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禁魂咒/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邦爆发,随即失踪,孙家乱作一团。群龙无首,茫然无措。

天色渐亮,孙家大堂,孙家众高层人物列坐左右,焦急不已。

距离孙邦爆发,已是过去一个时辰,依旧未有消息传回,不知孙邦去了何处。

连带着,少家主孙逸都不见了踪迹。

“哎,家主他们,到底生了什么变故?为何不见踪影?”

“昨夜,到底是谁人如此胆大,竟敢擅闯孙府?”

“看对方的架势,分明是图谋不轨,被家主察觉。”

“荣城风波起,孙家恐会成为风云地。”

孙家许多高层人物心思惶惶,经久难安。

“你们说……家主会不会罹难了啊?”

“放肆!胡说八道!家主乃荣城第一高手,实力强绝,凌压群雄。区区毛贼,焉能撼动?此等胡言,我不希望再耳闻,各位,切记管好你们的嘴。”首位一名老人拍了拍桌,冷眼扫视着堂内众人,厉声警告。

众人抿嘴,沉默下来,不少人彼此对视,皆都三缄其口。

傻子都知道,孙邦若有难,孙家必亡。

偌大荣城,各家盘踞,势力纵横交错,觊觎孙家底蕴者多不胜数,眼红孙家地位者,更是不知繁几。多年来若非孙邦凌压群雄,孙家早被群起而攻之,消亡于历史长河中。

因此,尽管不少人都有揣测,孙邦可能受伤,却都不敢贸然发言,不敢胡说。一旦消息传扬出去,各家必然躁动。

孙邦之所以斩出那一剑,从而迅速消失无踪,所为的,无疑是故作迷局,威慑群雄。

即便群雄揣测,察觉到真相,只要孙邦不现身,他们便不敢擅动。只要消息未得确认,孙邦一日不归,孙家就稳若泰山。

毕竟,孙邦不死,没谁敢放肆。一位聚神境强者的疯狂报复,荣城各家,没谁吃得消。

“大族老,那……那咱们怎么办?家主不归,迟早会暴露。”有高层人物皱眉,请示那位拍桌训斥的老人。

老人轻抚长须,苍眉紧锁,徐徐道:“此事,不必焦虑,尔等吩咐下去,对昨夜之事闭口不谈即可。至于其他,一切照旧,该干嘛干嘛,不要露怯。”

众人明白,这是要虚张声势。

老人说完,随即拂袖起身,背手转身朝着大堂外走去,背对着众人,淡淡道:“若无其他事,尔等散去吧,老夫需得去询问家主,昨夜之事的具体情况。”

话音刚落,老人已是快步消失,独留下满堂发呆的众人。

询问家主?

什么情况?

家主不是失踪了吗?

一些人眉目闪烁,惊疑不定。

……

苍云山脉,坐落南疆边荒南部,总长万里,横跨南北。内部灵兽众多,药材遍地,引发诸多修炼者前仆后继,趋之若鹜,视之为宝地。

因此,日渐久远,山脉内鱼龙混杂,渐生凶险。

荣城,比邻苍云山脉,依托苍云支脉所建,距离大概百里。

支脉虽不及主脉辽阔,却依旧浩瀚,丛林茂盛,草木葱郁。

“啊!”

一处靠山密林,传出压抑的嘶吼,伴随着丝丝威压,凌压得四方走兽飞禽亡命奔逃,四散而开,不敢靠拢。

密林深处,开凿着一片山洞,洞口被巨石堵塞,嘶吼声即是从洞内传出。

“父亲!”

孙逸站在洞口岩壁前,紧攥着拳头,满脸忧虑又无奈的看着翻滚在地,抱头嘶吼的孙邦。

孙邦衣衫褴褛,不复最初英武潇洒,满头长发蓬乱,五官浮现着丝丝黑雾,汇于眉心,形成的骷髅印记闪闪发亮。

“禁魂咒!”

孙逸盯着那枚骷髅,目睹着孙邦痛苦嘶吼,生不如死,他一颗心都是高高悬起,揪紧得生疼。可是,他对此,也无可奈何。即便,他了解孙邦的状况,也束手无策。

“谁人如此歹毒,竟然种下这等邪恶法咒。”

孙逸暗自惊怒,这一世的父亲跟谁有深仇大恨?竟然被人如此折磨。

大道三千,除武道修行外,神州大陆还流传着十大名道,咒道即是其中之一。

所谓咒道,即是法咒修行之道。

孙逸前世贵为法身级高人,自然十分清楚了解。据悉,法咒之道足有三种,分别为符咒、印咒、言咒。

其中符咒最简单常见,印咒最驳杂难懂,言咒最神秘莫测。

符咒即是世俗最为常见的符篆,以朱砂,兽血,元力等具备灵性物质的力量描摹出来的符纹,具有一定玄妙。

印咒则是以肢体、手势等暗合天地大势形成的法咒,具备强大威势。其形式与武道神通相通,有异曲同工之妙。

言咒则最为神秘,玄妙莫测。世俗所称诅咒即是言咒的一种,金口玉言,言出法随则是言咒的最强体现。

法咒也有森严的级别划分,由低到高分为小咒、大咒、禁咒等,合共七星。禁魂咒即是禁咒的一种,名列六星。顾名思义,专门禁锢魂魄,拘束元神。

这般法咒,即便孙逸前世身为法身高人,稳居天榜第一,也是不敢保证可以瓦解摘除,更何况现在实力不及前世万一。

法咒禁魂,痛不欲生。

灵魂,乃是人之根本,一旦受制,便无自由。一切皆受人掌控,生不如死。即便是法身高人,一旦被禁魂,也会难以自控,不愿苟生。

一旦元神产生波动,就会牵动禁魂咒,从而痛不欲生。

而聚神境强者战斗,全力爆发,都必然离不开元神。所以,孙邦只要每次爆发全力,都会遭受禁魂咒折磨。次数越多,元气亏损越多,生命力自然随之减弱。

孙邦如今元气匮乏,近乎油尽灯枯,可以想到,这些年曾受过多少折磨。

孙逸倍感震动,这得多大的毅力,才能够生受如此折磨,精神不崩,依旧强健。

若是换做常人,即便不精神崩溃而亡,也会选择自杀。

“吼!”

山洞中,孙邦抱头翻滚,嘶吼更加痛苦。五官极度扭曲,脸色苍白至极,眉心的骷髅印记光泽更亮,在不断的抽取他的灵魂力,促使着法咒根深蒂固,扎根魂魄深处。

“父亲!”

孙逸看得忧虑,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孙邦受苦。

所幸,持续一段时间后,禁魂咒渐渐内敛,光泽逐渐暗淡,龟缩进眉心,消失无踪。那种苦痛如潮水退去,孙邦自折磨中解脱。

“呼!”

孙邦艰难翻身,仰躺在地,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浑身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顿觉周身酸痛,好似被狠狠暴揍了一顿一样。

同时,大汗淋漓,早已浸湿了衣袍发丝,洞中石地都是一片水渍,那是汗水淌落留下的痕迹。

可想而知,那是怎样的折磨。

“父亲!”

孙逸急忙上前,搀扶着孙邦坐起。这一刻,他对这世的便宜父亲生出了浓浓的钦佩敬仰。如此大毅力,即便是他都未必拥有。

至少,孙逸自忖,换做他遭遇这样的折磨,是很难坚持着活下去的。

孙邦盘膝而坐,调养了片刻,方才恢复了些许气力,虚弱感消失。只是,他的脸色依旧苍白,气息浮动,精神状况不佳。

“父亲,你可以尝试修炼引灵诀。这部秘诀十分玄妙,对你的状况应该可以缓解。”孙逸在旁提醒,引灵诀的玄妙,他前世早有体会,故而很自信。

孙邦看了孙逸一眼,依照孙逸提醒,尝试着修炼《引灵诀》。四周山壁顿时掠出一粒粒土黄色光点,形成瀑布般的趋势,朝着他蜂拥而来。

光点缠绕,触及肌肤,即是瞬息消融,汇入体内。他的血液当即沸腾,加速流转,在体内像是江河奔腾般,波动频繁。

同时,随着光点渗透,孙邦感受到自身骨骼、筋络、血肉、脏腑都在不断变化,似乎被不断锻造淬炼,正在逐渐强化。

短短半刻钟,效果十分明显。

以孙邦的感观,可以清楚的发现自身血液变得更为艳丽,骨骼更强健,筋络更具韧性,脏腑活力更充沛。

甚至,原本有些亏损,恹恹不振的元气,似乎都有所恢复,他的生命力正在递增,在不断恢复。

不止如此,其灵魂、元神、识海等都在不断强化,恹恹不振的气息渐渐消失,正在逐渐焕发生机。

虽然进展速度不快,但足以让孙邦坚撑更长的时间。

“这……”

孙邦退出内视,停止修炼,颇为惊震的看向了孙逸,“逸儿,这部法诀,玄妙莫测,当真神奇。”

孙逸嘿嘿一笑,心底紧绷的神经悄然放松下来。看孙邦的表情,他就知道,《引灵诀》对他的伤势有效,可以治愈。

当然,想要彻底治愈,肯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毕竟,禁魂咒不解,根源上的病症依旧还在。

这算是治标不治本!

而想要彻底治愈,唯有解掉禁魂咒。

孙逸吸了口气,心头暗下决定,以后定要研习法咒,争取帮父亲摆脱折磨。

有所决断,孙逸反倒松了口气,思维一转,开始惊奇,到底谁人如此歹毒,为父亲种下这般禁咒。

心下惊奇,孙逸自然毫不犹豫的询问了出来,请求孙邦解惑。

霍然!

随着孙逸询问,孙邦脸色微凝,惊震消失,迅速被失落颓然所取代。他下意识的握紧了剑柄,五指紧扣,指节发白,手背青筋凸显,情绪明显躁动。

显然,这段往事,让孙邦难以宁静,影响深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