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全城沸腾/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

霍然,江明锋和尹天罡厉声惊喝,猛地扭头看向院墙角落。

“少……少爷……”

人影滚倒在地,半晌爬不起身来,只是艰难的抬起头,朝着江明锋气息虚弱的呼唤着。他挣扎蠕动,却是徒劳无功,右臂齐肩被斩,鲜血染透了半边身子。

听到人影的声音,二人只觉熟悉,急忙凑上前去,借着昏暗灯火看清,不由脸色剧变,瞳孔紧缩。

“历伯!”

“历老?”

二人失声,骇然惊绝,急忙搀扶起人影。

跌落进来的人影,正是逃窜而回的江历。

“咳……咳咳……”

江历拉下面罩,口鼻间不断咳血,一张脸惨白无血,看起来十分吓人。受这么重的伤,让他本就枯瘦苍老的面貌更加迟暮,好似垂垂老矣,行将朽木。

“这是怎么回事?”江明锋神情焦急,为江历止住流血,急声询问。他原本还猜测,江历肯定马到功成,会顺利袭杀掉孙邦。

他都已经做好准备,调兵谴将,只要孙邦一死,立马兵发孙家,斩杀孙逸,覆灭这个百年望族,屠尽上下所有人。

可是,结局出乎意料,很让他意外,江历断臂而归,重伤垂死。

“失败了吗?”

看着江历如此惨状,尹天罡脸色发白,有些震惊失神的小声呢喃。

“咳……咳咳……”

江历猛咳起来,心头又恼怒,又憋屈。他趾高气昂而去,智珠在握,胸有成竹,觉得一切都会在掌握中,手到擒来。

谁知道,孙邦最后爆发,实力超乎想象,一招碾压他,且断他一臂。若非最终他燃烧血气,短暂的消耗潜力,他估计都得死掉,逃不回来。

“历伯,到底什么情况?你快跟我说啊!”江明锋看得大急,脸上被愤怒充斥,英武的面容都极尽扭曲,变得狰狞可怖。

“少爷,咱们……还是回宗门吧,不要逗留了!”江历艰难摇头,强压着痛苦,嗓音嘶哑的解释:“孙家……以咱们二人……惹……惹不起的。快回宗门吧,不然,恐……恐有大祸。”

“什么?历伯,什么大祸?”江明锋脸色微凝,尹天罡更是吓得哆嗦,连江历都说是大祸,语气隐含惊惶,那他们还不得视为灭顶之灾?

江历剧烈咳嗽,吐出大口鲜血,呼吸变得局促起来,脸色愈发难看。但他还是强撑着,两眼充血的盯着江明锋,郑重解释:“孙……孙邦,是……是聚神五重境的绝顶强者,我……我远不及他!”

“哗!”

“怎么可能?聚神五重境?”

不只是尹天罡,江明锋都是失声惊呼,骇然欲绝。

聚神五重境,堪称绝顶强者,即便在流云宗都是长老级人物,且屈指可数,并不多见。这类境界的人物,别说神城,即便在神州大陆,整个天下都是排得上名次的。

江明锋难以置信,荣城这样的边陲小城,居然有这样的人物?

尹天罡更是吓得腿脚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我的妈呀,聚神五重境?这样的存在随便一巴掌都可以抹平尹家。

他都干了些什么蠢事啊?居然去得罪了孙家,还是往死里得罪的!

他已经很高估孙邦的实力,可是,没想到终究还是低估了!

早知道孙邦如此了得,他哪敢如此嚣张?即便背靠流云宗,他也得收敛锋芒!

整个尹家,实力最强便属他,也不过只是聚神二重境,且刚刚突破二重境不久,勉强称得上二流。赶之孙邦,差得悬远。

“怎么办?怎么办?明锋公子,咱们怎么办啊?这次把孙邦彻底得罪死了,就算咱们想要罢手,以他的个性,也绝对不可能放过我们的。”尹天罡神情慌张,瘫坐在地,两手紧紧地抓着江明锋的衣角,惶恐询问。

江明锋脸色一沉,这正是他所思虑的。

“明锋公子,孙邦为人歹毒狠辣,杀伐果断,这次咱们如此行径,肯定激怒了他。如果他追查下来,尹家必定会惨遭夷灭。公子,您不能坐视不理,见死不救啊!”尹天罡紧抓着江明锋衣角不放,急声恳切:“恳请公子看在玉岚的面上,救救尹家,救救尹家吧!”

江明锋脸色更加难看,隐现铁青凶狞。他双手紧攥,呼吸压抑,似有怒火在胸膛翻滚,恨不能宣泄出来。

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了下来,深吸口气,强压情绪,沉声道:“此事……不用惊慌,容我禀告宗门,请长老人物前来。我偏不信,孙家会是龙潭虎穴。孙邦此獠,必死无疑!”

说完,取出一枚玉符,灌输元力,准备通讯。

这是传讯玉符,只有神城宗门圣族才有流传,寻常城镇,只有耳闻。

“少爷不可!”

江历见状,不顾伤势,完好的左手急忙按住江明锋,急声劝阻:“少爷,咱们不能再肆意妄为了,收手吧,速回宗门,不要再横生枝节了。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这回,江历是真的怕了,彻底的明悟天外天,人外人的道理。

“历伯,孙邦此獠屡次辱我,更断你一臂,肆意践踏宗门威严,如此可恶之人,怎能轻饶?若不斩他,宗门脸面何处安放?你我岂不平白受此委屈?”江明锋紧握玉符,不愿罢休。

“少爷,三思啊!孙邦正值壮年,便已是聚神五重境。不出意外,有生之年,必然有冲击法身的可能。这样的潜力人物,咱们流云宗贸然得罪,恐有大祸啊!”江历语重心长的劝诫。

“法身?”

江明锋脸色一凝,身躯一颤,紧握玉符的五指更加用力,眼神闪烁,隐含锋芒。

法身高人,即便流云宗都是没有,这种级别的存在,举世罕见,偌大神州都是屈指可数,找不出几个。随便一位,都会被各圣族宗门视为底蕴。

“法身?孙邦……有成就法身的可能?”

尹天罡在旁听到江历的评价,吓得浑身颤栗,脸色顿时苍白无血,手脚哆嗦,瘫坐在地的身姿更是瘫软,好似随时都要滚倒在地。

下一刻,他神情惶恐欲绝,两手紧紧地抱住了江明锋的大腿,急声叫道:“明锋公子,救我!救尹家!孙邦此獠,潜力如此可怕,尹家更没有活路啊!”

江明锋陷入僵境,左右为难,骑虎难下,不知该如何是好。

眼看着江明锋沉默,无动于衷,尹天罡大急,目光闪烁,随即讲道:“明锋公子,咱们今夜之举,已经将孙家彻底得罪死了。就算想要和解,都无余地。”

“孙邦此獠虽有潜力,可如今也不过只是聚神五重境,羽翼未满,若是直接剪除,可减少一害。否则,给他时间成长,未来成就法身,难保他不会报今日之仇!届时,才是流云宗之祸。”

“混蛋!”

江历气急败坏,破口大骂,艰难的挣扎,想要抬脚踹死尹天罡。这王八蛋居然跟他唱反调,极力怂恿江明锋屠灭孙家。

现在回想,江历不由恼怒,懊恨不已。若非尹天罡极力怂恿,他们怎么可能会跟孙家死磕?若非尹天罡阴险狡诈,曲意恭维,他怎么可能断臂重伤?

如此种种,皆因尹天罡,此人恶意恭维,曲意奉承,暗中怂恿,视他们为刀,借势剪除异己。

由此可见,尹天罡此人看似懦弱,实际阴险狡猾,野心勃勃。

尹天罡却是未有惊惧,反倒抱江明锋大腿的手更紧了些。

江明锋沉默了下,眉头微锁,看了一眼江历,又看了一眼尹天罡,最终挥袖一扫,冷然道:“不必多言,此事我会禀告宗门,具体抉择,请宗门定夺。”

“噗!”

江历闻言,郁气纠葛,一口鲜血再也压不住,猛地咳出,接着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尹天罡则是悄无声息的松了口气,两手徐徐松开,紧绷颤栗的身体暗暗松缓。

……

孙邦暴怒,剑斩苍穹,震慑群雄,荣城一时沸腾,掀起轩然大波。

各方震动,惶恐惊惧,揣测纷纷。各种流言四起,蜚语传扬,整个荣城都是喧嚣起来。

只是,喧嚣激烈,却无人敢踏足孙府地域,不敢贸然窥探。

聚宝阁,内阁别苑。

柳茹嫣坐在凉亭下,一手轻挽秀发,一手蒸煮灵茶,茶香幽幽,飘散四方。

黑衣中年贾执事坐在对面,金刀大马的架势显得十分端正。他来此,正与柳茹嫣交谈着孙邦怒斩苍穹之事。

“先前一剑,惊世绝伦,若是刻意针对,即便是我,自忖也抵挡不下。”黑衣中年把玩着茶杯,唏嘘叹道。

柳茹嫣煮茶的动作微僵,很快恢复平静,语气略有讶异:“贾执事这般缺乏自信吗?”

她可是深知黑衣中年实力,聚神四重境,修为了得,即便神城都是榜上有名的人物。

如此强者,居然自认不敌,可想孙邦那一剑,何其了得。

“如此看来,孙家,倒是值得我们重新推敲了呢。”

柳茹嫣煮好灵茶,为黑衣中年斟满半杯,随即悠悠笑道:“先出个孙逸,再出个孙邦。父子二人,倒是福泽深厚,际遇不浅呢。”

【作者题外话】:请记得收藏、推荐、评论、打赏、分享、转发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