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断臂/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如其来的神念传音,让得孙邦身影一滞,脚步一僵,燃烧的血气都是微微滞碍。他下意识扭头,两眼微瞪,隐含惊疑的看向孙逸。

神念传音,乃是聚神境强者才具备的能力,唯有凝聚元神才能施展。

逸儿什么时候有此实力?

孙邦心底骇然,若非心境不浅,只怕都要失声惊呼出来。毕竟,未曾聚神,便可传音,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不过,孙逸未曾察觉孙邦惊异,反倒习以为常。毕竟,他如今虽未聚神,但前世终究是法身高人,即便殒落,灵魂剧损,不足巅峰时万一,其浑厚程度也不比普通的聚神强者差多少。

只是,他的灵魂力过于虚浮,不似聚神强者凝炼元神,化虚为实。

并且,神念传音本就是以灵魂力振动,模仿声音传递出去。孙逸前世贵为法身高人,这类手段早已驾轻就熟。只是施展起来不再如前世轻松,虚浮的灵魂力让他倍感吃力而已。

另外,也是时间紧迫,处境堪忧,岌岌可危,他无暇关注其他。所以,本能的情况下,直接神念传音,与孙邦暗中沟通。

不待孙邦回应,孙逸即是迅速的将武道神相授予他的《强身诀》修炼法门悉数告知孙邦。

强身诀,顾名思义即是强壮肉身的秘诀。一经施展,肉身强健,力气倍增。

据讯息记载,强身诀修炼圆满,可肉身成圣。

这般秘诀,即便法身级高人都是参悟不透。

孙邦若修炼,实力必定可更进一步。

获取讯息,《强身诀》修炼法门钻进识海,迅速融入成自身记忆。孙邦念头一闪,即是了然于心。

“又一部绝学妙法?”

了解到《强身诀》的玄妙,孙邦都是忍不住震惊,看向孙逸的目光更加惊异。

逸儿到底有了什么大造化?绝学妙法层出不穷?

“父亲小心!”

这种时候,容不得孙邦走神分心,刚刚获知《强身诀》修炼法门,便听到孙逸大声提醒。猛然醒悟,孙邦下意识尝试运转,顿时体内血气跌宕,血肉膨胀,迅速强健。

“轰隆!”

体内传出轰鸣,外人可以看到,他衣袍鼓胀,周身肌肉膨胀起来,血肉臃肿,昂藏的身材居然都是壮了一圈,身高隐隐都提增了半尺。

体内元力沸腾,气血汹涌,孙邦顿时感觉到力量急速倍增,转眼充沛,要撑爆躯体。

这时,江历的拳头已然轰杀过来,拳洪如潮,音爆如雷,风云相随,端是无比威猛。

然而,眼看着即将轰在孙邦胸口,却是突然,眼前寒芒一闪,银光骤起,漫天剑气呼啸而至,密集如瀑,朝着江历迎面斩了过去。

“噗噗噗噗!”

剑气撕裂虚空,如雨如瀑,斩进拳洪中。顿时爆碎声四起,拳洪被撕开,斩出一道道裂痕,最终不堪重负,轰然爆碎。重力场倾轧过来,也是被剑气洞穿,轻松撕裂。

这一剑,似如开天劈地,无力可阻,无物不破。

“怎么会这样?”

原本胜券在握,得意洋洋的江历脸色剧变,跃起扑杀的身影戛然止步,刚刚燃起的嚣张气焰还没彻底旺盛,都直接被生生碾灭。

“嗤嗤嗤!”

剑气纵横,凌压而来,撕开层层重力场,斩碎一股又一股拳洪浪潮,径直劈向江历。好似瓢泼大雨,点滴不漏的将他笼罩住。

凌厉气势倾轧,锋锐扑面,即便江历都是难以从容应对,忍不住惊惶。

这般气势,比之先前强盛数倍,这哪里还是聚神四重境的一流强者?寻常的聚神五重境也不过如此!

江历肝胆欲裂,这种人物,堪当绝顶强者,即便流云宗都是不可多得的存在。平时他见了,都得恭恭敬敬,不敢怠慢。

今日,他却是在暗袭这样的人物?

我的妈呀,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啊!

江历欲哭无泪,暗骂孙邦太混蛋,你都是荣城第一高手了,干嘛还要掩藏修为啊?聚神五重境就是聚神五重境嘛,干嘛装成聚神四重境呢?你要是聚神五重境,我他娘哪还敢来袭杀你啊?

即便修炼《重力诀》也是不敢啊!

江历快哭了,被孙邦此刻的威势惊得肝胆欲裂,战意全无。

胆气尽丧,威猛的气势自然不复存在,顷刻衰颓,迅速瓦解消逝。剑气扑面,斩碎拳洪,将他衣袍都是撕开一道道口子。剑气渗透,在身体上撕开一条条血痕。

“嘶!”

即便身为聚神境强者,江历都是忍不住吸了口凉气,暗暗嘶痛。但他不敢怠慢,强忍剧痛,抽身狂退。身如大雁,纵身飞跃,跳上半空,便要准备逃逸。

他已经被孙邦的威势压得气势衰颓,战意全无。更是险些被吓破肝胆,此刻自然不敢逗留,想要逃离。

“孙家府邸,岂容你来去自如?”

施展《强身诀》的孙邦气势暴增,实力飞跃,骄狂的性情外显。眼看着江历妄图逃窜,顿时冷哼一声,一步跨出,瞬间追上后者。

手起剑落,斜向下斩向了江历颈脖。剑气如虹,剑光凛冽,照彻黑夜,撕裂云空,好像可以斩碎一切。

“不!”

剑气袭来,如芒在背,江历回头张望一眼,吓得嗤眼欲裂,肝胆俱丧。一声惊吼,不敢硬抗,下意识抽身闪躲。

“噗!”

然而,反应虽快,但动作略有不及,虽然避开必死一剑,但仍被斩掉了一条臂膀。长剑擦肩而落,将其右臂齐肩斩落。

鲜血喷涌,洒满长空,一声凄厉惨叫,撕裂云霄,惊破黑夜,传遍整个荣城。

惨叫未落,孙邦提剑再起,准备补上一剑。江历却是紧咬牙关,强忍断臂之痛,燃烧血气,短暂爆发,一个纵跃脱离了攻击范围,紧接着坠入暗巷,隐匿踪迹,借助地势地形逃之夭夭。

孙邦准备追剿,但刚刚迈步,忽然身躯一震,原本冷峻的面容一狞,瞳孔紧缩,五官急速扭曲。

“糟糕,暗疾又复发了!”

孙邦脸色剧变,却已然来不及,五官间一丝丝黑色雾气浮现,汇于眉心,形成了一颗骷髅头印记。

“哼!”

忍不住闷哼,雄壮的身躯都是微不可察的踉跄了下。《强身诀》不受控制,停止运转,身材恢复昂藏,他脸色猛地苍白,五官渐有扭曲。

“擅闯孙家者,杀无赦!”

孙邦未曾退回,强忍痛苦,仰天发出一声怒啸,同时挥剑而起,斩出一道惊世剑光。剑光冲霄直上,撕裂云空,灌入苍穹,随即轰然爆碎。

“噗噗噗噗!”

无尽剑芒骤然四射,自苍穹轰然爆开,弥漫四方,形成剑气狂潮,席卷了整座荣城。

无数被惊动的人正欲赶赴孙家,查探究竟。这一剑爆发,惊住群雄,那些赶赴而来的人纷纷停下脚步,呆在原地,久久不敢擅动。

剑芒冲霄,长剑归鞘,孙邦再也撑不住,发出咆哮声,院落沙尘四起,主阁四周围观的孙家人众齐齐被掀飞出去。乱石翻滚,弥漫视野,遮掩踪迹。

啸声经久不绝,于孙府上空盘旋不散。

许久,沙尘平定,尘埃消弭,主阁院落,早已没了孙邦踪影。同时消失的,还有少家主孙逸。

“发生了什么事?”

“家主人呢?”

“到底什么情况?”

“到底怎么回事啊?”

孙家乱作一团,上下皆惊。

不止孙府,整个荣城都在今夜沸腾。

“孙家,发生了什么?刚才那一剑,好强!是孙邦斩出来的吧?”

“那一剑之恐怖,超乎想象,只怕,整个荣城找不出任何人可以抵挡!”

“你们谁知道,孙邦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今晚,孙家生了什么变故?”

大街小巷,各家各户,皆都沸腾起来。所有荣城人,都是喧呼,议论纷纷,高谈阔论。

许多人都是茫然不知,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他们尽管好奇,却是没有人敢去孙家窥探。刚才那一剑,群雄胆寒。

尹家,后院。

自江历离开后,尹天罡和江明锋即是睡意全无,在别苑内焦灼等待,静候着江历的消息。

突然,孙邦暴喝声起,震动长空,传遍荣城。

尹天罡和江明锋皆都吓了一跳,按耐不住震动,猛地站起,下意识的朝着孙府方向眺望。二人目光闪烁,忐忑彷徨。

“历老……不会有事吧?”尹天罡暗暗咽了口唾沫,有些忐忑的询问江明锋。

孙邦贵为荣城第一高手,积威深重,即便尹天罡心狠手辣,却也心怀畏惧,很忌惮敬畏。

“不可能!”

江明锋则是脸色微凝,沉默了下,随即笃定摇头:“历伯虽然修为不及孙邦,但也不差多少。今晚趁夜修炼了《重力诀》,实力提升足足两成,足以弥补这点差距。再加之,历伯乃是暗袭,有心算无心,成功的几率应该很大。”

“历伯行事素来稳妥,从不说大话,他既然觉得有十成把握,便必然是会绝对成功的。即便正面应付,想来也足以拿下。”

“而且,你听出来了吗?孙邦的声音,虽然气势强绝,却也带着几分愤怒。这说明什么?说明历伯的暗袭,让他恼怒。通常而言,人只有无能的时候,才会愤怒。所以,我料定孙邦奈何不了历伯。”

江明锋两手后背,笃定的笑了起来。尹天罡听得目绽神光,深以为然。

不过,正值二人欣喜时,院墙忽然一道人影跃入,重重地摔倒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