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诡异的梦境/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碧水滔滔,巨浪惊霄。

无垠的海洋汹涌澎湃,极尽沸腾。

“昂!”

一声龙吟响彻三界,浩瀚海洋轰然撕裂,无尽金霞充斥而起,宛如金阳爆开,刺眼夺目的璀璨光芒迸射四方。

一条长过万丈的五爪金龙从撕裂处冒头,吟啸着直冲云霄,腾入苍穹。龙躯巍峨,激烈摆动,风雷顿起,云海翻滚,三界天地皆都极尽扭曲。

龙尾扫荡,虚空崩裂,天地沉沦,无尽海洋轰然塌缩,随即爆开,海内诸多生物纷纷炸碎,化作齑粉血雾随波逐流。

血染海洋,伏尸百万。

“昂!”

龙吟惊天地,动云霄,似有无尽愤怒,无处宣泄。

因为在其脊背上,一只金毛神猴盘踞在那,锋锐的十指紧扣进祂的血肉,抓碎龙鳞,探入脊骨内,要抽取祂之龙筋。

任凭金龙翻滚挣扎,扭曲躯体,咆哮怒吼,金猴都稳如磐石,如同扎根在龙脊之上,巍峨不动。

纠缠许久,僵持不下,金猴忽然发出厉啸,浑身爆发万丈金光,铺满天地海洋,压迫得虚空天地骤然塌缩。

原本身躯昂藏的金猴体格拔高,随之变得魁梧雄壮,躯体更加矫健,饱满的肌肉似有无尽神力汹涌澎湃。

“嘭!”

金猴高举双臂,悍然砸落,金龙躯体龟裂,坚硬如神铁的龙鳞直接崩开,龙肉碎裂,模糊一片。

猴爪顺着伤口探入,粗暴蛮横地自内抽出一条金黄灿灿,赤血淋漓的筋络。随之振臂撕扯,那条筋络当即裂开,从金龙体内崩断带出。

那是龙筋,龙族躯体最坚韧的东西,也是龙族力量源泉贯通的必要构造。

龙筋若断,龙族半残。

“昂!”

被金猴扯断龙筋,激烈挣扎的五爪金龙发出一声悲啸,巍峨的龙躯骤然瘫软,冲霄的身姿失去所有力气,从云霄轰然跌落。

金猴屈腿一弹,在龙脊之上蹬腿而起,化作一道金光,撕裂云霄,转瞬无踪影。

金龙坠海,溅起狂浪,淹没万里云空。

……

“砰!”

孙逸一个激灵,猛地翻身,却是半身悬空,直接从躺椅上滚落在地。腰间挂着的酒葫芦掉落,葫芦塞摔开,满葫芦酒水洒满遍地。

孙逸都是顾不得扶起酒葫芦,翻身爬起,直接瘫坐在地上,浑身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因为,先前他做了个噩梦,梦境真实,宛如切身经历。

他梦见一头金猴,搏杀了五爪金龙,战况焦灼激烈,震撼人心。

五爪金龙,那可是龙族至尊,称号真龙,属于传说中的八方妖圣。

八方妖圣,据悉,是妖族最强仙圣,即便诸天万族内都是最强存在。无论是过去现在,都是世间实力巅峰的象征,纵横万族,睥睨众生。

可是,却被一只金猴强势扯断龙筋,惨烈落败。

梦中醒来,孙逸恍悟,那头镇压真龙,强势绝伦的金猴,似乎和他觉醒的武道神相如出一辙,同根同源。

“我梦中所见的景象,该不会是我觉醒的武道神相生前的经历吧?”

若是揣测成真,那自己觉醒的武道神相可绝对不简单。可以搏杀真龙的神猴,实力恐怖,堪称绝巅。

获得这样的恐怖生灵的认可,从而觉醒的神相,堪称非凡。

“传说,五行阴阳内,万物生灵极尽超脱,证道仙圣后会被天地大道烙印一丝神圣元灵纳入归虚灵界,从而形成世人所知的武道神相。”

“可是,烙印的神圣元灵都只是一丝痕迹,与仙圣有关,却并不具备仙圣记忆或能力等,只是纯粹的一种形象体现罢了。”

孙逸前世贵为法身级人物,对于武道神相的研究自然不浅。所以,他深知武道神相的渊源。

可是,重生而归,觉醒的武道神相却是诡异至极,完全超乎了他前世所认知的一切。

前世纵横天下,从未耳闻武道神相具备法身级人物独有的意志波动,更不曾知晓武道神相会主动授予秘法。

这些种种,超出孙逸认知。

所以,大梦初醒,孙逸却又不敢否定,自己所梦见的景象,会不会就是自己的武道神相曾有过的经历。

如果是的话,那可就恐怖了!

“我的神相如此诡异,该不会,祂不只是神相那般简单吧?”

有朝一日,自己的神相会不会复苏成真实,化作那不可一世的神圣存在?

“这太吓人了,得喝口酒压压惊!”

孙逸都被自己的揣测吓得心脏猛跳了下,下意识的捡起摔翻在地的酒葫芦。仰头倒灌,酒水入喉,才逐渐压下心头躁动的情绪。

夜风吹过,掀起微微凉意,孙逸从地上爬起,抬头看了一眼云空,半轮残月暗淡,半隐云层,东方鱼肚白若隐若现,黎明将欲拉开序幕。

“时间不早了,我去跟父亲说声,便出发去苍云山脉历练,争取早做突破,尽可能挖掘更多神相隐秘。”

做此噩梦,孙逸对自己觉醒的武道神相愈发好奇,心头不免多了几分迫切,恨不能掘出所有秘密,以慰心安。

前世身为法身级高人,孙逸便是雷厉风行,杀伐果断,因此心头只要有所决断,就不会拖沓分秒。

以至于,天未亮明,他便迫不及待的准备辞行。

收起酒葫芦,整了整衣衫,孙逸即是朝着父亲孙邦居住的主阁赶去。

……

荣城尹家,后院别苑,一间厢房门拉开,老者江历自内走了出来。他已是换了身夜行衣,乔装打扮,掩藏着真实身份。

江明锋和尹天罡站在院内,看到老者这般模样,皆都脸色微喜,急忙迎了上来。

“历老前辈,怎么样?”尹天罡笑容献媚,目光灼灼的盯着老者江历问道。

江历深吸口气,吐出一口长气,面前虚空顿时浮现白霜,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流呼啸而出,隐含着几分磅礴压力。

微微一笑,江历老脸开怀,信心在握的道:“不错!这部《重力诀》所言非虚,修炼圆满,可同阶无敌,甚至越级而战。老夫初步掌握,略一施展,便感觉到自身力量强大了两成。”

“嘶!”

“效果这么大?”

江明锋和尹天罡皆有期待,可得到江历证实,也不免对这部秘诀感到吃惊。

要知道,老者江历可是聚神境强者,这种人物仅次于法身级高人,堪称天下顶尖人物。

这样的存在,修炼《重力诀》初步掌握,力量都可以提增两成,其神效堪称非凡。

别小看区区两成实力,这对于聚神境强者而言,其差距堪比云泥。强者过招,差之毫厘,便谬之千里。

江明锋暗暗攥拳,俊逸的面孔浮现笑容,他盯着江历笑问:“如此,历伯又有多大把握,可以杀掉孙邦?”

江历自信一笑,“若是未研习这部秘诀之前,即便老夫暗袭,最多也只有五成把握,强取甚至不足两成。现在嘛,若是暗袭,老夫有十成把握,即便强取,也起码六成胜算。”

这就是提增两成实力的差距,可见有多恐怖。

江明锋闻言,暗暗吃惊,心头对《重力诀》不免更惊奇。

尹天罡则是面色大喜,急忙抱拳,朝着江历躬身祝贺:“恭喜历老,贺喜历老。此番前去,尹某预祝历老旗开得胜,凯旋而归。”

“哈哈哈,好!”

江历手抚长须,大笑而起:“少爷,尹家主,你们且待老夫片刻,容老夫走一遭,提那孙邦项上人头,以慰二位。”

话音未落,不待江明锋和尹天罡应承,即是一步跨出,纵身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如鬼魅般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江明锋和尹天罡对视一眼,目送着江历离开的方向,皆都暗暗攥拳,脸上笑容渐多出几分冷意。

……

孙逸步履匆匆,直奔主阁,还未走拢,远远地即是看到主阁院落灯火通明,烛影摇曳,依旧照彻着。

快步跨入院落,孙逸敲响了房门。

“父亲,可有醒来?”孙逸隔门询问。

房间内,孙邦盘膝坐在床铺上,剧痛早已消失,他恢复如常,坐禅入定,正在调养气息。

乍然听到孙逸敲门,孙邦猛地睁开眼睛,右手搭在了腰间剑柄。微微惊疑,反应过来急忙起身,跃下床铺,拂袖一挥,挂在墙壁上的染血画卷自动卷起,悄无声息的落在案桌上。

四周血迹迅速蒸干,化作丝丝血色雾气烟消云散。不一会儿,房间内恢复如常,不见异样。

确认无有遗漏,孙邦这才打开房门,迎着门口矗立的孙逸,慈蔼一笑:“逸儿,怎的起这么早?外面风寒,入屋来吧。”

孙逸跨门而入,还未落座,即是直抒来意:“父亲,孩儿此来,是向您辞行的。如今孩儿已经可以修炼,为了尽快强大自己,拥有自保实力,准备前往苍云山脉历练。”

孙邦闻言一怔,略有担忧的道:“苍云山脉鱼龙混杂,妖兽盘踞不说,诸多悍匪散修亦是行走其中,变数颇多,凶险异常。你贸然前往,为父不太放心。”

“孩儿仅在外围行走,不会深入,便足以自保,父亲大可放心。”

孙逸坦然一笑,自信满满,信誓旦旦的保证着。话音刚落,忽然有所察觉,惊疑的看着孙邦脸颊问道:“父亲,为何你的脸色如此苍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