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响震动,波动四起,弥漫散开,整个孙家尽被惊动。各个别苑内一道道人影纷纷奔掠而起,朝着主阁方向急速赶来。

“发生了什么事?”

“好像有人战斗,且都修为不低!”

“是谁大半夜不睡觉,如此做作,扰人清梦?”

孙家乱作一团,吵闹声四起,原本沉寂的气氛瞬间被打破,变得喧嚣起来。

不一会儿,数十道人影赶来,簇拥在主阁别苑四周。当看到院中一片狼藉,遍地残垣时,皆都一怔。随即发现一身夜行衣,且蒙面的江历。

“大胆!谁人竟敢擅闯孙家?”

“哪来的贼子,擅闯孙家,找死!”

“家主,什么情况?你没事吧?”

众人群情震动,纷纷暴喝起来。甚至有人摩拳擦掌,欲要动手。

“糟糕,孙家人惊醒,若是插手,我双拳难敌四手,必定难敌,此行的任务就将失败!”

孙家上下惊动,江历即是暗道不好,产生了紧迫感。他扫了一眼四周跃跃欲试的众人,心头戾气横生,再看向孙邦时,杀意变得炽烈。

“迟则生变,需得速战速决!”

江历暗忖,随即在孙家高层人物还未动手之际,一步暴掠而出,再次杀向了孙邦。这一次,他速度极快,元力涌入四肢百骸,明显更加湍急,以至于气势威猛,比之先前更胜三分。

“孙邦,受死吧!”

又一拳砸出,江历猛然暴喝,气势威猛更甚,狂烈无边。同时,元力沸腾,拳头爆发炽烈之光,比之先前更加璀璨耀眼,刺得许多围观者都是睁不开眼睛。

如孙逸都是不敢直视,只觉那些光芒刺得瞳孔生疼,要将他的眼睛生生撕裂掉一样,酸胀感弥漫,连得脑袋都隐隐眩晕。

咚!

拳动风云,洪潮如浪,音爆如雷,那般动静,好似整个院落都炸开了一样,轰鸣滚滚,颇有天翻地覆之感。

同时,伴随着威势升腾,一股沉重压抑的气势扩张,让得整个院落氛围都是为之一紧,许多人只觉脊背一沉,如负山岳,好似有滔天重力碾压下来,让他们如缚枷锁。

只是,这般变故,并未影响江历,反倒衬托得后者身姿雄伟,气势凶狞,不可一世。

“重力诀?”

孙逸瞳孔微缩,脸色微凝,《重力诀》不只是增强元力,修炼大成,更能够以修炼者自身为中心,形成一个重力场,从而影响四周。

这般气息,分明是施展《重力诀》所引发的。

“噼啪!”

大地龟裂,承受不住这股重力碾压,四周院墙更也是不堪重负,墙壁崩裂开龟纹,紧接着轰然爆开,瞬间坍塌,碎石滚开一地。

重力场随着江历气势勃发,越来越强,扩散的范围超过十丈,影响了四周天地气势。孙逸处在范围内,顿时感到脊背沉重,双腿情不自禁弯屈,不堪重负,将欲跪倒在地。

“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孙逸欲哭无泪,自己随手抄录置换的秘诀,居然落入敌人手中,被用来对付自己。因果这种东西,他真是恨不能大骂老天太贼。

呼吸间,孙逸即是浑身大汗,难以支撑,要被碾压得跪倒,甚至浑身骨骼噼啪作响,随时都要直接崩裂断折。

这般重力影响,别说如今修为不济的孙逸,即便是孙邦这种一流强者,都是脸色微凝,双腿颤颤,隐隐动容,无法忽视。

“哈哈哈,孙邦,看你如何挣扎!”

察觉到孙邦异样,江历顿时大喜过望,暗惊《重力诀》的玄妙,同时为即将镇压下孙邦而亢奋。

仿佛间,他已经看到孙邦被自己一拳打得骨断筋折,伤重而殒。

“嗡!”

面对着江历这般威势,孙邦都是面色凝重,不敢怠慢。他咬牙嘶吼,浑身元力沸腾,不惜拼命,不顾元气亏损,施展底蕴,要强势破掉这股重力碾压。

长剑轻鸣,虚空颤动,似乎被撕裂开,银白剑身爆发开璀璨银光,好似银河倒灌苍穹,宣泄而开,耀眼夺目。

剑气纵横,剑光肆虐,斩开天地,破开重重虚空,带动风雷,挣脱一切束缚,斩向无垠苍穹,斩向茫茫寰宇,无可阻挡,不可力敌。

这一剑,孙邦竭力而为,不惜拼耗底蕴。

剑出如龙,风雷汹涌,强势绝伦,锋锐又凛冽。

“铛!”

顷刻,剑与拳交击,发出金铁交击声响。撕裂虚空的一剑,居然未曾斩开江历的拳头,磅礴剑气肆虐,璀璨剑光奔腾,撼进拳头,却激发阵阵洪潮汹涌,溅起漫天刺眼的光,将虚空碾得爆碎,院落炸得狼藉,残垣纷纷崩成齑粉。

“嘶!”

赶来主阁围观的孙家众人齐齐倒吸冷气,许多人脸色剧变,瞳孔紧缩,骇然惊绝的看着黑衣蒙面的江历。

“此人是谁?好强的实力,居然连家主都难耐他何。”

“荣城什么时候来了如此超绝高手?竟然针对孙家,这是为何?”

“孙家何曾得罪过这般强大的人物?”

不少孙家高层纷纷惊呼,骇然失声。更甚是胆小者,脸现彷徨,暗生惊惧。

“砰!”

正在众人惊呼之际,交击处发出闷响,引起众人关注。

只见江历一拳硬撼住孙邦之剑,步伐不退,反倒跨前一步,另一只手紧握成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向了孙邦胸口。

音爆声炸开,风雷大作,狂暴的力量碾爆空气,声威动天地。

孙邦抽剑回防,来不及应对,只能将剑身横于身前,左手贴近剑身,朝前推开。江历一拳稳稳地打在剑身上,发出闷响。

“轰隆!”

孙邦如遭雷击,顿觉一股雄伟巨山撞在胸前,巨力汹涌,沿着剑身灌入双臂,涌入身体,他顿时身躯一震,噗的一口鲜血喷出,伟岸的身姿踉跄后退,再无法站稳立足。

“父亲!”

“家主!”

霍然,全场皆惊。

孙邦败了!

一招受制!

怎么会这样?

荣城第一高手,威震群雄的人物,居然不敌。

孙家上下大为震动,诸多高层脸色剧变,再难保持从容。

即便孙逸都是双拳紧攥,一颗心彻底高悬,忍不住暗暗焦急。

他深知孙邦状况,元气亏损,近乎匮乏,故而硬撼黑衣人,力有不逮,方才不敌。否则,全盛时期,以孙邦的实力,即便对方修炼着《重力诀》也是无法奈何得了他的。

“哈哈哈,荣城第一高手,不过如此!”

江历强势迫退孙邦,再也遏制不住惊喜,哈哈大笑起来,嚣张气焰尽显于外。

“耳闻孙家主实力强绝,威压荣城,群雄不敢逆。今日一见,却是如此不堪一击,名不符实。”江历气势不减,反倒更胜先前,他衣袍鼓动,长发飞舞,狂乱如魔,尽显威猛。

大笑声落,江历再次跨步冲出,捏拳印重又打向孙邦。这一拳,更胜先前,威势更猛。

“孙家主,容老子送你上路,黄泉路上,好走吧!哈哈哈!”

一声长啸,江历纵身而起,宛如大鹏展翅,急速逼近孙邦。拳印威猛,力压群雄,大有镇压诸天的趋势,压得四周虚空轰鸣,风雷大作。

孙邦踉跄而退,手中剑都是急剧颤动,险些挣脱手,掉落在地。飞退数米,撞进残碎的房屋幕墙,方才堪堪止住趋势,本就强压着的伤势再难控制,促使他脸色苍白外显,再不受控制。

江历再次袭来,孙邦咬牙抬头,锋锐的眼神透着几分不甘。若非他元气匮乏,且本就暗伤在身,更身患暗疾,眼前此人,他拔剑可斩。

即便不复巅峰,今夜暗疾不曾复发,他也是不会畏惧半分的。奈何,奈何!

“逸儿,为父拖住此獠,你且速走,离开荣城,知道吗?”

孙邦清楚自身状况,他几乎油尽灯枯,很难痊愈,今夜估计难逃此劫。

“若是逃不掉,去投奔聚宝阁吧!”

这种时候,孙邦劝诫孙逸,他开始准备搏命,换取孙逸逃生。

傻子都看得出来,来者不善,若他伤殒,孙家必定覆灭,孙逸留下,必死无疑。

说完,孙邦握剑的手指紧扣剑柄,浑身元力沸腾,几近枯竭的血气汹涌,渐欲燃烧。衣袍鼓荡,乱发飞扬,他之气势节节攀升。

这是准备燃烧血气,置之死地而战,不留余力。

“家主!”

孙家众人齐齐震动,惊骇欲绝。连荣城第一高手都被逼绝路,不惜代价一战了吗?

“父亲!”

孙邦的袒护,让孙逸倍觉感动,如此舔犊之情,他怎能忽视?

这一刻,孙逸对孙邦再无抵触,彻底的接受了这一世的便宜父亲。

“走!”

孙邦头也未回,铮的一声,长剑轻扬,伟岸身姿渐渐挺拔。他燃烧血气,元力汹涌,灌入四肢百骸,涌入长剑内,可以看到,银白的剑身,渐渐变红,如似染血。

更甚至,满头黑发,渐渐发白。

血气燃烧,生命消逝,这是要寿终正寝的迹象。

“父亲!”

孙逸忍不住红了眼眶,他顾不得危险,风也是冲出残破房屋,焦急的向着孙邦神念传音:“父亲,孩儿有一法,可让你反败为胜!”

【作者题外话】:请记得收藏、推荐、评论、打赏、分享、转发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