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禁法/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邦沉默很久,没有说话,紧握剑柄的手愈发用力,指节咔咔作响。一张蓬垢的面孔布满煞气,隐有恨与狂死死压抑。

许久,他才深吸了口气,最终煞气消失,转而浮现温柔,两眼满含柔情,透着温馨,对曾经的美好十分眷念。

只是很快,温柔化作苦涩,转瞬颓然。

紧握剑柄的手徐徐松开,颓然垂落,孙邦一手遮面,拇指不着痕迹间抹掉了眼角湿润。肘撑膝盖,倚靠着岩壁斜坐着,平复着情绪。

很快,孙邦恢复自然,两手随意垂落,摊在地上,他脸现笑容,带着几分慈蔼,看着身前蹲坐着的孙逸,笑道:“有些事,现在不适合你知道。”

孙逸皱眉,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不过片刻,孙邦话锋一转,复又笑道:“如果,你真想了解,那就努力修炼吧。待你哪天开窍,有着一定自保之力,为父再告诉你也不迟。现在……”

说到最后,孙邦摇了摇头。

这是害怕他卷入漩涡,生死不保。

毕竟,能让一位聚神强者束手无策的事情,定然不凡。其敌人,恐怕很强大。

孙逸岂会不懂孙邦的舔犊之情,因此没再追问,而是暗下决心,努力修炼,争取早日开窍,为父亲分忧。

开窍,乃是内修脏腑,开辟天生九窍,即指晋入开窍境。

淬血、造气、开窍、聚神、法身,乃是武道修行的境界。

与父亲孙邦交流了一会儿,并告知孙邦《引灵诀》修炼的注意事项,他即是留下孙邦独自在山洞静养。他一个人离开,加紧时间开始修炼。

江历的夜袭,让孙逸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比尹家发难更大,更强烈。

因为,这种危机,关乎生死,不再是颜面。

虽然孙逸未曾看到江历的面貌,但后者施展的《重力诀》却是被他一眼识破。据悉,《重力诀》乃是被尹家抢购,那么,背后龌蹉,傻子都晓得。

如今荣城之内能够匹敌孙邦的,唯有流云宗遣来的那个老头儿。

孙逸重伤尹玉岚,孙邦又斩了流云宗强者一条臂膀,这个仇恨,结大了。不出意外,双方很难再和解,多半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这种局势下,孙逸哪能不急?

实力不足,在这种生死攸关的争斗中,必死无疑。

所以,他必须抓紧时间修炼,增强实力,获取自保的力量。这不只是为了达成孙邦的期许,而是为了让孙邦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身心应付尹家及流云宗的倾轧。

孙逸清楚,他和孙邦息息相关,一荣俱荣。孙邦若是有个好歹,他必死无疑。尹家对他的恨,比之孙邦更甚。

“尹家,还真是绝情啊!”

孙逸灌了口酒,眼神渐渐凌厉。他本不欲和尹家过多计较,但对方却是不顾旧情,妄图杀了父亲,夷灭孙家,害他家破人亡。

如此歹毒,留不得!

孙逸从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前世能够成就法身,稳居天榜第一,威压万族,便可看出,他雷厉风行,杀伐果断。

所以,尹家百般算计,处处针对,已然激怒了孙逸。既然如此,那就铲除掉便是。

想法暗生,孙逸当即付诸行动,寻觅适宜地界,开始修炼。

《引灵诀》不愧为无上妙法,玄妙神秘,修炼速度事半功倍。

孙逸驾轻就熟,很快进入状态,不问世事,虔心修炼。

……

荣城尹家,后院别苑。

江明锋将荣城发生的事情以传讯玉符一五一十的通报了流云宗,并且,添油加醋,将江历被断臂,尹玉岚被重伤等事情加以描述,惹得流云宗高层十分震怒。

当即,流云宗掌门人第一时间表示,要派遣长老亲自过来处理。孙家骄狂,不容饶恕。

特别是重伤尹玉岚的孙逸,更被流云宗点名,定要捉入宗门,加以审判,以罪定夺。

得知流云宗的回复,江明锋嘴角暗勾,浮现起笑容。只是,略显冷锐,带着几分杀意。

孙家,这次必亡!

尹天罡得到消息,惊喜欢呼,若非顾忌体面,怕是都恨不能一蹦三丈高,恨不能雀跃长啸。

流云宗派遣长老过来处理,态度很明显,很重视这件事情。这说明尹玉岚倍受流云宗看重,一旦跨进流云宗,未来地位将会不低。

尹玉岚越受重视,尹家飞黄腾达的机会就越大,如此好消息,尹天罡哪能不喜?

辞别江明锋,尹天罡匆匆赶往香园,将这个好消息告知了昏迷已醒的尹玉岚。后者伤势不轻,遭受神相反噬,身与魂都有创伤,没有高级灵药,只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

因此,尹玉岚对孙逸恨之入骨!

“父亲,我要杀了孙逸!我要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尹玉岚仰躺在床咬牙切齿,苍白的脸颊满是怨毒。

“放心吧,玉岚,以流云宗对你的重视,这个仇,会替你报的。孙逸那小‘杂’种,不会好过的!”尹天罡也是一脸怨恨。

若非孙逸,尹玉岚又怎么会受伤?惨遭重创。

若非孙逸,尹家早已借势得逞,名震荣城,一跃成为望族。

都怪孙逸,一改前非,居然摆脱废物身,镇压了尹玉岚,狠狠地挫了尹家气焰,从而功败垂成,借势不成反丢人。

如果孙逸依旧是废物,即便孙邦再强势,也会有所顾忌,不敢撕破脸皮,会乖乖地奉上婚契,向尹家服软。

一旦孙邦服软,尹家声势将达到巅峰,威凌荣城轻而易举。

可惜!可惜啊!

每每回想,尹天罡都是恨怒欲狂,恨不能将孙逸挫骨扬灰,撕成粉碎。

提起孙逸,尹玉岚则是神情激动起来,忍不住恨道:“父亲,我很不甘,以我的资质,卓绝荣城,百年罕见,为何会被孙逸那个废物挫败?”

“我觉醒的是四星橙色神相,荣城有史以来都没有过的。而他觉醒的乃是一星黄色神相,是一只病猴,曾有强者判定,他根本不能修炼。可是,他哪来那般力量,伤得了我?”

回想旧事,尹玉岚很不甘心,她一直觉得孙逸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根本不可能和她比肩,只能望她项背,被她俯视。

可是,现实很残酷啊,狠狠地践踏了她的骄傲。

一个废物,怎么会有那么强的实力?

尹玉岚以前窥探过孙逸,可以笃定孙逸不能修炼。可是,为何那天孙逸偏偏爆发出了那么强的力量?

昏迷醒来,尹玉岚就是不断思索,回想经过,觉得很不可思议,完全无法理解。

尹天罡听到尹玉岚的话,眉头微皱,略显疑惑:“玉岚,你想说什么?”

尹玉岚咬了咬牙,将自己的猜测如实告知了尹天罡。后者闻言,脸色微凝,下意识失声:“你的意思,孙逸有古怪?”

“对!”

尹玉岚咬牙道:“他觉醒的黄色神相,乃是一只病猴,根本不具备天才资质。试问,他凭什么修炼得出比我还强的力量?”

“所以……”尹天罡疑惑追问。

“所以,我怀疑他应该学了什么禁法,类似于燃烧血气这种,激发了自身潜力,消耗自身潜能,从而换取短时间的力量爆发。否则,我想不通,他一个废物,怎么可以有那样的力量!”尹玉岚满脸怨毒的哼道。

“呼!”

尹玉岚的猜测,让尹天罡吐了口气,神情渐渐凝重起来。他沉吟了下,道:“说实话,昨天那小杂种的爆发,让为父也很诧异。一个声名在外的废物,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实力?为父起初怀疑是他太狡诈,故意伪装,隐瞒了修炼情况。”

“不过,经过你的提醒,我再仔细推敲,发现我原来的猜想无法说通。如果那废物真的隐瞒修为,又怎么可能瞒得住整个荣城?而且,孙邦那匹夫曾四处求法,以改善资质,显然是为了那废物。所以,可以断定,那废物应该不至于隐瞒修为。”

“仔细想想,昨天那废物爆发的时候,前后气质、外貌等差别都很明显。现在经你提醒,我才豁然开朗,想透关键。那废物多半是修炼了禁法,刻意在昨天爆发,不惜代价打压你,从而瓦解我们尹家的意图。哼,如此看来,那废物倒也是个狠角色,为了阻止我们,连命都不要了!”

尹天罡的话,让尹玉岚更加不忿,脸上的怨毒之色更加浓郁。甚至,一双清澈眸子中,浮现阴鸷,显得冰冷。

“父亲,我要报仇!我要再次挑战他,我要当着世人的面,杀了他,洗刷我的耻辱,重新夺回本该属于我的荣誉。”尹玉岚咬着牙道。

“你有把握吗?”尹天罡皱眉问道。

“放心吧,父亲!我没事!明锋师兄早前来过了,他告诉我,宗门长老过几日到来,会带来一枚疗伤灵丹,我的伤势不会成大碍。”

看出了尹天罡的忧虑,尹玉岚转怒为笑,恢复自信的姿态,笃定道:“而且,施展那种禁法,副作用会很大。我想,那废物昨天施展一次,应该会元气大伤。即便他可以再次施展,力量肯定大不如前次。”

“所以,过两天待我伤愈,再去挑战,他必然不敌。到时候,我会当着孙家人的面,亲手斩杀掉他!为我雪耻,为尹家扬威,为流云宗正名。”

【作者题外话】:请记得收藏、推荐、评论、打赏、分享、转发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