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流云宗再来人/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返回山洞,孙逸即是将《燃血诀》传授给了孙邦。后者获得秘诀,再次吃惊,瞪大了眼睛,震撼的看着孙逸。

“逸儿,这……这又是一部秘诀?”孙邦即便身为聚神境强者,经历过大风大浪,但还是被孙逸的接连表现所惊呆。

加上这部《燃血诀》,孙逸一共展露了三部秘诀。

三部秘诀啊!这般数量,足以惊动神城。

须知,整个荣城,百年历史,各大世家,没有任何一家拥有秘诀。即便孙家贵为望族,都只有耳闻,从未收藏。

若不然,前段时间出现一部《重力诀》,会轰动全城?

这种底蕴,即便神城都不多见,圣族宗门都收藏不多。

然而,孙逸却接连拿出来三部,若是传扬出去,只怕会轰动天下,掀起轩然大波。

这是我的儿吗?

孙邦惊愕的看着孙逸,脑子里都忍不住产生怀疑。这等造化,何其惊世啊?

半晌,孙邦才醒悟过来,苦笑了一声,对此又惊又喜。不过,各人自有个人的际遇,他并未追问这些秘诀的来处。一是他并非喜欢刨根问底的性子,二则是绝对信任自己的儿子。

“父亲,你快试试!”

孙逸尽管知晓自己接连授法,会引起孙邦的惊疑,但他仍然没有藏私。他已然彻底认可了孙邦这个父亲,且孙邦又无比疼爱宠溺他,所以,父子之间,他觉得不应该存在隔阂。

并且,孙邦实力越强,他越放心,底气越充足。

在孙逸催促下,孙邦收敛了心绪,依言尝试修炼《燃血诀》。顿时,一如孙逸一样,浑身血液如欲燃烧,缕缕焰火迅速升腾,急剧燃烧。

只是,孙邦体内衍生的血焰没有孙逸的明媚,焰火缺乏一种光泽,少了部分灵性。且燃烧速度也没有孙逸的快,提炼效果自然也稍逊一筹。

孙逸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孙邦的变化。但稍一思索,他即是想到了一些可能。

一是孙邦元气受损,血气匮乏,衍生的血焰自然效果不及。

二是孙邦修炼法诀级别不高,远不及引灵诀,淬血时血气纯度不及孙逸。所以,此刻燃烧的血焰缺乏光泽,少了部分灵性。

不过,孙邦修为终究超绝,远胜孙逸。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燃烧速度不及,血焰缺乏光泽,少了灵性,但提炼出来的血气终究比孙逸更雄厚。

所以,一番修炼,孙邦血气增强,只是半刻钟,散发的气息都压得孙逸连连退避,呼吸困难,无法承受。最终,被迫退出山洞。

这是境界的碾压,是实力的差距!

全盛时期的孙邦,吹口气都可以碾死成群结片的造气境。

洞口外,孙逸并未远离,静静地感受着孙邦的气息变化。逐渐增强,隐隐压得空气爆鸣,四周林木弯屈,山岳晃动,飞禽走兽逃离。

无疑,孙邦的状况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这让孙逸松了口气,嘴角笑容展现。他依靠着山壁,抓着酒葫芦,望天痛饮,闪烁的眉目间,散发着浓浓锋锐。

父亲痊愈之时,就是尹家覆灭之日!

……

天色初亮,旭日东升,金灿灿的朝霞洒满荣城,将巍峨的城池染上了一层霞辉,焕发起磅礴生气。

一声鹰啼,撕裂长空,惊动全城。

许多人举头眺望,即是看到,一头黑鳞鹰沐浴朝霞,自东方天际展翅飞来。掠入城池,在半空盘旋了一圈,随即朝着一处方向,俯冲而下。

人们看到,顿时惊呼,掀起喧哗声。

“那是尹家方向,看来尹家又有人来!”

“会是谁啊?”

“还能是谁?目前这种时候,除了流云宗的人,还会有谁没事跑去尹家?”

“流云宗遣来使者,接引尹家天之骄女尹玉岚归宗,且想要掺和尹家和孙家的联姻事宜,凌压孙家交出婚契,助涨尹家声望。谁知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孙家之主实力非凡,不仅未从,反倒强势反击,狠狠地扫了流云宗颜面。”

“据悉,流云宗使者十分不忿,当夜暗袭,想要杀掉孙家之主,以雪耻辱。结果,又错估了孙家之主的实力,未能得逞不说,反被孙家之主斩断一臂,最终狼狈逃窜。”

“嘿嘿,流云宗乃神城宗门,底蕴非凡,势力远超孙家。如今惨遭失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通禀宗门,再次遣来强者人物,准备一举拿下孙家呢。”

“我刚看到了,那头黑鳞鹰上站着有人。”

荣城沸腾,世人哗然,掀起轩然大波。

尹家前院,黑鳞鹰降临,载着一名须白发的灰衣老者,落入院中。尹家上下聚集,在江明锋的率领下,迎接着老者。

灰衣老者身材清瘦,面容清癯,白须及胸,长眉如发,垂于脸颊两侧。一身灰衣,长袖宽阔,两手缩于袖中,背负身后,一副风清云淡的架势,显得有些仙风道骨。

只是,站在黑鳞鹰上,俯视着院中众人,扫过断臂的江历时,他眼中闪过一丝阴鸷,暴露出了他阴沉的心绪。

“拜见齐老!”

江明锋率众在前,拱手弯腰,朝着老者恭谨拘礼。

“免礼!”

灰衣老者摆手轻挥,宽袖鼓动,似有清风呼啸,扫过面前众人。顿时,那些弯腰拘礼的尹家人众纷纷感觉一股大力托起双臂,让他们不由自主的站直了身体。

“嘶!”

许多人都是暗吸凉气,深深骇然,惊震齐长老的实力。这份手段,寻常的聚神境强者可做不到。

即便是尹天罡都是脸色微变,暗暗吃惊,看向齐长老的目光,满是敬畏。

在众人瞩目下,齐长老跃下黑鳞鹰,走向聚集的人群。江明锋迎上前去,向尹家众人介绍道:“齐老乃是我流云宗的长老,聚神六重境的绝顶强者,在神城之中,都是榜上有名的人物。”

“聚神六重境?这么强?”

“荣城百年历史,都是从未出现过这样的人物。”

“尹家有此人物驾临,真是三生有幸,蓬荜生辉啊!”

尹家瞬间哗然,包括尹天罡在内,都是神情剧震,骇然失声。他们看待齐长老的目光,愈发敬畏,态度更为恭谨。

齐长老备受瞩目,但他神情平静,面无波澜,两手后背,扫了一眼众人,随即看向江明锋道:“听闻,尔等在荣城遇到了麻烦?有人胆大妄为,妄自尊大,凌辱我流云宗?”

“齐老明鉴,此事不假。”

江明锋微微颌首,解释道:“事情起因皆因孙家骄狂,以势压人,逼迫尹家与之订下婚约,将玉岚师妹许配给孙家废物少主。弟子到来,得知前因,欲为玉岚师妹讨个公道,让孙家退还婚契。”

“谁知,孙家之主骄狂自大,不仅不退婚契,反倒羞辱尹家,更埋汰宗门。甚至最终该族废物少主不顾颜面,施展禁法,重伤玉岚师妹。孙家之主更是猖獗,斩断历伯一臂,践踏宗门体面。”

江明锋神情肃穆,一脸认真的将事情原委‘如实’道出。话语中尽是对孙家的抹黑,听得齐长老一张脸微微铁青。

“好大的胆子,区区边城世家,也敢忤逆我流云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齐长老拂袖一甩,脸色铁青的冷哼了声:“老夫此次前来,倒是要会上一会,这孙家,到底有何本事?”

江明锋闻言,身形一正,朝着齐长老抱拳恳切:“齐老明鉴,弟子恳请齐老为宗门正名。”

“放心,老夫既然赶来,孙家便绝不会好过!”

齐长老颌首,对此并不反对,向着尹天罡吩咐道:“你且遣人,前往那劳什子孙家,通知他们前来负荆请罪。否则,老夫若是上门,必定踏平孙家,鸡犬不留。”

尹天罡闻言,欣喜若狂,顿时抱拳躬身,激动应是。随即迫不及待的招来一名侍卫,严肃命令,务必将齐长老的话,原封不动的带去孙家。

吩咐示下,齐长老便是看向江明锋道:“尹家天骄在哪?怎么不见前来拜见老夫?”

不待江明锋回答,尹天罡急忙挤上前来告罪:“齐长老请恕罪,非是小女玉岚不敬,实则是因被孙家废物以禁法重伤,行动不便,数日来一直卧伤在床。所以,齐长老驾临,尹某斗胆,制止了她前来拜见。若有冒犯,恳请齐长老恕罪海涵。”

齐长老眉头微皱,似有不悦。

江明锋急忙站出来,为尹天罡辩护:“齐老,尹伯父所言不假,玉岚师妹伤势不轻,不便行动,故而未至。”

“带老夫去看看!”齐长老抚须点头,微皱的眉头松开,顾及江明锋面子,并未责怪。

江明锋乃流云宗亲传弟子,天资卓绝,潜力不凡,在流云宗声望不低,诸弟子中名列前茅。即便流云宗人才济济,似他这般天骄,也是屈指可数,凤毛麟角。

且江明锋更是拜得掌门为师,尽得真传,背景也是不差。即便齐老位高权重,也不敢轻易摆脸色,需得好生结交。

毕竟,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