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对峙危机/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

窗台爆开,幕墙四裂,炸成无尽碎片射向四方,爆裂的趋势宛如炸弹,掀起滚滚气浪,席卷八方。

江历身如狂龙,腾出渊海,气势冲霄,携带着凛冽杀意轰杀出来。肉掌莹莹放光,炽烈如骄阳,好似两轮金阳蕴育在掌中般,刺眼夺目。

磅礴威压骤起,压得空气爆碎,虚空都是轰鸣起来,嗡嗡剧颤,如欲崩塌。其景象之恐怖,超乎想象。

聚神境强者,举手抬足便暗合天地大势,威严超凡。

江历速度迅猛,眨眼及至,逼近了孙邦身后。肉掌轰杀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近了孙邦后心。狂风呼啸,吹得孙邦衣袍猎猎,滚滚作响。

“去死!”

江历仿佛已经看到孙邦被他一掌击毙,肉身四分五裂的下场,再也控制不住激动惊喜,奋力叫喊,声震云霄,惊破黑夜。

“铮!”

然而,就在江历自以为将欲得逞之际,一声剑鸣,骤然响彻,撕裂云霄,震动长空。

剑鸣未落,一道银白剑光骤然爆开,剑锋出鞘,如匹链斩出,迎着江历头顶径直劈下。

这一剑恰到好处,适逢其会,快一分落空,慢一分不及,无巧不巧的迎击在他的面前,让他无处闪躲,又退避不及。在外人看来,仿佛是他自己迎头撞向剑锋一样。

江历脸色剧变,瞳孔紧缩,骇然惊绝。

怎么回事?

这是哪来的剑?

谁在暗中出手?

江历第一时间惊悸,压根儿都没有想到会是孙邦反击。因为在他心底已经认定,孙邦无从察觉,根本不可能反应得及。

然而,那一剑逼来,强势至极,且无比凌厉,似乎连天地都要撕裂开,斩碎掉。江历呼吸一滞,顾不得思索,强忍着反噬的危机,骤然止住了猛扑出的身影。

压下喉头隐现的鲜血,江历笔直打出的两掌迅速转向,改为横拍,打向剑身,意图截击长剑,化解这一击。

说动即动,江历反应迅速,顷刻转变战略。

然而,眼看着剑锋劈落,将被拍飞,长剑骤然摇曳,好似一片树叶在风中飘摇,力劈下来的动作突兀一转,化劈为削,横斩向了江历的双掌。

见鬼!

江历脸色再变,心脏猛地一跳,这一剑变化太快,迅疾如电,且流畅自如,没有半点阻塞之感,饶是他都有些跟不上节奏。

察觉到剑锋变幻时,长剑已是接近双掌,剑气如虹,喷薄如潮,撕裂空气,都要将他的双掌径直劈开。甚至,他都已是感觉到了清晰的撕裂痛感,两掌间已有血痕浮现。

“真是见鬼!”

江历此刻根本无暇关注,更没时间在意,是谁出手。面对着如此变幻惊奇的剑术,他都是忍不住破口大骂。

然而顾不得其他,双手急忙回收,紧接着上身后仰,朝后倒去,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横削而过的剑锋。

亏得他躲闪及时,否则,这一剑不仅要斩开他的双掌,更会削掉他的脑袋。

“嗡!”

长剑轻盈,宛如清风拂面,刹那即逝。

江历险避开去,两脚迅速连点地面,下半身随着上身后仰之势,迅速的朝后空翻,如同鹞子翻身。两脚落地后猛地蹬步后撤,轰然间撞塌残碎幕墙,如大雁展翅,一跃而出,跳进了院落,和孙邦拉开了距离。

暗袭失败!

这一退,结局分明。

退回院落空地,站稳脚跟,江历这才有闲,看到房间内徐徐收剑的孙邦。后者半转身行,素来不显的长剑已是彻底出鞘,被他右手紧握,斜在身侧。

银白剑身光彩熠熠,晶莹暗藏,剑锋凌厉,似有锐气如流彩在锋芒中淌动,颇具灵韵,为这把剑更添了几分凌云气势。

“好剑!”

即便江历险些亡命此剑,也是情不自禁的脱口称赞。这样的剑,即便流云宗都是不可多得。

孙邦手持银白长剑,拂袖一甩,一跃而出,跨进院落内,两眼锋锐的凝视着江历,锁定着后者的行踪身影。

他面上从容镇定,但心头却是并不平静,很是吃惊。他没想到,真的有人暗袭而来,趁他不备妄图下杀手。若非孙逸提早察觉,估计他很有可能被对方得逞。

逸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锐?

孙邦不能平静,难以保持从容,孙逸的变化实在太大。须知,他都没有提早发觉对方的踪迹,更未提前感应,经由后者提醒才察觉到些许异样,都没察觉到具体的危机来源和方向。

之所以准确无误的阻击下江历的偷袭,还是全神贯注戒备的结果,以及丰富的战斗经验使然。不然,他的处境会很危险。

因此,孙邦醒悟过来,不免惊怒。

“尔是何人?竟敢擅闯孙府,暗袭孙某?”孙邦眼神骤冷,杀意隐现,凌厉的目光锋芒毕露。

“哈哈哈,老……老子乃是杀你之人,受人所托,取你项上人头!”江历本想自称老夫,但醒悟会暴露身份,于是反应过来,急忙改口,做出一副骄狂张扬的架势。

毕竟,作为神城宗门的聚神强者,却暗袭边城小镇的高手,传出去,有损威名,会堕了流云宗颜面。

“狂妄!孙某便看看,尔有何本事,也敢如此妄为。”孙邦长剑微扬,剑尖直指江历,姿态昂扬,尽显伟岸之势。

“哈哈,早就听说孙家之主乃荣城第一高手,老子神交已久。今日有此机会,那便讨教一二,掂量掂量你这荣城第一高手是否名符其实。”江历一声长啸,浑身气势外放,虚空天地顿起风暴,铅云汇聚,雷鸣汹涌,风云急剧变幻。

聚神强者举手抬足间暗合天地大势,随意作为皆可牵动风云,威势如天,不容反抗。

“去死!”

气势升腾,风云跌宕,霹雳横呈,江历如天降神魔,气势威武,朝着孙邦欺身而来。他周身穴窍放光,压爆空气,强大气息碾压得虚空都是急剧扭曲,别苑院墙都是轰隆隆剧震,如欲坍塌。

轰!

江历一拳轰出,如龙蹈海,炽烈的光弥漫炸开,好像骄阳轰然四裂,掀起的波动足以碾碎碑石。随着他打出,身前虚空顿时塌缩,音爆声跌宕起伏,经久不绝。

一股股肉眼可见的虚空波动滚滚汹涌,宛如巨浪翻滚,朝着四面八方席卷,掀翻别苑青石地,将院落的石桌凉亭都掀飞出去。

这般景象,恐怖至极。

面对着这一拳,如今修为的孙逸都是倍感压力,即便相隔甚远,都有种要被碾碎骨骼血肉的趋势,无法承受这般威势。

这还是大部分威压被孙邦承担,只是泄露出来的小部分余威,都有如此可怕的威胁,可想全部爆发,有多强大。

孙逸站在破碎的房屋内,关注着院内对峙,抓着酒葫芦的手指都是渐渐用力,一张脸孔浮现凝重。他很担忧,孙邦能不能挡得住。

若是早前未曾察觉到孙邦的身体状况,他很自信,孙邦绝对可以轻易抵挡,抗衡下对方。可是,孙邦如今血气亏损异常严重,几近匮乏地步,生命机能远不如巅峰,实力必然不复全胜时期。

所以,面对着江历如此威势,能否抵挡,孙逸很没信心。若是孙邦受伤,甚至殒落,他也得死,整个孙家都将覆灭。

看清局势,孙逸暗暗攥拳,紧张地关注着对峙。

“铮!”

面对着江历的轰杀,孙邦未曾退却,反倒长剑轻扬,伴随着剑鸣,一股剑气风暴骤然席卷,化作海啸,朝着前者杀去。

风暴过处,地面碎裂,弥漫起漫天沙屑,碎石纷飞。

孙邦抬步跨出,手中剑轻抖,一朵剑气莲花骤然形成,随着他长剑前递,紧随剑气风暴之后,迎风暴涨,转眼过丈大,朝着江历迎面兜去。

剑气莲花好似一头巨兽的血盆大口,急剧绽放,张大开来,要吞天噬地,将阻挠的一切事物尽数吞没。

飞扬的沙屑,溅起的碎石,触及剑气莲花,纷纷化作虚无,被绞成齑粉,轰然爆碎。这般威势,也是恐怖绝伦。

“砰!”

“噗噗噗噗!”

轰响骤起,双双碰撞,拳洪与剑潮硬撼在一起,彼此皆都雄浑恐怖的力量轰然炸开。拳洪塌缩,剑潮崩碎,交击处一片混乱狼藉。

拳劲和剑气纵横,肆虐弥漫,将交击处的地面都是震得碎裂,原地留下深坑,坑周一道道剑痕好似蛛网,弥漫开来,扩及丈宽。

双双触碰,余威凛冽,波动翻腾,席卷散开,江历身影一震,接连后退数步,前扑出来的身影重又退回了原地,方才稳住脚跟。

孙邦拂袖一扫,卷起漫天剑气,宽袖兜住劲力,紧接着朝着前方一甩,轰隆巨响,宽袖炸开,好似一颗炮弹在袖中爆碎,恐怖的声音震耳欲聋,音浪滚滚,卷起沙尘弥漫肆虐。

这般手段,强势至极,尽显孙邦对力量的超强控制,已然细致入微,更胜于江历。只是,卸掉劲气波动,孙邦的脸色微不可察的苍白了下,伟岸的身躯隐隐有所颤动。

元气匮乏,生命机能枯竭,孙邦实力不及巅峰。在这般对碰下,牵动伤势,略有不及。

孙逸目光如炬,一眼发现,顿时心脏猛跳,一颗心骤然提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