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彪悍历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荣城,聚宝阁。

内阁别苑,柳茹嫣仰躺在藤椅上晒着日光浴,曼妙丰腴的身材一览无遗,此刻慵懒地样子,更具一种别样的风情。

“小姐,出事了!”

这时,黑衣中年贾执事匆匆闯入,一边快走,一边惊呼,神情匆忙。

“贾执事,又出什么事了?不会,又有谁抛售一部秘诀吧?”柳茹嫣慵懒地舒展了下藕臂,纤细十指交扣,撑得曼妙身姿愈发婀娜妖娆。

黑衣中年走进别苑,闻言苦笑:“流云宗齐豫来了荣城,下了通告,让孙家负荆请罪。尹家又召集了荣城各家,据悉,在商讨夷灭孙家的计划。”

“夷灭孙家?好大的口气呢!”柳茹嫣神情不变,姿态依旧慵懒,并不在意。

黑衣中年贾执事叹了口气,道:“齐豫乃是聚神六重境的绝顶强者,若是他亲自出手的话,孙家必然不敌。”

柳茹嫣闻言颌首,不置可否的道:“话虽如此,不过,齐豫即便出手,却未必奈何得了孙邦吧?若是孙邦逃走,流云宗只怕会陷入噩梦。一位聚神五重境的绝顶强者的疯狂报复,流云宗可吃不消。”

“此话不错,只是……”

贾执事苦笑一声,犹豫了下,解释道:“据黑神卫探听到,孙邦父子早已不在荣城。自那夜后,便已消失,不知所踪。”

“不知所踪?”柳茹嫣黛眉微蹙,终于是意识到了不对。

贾执事点了点头,脸色沉肃的道:“据推断,孙邦可能受伤,且伤势不轻。否则,不会轻易离开荣城,不会斩出那一剑,威震各方势力。据猜测,很大可能是虚张声势。”

柳茹嫣终于正视起来,慵懒姿态不见,她自藤椅上坐起,黛眉紧锁,美眸浮现凝重。以她的聪慧,自然明白贾执事所言不假。

孙邦若非重伤,又何必离开荣城,离开孙府?

孙邦若非重伤,又怎会斩出那惊世一剑,威震荣城?

起初以为,孙邦被袭,因愤怒而宣泄。现在结合孙邦的作为来看,根本不是,而是为了掩人耳目,虚张声势,给人造成一种他很强,很愤怒,从而给人先入为主的印象,孙府不可入,孙家不可惹。

因此,数日以来,孙府平安无事,荣城各方势力尽管有所猜测,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无人敢擅闯孙府。

无疑,是忌惮孙邦之威。

但现在,这种威势会荡然无存。因为,流云宗来了一位聚神六重境的绝顶强者,其实力声望比之孙邦更高更强。

在这样的人物率领下,荣城各家必然意动。若是得知孙邦重伤,此消彼长,估计会毫不犹豫的群起而攻之,推翻孙府,夷灭孙家。

墙倒众人推,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实在太常见。

“这下麻烦了!”

柳茹嫣黛眉紧锁,妩媚精致的脸颊浮现凝重。

“小姐,那我们怎么办?”贾执事摸了摸脑袋,有些忐忑的问道。

柳茹嫣沉默了下,揉了揉眉心,随即吩咐道:“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先盯紧尹家动静。若有风吹草动,即来告知我。”

“是!”

贾执事没敢耽搁,领命而去。

……

“砰!砰!砰!”

山林间,沉闷的碰撞声不绝于耳,一人一兽两道身影在其中纠缠冲撞,彼此肉搏,场面激烈。

浑厚的气息呼啸席卷,横扫四方,掀起漫天落叶沙尘,令得大片山林视野浑浊,迷乱视线。

孙逸赤露上身,袒露精壮的肌肉臂膀,和一头五米长的红毛狮子浴血厮杀。他单薄的躯体内蕴着磅礴大力,汇入拳头,悍勇无畏的迎击着红毛狮子的利爪。

这可不是普通的狮子,而是一只造气圆满的赤炎雄狮。力气之大,随意一爪子可以拍碎山石,抓碎三人合抱那么粗的参天巨树。

正面鏖战这样一头灵兽,只是为了不断压榨自己,借赤炎雄狮的力量淬炼精血,从而压榨出精气,使自身蜕变。

淬血境跨入造气境,称得上质的跨越,力量会倍增。所以,这种晋升却也不是那般容易。即便是孙逸,拥有《引灵诀》这等妙法,想要突破,都需要按部就班的锤炼。

当然,一些大家族,宗门等,会收藏着‘造气丹’,服用这种丹药,会使精血活跃,从而锤炼时事半功倍。

只是,孙逸目前无处可寻,也没有机会去置换,便也只有这样辛苦锤炼。

“砰!”

硬撼一位造气圆满的灵兽,以孙逸目前的实力,若是施展《强身诀》将会十分轻松,随手可碾杀。只是,那样取不到压榨自身的效果。

所以,从始至终,孙逸未曾施展秘诀,都是依靠自身力量硬撼。

因此,他的处境很惨,根本不敌,被赤炎雄狮的利爪抓得浑身是伤,皮开肉绽,近乎浴血。虽然都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到骨头,但那些深可见骨的伤口却是狰狞可怖,看起来很吓人。

硬撼一击,孙逸不敌,身影踉跄飞退,撞断一根大树,滚倒在地。

“咳咳咳!”

孙逸翻身爬起,不见疲软,反倒神采奕奕,动作依旧迅疾。他暴吼一声,体内血液沸腾,《燃血诀》运转开来,血气汹涌,身上狰狞的伤口迅速止血干疤,甚至慢慢地愈合。

然后,孙逸继续悍不畏死的扑向赤炎雄狮。力量不见,依旧强盛,速度不慢,保持着迅猛。拳脚交加,仍然凶狠激烈。

“吼!”

赤炎雄狮怒不可遏,被刺激得早已震怒,浑身红毛都是根根倒竖,如赤色焰火在体表燃烧,散发的气息带着滚滚炙热,烘烤得落叶枯裂,大地滚烫。

孙逸不惧,依旧凶悍,那般气势,居然比之赤炎雄狮都更胜一筹。再次交手数十个回合,孙逸伤了一次又一次,但每次飞出去,不一会儿就又止血,精神依旧旺盛,打得赤炎雄狮都郁闷得很。

分明实力弱渣,一爪子可以镇压,但就是打不死,生命力顽强得吓人。这太诡异了,赤炎雄狮纵横附近山林,还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怪事。

“吼!”

最后一击,轰飞孙逸,赤炎雄狮发出一声憋屈的怒啸,最终居然调转身影,朝着远方山林奔跑。

牠居然逃了!

遇到这种打不死的怪物,赤炎雄狮很憋屈可耻的选择逃逸。

“咳咳!”

孙逸推开撞断的树木枝桠,翻身爬起,看到赤炎雄狮的反应,不由咧开嘴笑了。

“嘿,本来还想和你多玩一会儿,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怂了。既然这样,那可就没意思了!”

一声怪笑,孙逸瞬间施展开《强身诀》,体内轰的一声,浑身血肉鼓胀,单薄的身材迅速变得魁梧昂藏,体内血气沸腾汹涌,力量剧增。

“嘭!”

两脚蹬地,踩得大地剧震轰鸣,山林晃动,孙逸如炮弹跃起,飞也似的扑向了逃逸的赤炎雄狮。

揍了大爷这么久,也该还回来了嘞!

孙逸呲牙一笑,跃过数丈距离,欺近赤炎雄狮身后。在后者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两手抓住了牠的尾巴。然后奋力一震,站稳脚跟,气沉丹田,直接将赤炎雄狮抡飞了起来。

“轰!”

抡了一圈,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砸得地面轰鸣,山林震动。赤炎雄狮半边身子都是陷进了地面,七窍直流鲜血,浑身骨骼咔咔碎裂。

“轰!轰!轰!”

一下又一下,孙逸足足摔了七下,摔得赤炎雄狮不再挣扎,气若游丝,他才罢手。停止了《强身诀》的运转,随手丢下,走上前去,盘膝而坐,施展《引灵诀》开始掠夺灵性力量。

一头造气圆满灵兽的灵性力量,足以让他大获裨益。

半个时辰,赤炎雄狮嗷呜一声断气,彻底殒命。浑身皮毛黯淡无光,肌肤褶皱,灵性力量彻底消弭。

孙逸睁开眼睛,舒展筋骨,浑身噼里啪啦一阵响动。起身随意舞动了下拳头,感受到自身略有增长的气力,以及充沛的血气,他的心情好极了。

习惯性取出酒葫芦,舔了舔早已被舔得发光的葫芦口,啧啧嘴,嗅着酒葫芦里残留着的酒香味,努力的做出一副陶醉享受的样子。

但片刻,就索然无趣。

“也不知道父亲的情况怎么样了,我好想回城啊!”

孙逸挂起酒葫芦,满脸的落寞。头可断,血可流,不能断了我的酒啊。

意兴阑珊的感慨了一声,孙逸转身再次朝着山林深处走去,继续寻觅着新的造气圆满的灵兽,磨砺自身。

三天时间,他都在这样疯狂而彪悍的战斗中渡过。悍勇无畏的浴血厮杀,惨烈残酷的磨砺自身,虽未锤炼出精气,但肉身却是夯实了一倍,力气剧增一截。在不施展《强身诀》的情况下,都直逼五千斤,远胜寻常的造气大成,接近造气圆满。

而在孙逸疯狂修炼之际,苍云山脉深处,孙邦也未倦怠。三日以来,疯狂扫荡,掠夺了十几头聚神境一二重灵兽的灵性力量。

如今血气雄浑,骨肉强壮,生命力旺盛,元气沸腾,已然恢复巅峰。

不过,他并未归来,而是手按剑柄,认准某处方向,朝着一座深谷疾驰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