈之举,换位思考,若是孙家闺女有此出众资质,获神城接引的殊荣,恐也不会愿意再与哪家联姻。如此天之骄女,未来振兴家族,指日可待啊。”这是幸灾乐祸的人煽风点火,冷言冷语,不乏看笑话的心思。

“解除婚约,不是不行。只是,尹家当家做主的人不来,当事人不在,偏遣个下人前来说辞,未免也太小觑孙家,瞧不起人了吧?”这是冷漠相待的人发表的态度,不偏不倚,显得十分中正。

左右孙家族人各抒已见,令得大堂氛围愈发嘈杂。

尹福站在大堂中央,脸含笑容,不卑不吭。耳闻众多嘈杂,却是坦然一笑,背起一只手,淡淡道:“非是我家老爷瞧不起孙家,实则是我家老爷顾念旧情,不愿跟诸位冷戎相见。因此,特遣老朽前来,以全体面。”

“体面?尹家出尔反尔,悔约退婚,我孙家哪还有半点体面可言?”大堂上位,居于中央的高大中年终于忍不住怒火,拍桌而起,怒视着尹福冷冷斥道。

中年身材高大宽厚,面貌刚毅,五官冷硬,此刻愤怒的样子颇具威严,略显深沉,气势雄浑。

此人名为孙邦,即是孙家之主,孙逸父亲。

“孙家主此言差矣!”

孙邦动怒,尹福微微皱眉,但一手后背的身影不显谦卑,反倒昂首挺胸,目光炯炯,迎视着前者怒目,淡淡道:“此事对错,怎可归于尹家?若非贵公子废物,难以扶持,尹家又怎会出此下策?万般无奈,孙家主怎可不理解?”

“尹福,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辱我儿。莫不是以为,孙某之剑,斩不得你吗?”孙邦面容剧变,怒发冲冠,腰间斜挎的剑鞘发出嗡嗡颤动,凌厉剑气骤然肆虐,整个大堂顿时充斥满锋锐气息,惊得众人噤若寒蝉。

哪怕尹福见惯了世面,也忍不住胆寒,老脸微白,忌惮的凝视着孙邦。他不敢怀疑,激怒了后者,他是否能有命离开。

身为荣城第一高手,孙邦之剑没少染血。

“父亲!”

大堂沉寂,万籁俱寂,孙逸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少年清瘦的身姿挺拔,大步跨进了大堂。

霍然,吸引了堂内所有人的瞩目。

“逸儿,你何苦前来?”孙邦目光灼灼的看着孙逸,外放的锋锐气息瞬间消失,大堂恢复平静,一切如常。

“事关孩儿,怎能退避!”

孙逸坦然一笑,灌了口酒,提袖擦了擦嘴角,随即转身看向身旁的尹福。上下扫视了一番,淡淡笑道:“堂堂尹家,什么时候轮到一介下人做主了诶?”

下人?

尹福虽是管家,但却也是尹家庶出血脉,和嫡系同根而生。孙逸如此称谓,不乏贬低尹家的意思。

“逸公子言重了!”

尹福微微皱眉,扫了孙逸一眼,淡淡回道:“此事乃老朽奉命而来,还请逸公子能够看清现实,莫要做无谓之争,徒劳无功的。”

孙逸灌了口酒,抿了抿嘴角,哈哈一笑:“说得对,有道理!你们尹家的要求,我同意了!”

尹福顿时笑脸如花,拱手称道:“逸公子英明!”

“逸儿,你……”孙邦则是脸色一凝,有些难以置信。就此答应退婚,孙家无疑得蒙受屈辱。

孙逸神情不变,扭头看向孙邦,平静道:“父亲,此事,关乎孩儿,能否让我自己做主?”

“你……哎……”

孙邦想要劝诫,但看孙逸坚定的眼神,他犹豫了下,终是不忍拒绝,无奈叹息,颌首应下:“罢了罢了,事成定局,由得你去吧。”

说完,放下了握住剑柄的手,颓然的坐回了座椅,默默垂首,闭上了眼睛。似乎,不忍再看接下来的一幕。

左右列坐的孙家族人,不少人则都是流露出讽刺讥笑的脸色,看待孙逸的目光都是充斥着厌恶,及幸灾乐祸。

即便反对退婚的人,都对孙逸不怀好感,皆都厌恶更深。尹福说得没错,若非孙逸太过废物,孙家何至于此?

尹福并未在意孙家族人的心思,他听到孙逸同意退婚,便是大喜过望。见得孙邦同意孙逸自行处理,更是喜上眉梢,急忙看向孙逸,摊手笑道:“既然逸公子已经同意,那么,便请逸公子交出婚契,容老朽回去复命。”

“交出婚契?谁说本少爷要交出婚契的?”

然而,出乎尹福,以及所有人意外的是孙逸矢口否认,满脸诧异的看着尹福反问。

闭目假寐,不忍直视的孙邦听到动静,都是讶异睁眼,有些狐疑的看向了孙逸。

尹福傻眼了,有些错愕的看着孙逸,道:“逸公子,刚才你可是亲口答应,同意退婚的。”

孙逸灌了口酒,啧啧嘴,随即笑看着尹福,道:“不错,我是说过,同意退婚。不过,想要拿走婚契,让尹玉岚亲自来!”

他要看看,那能够狠心毒害青梅竹马的未婚夫的婆娘,长得一副怎样的面容。

对方既然想要他死,他也不会允许对方好过。

尹玉岚敢来,他便当众揭穿她的丑陋面目,让世人看看,这个所谓的天之骄女,其心歹毒。

尹福不知孙逸心思,但仍旧眉头紧锁,脸现不愉的盯着后者,冷淡道:“逸公子,你如此做,就不怕孙家颜面尽失?我家老爷和小姐是顾及你们孙家体面,才未曾亲自前来,转而嘱托老朽办理。”

“说什么体面?尹家刚刚成立,依附我孙家,仰仗鼻息赖以生存,如今日渐昌盛,便反咬一口,尹家何曾有过体面?”

“少废话,回去吧!将本少爷的话,一字不落的转告尹玉岚。”孙逸未曾多言,说完转身,仰头灌了口酒,提袖擦了擦嘴角,再没看尹福一眼。

那般态度,毅然坚决。

尹福傻眼,目瞪口呆,孙家众人也都是被惊得失色,有些惊异的凝视着孙逸。

谁都没有想到,曾经的废物,怎么突然有了如此气魄?

满堂沉寂,鸦雀无声。

“废物,就凭你,也配见我姐姐?”

然在此时,一道厉喝声自尹福身旁传出,响彻大堂,惊醒众人。

孙逸微皱,回头寻音看去,便见一名紫衣少年昂然而立,手指着他冷冷怒视。

“尹玉琅?”

据前身记忆认出,紫衣少年乃是尹玉岚胞弟。

“是你爷爷我!”

尹玉琅一声冷哼,令得孙家许多人脸色一黑,孙邦都是紧扶住了座椅扶手,额头青筋乍现,略显难看。

孙逸眉头皱得更深,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废物,你家爷爷警告你,今日若是识趣,就赶紧交出婚契,从此我姐姐和你井水不犯河水。若是不然,定叫你好看!”尹玉琅面色狂傲,挥袖背手,倨傲的凝视着孙逸道。

“哈哈哈,黄口小儿,无毛稚子,真是好大的口气!”孙逸怒极反笑,“我倒是很好奇,凭你一介毛童,要怎样让我好看。”

“你……”

被孙逸轻视,尹玉琅勃然大怒,手指着前者咬牙喝道:“废物,你可敢与我一战?”

“哗!”

尹玉琅话音刚落,左右顿起惊哗,不少人瞪大了眼睛,那些幸灾乐祸的人更是脸色好看起来。

然而,让他们更为惊震的是孙逸的反应。

“挑战我吗?可以,我接受!”

孙逸的回应,让得许多人惊呼出声,倒吸冷气。

“这废物他疯了吗?竟敢接受尹玉琅的挑战?”

“尹玉琅虽然才十四岁,却已是淬血大成,血气雄浑,力量少不得五百斤。孙逸一介废物,毫无修为,怎么可能应付得了?”

“据说尹玉琅觉醒的三星赤炎狼神相,血气具有赤炎之力,可灼烧他人肌肤,威胁倍增。哈哈,这废物居然答应一战?这戏倒是好看了噢。”

“逸儿,莫要冲动!”

左右族人纷纷惊哗,孙邦都是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来,制止孙逸。

孙逸灌了口酒,回头看向孙邦笑道:“父亲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将他伤得太重的。”

“哈,他在说什么胡话吗?他居然还想伤了尹玉琅?”

“我没听错吧?这废物居然说不会将尹玉琅伤得太重?”

“哈哈哈,他一定是疯了,肯定是尹家退婚对他打击太重,让他得了失心疯。”

孙家族人纷纷哄笑起来,看待孙逸如同看一个笑话。

【作者题外话】:新老朋友们,请记得收藏,推荐,打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