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深夜暗袭/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荣城,尹家。

“轰!”

后院别苑,江明锋一拳砸在石桌上,大地剧震,石桌塌陷崩碎,碎石残粉溅落遍地。

“可恶!小小荣城,竟让我如此灰头土脸,简直可恶!可恶至极!”江明锋脸色铁青,攥拳痛恨,阴沉的面目早已不复最初的温和超然。

他趾高气昂而来,带着几分优越超然之势,自诩为一切顺利,荣城世人会视他为神,将他捧在手中,高高恭维。

谁知道,现实如此残酷,孙家对他召唤置之不顾,名扬边荒的孙家废物更是打他的脸,所谓的荣城第一高手更是全然不将他放在眼中,视他如蝼蚁。

这种差距,如此悬殊的待遇,让得本性桀骜,素来轻狂的江明锋怎能忍受?

“区区孙家,竟也敢得罪我流云宗?真是吃了龙心虎胆!”江明锋攥拳暗恨,咬牙切齿,满脸阴沉的冷哼道:“这个仇,我江明锋记下了,不日之后,必要血洗孙家,以平这口恶气。”

“明锋公子,你可要为我尹家做主啊!孙家仗势欺人,恃强凌弱,这次百般算计,不仅落了流云宗体面,更还重伤玉岚,对我尹家竭尽羞辱。此仇此恨,不共戴天,还请公子为尹家讨个公道。”尹天罡在旁悲痛欲绝,诚挚恳切。

若论对孙家的恨意,尹天罡比之江明锋只强不弱,甚至数倍更多。

尹家初立,依附孙家,仰仗鼻息崛起,尹天罡一直憋了口恶气。直到尹玉岚觉醒四星橙色神相,展露卓绝天资,引起神城流云宗注意,他就等待着机会,扬眉吐气。

所以,借口悔婚,引流云宗的威势践踏孙家,从而体现尹家非凡的声势,缔造荣城霸主的根基。

谁知道,孙逸那个废物居然一改前非,一朝崛起,当众强势镇压了声名在外的尹玉岚,狠狠地打压了尹家的嚣张气焰。

而让人更没想到的是孙邦的强势,这位荣城第一高手居然直接拔剑,连神城流云宗的高手都直接争锋相对,并且压制了下来,逼得流云宗高手落荒而逃。

如此风采,尹家完全低估,从而错估形势,未讨得好处,反倒颜面尽失,丢人至极。

此刻回想,尹天罡如何不怒?

“尹家主放心,此仇此恨,流云宗必报!”

听到尹天罡的恳求,与自己同仇敌忾的态度,江明锋十分受用,不曾推拒,颌首应承下来。只是,态度不似最初热切,已是多了几分疏远,连得称呼都是从伯父变成了家主。

说完,江明锋转头看向旁边坐着的老者道:“历伯,孙家之主的修为到底如何?如果偷袭暗算的话,你有没有把握袭杀掉他?只要搞定他,孙家就是一滩烂泥,杀之如除草芥。”

孙家之所以稳固望族之列,主要底气源自孙邦这位荣城第一高手。若是孙邦倒下,江明锋自信,荣城其他各家势力很乐意分享孙家的果实。

墙倒众人推的道理,江明锋深有了解。

老者闻言,眉头微皱,陷入深思中。片刻后,他轻抚了抚长须,嗓音沙哑道:“孙邦此人,气势凌厉,攻击强大,应该觉醒了与剑有关的武道神相,品级应该也不低。所以,在气势拼比上,老夫远远不及。”

“不过,据老夫观察,孙邦修为未必雄浑,与老夫大致伯仲间。若是趁其不备,暗中突袭,大致有七八成把握。”

“好!”

听到历伯的回答,江明锋鼓掌大笑,狞恶的脸色浮现起欣慰之色。他咬牙看了一眼孙家方向,随即冷冷道:“孙家今夜得势,肯定很得意吧?这种时候,最是容易心情松懈。若是历伯去而复返,潜入孙家偷袭,成功的几率肯定会更大。”

“妙计!明锋公子所言有理!”尹天罡在旁第一时间拍手附和:“孙邦此人性行情桀骜,强势自负。今日占据声势,必定不防我们报复。所以趁机袭杀,几率不小。”

老者思索了下,颌首应道:“那老夫今夜便走上一遭,试试看。若有机会,必不错过。”

“历老,临走前,不妨研习下这部妙法,指不定对您老此行会有帮助。”尹天罡见状,面色大喜,当即起身,取出那部争购而来的《重力诀》,交付给老者。

“妙法?”

江明锋和老者对视一眼,皆都很是疑惑,什么样的妙法可以让一位聚神强者获益?

区区边荒小城世家,能有如此妙法?

江明锋嗤之以鼻,老者也是不屑一顾,只当是尹天罡的刻意恭维。所以,老者只是瞥了一眼,便要随手推诿。

“这是从聚宝阁购置而来的妙法,据聚宝阁所述,习得这部妙法,可同阶无敌。”尹天罡似乎猜测得到江明锋他们不会轻易相信,定然不会重视,所以取出来时也是急忙解释道。

“噢?还有如此妙法?”

聚宝阁的来历,别人不知道,江明锋他们却是清楚,那是神城柳氏圣族创办的交易商会,主要用以各地敛财。

因此,聚宝阁鉴定确认价值的东西,江明锋和老者都多了几分重视。

江明锋和老者皆都凑过头来翻阅,认真研读了《重力诀》,结束后,老者直接倒吸了口冷气,满脸震撼之色。

“此法精妙绝伦,绝非妄言!若是习练圆满,同阶无敌不在话下,甚至可越级而战。”老者失声惊呼,急忙抓紧《重力诀》爱不释手。

江明锋在旁也是膛目结舌,遏制不住的惊喜,失声呢喃:“世上竟有如此妙法?这种秘诀,神城都是不可多得啊。”

看到江明锋和老者失色,尹天罡松了口气,面上隐现得意。随即收敛,俯首恭维道:“这是数日前突然流传出来的,小女玉岚得知,便力劝在下抛却尹家底蕴,竭尽全力换购而来,以做拜礼献给流云宗。”

“只是小女一片赤诚之心,还未来得及袒露,便被孙家重伤昏厥,卧床不起。在下深感小女热诚,不敢耽搁怠慢,趁夜献于明锋公子和历老。一来以全小女之心,二来也想恳请历老和明锋公子,请念及小女赤诚,为尹家,为小女讨个公道啊!”

说着,尹天罡热泪盈眶,忍不住的抽噎嚎啕,一副悲痛欲绝,哀伤过度的样子。

听到尹天罡如此直白坦率的恳切,江明锋和历老不仅没有觉得前者造作,反倒更觉得欣慰。若是无所求的态度,他们倒是有些不太适应,若是有所求,一切就都理所当然,反倒好接受了些。

“尹家主放心,此事,老夫必定竭尽全力,不负玉岚姑娘的盛情。”历老吸了口气,放下秘诀,郑重的看着尹天罡保证。

原本他对此事并不热衷的,反倒还有些反感,只是碍于江明锋的体面,不得不做些应对。

但尹天罡献出这部秘诀,不仅可以让他实力提增,带回流云宗更也会是大功一件,少不得宗门赏赐。

所以,历老自忖不能再忽视,需得慎重对待。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不得不承认,掺杂了利益的交易,更容易驱使人心。

“孙家骄狂,无视流云宗,此等大不敬,已经不是尹家的事情,更也关乎流云宗的体面。所以,尹伯父放心,孙家会付出代价的。”江明锋在旁颌首,也是笑容满面的保证。同时对尹天罡重又亲切,称呼又恢复了最初。

“那在下就谢过流云宗,谢过明锋公子和历老大恩大德。”尹天罡松了口气,起身向着江明锋和历老躬身一拜。

江明锋和历老坦然受了这一拜,后者则是拿起秘诀,转身向着厢房走去。临去时,叮嘱道:“容老夫细细研习,天明之前,必取孙邦人头。”

尹天罡连连应是,激动得暗暗搓手。

江明锋目绽神光,躁动焦虑消失,重又恢复了最初的坦然从容。

……

荣城,聚宝阁。

内阁别苑,柳茹嫣坐在院内躺椅上,黑衣中年贾执事陪同在旁。夜色已深,却不见半点倦意。

柳茹嫣双手托腮,手指轻轻地敲着她那张吹弹可破的娇嫩脸颊,目光满是疑惑,近乎失神般迷离。

许久,她才叹了口气,从迷离状态醒来。扭头看向贾执事,颇为抓狂的问道:“贾执事,你怎么看待孙逸此人?”

贾执事闻言,愣了愣,随即思索了下,斟酌言辞,道:“有个性!”

“有个性?”柳茹嫣疑惑。

“对呀,很有个性!”贾执事笑容浅露,解释道:“这家伙跟其他公子哥不同,或者背道而驰。初见时不过如此,但随之了解,却愈发觉得此子有意思。”

柳茹嫣美眸一闪,有些意外,她没想到贾执事对孙逸的评价居然这么高。

讶异了下,柳茹嫣复又问道:“那贾执事以为,招揽他,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贾执事闻言一笑,摩挲着下颌看了柳茹嫣一眼,随即笑道:“此事,大小姐心头怕是已经有了对策吧?”

柳茹嫣抿了抿唇齿,未曾回答,只是明眸中闪过些许愤懑。她对那家伙,可是好感欠缺呢。

【作者题外话】:请记得收藏、推荐、评论、打赏、分享、转发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