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凭你也配/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沉寂,倍感震动,皆都齐刷刷的盯紧场中,目不转睛的看着孙逸。

他们无法想象,一介废物,到底哪来的底气,敢这样当众挑战尹家天之骄女,而且是被神城宗门钦点看重的人物。

难道,他不清楚彼此差距?又或者,是被退婚的怒火冲昏了头脑?

许多人怀疑,可看着孙逸坚定不移的目光,以及那决然沉稳的气势时,那种怀疑又情不自禁的淡化了几分。

以至于,满场鸦雀无声,噤若寒蝉。

“哈哈哈哈,好笑!真是好笑!一介废物,竟敢如此骄狂,倒是出人意料。”众人沉寂时,尹天罡则是鼓掌大笑起来,随即扭头看向尹玉岚道:“玉岚,既然这废物如此不识抬举,那么你便展现下风采,也好让他看清,你们之间的差距,不是他可以臆测妄想的。”

反正都已经撕破了脸皮,那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对方既然寻死,那就成全他就是。

“孙公子执意如此,不听劝诫,玉岚师妹,那你便成全他,如他之意。希望他能看清现实,知难而退。”江明锋也是颌首,扭头看向尹玉岚,沉声示意。

尹玉岚闻言,深吸口气,冰冷的脸色愈发冷漠。在众人瞩目下,她走出了尹家队伍,手挽红绫,目光冰冷地盯着孙逸,冷冷道:“原本我是没想过这样的,但是,你偏偏执迷不悟,自寻死路,让我被逼无奈。”

“既然你不识抬举,痴心妄想,看不清现实,那就让我来帮你清醒清醒,让你看看你的执迷有多可笑。”

话刚说完,尹玉岚长裙攒动,一股恢弘气息骤然自体内释放,呼啸着席卷四方,盖满整个大堂。

紧接着她眉心发光,好似一轮烈日要从眉心挣脱出来。光芒炽烈,色泽深橙,如瀑倾泻而出,压迫得空气都是噗噗爆鸣。

“哗啦!”

似水涟漪,光芒跌宕,橘橙色的光猛然撕裂,一株尺高的橙色光花浮映而出。花如玫瑰,又似河莲,花开九瓣,绽放瑞霞,光彩夺目。

光花绽放,升入尹玉岚头顶半空,降下千丝万缕的瑞霞,笼罩尹玉岚,衬托得身姿曼妙,本就婀娜的她宛如临尘仙子,精美绝伦。

“四星橙色神相,一株神花。”

“传闻不假,尹玉岚真的觉醒的四星橙色神相。”

“这就是四星橙色神相吗?荣城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真美!”

四周人群哗然,失声惊呼,许多人震撼欲绝,目光灼灼的盯着那株花朵,忍不住沉沦痴迷。

尹玉岚头顶神相,两手挽红菱,冰冷的脸颊浮现倨傲之色,微昂着头,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孙逸,冷冷道:“看到了吗?我觉醒了四星橙色神相,荣城从未有过,可载入史册。而你呢?觉醒废物神相,资质平凡中庸。试问,你拿什么和我比?”

说着,尹玉岚跨前一步,浑身气息倏然一凝,宛如奔腾的河流,汇聚周身,随着跨出朝着孙逸汹涌而去。

“噗噗噗!”

空气爆裂,虚空气浪滚滚,掀得四周人群的衣袍发丝狂乱飞舞。

孙逸首当其冲,衣袍猎猎,宽袖鼓胀,似乎都要被吹散掉一样。

“砰!”

一步跨出,踏落地面,一声沉闷轰响,自尹玉岚脚下传开。随即,一股劲气四射,骤然迸溅,带起一块块碎石砂砾席卷四方。

脚掌稳稳踏落,原地一个数寸深的脚印深深可见,脚印四周,龟纹密布,散开了足足一尺有余,宛如蛛网。

“力道迸射,劲气外放,这是造气境的体现!”

“嘶,尹玉岚真的晋入了造气境。”

“她才多少岁啊?十六岁似乎未满吧?就已经晋入造气境,未来前途不可揣度啊!”

“如此资质,我们荣城,百年罕见。”

人群惊哗,再次被尹玉岚的表现震得目瞪口呆,神魂发溃。

四周纷纷议论,尹玉岚神情更傲,宛如一只冲霄凤凰,以俯居万物众生的姿态蔑视着孙逸,冷冷道:“看见了吗?这种力量你能拥有吗?淬血造气,力能崩石,拳可碎碑,你,做得到吗?”

“我乃天之骄女,未来注定会翱翔九天。而你,一介废物,资质平凡,终其一生也未必达到这种地步,未来注定中庸卑贱,泯然如尘。试问,凭你,也配娶我?”

高傲的话语,在大堂四周盘旋徘徊,回荡不散。

许多人闻言,心神震动,即便事不关己,却也都是情不自禁的垂下了目光,有些自惭形愧。此刻的尹玉岚宛如临尘仙子,降世神女,圣洁高贵,众人都是不敢抬头看上一眼,只觉那会是一种亵渎。

“如此骄女,不可一世,注定非凡。孙家废物痴心妄想,纠缠不放,真是可恶呢!”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孙家废物真是贪婪!”

“仗着家世优厚,以废物之资和天之骄女缔结婚契,如此行径,孙家真是无耻之尤啊!”

人群愤懑,许多人再看向孙家众人时,目光都是带着鄙夷,充满不屑。

这般变故,让得孙家上下震动,不少高层人物脸色剧变,浮现阴霾。更甚至看向孙逸时,都是暗生出些许杀意。

若非顾忌孙邦,他们怕都是恨不能杀了孙逸,以正颜面。

孙邦坐在上位,按剑的手青筋凸显,狰狞可怖。他盯着堂中尹玉岚,目光闪烁锋锐,暗藏着戾气。只是,犹豫再三,终是未曾出手。

以大欺小,仗势欺人,他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逸儿,苦了你了!

孙邦心头暗叹,按剑的手指徐徐松开,随即准备抬起,制止尹玉岚,宣布退婚。

却在此时,一道冷笑的声音自堂中响起。

“你说完了吗?”

面对着尹玉岚的气息压迫,孙逸身姿笔挺,不见佝偻,清秀的五官更是从容,不显惊悸慌乱。甚至,顶着恢弘压力,他还举止有度的灌了口酒,姿态肆意,似乎未受到丝毫影响。

“你……”

尹玉岚俏脸微凝,浮现讶异。孙逸的表现,有些出乎意外。以她的气势压迫,若是刻意针对,足以让普通人直接跪地,即便成年壮汉都要腿脚颤栗,难以保持镇定。

然而,孙逸却不受影响。

“你什么你?别废话了!动手吧!”

孙逸姿态从容,仰头灌了口酒,打断了尹玉岚的话,淡然道。

“你在找死!”尹玉岚俏脸一变,只觉有种被轻视羞辱的懊恼,脸上怒色外显,眸生煞气。

“那就请赐我一死!”孙逸好似闲暇的灌了口酒,然后一手前伸,做了个请的手势,从容一笑。

“动手吧!玉岚师妹,你尽管出手,不必有所顾忌。”

江明锋在后提醒,语气冷漠,不复最初温和。

“唰!”

随着江明锋话音刚落,尹玉岚即是身影一晃,神相膨胀,光华爆开,绚烂夺目的光芒刺得许多人睁不开眼睛。

光华散得快,收得也快,只是刹那,光华内敛,众人视野恢复。只是,再抬头时,尹玉岚已是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离弦之箭,射向了孙逸身前。

劲风呼啸,残影连连,争端一触即发。

尹玉岚动手,宛如一道风掠过,逼近孙逸面前。素手轻抬,手挽红绫,带着磅礴劲气的手掌决然沉稳的印向了孙逸胸膛。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众人齐刷刷看向孙逸,期待着后者的应对。然而,目光锁定,却是看到孙逸毫无反应,站在原地,好似未曾察觉一样。

几乎眨眼睛,尹玉岚的手掌即是印进了胸口,也不见孙逸躲闪分毫。

“废物就是废物,连反应都来不及。”

“真是好笑,如此垃圾的废物,反应都来不及的东西,居然也敢口出狂言,挑战人家,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他这分明是取死之道!”

四周人群纷纷摇头,颇感失望的叹息起来。

“孙逸,你个废物,去死吧!”

尹玉岚稳住身影,素手用力,狠狠地印进了孙逸胸膛。肉掌触及衣袍,按实下去,她狞笑起来,脸现得意,掩饰不住的解恨之色。

江明锋微微颌首,胸膛微微挺拔,脸上的冷漠消失,再现最初的温和笑容。

“那家伙,不会这么渣吧?”聚宝阁的黑衣中年和柳茹嫣却是对视一眼,彼此皆有疑惑,似乎在期待什么。

“轰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孙逸必死无疑时,骤然一声轰鸣,自孙逸体内爆开。随即众人目瞪口呆,震骇看到,孙逸单薄瘦弱的身躯猛地膨胀起来,个头生生拔高一尺,浑身肌肉膨胀,筋膜血肉鼓胀,好似瞬间化作了一头暴熊。

尹玉岚奋力印进孙逸胸膛的一掌好似打在山岩之上,发出沉闷的轰鸣声,仅仅只是震得孙逸身躯一震,脚步都未曾后退半步。

反倒被孙逸体内反馈而回的劲力震得手掌发麻,掌指剧痛,忍不住的轻嘶了口气。

“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变故引得满堂震骇,无数人惊震欲绝,不可思议的看着变化巨大的孙逸。

“滚!”

然而,孙逸根本没有给众人反应的时间,甚至没有半点犹豫,施展开《强身诀》的他高举双拳,悍然无畏的朝着尹玉岚双肩狠狠锤落。

【作者题外话】:请推荐、收藏、评论、打赏、分享、转发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