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少年担当/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爽快应战,不只是孙家百般惊愕,尹玉琅也是愣了愣。他只是随口兴起而提,想要羞辱前者一番,谁知这家伙毫不推拒。

嘿,这可是他自己找死了啊!

呆愣片刻,尹玉琅很快反应过来,笑脸上闪过一丝狞恶之色。但听到孙逸后面那句不会将他伤得太重时,狞恶消失,取而代之的满是愤怒。

“废物东西,你在找死!”

一声怒喝,尹玉琅身影如箭,骤然射出原地,双手握拳,鲜血沸腾,拳头表面浮现起淡淡赤色火焰光泽,含恨砸向了孙逸胸口。

同时,在尹玉琅背后,一头尺长,通体缭绕淡淡赤炎的狼兽虚影浮现而出。随同着他的动作,赤炎狼呲露獠牙,纵身扑出,紧随着他的双拳,扑向了孙逸胸膛。

狼兽威武,赤炎虚幻,却令得大堂温度骤升,燥热难耐的气息扩散四方,许多人都是坐不住了,脸腮涨红起来。

孙逸首当其冲,顿时感觉到一团火焰扑面而来般,熊熊燃烧的温度要将他的衣衫焚成灰烬,让他肌肤都是灼痛起来,体内血液都似要翻滚沸腾。

这就是神相之力!

孙逸目光灼灼,脸色却是不显畏惧,反倒浮现起些许的跃跃欲试。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扑近身前的尹玉琅,专注的观察着后者的所有动作。

在他的关注下,尹玉琅好似被剥光了一样,内外毫无保留的被他看个通透。神相的浮映,血气的流转,以及气息升腾的频率等都毫无掩饰。

尹玉琅顿时生出一种怪异的错觉,好似自己的一切,在孙逸面前都无法遮掩,就像是透明玻璃,无影遁形。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有这样的错觉?

尹玉琅心底哆嗦,有种颤栗,这种感觉像是蝼蚁面对雄狮,那种渺小无物的差距感。这种感觉,即便是荣城第一高手孙邦都未必可以给他造成。

这废物总不可能比他爹还厉害!

尹玉琅压下惊异,微微抬头,瞥了孙逸一眼。发现后者目光灼灼,神情期待的盯着自己,他顿时有种被戏耍的恼怒。

“去死!”

脸色发狠,尹玉琅怒吼着加速跃出,双拳奋力轰出,带着浑厚气力,狠狠轰出。

“嗷呜!”

尹玉琅背后的赤炎狼似乎也发出了怒嚎,紧随其后加速扑落。

孙逸紧紧关注,仔细窥探,以他前世法身级高人的眼力劲,自然不难看透尹玉琅的招式缺陷。

目睹一切,嘴角顿显笑容。他期待消失,转而恢复平淡,任由尹玉琅逼近身前,凶狠的拳头将近胸膛。

“逸儿小心!”

这般状况,让孙邦都是坐不住了,惊呼而起,紧张的提醒孙逸。

尹玉琅修为虽低,但赤炎狼力量不凡,孙逸又毫无修为,若是被砸中,胸骨必碎,定然重伤。即便以灵药疗养,也少不得卧床休养半月。

然而,眼看着尹玉琅双拳就要轰在孙逸胸口,大堂不少人都是止住呼吸,紧张兮兮,目不转睛的期待落幕时,不为所动的孙逸突然斜向前跨出半步。

“快看!那废物动了!”

霍然,有人惊呼失声,引得众人齐刷刷看向孙逸。只见后者半步跨出,左手成拳,忽然一记勾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了尹玉琅的腹部软肋下。

“嘭!”

气势汹汹扑杀而出的尹玉琅顿时身躯一震,体内沸腾的血气轰然崩溃,双拳缭绕的淡淡赤炎霎那消失,后背随同扑落的赤炎狼也是跟随着消散。

“噗!”

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尹玉琅脚步踉跄,止不住飞退。反应跟不上速度,最终直接蹒跚滚倒,在地上翻了好几圈,才狼狈止住。

“琅少爷!”

旁边观战的尹福原本信誓旦旦,胜券在握,毫不在意,但在此刻,勃然色变,失声惊呼,飞也似的窜了出去,慌不迭的将尹玉琅搀扶抱起。

“嘶!”

霍然,死寂的大堂响起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许多人大吃一惊,骇然失色。

“尹玉琅……败了?”

“怎么可能?那废物居然一拳伤了尹玉琅?”

“这不可能!肯定是我眼花了!”

满堂惊呼声此起彼伏,静谧的大堂瞬间沸腾。

“逸儿?”

孙邦直接站了起来,膛目结舌的看着大堂中央徐徐收拳的孙逸。后者神情平静,风轻云淡的甩了甩手,然后仰头灌了口酒,提袖擦着嘴角,语气冷淡的道:“气力虽强,然外攻有余,內守不足,以至中路空缺,为外力所趁。可惜,空有蛮力。”

“嘶!”

左右倒吸凉气声更甚先前,不少人瞪大眼睛,吃惊孙逸的眼力。

“他居然看出了尹玉琅的弱点?”许多人震骇,难以置信。

尹玉琅攻击时的缺陷对于强者来说很明显,在场老辈人物皆都可以轻易看穿。但孙逸一介少年,且还是远近闻名的废物,他又是如何得知的?

“孙家主,你如此使诈,教唆逸公子,难道不觉得胜之不武吗?”尹福抱起尹玉琅,听到孙逸的评价,霍然抬头,怒视着上位站起身来的孙邦喝道。

“呃……刚才是家主暗中指点?”

“哈,原来如此,我道那废物哪来那般眼力劲,竟是家主暗中教唆。难怪他有此反应,准确的一拳击败尹玉琅。”

“尹玉琅虽然淬血大成,力量强大,但若抓其不备,攻其缺陷,这废物倒也可以应付。”

“家主此举,有欠光明啊。”

孙家众人纷纷恍悟过来,再看向孙逸时,又恢复了以往的厌恶。甚至,连带着看向孙邦的目光,都是多了几分不悦。

孙邦微微一怔,他没想到尹福居然这样猜想。转头看了一眼左右列坐的孙家族人们在看向他时也不免猜忌,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气的是尹福诬蔑,笑的自然是孙逸的反应让他欣喜。

“我有父亲指点,胜之不武,若你们不服,便回去让他父亲来指点他,我与他再战一局就是。”孙逸则是神情坦然,灌了口酒,不咸不淡的嗤笑道。

这种事越描越黑,他都懒得解释。

“你……”

尹福气得脸色铁青,怒视着孙逸,狞恶的目光恨不能生吞活剥了后者。但孙逸丝毫不怯,坦然自若的饮着酒,无视了他的愤怒。

“好!好!孙家主,今日事,尹家记住了。”

尹福只得看向孙邦,冷冷咬牙,随即抱起重伤昏迷的尹玉琅,转身朝着孙家外离去。

临走前,他阴狠的看了孙逸一眼,冷冷笑道:“逸公子等着吧,老朽会将你的话,一字不差的转告大小姐。到时候,希望你还能够如此傲气。”

“随时恭候!”

孙逸不以为然的撇撇嘴,酒葫芦轻扬,做了个告别的手势。

目送尹福背影消失在视野内,沉闷的大堂随后喧嚣起来。

“家主,此举不妥啊!你怎能暗中相助少主,实在有失公允。”有人当即指责起来。

“不错,虽然尹家人可恶,但你如此作为,反倒更让孙家有失体面。”后续不少人附和。

“孙逸也是荒谬,觉醒废物神相,毫无修为却要逞能应战,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有人转移矛头,针对堂中孙逸。

“尹家此番前来讨要婚契,我们便该直接给他们。虽然有些丢脸,但未声张,倒也可以忍受。现在被这废物搅和,尹家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动静,孙家丢人只会更多。”有人冷冷哼道,看向孙逸的目光十分不善。

“老夫提议,将孙逸逐出孙家,以全体面。”

霍然,有族老提出建议,针对之意更甚。

“附议!这般废物,留在孙家都是丢脸,败坏门风,应该逐出。”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留下来都是耻辱,逐出他!”

“逐出废物!”

左右不少人纷纷叫嚷起来,附和着族老提议。

大堂顿时喧嚣,气氛为之深沉,隐含起剑弩拔张。

孙逸未动声色,只是站在中央,神情平静,不起波澜,自顾自的饮着酒。周围嘈杂,仿若未闻。

“放肆!”

孙邦闻言,则是怒目圆睁,手按剑柄,环视左右,冷冷喝道:“孙逸乃我儿,你们若要逐我儿出孙家,那我之体面何处安放?孙家之主连儿子都保不住,孙家又哪还有什么体面?”

“此等胡言,休得再提。谁若再敢放肆,休怪某之剑,斩他头颅。”

四周喧嚣瞬间静谧,那些叫嚣的族老也都是消停下来,面对着暴怒的孙邦,没人再敢放肆。

孙逸闻言,不免叹息。尽管因为前身因果,他承认孙邦这个便宜父亲。但前世终究是法身人物,心高气傲,岂会轻易低人一等?

然则孙邦此番舔犊之情,让他倍觉感动,原本的孤傲终于收敛,打心眼里认可了这一世的父亲。

看着上位处按剑而立的孙邦,孙逸抿嘴一笑,收起酒葫芦,端正姿态,向孙邦信誓旦旦道:“父亲放心,此事由儿引起,便由儿终结。所有因果,儿一力承担,定不叫父亲操心,定不让孙家牵连。”

说完,屈膝跪倒在地,向着孙邦磕了个响头。

一缕回音在堂内盘旋,久久不散。

随即起身,看也没看孙家众人,便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孙家大堂。

饮酒而去,潇洒又孤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