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聚众逼宫/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至深夜,荣城各方势力齐聚孙家。

孙家大堂,四通八达,挤满了人。

孙邦高坐上位,左右矗立着孙家高层人物,对各方势力虎视眈眈,严阵以待。堂内气氛剑弩拔张,争锋相对。

“诸位不辞劳顿,深夜造访,倒是让孙家蓬荜生辉,孙某受宠若惊。”孙邦按剑而坐,环视堂内众人,淡淡开口,打破了僵硬的场面。

大堂下方,是以江明锋为首率领而来的尹家精锐。左右则是围满了荣城各方势力,簇拥着看热闹,并不插言。

听到孙邦意有所指的话,人群阵阵骚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尹家众人彼此对视,随即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江明锋。后者率众而来,必有定夺。

江明锋站在尹家队伍前端,右手后背,左手横于腰前,姿态从容,举止有度,颇有些器宇轩昂的气势。他脸颊含笑,剑眉舒展,温和的样子尽显沉稳气度。

察觉到尹家众人的注视,江明锋则是向前走了一步,现身在满堂群客视野之中。他神情平淡的瞥了孙邦一眼,微微抬头,语气带笑的道:“孙家主对吧?在下江明锋,神城流云宗亲传弟子,此番前来荣城,乃奉师门之命,接引师妹玉岚归宗。”

“嘶!神城来人!”

“流云宗亲传?天呐,此人竟有如此来头!”

“这么说,尹家骄女是拜入了神城流云宗?那可是神城霸主,巨擘级存在,足以左右一方城池兴衰。”

“那边让一位亲传弟子前来接引,尹家骄女在流云宗很受重视啊!”

“啧啧啧,如此看来,孙家这回怕是要遭殃了!”

人群顿时哗然,惊呼阵阵。

孙邦闻言,按剑的手指微微用力,一双剑目都是多了几分锋锐。他高居上位,俯视着江明锋,神情冷淡的道:“流云宗之事,与我孙家何干?”

“孙家主此言差矣!”

江明锋淡然一笑,横于腰前的左手一甩宽袖,背于身后,他则是昂了昂头,目绽神光的迎视着孙邦,道:“在下听闻,孙家主之子,与玉岚师妹订有婚契?玉岚师妹已入师门,便是我流云宗之人。所以,玉岚师妹之事,即是流云宗之事。”

“有话直言!”孙邦按剑的手微微一沉,脸色也都是冷漠下来。

江明锋笑容更浓了几分,笔直的脊背更加挺拔,他眼中锋锐暗藏,坦然一笑:“在下听闻,孙家主之子觉醒的是废物神相,无法修炼,资质平凡中庸。孙家主一代英豪,想来也应明白,龙配凤,方可呈祥。蛇若攀凤,则会贻笑大方。”

哗!

江明锋的话虽然委婉,但明眼人都听得出来,暗藏的讽刺十分尖锐。这番话,针对羞辱之意明眼可见。

尹家这是不要脸皮,要和孙家彻底决裂了啊!

围观者无不唏嘘,却都无人开口,皆都静观其变。

“放肆!”

孙邦勃然大怒,按剑的手指倏然紧握,冷漠的眼神骤然明亮,缕缕锋锐在瞳孔中升腾,丝丝杀意于身周前后缭绕。

“孙家主,何须动怒?在下心地赤诚,虽然逆耳,却是忠言。若孙家主聪明,应当知晓,以令公子资质,平凡一生,未尝不是美事。不可求之事若是执迷不悟,不仅徒劳无功,更也平添危机。”江明锋身姿笔挺,不显畏惧,反倒迎视着孙邦,不无威胁的笑道。

孙邦按剑而坐,紧握剑柄的手指格外用力,掌指青筋凸显,内部元力涌动,似如洪水滔天,在体内汹涌流转,激发阵阵锐气于身周奔腾。

那般趋势,仿若下一刻,就将爆发,拔剑斩天。

大堂外侧,聚宝阁柳茹嫣翘腿侧坐,精致的脸颊带着嫣然笑意,好似闲暇的扫视着堂内变化。

“素来传闻,江明锋性情骄狂,今日得见,果真如此呢。”柳茹嫣纤手托腮,悠悠低笑。

“尹家有江明锋撑腰,背靠流云宗,此番来势汹汹,咄咄逼人,孙家恐怕危矣。”柳茹嫣身旁,黑衣中年贾执事陪坐着。

柳茹嫣没有接茬,遍寻大堂,却是疑惑不已:“孙家所谓废物,是谁人?在哪里呢?”

黑衣中年扫了一遍大堂,摇摇头道:“目前未见踪迹。”

“有意思了,那家伙,不会认怂了吧?”柳茹嫣托腮深思,美眸闪烁起几分异色。

“江公子所言,很有道理啊!”

正在柳茹嫣揣测之际,一道悠然的声音自大堂外远远传来。

人群骚动,群客退让,大堂深处众人即是看到一名白衣少年步履平稳,神态宁静,一边饮酒,一边走来。

“孙逸!”

“孙家废物就是他!”

“还以为他会藏头露尾不敢现身,没想到还是有些骨气。”

大堂众人议论纷纷,场面顿时嘈杂起来。

人群裂开甬道,避让着孙逸走进大堂。路径尹家队伍时,后者灌了口酒,淡然的瞥了尹家众人一眼。特别是队伍前端的尹玉岚,深深地凝视了一眼,随即收回目光,冷冷一笑:“尹家好样的!”

听到孙逸似有讽刺的称赞,尹家不少人皆都有些心虚的撇开了目光,不敢直视孙逸。唯独尹玉岚两眼冰冷,隐含锐利的凝视着孙逸。

当初她分明在酒中下毒,强制灌入孙逸口中。可是,这家伙怎么会没死?还真是贱命难亡呢。

废物就是废物,废得连老天都不想收了你这垃圾!

尹玉岚秀拳紧握,暗暗恨道。

未曾在意尹玉岚的心思,越过尹家队伍,孙逸目光悠悠,掠过四方,最终看向了独立堂中,器宇轩昂的江明锋。

细细端详了一眼,孙逸嘴角勾起,闪过几分冷笑。随即灌了口酒,从怀中取出了婚契,高举在手,向着江明锋示意道:“你们来势汹汹,聚众逼宫,巧言令色,不就是为了这张废纸吗?今夜,我便给你们就是!”

“嘁!”

“废物就是废物!就这么轻易服软了,哈哈,好笑。”

“如此没有气魄的家伙,也妄图匹配尹家骄女,真是痴人说梦,贻笑大方。”

四周顿起哄笑,围观者无不哧讽。

柳茹嫣和黑衣中年见状,也都是暗暗摇头,眸子中藏不住的失望。

然而,就在所有人以为孙逸会乖乖奉上婚契时,却听孙逸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在交出这份婚契之前,有些话,我还是需要当众澄清一下。”

“二十年前,尹家初立,根基不稳,底蕴不足,依附我孙家,仰仗鼻息。十六年前,尹家为捆绑我孙家,将刚刚怀上的当今大小姐尹玉岚与我指腹为婚,写下这张婚契,两家预示联姻。”

“只是,事与愿违,十六年过去,尹家大小姐天资勃发,声名在外,尹家唯恐拖累,千方百计妄图退婚。如此出尔反尔,口蜜腹剑,实乃小人,忘恩负义。”

“更甚至,尹家大小姐,所谓的天之骄女,为了解除婚契,暗生蛇蝎心肠,于我酒中下毒,妄图暗害于我。若非我命不该绝,此刻,恐怕早已成了冢中枯骨。”

“哗!”

“尹玉岚下毒?暗害孙家废物?”

“这……这怎么可能?”

霍然,群客震动,四方惊哗。

这般消息,即便是柳茹嫣和黑衣中年都是睁大了眼睛,下意识的看向了尹家队伍前端的尹玉岚。后者长得曼妙标致,心肠竟然如此狠毒?

不少人都是目光闪烁,隐含质询的看向了尹家方向。尽管有人觉得孙逸可能在垂死挣扎,但多少还是让人惊异。

“竟有此事?”

按剑而坐的孙邦脸色骤变,得知真相的他嗤眼欲裂,恨怒欲狂,忍不住想要拔剑屠灭尹家。

“胡说八道!胡言乱语!孙家废物,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污蔑我家玉岚?”察觉到人群激愤,尹天罡脸色剧变,不顾形象的站出来暴喝道:“孙逸,今日尹家退婚,虽有不对,却也实属无奈。而你这样造作污蔑玉岚,才是其心歹毒,恶如蛇蝎。”

“孙逸是吧?不要妄言,负隅挣扎,都是没用的。你跟玉岚师妹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此生不会有交集。你如此执迷不悟,害人误己,又何必?”

江明锋笑容消失,神情变得冷淡,凝视着孙逸,以告诫的口吻讲道:“归还婚契吧,从此做个富家翁,世家子,安度一生,才是你的宿命。”

“你脸真大,说出这些话,不知道你哪来的优越感?”

孙逸瞥了江明锋一眼,嗤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懒得搭理江明锋,转身看向了尹家队伍前列站着的尹玉岚,淡然道:“尹玉岚,退婚之意,你早已预谋。今日,我便应允你,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当着大家的面,打败我,我便双手奉还这份婚契,从此你我互不相干,恩怨勾销。”

“什么?”

“孙家废物在说什么?他居然要挑战尹玉岚?”

“是不是我耳朵出毛病了,听错了吧?一介废物,竟然要挑战尹家骄女?”

人群哗然,群客震动,许多人都是膛目结舌,被孙逸惊呆了眼。

“有趣!有趣了!”

柳茹嫣美眸一闪,不由坐正了身姿,眉宇间流露出几分异色,目不转睛的盯着孙逸。

“这小子是自取其辱,还是在扮猪吃老虎?”柳茹嫣身边,黑衣中年贾执事摩挲着下巴,也是来了几分兴致。

“逸儿,你……”孙邦则是吓了一跳,按剑的手指下意识更紧了些。

孙逸浑没在意众人议论,而是目光灼灼,坚定不移的凝视着尹玉岚,朗声喝道:“尹玉岚,敢战不敢战?”

喝声传开,四周沉寂,喧嚣的人群霍然消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