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察觉/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脸色?

孙邦神情微僵,先前一番折磨,痛不欲生,导致气血不畅,脸色出现异样,却是忘了掩饰。

经得提醒,孙邦急忙运转元力,气血活跃,流转周身,苍白的脸色很快恢复正常。

掩饰下来,孙邦微微一笑,否认道:“许是光线不明,所以略有偏差吧?”

光线不明?

孙逸狐疑的看了孙邦一眼,岂会听不出来后者的狡辩掩饰。他眉头微皱,凝视着孙邦的目光,后者和他对视,却是分毫不惧,坦然自若,不显异常。

唰!

忽然,孙逸一步跨出,靠近孙邦身前,右手闪电探出,抓住了孙邦手腕。两指迅速搭在后者腕脉上,气血跌宕,暗暗探察。

片刻,孙逸脸色剧变,松开手指,猛然抬头,两眼如炬,死死地凝视着孙邦,失声惊呼:“元气亏损?”

孙邦笑容内敛,按剑的手指微微发紧,英武的面孔浮现淡淡深沉。他没有看孙逸,只是轻轻挣脱手腕,随意的背在了身后。

幽幽的叹了口气,孙邦满脸怅然的背转身,面向窗外,背对着孙逸叹道:“为父无大碍,你不必惊忧。”

听到孙邦不置可否的话,孙逸脸上的惊异反倒消失不见,只是略显深沉,习惯性的灌了口酒。

前世贵为法身级高人,孙逸自然清楚元气亏损是多么严重的伤势。

天地万物,所有灵长类生物皆由灵魂与肉身组成。其中,灵魂共有三魂七魄,又称真灵。肉身则有精气神三元,即是元精、元气、元神。

元神与三魂相连,元精与七魄相牵,元气则与生命力息息相关。

元气亏损,生命力即会消逝,一旦元气匮乏,灵长类生物则距离寿终正寝之日不远矣。

据孙逸窥探,孙邦元气亏损异常严重,近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距离匮乏已是不远。

这表明什么,孙逸和孙邦都十分清楚。

似乎知道孙逸已经察觉,孙邦也没再刻意掩饰,语气缓和,不似最初强硬,但他脊背依旧挺拔,身姿伟岸,不显佝偻颓势。

“逸儿放心,为父只要一气尚存,就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孙邦按剑而立,背对着孙逸笑着宽慰,语气依旧慈蔼。只是,好强如他,却不敢直视孙逸。

这便是父爱吧?

无论自己再苦再累,都不愿子女受到半点委屈伤害。即便油尽灯枯,也要给予子女最大的幸福。

如此舔犊之情,让孙逸倍受感动。

酒入喉肠,却多了几分苦涩,孙逸放下酒葫芦,抬头看着孙邦背影,思忖了下,犹豫道:“父亲,孩儿有一法,兴许可缓解你的症状。”

“什么法?”孙邦身影未动,依旧按剑而立,背对着孙逸询问。

“孩儿说与你听,你且记好。”

孙逸走上前去,一五一十的将《引灵诀》的修炼法门悉数授予了孙邦。

引灵诀,引动天地万物灵性,洗炼根骨,锻造肉身,淬炼神魂。练至圆满,可引动日月星辰之力,天地乾坤意志尽加己身,是无上妙法。

不只如此,更可以活气血,愈元气,凝精魄,壮神魂,促使灵台空冥,提升资质等。

孙邦元气剧损,修炼《引灵诀》的话,可借此法缓解持续亏损的迹象。若是感悟够深,寻找到灵根,恢复元气也不在话下。

孙逸授法,孙邦初始并未在意,只当前者纯真,以全孝道。可是,当《引灵诀》的修炼法门彻底授予自己,孙邦细细揣摩后发现,这部法诀竟是玄妙无比,暗合天道法理,让他都是无法迅速参透。

尝试着推演,孙邦更是发现极为吃力,以他的实力,竟然无法顺利自如。

他可是聚神四重境的人物,即便整个神州大陆,都排得上名次,属于一流强者。

可是,以他的修为,居然无法参透孙逸传授的法诀,甚至推理起来都是十分吃力。这无疑表明,《引灵诀》这部法门十分玄妙。

孙邦大为震惊,忍不住转身,目光灼灼的盯着孙逸问道:“这……这部法……逸儿,你从何而来?”

“回父亲的话,此法乃是孩儿机缘所致,偶然捡来的。”孙逸先前犹豫时,便是在思考对策。因此他神情笃定,毫不犹豫的回道。

“捡来的?”

孙邦眉头一挑,星眸灼灼,如似烈焰,恨不能看透孙逸内心。这种拙劣的答案,未免太敷衍了吧?

孙逸灌了口酒,做出一副无奈摊手的样子,解释道:“世间机缘数不其数,奇遇更是不知繁几。只要机缘所致,福泽深厚,别说捡到秘法神通,甚至误食奇草,脱胎换骨,功参造化的也是不无可能呢。”

孙逸倒是没有说假话,在这个神奇的世界,成就仙神便已经匪夷所思,更可况机缘奇遇?

真要说起来,《引灵诀》这部秘诀,还真是他前世机缘所致,偶然拾得。所以,说起借口,他真不算敷衍。

孙邦认真的端详了孙逸一遍,片刻后,洒然一笑:“哈哈,逸儿福泽深厚,有此机缘,当真是可喜。此法,为父受用了!”

孙逸松了口气,提起的心渐渐安定。

而在孙逸给孙邦授法之际,孙家府外,一道黑影迅速掠至。

江历赶赴而来,身轻如燕,顺利潜入孙府。兜兜转转,直奔内院,隔很远即是发现主阁灯火通明,烛影摇曳。

“也不知道孙邦住所,且去擒个人盘问一番。”

江历身穿夜行衣,内敛声息,行走如风,如鬼魅般来无影去无踪。他瞥了眼主阁方向,即是迅速靠近,不知孙邦住处的他准备擒获孙家族人,盘问讯息。

刚刚潜入主阁别苑,透过壁窗,即是看到房间内站立着的孙邦和孙逸。江历不由一怔,随即暗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父子二人皆在,那今晚便送你俩同时归西天。”

江历暗藏杀意,声息不露,沿着院墙角落下的阴影,如鬼魅潜行,朝着壁窗处悄然靠近。

只要潜近窗台下,暴起袭杀,江历自信有十成把握,顺利杀掉孙邦。

孙邦就背对着窗台而立,孙逸被孙邦挡住了视野,根本看不到窗台外的景象,而窗台距离孙邦仅有两米距离。

初晋的普通聚神境强者,瞬息间可跨越数百米之远。更何况江历乃是聚神二重境巅峰的人物,且双方仅有短短两米距离。

如此袭杀,唾手可得。

江历窃喜更甚,但却不敢声张,潜行得愈发谨慎,逐渐靠近目的地。

房间内,孙逸刚刚传授完孙邦《引灵诀》,且搪塞过孙邦,心底松了口气,神经松缓。却在这时,一股森冷寒意自脚底骤然升腾,猛地灌入头顶,让他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有危险!”

孙逸骤然圆睁双眼,以他前世贵为法身级人物的敏感六识,对危机的预判远超寻常人物。虽然他已经殒落,缺乏法身修为,但前世磨砺出的敏感六识,以及超卓眼力,实战经验等皆都还在。

所以,危机靠近,瞒不过孙逸的感观。

孙邦目光如炬,瞬间捕捉到了孙逸的脸色变化,不由眉头微蹙,正欲询问。

“嘘!”

孙逸却是忽然抬起手指竖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放开六识,仔细的捕捉四周动静,很快,他发现了异样,院中阴影处,有细微的空气波动。

虽然江历的行径已经十分拘谨小心,落脚无声,动作无影,但却忽略了空气波动的不同寻常。这种细微之处,即便孙邦这种强者都不会在意,只当风吹过。

可前世实力绝伦,经验丰富,阅历深厚的孙逸,却是观察入微。法身级的灵觉,远超想象。

孙逸制止了孙邦询问的意图,努力的打着哑语,并配合着手势告知孙邦,有敌人夜袭。

知子莫若父!

虽说孙逸的手势和哑语都不太标准,但孙邦却也一眼明白。再加之贵为聚神四重境的一流强者,六识敏锐,在孙逸提醒下,也是捕捉到了几分不同寻常。

虽没有细致发现,但却渐渐感到一种如芒在背的异样。

按剑的手指渐渐用力,孙邦不着痕迹的轻握住了剑柄,浑身肌肉悄无声息的紧绷起来,五感六识发挥到极致,全神贯注的戒备着四周动静。

但他并未异动,依旧保持着背对窗台的身姿,且姿态从容,坦然镇定,似若未觉般的和孙逸闲聊着家常。

房间外,江历终于顺利靠近窗台,抵达窗台下的阴影处。他暗松了口气,窃喜更为得意,暗道孙邦不过如此。

无声冷笑,江历调整着身姿,做好万全准备,以最佳姿态展开袭杀,争取一击毙命。

细细观察,确认孙邦未有异样,似无所觉,江历终于是恶从胆边生,杀意骤起。

浑身元力汹涌,顷刻间流转周天,灌入四肢百骸。同时屈膝蹬地,低腰躬身的他好似一头扑食的猎豹,猛然跃起,双掌灌注元力,携带着滔天气势,撞碎窗台幕墙,以狂澜之势,打向了孙邦后心。

杀机骤现,撕裂静谧,如欲寂灭一切。

【作者题外话】:请记得收藏、推荐、评论、打赏、分享、转发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