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穷尽一身力,此生不负卿/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幕深沉,晚风凄冷。

孙逸却无睡意,独自一个人仰躺在别苑躺椅上,独自饮酒乐,眺望夜空,怅然若失。

曾为绝世强者,威震天下万族,凌驾众生上。重生一世,再次始于微末,起于蝼蚁,这种心理落差,非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彻底放下的。

酒入愁肠,幽幽冰凉,倦怠睡意愈发远去。

“咯吱!”

院门突然被轻轻推开,引起了孙逸注意。双耳微动,不用回头,他却已是知晓来者是谁。

“这么晚了,还未睡呢?”孙逸灌了口酒,接着轻笑。

“逸哥哥,你不也没睡吗?”清脆的嘟囔声由远渐近,轻悄的脚步声也是陆续靠拢。昏暗的月光下,依稀可以看到一道娇俏的身姿,带着几分怯怯,谨慎走来。

来者正是绿萝!

“我睡不着呢。”孙逸怅然一叹,说不出喜怒哀乐。

绿萝怯怯靠近,察觉到孙逸的惆怅,她小心翼翼的问道:“逸哥哥,要不……绿萝帮你按摩吧?”

“好啊,那我可得好好享受下。”孙逸抬头看了绿萝一眼,哈哈一笑。

绿萝被笑得俏脸酡红,怯怯地缩了缩脖子,但犹豫了下,还是鼓足勇气,屏住呼吸,伸出了修长纤细的手指,为孙逸按捏肩头,舒缓疲劳。

一时沉静,孙逸安静地闭上了眼睛,放下了酒葫芦,默默地享受着。

绿萝初始有些紧张,力道拿捏不够,但随着周围渐渐安静,孙逸不曾挣扎,也未出声,她慢慢地轻松下来,肢体不再紧绷,拿捏的力度逐渐把控。

心绪平静,绿萝胆子也是渐渐大了些,偷偷地瞥了孙逸一眼,迟疑了下,还是开口问道:“逸哥哥,绿萝听说,今天你可是大展神威,好生厉害呢。”

“嘿嘿,绿萝的消息挺灵通的嘛。”孙逸闭着眼睛,安静地仰躺着,任由绿萝按捏。听闻绿萝的话,他未曾睁眼,只是笑道。

绿萝俏脸酡红,微垂着臻首,吐气如兰,道:“不是呢,是今晚动静好大,府内所有人都知晓了呢。事后那些家丁都在私下议论,绿萝路过,就听到他们全在讨论逸哥哥。”

“他们都是怎么说我的啊?”孙逸笑着询问。

“他们都说逸哥哥为人谦逊,朴实低调,本是绝代天骄,却不露菱角,惊世之资不为外人道。即便被人误会,也能坦然面对,不骄不躁。”绿萝俏生生地,如实的描述着那些传闻。

“还有人说,逸哥哥乃是成大事者,性格坚韧,意志顽强,内敛锋芒,乃是绝世人物的心胸。不出意外,未来登临绝巅,席卷长空,指日可待呢。”

“他们还说,逸哥哥乃是云中真龙,注定要翱翔九霄。如今潜龙出渊,崭露头角,气势冲云霄,未来无人可挡呢。”

“还有还有,他们说逸哥哥器宇轩昂,名扬边荒,风采绝世,未来会成为万千女子的梦中情人,无数后起之秀学习的榜样呢。”

绿萝越说越激动,最后更是手舞足蹈起来。那般模样,好像说的是她一样。

孙逸感受到绿萝的欢喜,不禁睁开了眼睛,坐直起身,扭头看向了欢呼雀跃的绿萝。那精致娇俏的脸颊,满是激动的红晕,脸腮酡红,如红花般醉人。

真是个可爱的傻丫头!

孙逸不禁好笑,情不自禁的伸手刮了刮绿萝的琼鼻。

“呀!”

绿萝猝不及防,宛如受惊的小鹿,一声尖叫,下意识的抽身退开,怯怯惊惶。同时,羞臊浮满心头,酡红迅速爬满脸颊,漫向颈脖。

“逸哥哥,你……你想干嘛呀……”绿萝拘谨的退开站着,两手怯怯地纠缠在身前,臻首微垂,有些惊惧的盯着孙逸,一双清澈的眸子,隐现慌乱。

“傻丫头,你怕什么呢?难道逸哥哥是老虎,会吃了你啊?”察觉到绿萝的胆怯畏惧,孙逸不由苦笑。

“逸哥哥,绿萝……绿萝还小,你……你可不可以再等些时候啊……”绿萝怯怯垂头,缩着脖子,满是羞臊的吞吐言辞。

从小到大,她常听府内的老婆子们嚼舌根,说似她们这样的贴房丫鬟,未来都会沦为少爷公子的禁脔。如果运气好,或可为妾为婢。

孙逸先前刮鼻尖的刹那,绿萝误以为前者动情,会突然临幸她,所以受惊而退。

“你想哪儿去啦?傻丫头!”孙逸两世为人,哪会听不懂绿萝的意思,顿时哭笑不得。

“逸哥哥,绿萝……绿萝才十四岁。”绿萝以为孙逸生气了,吓得瑟瑟发抖,语气都带着哭腔了。

真是越描越黑……

孙逸苦笑摇头,灌了口酒,擦了擦嘴角,随即解释道:“傻丫头,逸哥哥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你是逸哥哥的好妹妹,哥哥不会欺负妹妹的。”

“真的吗?那……那逸哥哥先前……先前刮绿萝鼻尖……绿萝那日看到,府内铭少爷也是刮了翠环姐姐的鼻尖,然后就……就……”绿萝瑟瑟质询。

真是个单纯的丫头!

孙逸无奈探手,只觉头疼,沉思了下,最终转移话题,询问绿萝:“丫头,逸哥哥问你,你想不想修炼?”

“啊?修炼什么?”绿萝一怔,有些反应不及。

“就是修炼秘诀,以后也可以成为绝世高手,登临绝巅,威震天下。”孙逸笑着解释。

“绿萝……绿萝只是丫鬟,未经家主允许,是不可以修炼的。”绿萝摇摇头,一脸惶恐的回道。

“傻丫头,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了吗?你不是丫鬟,而是我孙逸的妹妹,你怎么不听呢?”孙逸不由无奈,绿萝心性单纯,自幼为奴,所以潜意识始终难以更改。

“可是……可是……”绿萝紧抿着唇齿,怯怯地解释,可是吞吐半晌,也不知道该怎么来说。

“好了,不用可是了,绿萝,我是少家主,这孙家,我说的话就是家主说的话。今晚,我教你修炼,你便修炼。”孙逸甩手挥袖,阻止了绿萝的解释,霸气决断。

“噢……”

绿萝怯怯地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看了孙逸一眼,发现后者不似作假,满脸严肃的样子,顿时不敢反对,只得弱弱地应下。

“这才乖嘛!”

孙逸松了口气,转怒为喜,随即他教导了绿萝《引灵诀》的基础修炼法门,并郑重叮嘱,这段法诀未经允许,绝对不可以对外传扬。

绿萝对孙逸无比信服,毫不犹豫的急忙点头,俏丽的脸颊满是认真严肃,紧攥着小拳头,满眼坚定的向孙逸保证。

孙逸满意的笑了,灌了口酒,指点着绿萝完成了基础法门的周天运转,便挥手屏退绿萝,示意下去后好生修炼。

绿萝走了,姿态轻盈,雀跃不已。走时依依不舍,对孙逸隐含眷恋。

无疑,孙逸授功,更拉近了彼此关系,让绿萝彻底归附。

夜色静谧,风声清凉,孙逸仰躺院内躺椅上,对月独饮,再陷安宁。

……

孙家府邸,主阁别苑。

孙邦居住在此,房间内灯火通明,烛影摇曳,在夜幕中隐含萧瑟。

房间内,孙邦一身长衫,剑未离手,依旧挂在腰间。右手按剑,身姿伟岸的站在窗前。

窗畔壁墙上,挂着一幅长三尺,宽一尺的白面书画。画上描摹着一位栩栩如生,姿态翩跹,隐约灵动的貌美女子。

画像以彩墨描摹,画中女子穿着雪纹锁边的素白长裙,身姿曼妙婀娜,肢体纤细,一张鹅蛋脸精致白皙,黛眉弯弯如柳叶,点缀凤眼上,精致绝伦。

一头长发轻盘,发尾垂腰间,如黑色瀑布,柔顺悠长,衬托得女子素净圣洁。搭配着白底背景,宛如临尘仙子,降世神女,行走茫茫雪域间。

孙邦凝望着画中女子,原本锋锐的目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满是柔情宠溺。

“霜儿,咱们的逸儿,长大了呢。洒然从容,云淡风轻,像你呢。”

孙邦满脸柔情,左手摩挲着画中女子脸颊,双目迷醉的呢喃自语:“霜儿,你别急,等着我,我会来救你。哪怕穷尽一身力,此生必不负你。”

夜幕深沉,柔情似水,缠绵依依。

“哼!”

突然,孙邦柔情满溢的脸颊浮现痛苦之色,按剑的手指猛地一紧,遏制不住的发出一声痛哼。

“噗!”

一口鲜血骤然喷出,溅满壁画,猩红的血液如雨,将白面书画染成猩红。画中女子沐血而立,圣洁不复。

“啊!”

紧接着,孙邦咬牙切齿,发出痛不欲生的低沉嘶吼。昂藏身躯骤然踉跄,跌撞着滚倒在床。原本威严英武的面孔突然浮现出浓郁黑雾,丝丝雾气汇于眉心,形成了一颗骷髅头印记。

痛苦更甚,孙邦双手抱头,痛不欲生。

荣城第一高手,名动边荒的霹雳剑,神城宗门高手都要忌惮的人物,竟会如此痛苦不堪。若是传扬,必定惊震四方。

能够让一位聚神四重境的一流强者如此痛苦,可想那苦痛有多恐怖。

夜幕如水,盖压一切,这里的所有皆不为外人知。

孙邦压抑着嘶吼,裹入被褥中,将一切悉数埋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