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以罪定夺/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

臂膀舞动,肌肉鼓胀,血气沸腾,带起滚滚劲风,震得空气噗噗爆鸣。两条手臂好似撼天锤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捶在了尹玉岚的肩头。

速度之快,更甚尹玉岚先前,内蕴的力道也是磅礴雄浑,好似一座山岳轰然崩塌一样,那种气势让许多人呼吸一滞,脸色剧变。

“咔嚓!”

尹玉岚都是没有反应过来,精神错愕时,肩头剧痛,磅礴巨力涌入,双肩骨骼骤然崩裂,两臂瘫软下来。

更甚至,尹玉岚周身外放的气势都被两拳打散,头顶浮现的神相都是咔嚓碎裂,化作无尽光芒轰然爆开。

“啊!”

一声惨叫,下意识发出,尹玉岚娇躯剧震,咳血倒飞了出去。眉心肌肤裂开,滴滴猩红如火焰的血液顺着鼻梁流淌,沾染满脸。

嘭的一声,倒砸进尹家队伍前的地面,狼狈的翻滚了四五圈,滚进了尹天罡脚前,才止住趋势。

“玉岚!”

尹天罡嗤眼欲裂,嘶声叫喊,急忙搀扶起尹玉岚。后者双肩粉碎,骨断筋折,体内气血跌宕,也是受到了极大反噬。

最严重的,是神相崩碎,反噬了神魂,导致她识海紊乱,眉心开裂,颅内精血都是顺着淌落下来。

这般伤势,堪称惨烈。

“怎么可能?”

霍然,四周惊震,呼声四起。

“孙家废物居然强势重伤尹家天之骄女?这是怎么回事?”

“孙家废物哪来的如此生猛的实力?”

“刚才那一拳,好狂暴,好猛烈!我感觉好似一座山倒塌下来一样,足以碾死普通的造气境人物了吧?”

人群哗然,纷纷惊呼,再看待孙逸的目光都是变得惊悸了许多。

这还是名扬荣城的孙家废物吗?

许多人傻眼了,神情呆滞,陷入迷惘中。

江明锋也是倍受震动,脸上刚刚复苏的温和笑容死死地僵滞下来,半晌没有醒转。

即便是荣城第一高手,见多识广的孙邦都是瞪大了眸子,目瞪口呆,被孙逸的表现惊住了心神。

柳茹嫣和黑衣中年对视一眼,则是松了口气,嘴角微微勾起,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果然!

每个人都有际遇,孙家废物,似乎际遇非凡。

“孙家废物,你好狠的心!竟然不顾情面,重伤玉岚,竖子小儿,你不是人!”尹天罡抱着重伤咳血,神情萎靡的尹玉岚,嘶声怒吼,恨杀欲狂。

四周人群哗然,下意识咽了口唾沫,纷纷惊悸的看向孙逸。

大堂中间,重伤击飞尹玉岚的孙逸徐徐收拳,沸腾的血气恢复平静,膨胀的身材恢复单薄,只是破裂的上衣成了褴褛。

听闻尹天罡的怒吼,孙逸仰头灌了口酒,随即擦了擦嘴角,漫不经心的淡然道:“先前她表现得那般强势,不可一世,宛如临尘仙子。我本以为她很强,所以竭力施为,与之一战。谁知道,如此不堪,好似花瓶,脆不可击。”

不堪?

花瓶?

人群咋舌,错愕惊震。觉醒四星橙色神相,突破造气境界,被神城宗门重视,不可一世的尹家骄女居然被称之为花瓶。

许多人觉得好笑,可仔细回想,先前尹玉岚外放神相,花开九朵,不可一世的样子绚烂夺目。结果被一拳轰飞,打成重伤,不堪一击。

似乎,跟花瓶没什么区别。

“杂碎,我杀了你!”

尹天罡神情剧变,怒火中烧,再也不受控制,一声暴吼,反身扑出,姿态迅猛的朝着孙逸杀去。

掌指发光,眉心炽烈,掀起滚滚风暴,盖满大堂,浑厚磅礴的气息将四周桌椅板凳碾得爆碎,木屑纷飞四溅。

“放肆!”

孙邦早已醒转,看到尹天罡动作,暴喝而起,大堂风雷大作,雷鸣四起,无数人震耳欲聋,身躯摇晃,站立不稳。

尹天罡首当其冲,刚刚扑出的身影直接踉跄飞退,被掀翻了出去,无法站稳脚跟。

“这里是孙家,孙某之地,谁敢放肆?”孙邦按剑而立,站在上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尹家队伍,冷冷喝道。

尹天罡接连暴退,撞翻身后大批尹家族人,这才卸掉一身劲气,脸色苍白的站稳脚跟。听到孙邦的喝声,一张脸极尽扭曲。

“明锋公子,孙家仗势欺人,痛下毒手,重伤玉岚,如此不仁不义,还请为尹家做主,为玉岚讨个公道啊!”

知晓不是孙邦敌手,尹天罡转头看向江明锋,嘶声恳求。

人群沉寂,喧哗消弭,皆都将目光投向了江明锋。

尹家携势而来,聚众逼宫,想要碾压孙家,震慑各家,彰显尹家声势。谁知结局出人意料,不可一世的尹玉岚一招惨败,被孙家废物反伤。

尹玉岚被流云宗收为弟子,极尽重视,现在落得如此结局,不知流云宗会如何作为?江明锋会怎样处置?

众人瞩目,江明锋站在原地,右手后背,左手横于腰前,身姿笔直挺拔,颇有些器宇轩昂的气度。但是,脸上僵滞的笑容却是颇多诡异,不似最初温和,反倒隐现凶狞。

听闻尹天罡的恳求,江明锋后背的右手微微握拢,脸色几度变幻,最终冷漠下来。他微微抬头,迎视着上位按剑而立的孙邦,沉声道:“孙家主的行为,着实有些过分了!”

“过分?”孙邦冷然一笑,“若非我儿有些能耐,今日,过分的怕就是你们了!”

“放肆!孙邦,你岂敢以这样的口吻跟明锋公子说话?”尹天罡跳脚怒斥。

孙邦按剑而立,身姿巍峨,沉稳从容的瞥了尹天罡一眼,淡淡嗤笑:“孙某可学不来尹家主的卑躬屈膝。”

“孙邦,你……”尹天罡攥拳暴怒,恨杀欲狂。

“够了!”

江明锋终于显露情绪,脸色深沉,沉喝一声:“孙家主,令公子出手歹毒,重伤我流云宗弟子,今日,需要他做个交代。”

“什么交代?”孙邦按剑的手指微微用力。

“带回流云宗,由宗门审判,以罪定夺!”江明锋淡然道。

“以罪定夺?好大的口气,我儿何来有罪?”孙邦眉头挑起,按剑的手指微微发白,手背青筋逐渐凸显。

“伤我流云宗弟子,就是大罪!”

江明锋一甩宽袖,神情冷然的迎视着孙邦,傲然喝道:“历伯,带走!”

老者闻言,犹豫了下,但最终还是没有反驳。

不过,就在老者准备动身时,孙邦衣袍攒动,腰间长剑轻鸣,只听铮的一声,剑锋出鞘半寸,大堂瞬间剑气肆虐,锋锐弥漫。

“嗤嗤嗤嗤!”

撕裂声四面骤起,桌椅板凳纷纷碎裂,大堂石地留下裂痕,许多人衣袍碎开,长发断裂。众人只觉如陷风暴,风雨飘摇,下一刹那就要倾覆,被剑气风暴径直吞没,绞成粉碎。

“嘶!”

不少人倒吸冷气,惊恐欲绝,神色震动的看向孙邦。

“这就是荣城第一高手的威势?仅仅只是气势,就凌压群雄。”

老者脚步一滞,眉头紧锁,原本正欲勃发的杀意被生生熄灭。他垂头看了一眼胸口突然裂开的一道细小口子,紧握的拳头徐徐松开,刚迈出的步伐重又缩了回去。

他不是对手!

察觉到老者的动作,江明锋脸色微凝,冷漠的目光闪过几分阴鸷。

“孙家主,你可要想好,要与我流云宗对抗吗?”江明锋甩手后背,目光深沉的盯着孙邦问道。

“孙家府邸,谁敢放肆?”

孙邦按剑而立,环视四周,从容喝问。

喝声出,满堂压抑,群情死寂。

“好!好!好!”

江明锋脸色骤冷,后背的双手握拢,随即目光郑重的看着老者江历,冷冷道:“孙家主,今日事,在下会如实告知宗门。只希望,你能一直如此。”

说完,宽袖一甩,铁青着脸转身,欲要率众而去。

“且慢!”

却在此时,一道轻喝传出,引发众人瞩目。

寻音望去,只见孙逸灌了口酒,擦着嘴角走上前来。伸手入怀,取出婚契,满脸讽刺的打量了一眼,然后随手一抛,漫不经心的扔在了尹家队伍面前的地上。

“拿去吧!”

轻描淡写的三个字,看似分毫无力,却如狂风骤雨般的一巴掌,狠狠地抽在尹家众人脸上。

一时间,尹家众人嗤眼欲裂,怒目猩红,只觉脸腮火辣辣的疼。

重伤的尹玉岚躺在尹天罡怀中,听到孙逸的话,直接喷出大口鲜血,一张精致脸蛋猛地雪白,紧接着两眼一翻,怒气攻心昏厥了过去。

围观的众人皆都咽了口唾沫,怔怔的看着大堂正央,傲然而立,独自饮酒的单薄身影。

这一刻,众人似才恍悟,那道身影渐渐拔高,瘦弱不在,被雄伟壮硕所取代。

“孙逸,你在逼我杀你吗?”江明锋再难沉稳,双拳紧攥,凝视着孙逸喝道。

“说得好像我不这么做,你便不会斤斤计较一样。”孙逸不以为意的灌了口酒,洒然一笑。

“你放肆!”江明锋两眼怒睁,忽然跨步冲出,抬起手掌,狠狠地印向了孙逸胸口。

这般变故,太过突兀,出乎意料,引发众多惊呼。谁都没有想到,流云宗亲传弟子,居然会如此躁动,不顾孙邦威势,明目张胆的袭杀孙逸。

“逸儿!”

孙邦嗤眼欲裂,即便身为荣城第一高手,凌压群雄,但在江明锋近距离袭杀下,也是应对不及,无法及时救援。

不过,就在江明锋的手掌即将轰在胸口时,孙逸眼前一花,嗅到一阵香风袭来,随即便是看到,足以重伤自己的一掌,被人抵挡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