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孙家恐慌/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轰!轰!”

苍云山脉,峡谷幽深,传出激烈碰撞的轰鸣声,打破四方幽静。

溪流潺潺,草木葱翠,峡谷深潭处,孙逸赤露上身,与一头三米多高的大黑熊激烈对抗。他单薄的躯体肌肉扎实,血气雄浑,力气惊人,与大黑熊拳拳硬撼,不输分毫。

若是被外人窥见,只怕会震撼欲绝。

这头大黑熊可不是普通的野熊,而是一头造气大成的裂地暴熊。其肉身壮实,堪称山岳,防御力高不说,更力气惊人,即便是造气圆满的修炼者都不敢与之硬撼。

孙逸身材单薄,在裂地暴熊面前跟侏儒一样,又瘦又矮,外貌形象差距悬殊,却和后者硬抗,不落下风。这般实力,足以让人震惊。

淬血圆满之后,孙逸实力大增,获得神相授予《燃血诀》更是血气雄浑,衍生灵性,力气再次增长一截。

如今的孙逸,即便不施展《强身诀》,仅凭肉身的力量都已经超过三千斤。寻常的造气大成修炼者,都是不及。

而修炼之路,淬血圆满之后,想要跨入造气境,则需要淬炼肉身,以外力压榨血气,从而提炼出精气。所以,孙逸深入山脉,寻找裂地暴熊这类强悍灵兽战斗,以磨砺自身,争取跨入造气境。

连番大战数百回合,初始孙逸有所不敌,肉身比之裂地暴熊相差一段距离。但随着战斗,在巨力碾压下,孙逸以《引灵诀》和《燃血诀》不断淬炼血肉等,肉身逐渐夯实,气力渐渐拔高,方才逐渐拉平局势。

直到如今,不落下风,分毫不输。

“差不多了,这头大家伙已经给不了我压力了,再僵持下去也没意义了!”

再次对决了几个回合,感受到自身变化不再明显,孙逸即是一步跨出,施展开《强身诀》,单薄的身躯骤然鼓胀,变得昂藏魁梧。

“死!”

双拳高举过顶,朝着裂地暴熊靠拢,逼近身前,两拳如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悍然轰进了裂地暴熊的胸口。

“轰隆!”

巨力爆发,如洪潮涌入,裂地暴熊那壮硕高大的身影都是猛然一震,脚步踉跄,随即止不住趋势的翻滚了出去。

“咔嚓!咔嚓!咔嚓!”

接连的骨裂声自裂地暴熊体内传出,鲜红的血液如箭一般,自牠眼耳口鼻迸射出来。牠滚落倒地,大口喘息,半晌都是爬不起身来。

孙逸一拳,打断了牠浑身骨骼,胸口更是首当其冲,直接塌陷了下去。碎骨崩断,插进了脏腑,刺穿心肺,危及了性命。

不出多久,裂地暴熊必死无疑。

镇压下裂地暴熊,孙逸停止了运转《强身诀》,身材恢复原形,潮红的脸色迅速消失,隐有一抹苍白一闪而逝。

《强身诀》太过狂暴,对肉身的需求很高。体魄不够强健,会有极大的损伤。孙逸即便修炼《引灵诀》这等妙法,肉身强度远胜常人,此时也是无法强撑太久。

所幸,有着《引灵诀》这等妙法,淬血炼体皆有神效,后续成长会持续拔高。再加之《燃血诀》增强血气,提升生命力,孙逸的恢复力也是十分惊人。

所以,《强身诀》的适用性,对孙逸的价值极高。

解决掉裂地暴熊,孙逸并未浪费,盘膝而坐,施展《引灵诀》掠夺了裂地暴熊的灵性力量。小半个时辰过去,裂地暴熊皮毛暗淡无光,魁梧身躯疲软下去,本就虚弱的精神恹恹不振,最终一声哀嚎,就此咽气。

“爽!”

孙逸站起身来,感受到血气再次增涨一截,血肉夯实了一倍,浑身力气直逼四千斤,他便是欢呼雀跃,倍觉振奋。

“造气大成的灵兽对我已经无法构成威胁,造成的压力已经不足以支撑我的修炼。看来,以后得去找造气圆满的大家伙了。”

孙逸思索着,习惯性取下腰间挂着的酒葫芦,仰头倒灌。结果,发现空空如也,不由一阵气馁。

酒没了,这人生可就过得没滋味儿了呢。

收起酒葫芦,孙逸啧啧嘴,捡起脱下掸在旁边树枝上的衣衫,转身朝着峡谷外走去。

“不知道父亲恢复得怎么样?如果痊愈的话,便该准备返回荣城了。山中枯燥酒也无,这日子可没法过呢。”

孙逸随手捋了捋满头汗湿的及肩短发,快步匆匆的朝着居住的山洞返回。

山洞内,孙邦盘膝而坐,正在修炼。察觉到脚步声,倏然睁眼,瞳孔中两道厉芒闪烁,好似利剑蕴育,撕裂云空,整个山洞都是霎那充斥起无穷剑气。

嗤嗤嗤声响骤起,洞内岩壁顷刻间被斩出一条条深邃剑痕。密密麻麻,杂乱无章,数以千计。

“父亲,你痊愈了?”孙逸见状,大喜过望。

“还没有彻底痊愈,只是,勉强恢复了些。”孙邦气息内敛,鼓动的衣袍恢复平静,他按剑的手松开,看着走进山洞的孙逸轻笑:“不过,目前的状况却是十分的好,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再有三五日,就可以彻底恢复巅峰。”

“那也不错!”孙逸喜笑颜开:“父亲痊愈,实力大进,孙家在荣城地位将更加稳固。届时,即便尹家背靠流云宗,也不敢轻举妄动。”

一位绝顶高手,即便流云宗也不敢轻易得罪死。除非,他们有着绝对把握,将之斩杀。否则,绝顶高手的疯狂报复,足以摧毁流云宗的根基。

孙邦闻言一笑,心情大好,看待孙逸倍感欣慰。若非后者,他也不可能有恢复痊愈的机会,更别提实力大进。

自己的儿子,越来越神秘了啊!

孙邦不由感概,他忽然察觉,自己似乎无法再看透孙逸。后者所得的造化,让他都是望尘莫及。

三部秘诀,皆都玄妙,即便是他都是参悟不透。如此造化,让人垂涎。若非是父子,换作外人,他只怕都会怦然心动呢。

苦笑一声,孙邦收敛杂乱思绪,看向孙逸道:“逸儿,为父思考了下,准备深入苍云山脉修炼,以期早日痊愈。所以,这两日你需得好生照顾自己,别乱闯,安全为重。”

不抓紧机会修炼,就辜负了三部秘诀的玄妙呢。

“父亲放心吧,孩儿现在足以自保。”孙逸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笑道。

“有你这句话,为父很放心。”孙邦毫不怀疑孙逸的底气,不提孙逸是否有其他保命手段,就《引灵诀》《燃血诀》《强身诀》三部秘诀,都足够自保。

父子交流了片刻,孙邦未做久留,便是加紧时间离开了山洞,直奔山脉深处。

以他的修为,想要快速恢复,寻常低级灵兽、草木等无法满足他的需求。他需要的,最起码也得是聚神境的。

孙邦离开,孙逸更觉乏味,扒拉着酒葫芦,舔了舔葫芦口残留着的酒渍,回味许久,只觉馋得慌。

“哎!修炼吧!”

压下酒瘾,索然无味,孙逸再次离开了山洞,朝着山脉深处边缘靠拢。他要去寻找造气圆满的灵兽战斗,磨砺自身,提升实力。

而在孙逸父子勤加修炼的时候,孙家却已是乱作一团。

尹福将齐长老的话原封不动,一字不差的通告了孙家,齐长老那满含煞气的话语,让得孙家惊惶交错,揣揣不安。

“怎么办?怎么办?流云宗这回动真格的了,要覆灭孙家啊。”

“简直欺人太甚,流云宗仗势欺人,太过分了!”

“家主在哪?家主到底去哪儿了啊?我们该怎么办?去请罪吗?接受流云宗的凌辱吗?”

“大族老,怎么办?请您想想办法,咱们该怎么办啊?”

孙家一片躁动,上至领导高层,下至少年稚童,皆都陷入慌张。

“一位聚神六重境的绝顶高手,即便家主在,也是无能为力,不可匹敌的。”有族老摇头,苦笑道。

“家主若是全力而为,最多力敌聚神五重境,六重境的人物,他也吃不消的。”有族老赞同,叹息道:“聚神境界,一重一天地,即便只是一个小阶段的差距,实力都会是天壤之别。”

“那该怎么办?难道,孙家就此认命?被流云宗奴役?”有族老愤慨,觉得委屈。

“流云宗乃神城宗门,底蕴势力强盛不衰,向他们臣服,倒是没什么所谓。只是,尹家之女拜入流云宗,倍受重视,只怕从此孙家需得仰仗尹家鼻息存活啊。”有族老喟叹,倍觉心塞。

“那该怎么办?殊死一搏吗?让流云宗夷灭整个孙家吗?”有老辈人物冷哼,脸色很是难看。

显然,孙家众高层拿不定主意,不敢贸然擅动。

“那日一战结束,家主便销声匿迹,不知所踪。该不会……”沉默许久,有族老忽然颤声质询,引发孙家一阵恐慌。

显然,不少人早已有所揣测,只是顾及风声,不敢妄言。现如今危机逼近,孙邦仍然没有半点消息,孙家上下不免惶恐。

众人沉寂,心绪更乱,许多年轻人更是不禁绝望。

“罢了!罢了!老夫便去负荆请罪,向流云宗服个软。”

在孙家上下人心惶惶之际,大族老发话了,他站出来,表决态度:“我这就前往尹家,向流云宗认罪。若是可以化解,那便是最好。若是不能化解,也好拖延一段时间,为孙家挣一口喘息的机会。”

“趁我前去尹家之际,孙冥,你挑选一些杰出子弟,暗中送出孙家,找一个隐秘的地方暂时安置。待此事风波过后,再接回来。若是孙家夷灭,也好为孙家留下血脉,香火可以延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