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强强对决/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剑光煌煌,照彻天地,斩碎云端,劈开虚空,迎向了齐豫的大手。

磅礴剑气倏然爆发,大地虚空顷刻被撕裂,剑芒纵横,肆虐乾坤,将孙府府邸都是洞穿出千疮百孔,虚空如马蜂窝,密密麻麻的剑孔,十分渗人。

“噗噗!”

手印被破碎,随着齐豫动作掀起的元力狂潮,也被顷刻撕碎。剑气不灭,剑芒不散,剑光依旧,携带着惶惶天威,继续斩向齐豫。

“好!”

齐豫见状,不怒反喜,两眼骤亮,身影一转,甩袖一兜,天地顿时浮现昏暗之感,风云咆哮,雷霆闪耀,掀起恐怖威势扫向孙邦。

“轰隆隆隆!”

双双碰撞,皆蕴育磅礴威压的攻势继续交锋,轰然爆开。交击处虚空塌缩,天地震动,出现一片风暴漩涡。恐怖撕扯力蔓延,将乱石沙尘搅得粉碎。一些实力不济的围观者,都是要被拖拽得离地飞起,朝着风暴漩涡而去。

尖叫声四起,引发人群混乱,围观者们恐慌四散,退避三舍,不敢靠拢。

这即是聚神境强者作战的威势,造成的余波都是足以歼灭群雄,凡人不敢近身。

力量交汇,波动奔涌,肆虐八方,孙邦和齐豫首当其冲,被余波掀翻,在地面接连飞退。但很快,孙邦甩手一扫,余波被分开,如洪潮自中间碎裂,从他身旁两侧奔涌而去。他一步跨出,提剑再起,重又杀向了齐豫。

“铮!”

剑鸣声起,天地如惊雷咆哮,风云翻滚,似被牵引,不由自主沸腾。同时,四面八方,整座荣城所有剑兵皆都齐齐震动,嗡嗡剧颤,发出轻鸣声,似乎受到召唤,陆续响应。

“斩!”

一声暴喝,孙邦手起剑落,顿时,剑光掠出,荣城四方,一柄又一柄剑兵破空而来,如出海蛟龙,一头接一头,转眼间成千上万,密密麻麻,覆盖整座荣城上空。

万剑齐发,腾空而至,随着孙邦一剑劈出,不约而同的朝着齐豫怒斩下来。

“啊!我的剑!我的剑飞了!”

“天呐,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剑握不住了,居然自己飞走了!怎么回事啊?”

“这……这是什么手段?居然引动全城之剑!”

全城哗然,许多人惊震欲绝,特别是持剑者,更是倍受震动,惶恐交加。他们的剑居然不受控制,不由自主而去,即便是他们都是紧握不住。

这般景象实在太惊人,旁人完全不懂。

“剑意!是剑意!”

柳茹嫣身旁,黑衣中年贾执事失声呢喃,浑身哆嗦了下,忍不住的惊震:“天呐,他居然领悟了剑意。”

同为聚神境强者,贾执事震动不已,唯有同层次人物,才知道领悟剑意这种成果会有多么恐怖。

柳茹嫣闻言,都是霍然失色,神情剧变,忍不住扭头看向贾执事惊呼:“剑意?这种手段寻常人连触摸都不及,更别说感悟。能悟出剑意者,无不是绝代天骄。我们柳族,上下万人,天骄辈出,古往今来似乎都未曾有人领悟出。”

“是呀!孙邦却领悟了,而且,看这气势,似乎略有小成,不像是初入的样子。”贾执事眼神震惊,骇然讲道。

“嘶!”

饶是柳茹嫣素来沉稳,却也忍不住吸了口凉气,这太惊人,小小荣城,竟然出了这样一位人雄。

“小姐,我忽然相信你所说的,孙邦若不死,必成法身。”贾执事忽然唏嘘,满脸凝重。

柳茹嫣黛眉紧锁,美眸闪烁,死死地凝视着孙邦背影。

“这对父子,值得我们柳族拉拢!”贾执事接着喟叹,引得柳茹嫣呼吸微滞。

而在柳茹嫣二人私下交流时,流云宗众人也都是倍受震动。

“少爷,这次冲动了!孙邦感悟出剑意,此次若不死,未来成就定然不凡,可成人雄。届时,流云宗大难临头。”被孙邦斩断右臂的江历无奈叹息,恨不能捶胸顿足。

江明锋眉头紧锁,目光闪烁,脸色也是一片沉重。孙邦爆发出的剑意超乎想象,饶是他都是险些吓得失声。听到江历的叹息,他两手紧攥,钢牙紧咬,深沉的面孔浮现冷凝之色。

“他活不过今天!”

江明锋咬牙切齿,恨意浓浓。

“希望吧,齐老功参造化,实力强绝,竭尽全力,或可镇压。只是……”江历有些忐忑,不太看好这一战。经历过和孙邦对决,前者对孙邦颇为忌惮。

“乒乒乓乓,噼里啪啦!”

在世人惊震声中,半空万剑齐至,压向齐豫,发出金铁交汇的声响。万剑齐发而来,带动的气息更是隐有风雷咆哮,霹雳横呈的趋势。

万剑汇聚,自八方而来,如同一股龙卷风暴,带动着狂暴,锋锐,凛冽,雄浑之势,压塌虚空,朝着齐豫当头吞来。

风暴口剑气纵横,剑芒肆虐,万剑之光映照诸天般,整座荣城弥漫开璀璨绚烂的光泽。如万花绽放,耀眼夺目。

“好!”

齐豫见状,惊喝一声,却是不慌不乱,临危不惧。他衣袍鼓动,血气沸腾,元力汹涌,周身穴窍映照诸天,似如一颗颗星辰,缭绕而起。

随即他双手合十,盘膝而坐,双手结印,周身穴窍之光汇聚,形成一尊葫芦幻影,笼罩周身,覆盖方圆十丈之地。

远远看去,一尊黄色葫芦镇压在那里,齐豫盘膝而坐,居在葫芦中央。随着他两手印式不断结出,葫芦影子愈发凝实,最终仿佛化作真实,栩栩如生。

葫芦高十丈,镇压在地上,散发着磅礴威压,给人一种巍峨雄浑之感。似乎天塌不惊,地陷不动。

“轰隆!”

万剑斩落,撼在葫芦虚影上,却是无法撕裂,反倒激发层层光晕,似波澜涟漪层层散开。光晕四散,波及百丈范围,虚空都被碾破,大地都被生生压得塌陷半尺。

许多人退避不远,皆都感觉到一股海啸压来,那些看似微弱的光晕,似乎内蕴着万钧之力,足以碾碎一座座山岳,轰爆一片片群峰。

实力不济者无不咳血倒飞,如炮弹般被碾飞了出去,那一圈圈光晕,实在恐怖绝伦,让他们骨断筋折,血气跌宕,难以自抑。

“噼啪!”

“轰隆!”

“嘭嘭!”

“噗噗!”

万剑斩落,各种声响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柄柄剑兵纷纷爆碎,触及葫芦时顷刻炸开,似乎不堪重负,难以匹及。

“嘶!”

许多围观者倒吸冷气,被这般手段震动。

剑意都是无法撕裂,这种手段堪称恐怖。

“印咒,镇妖咒。”

孙逸微微皱眉,前世贵为法身高人,对各类神通皆有了解,大道三千,不说悉数皆懂,但世间常见的皆有耳闻。

齐豫所施展的,即是法咒中的一种印咒,名叫镇妖咒。顾名思义,可镇压妖邪。

这种法咒属于防御型法咒,修炼圆满,可让诸邪辟易,万妖难侵。其防御力恐怖绝伦,堪称绝巅。

想要习得镇妖咒,需得自身元力无比雄浑,血气足够强盛,否则很难习得精髓。

这老匹夫竟习得此咒,足可见实力强绝。

孙逸眉头微皱,抬头看着孙邦一跃而起,提剑纵身,随同残余的剑兵一起压落,当头一剑,劈向齐豫。

随着孙邦跃起,四方剑兵倏然一转,随同在他左右,形成剑兵铠甲,附着他身周,一起斩落。剑气纵横,压顶而下,虚空都是塌缩,形成肉眼可见的虚空狂潮,卷向四方。

“嗡!”

剑兵斩落,击中葫芦顶端,虚空剧颤,发出震耳欲聋的嗡鸣。层层光晕激荡,道道剑芒纵横,亿万剑气肆虐,整片天地都是混乱不堪。

这般威势震动之下,那些随同孙邦而来的剑兵纷纷爆碎,悉数化作齑粉飘散。即便孙邦自身,都是摇摇欲坠,似乎要从半空跌落。

在如此攻势下,葫芦内盘膝而坐的齐豫也是无法忽视,盘坐的身躯狠狠一震,忍不住闷哼了声。只是,葫芦顽固,仍未破去,依旧鼎立。唯有外表光泽暗淡许多,凝实的模样微微虚幻。

“防住了!”

流云宗汇集的众人皆都攥拳惊呼,惊喜交加,先前他们可算是捏了一把汗,一颗心都是高高悬起呢。

孙邦那一剑,实在太恐怖,大有毁天灭地之势,让他们震撼欲绝,很担忧齐豫会扛不住。结果,齐豫依旧,葫芦巍峨不动,防御之恐怖超乎想象。

“哼,原以为荣城第一高手有多厉害,原来也只是纸老虎。”

“领悟了剑意?这就是剑意?不过如此,装腔作势。”

许多人都是嗤笑起来,看向孙邦的目光满是戏谑。

江明锋两手后背,不屑一顾的瞥了孙邦一眼,随即看向孙逸道:“孙逸,你且等着,你父亲授首之时,就是你亡命之时。”

言辞冷厉,杀意不加掩饰。

孙逸眉头紧锁,瞥了江明锋一眼,没有回应后者,再看向战场。

孙邦一剑未能凑功,纵身一跃,落下地来,施展《强身诀》准备以力强破。却在此时,熟悉的神念传音再次灌入识海:“父亲,用你全力一剑,猛击葫芦中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