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柳族境况/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名册记录的都是些赔罪的礼物,灵丹妙药、金银珠宝、精铁玉器等多不胜数。都是世俗常见之物,缺乏稀珍之宝。

“哼!”

孙逸粗略翻了一遍,随手丢弃在地,冷然哼道:“这就是你们的交代?用些世俗凡物就想洗刷掉你们覆灭孙家的罪恶?”

“少家主,实在抱歉,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族内大半底蕴。若是您需要更多的东西,我们族内实在拿不出太多了啊。”林家之主抱拳恳切,装出一副可怜模样说道。

“我要的交代,就是贪图你们这些世俗凡物吗?”孙逸灌了口酒,冷笑着扫了一眼这些各家势力之人。

“少家主,您若是需要其他绝世稀宝,我们实在拿不出啊。”李家之主在旁叫苦。

孙家冷笑:“尔等觉得我很闲是吗?”

“不不不,少家主,我们绝无此意,只是,您所要的交代,没有确切准线,我们实在无法会意啊。”林家之主急忙摆手道。

“简单!当初谁杀进了孙家,那么,就杀了谁。或者,废掉修为也行。”孙逸淡淡道。

“哗!”

满场失色,众人无不惊哗。

当初受流云宗胁迫,各家势力可谓精锐尽出,皆杀进了孙家。若是按照孙逸所说,全部杀掉或废掉,那么他们将彻底落魄,精锐死伤殆尽,再无屹立荣城的底蕴。

“少家主,您未免太狠绝了些。”李家之主脸色有些深沉,哆嗦着身躯道。尽管畏惧孙家威势,但孙逸的要求,实在太过分,这是要断绝他们的根基。

孙逸灌了口酒,无视了李家之主的愤怒,看也没看众人,只是淡淡道:“如果诸位觉得我的要求太过分的话,那么,我不介意,血洗荣城!”

“嘶!”

所有人都是倒吸冷气,神情剧变,被孙逸平静却充满杀意的话语惊得心肝俱裂。

血洗荣城,这是要屠尽各家啊!

因果终有道,善恶皆有报。

这些势力当初贪图一时爽快,助纣为虐,妄图夷灭孙家。现在孙家得势,他们便摇尾乞怜,见风使舵,孙逸岂会轻饶?

不狠狠地杀灭他们的威风,一旦流云宗卷土重来,这些势力便会再次狗仗人势,暗藏的野心会死灰复燃。

所以,只有杀得他们怕了,才会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少家主,何至于此。”林家之主哆嗦着大叫。

“当初你们围杀孙家时,可曾想过今时?”孙逸冷冷反问。

“我……我们也是被迫的!”林家之主叫屈。

“若非你们野心勃勃,流云宗岂会威胁得了你们?若是你们当初有现在敷衍我孙家的气节,流云宗岂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威胁你们?”孙逸冷笑。

“我……我们……”林家之主还想辩驳,却被孙逸大手一挥,冷冷喝道:“少要狡辩,诸位,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回去好好思考,如何抉择。明日清晨,给我答复。若是仍然让我不满意,诸位,那就是你们咎由自取。”

说完,孙逸看也没看这些人一眼,转身离开了前院。

各家势力傻在原地,许久,他们才咬紧牙关,紧攥双拳,结伴离去。

“看紧他们!”

孙逸消失在前院前,叮嘱了一名侍卫,吩咐着监视各家。

……

聚宝阁,内阁。

柳风冥关闭院门,在厢房中盘膝坐于床榻,抱元守一,坐禅入定,尝试着再次修炼。

但功法刚刚运转,肾部便一阵锥痛,如针扎,好似要被撕裂掉一样。

“嘶!”

疼痛让柳风冥都是眉头紧皱,下意识嘶了口气,高大的身躯微微一晃,从入定中醒了过来。

如同孙逸所说,他自两个月前,转修功法开始,便是渐有了这种症状。起初只以为是转换功法略有不适,便没有太过在意。

但谁知道,日渐推移,这种疼痛由最初的微弱酸麻,逐渐演变成现在这种剧痛。痛之苦楚,饶是他一代聚神七重境的巅峰强者都是无法承受,不堪重负。

以至于,两个月来,他无法入定修炼,不敢修炼。一旦尝试,就会剧痛难忍。

甚至,有时候就算不修炼,只要运转元力,肾部都会隐隐发胀,导致元力出现细微滞碍。虽然这种滞碍并不影响他的实力,但柳风冥依旧察觉到了不妙。

他曾私下询问过聚神境巅峰的老祖宗,老祖宗检查后却是摇头不知,无法判断,弄不清楚情况。他也咨询过许多高级医师,却都得不到肯定答复,这让他很忧虑。

如今被孙逸道破,查明缘由,不得不让他心生惊震,暗自彷徨。

难道,自己真的要就此殒落?

柳风冥捂着肾部,脸现深沉。

“四爷爷!”

这时,院外响起柳茹嫣的呼唤声,打破了柳风冥的遐思。

“进来!”柳风冥应了声。

柳茹嫣推门而入,敲响了房门,紧接着进入了厢房。看着端坐在床榻上的柳风冥,前者俏脸浮现认真,一丝不苟的问道:“四爷爷,孙逸所说,是真的吗?您……真的有危险?”

柳风冥闻言,没有回答,只是深深地保持沉默。

柳茹嫣叹了口气,知晓事情为真,她拉开旁边椅子坐下,询问道:“您的病情,老祖宗知道吗?”

“老祖宗查探过,无法做出判断,不清楚缘由。”柳风冥沉声道。

“那……孙逸说的可对?”柳茹嫣又问。

“对!一丝不差!”柳风冥点了点头,叹息道:“我为了再做突破,更进一步,于两个月前转修了火行功法,妄图以该功法的暴戾属性冲破玄关。只是,没想到,修炼之初,肾部就出现酸麻之感。”

“起初,我也没有在意,只认为是转修功法引起的不适,只要磨合一段时日,即可消弭掉的。谁知道,随着修炼越深,酸麻感逐渐加剧,最终转为胀痛,继而犹如撕裂般。”

说起此事,柳风冥不免懊悔。

“那您现在停止修炼这部功法,重新修炼原来的功法呢?”柳茹嫣追问。

“没用,肾部依旧剧痛难忍。无论什么功法,都一样。甚至,运转元力时,肾部都会出现胀痛,不适之感愈演愈烈。”柳风冥摇头苦笑,悔恨交加。

“您……您何至于此啊?”柳茹嫣满面愁容。

“哎!”

柳风冥一声长叹,“丫头啊,你不知道,柳族,远非你看到的那般鼎盛啊。”

柳茹嫣闻言,霍然一惊,听出了柳风冥的话外之意。

“四爷爷,柳族,生了什么变故?”柳茹嫣黛眉一挑,惊疑问道。

柳风冥一声苦笑,拂袖一扫,一片朦胧元力将厢房笼罩,隔绝了外界窥探。随即,他才叹息道:“丫头,你素来聪敏,难道不曾察觉吗?”

“什么?”柳茹嫣眉头紧锁,不太明白。

“修炼者,即便功参造化,只要不成仙圣,依旧寿有尽头啊。”柳风冥怅然一叹。

“嘶!”

柳茹嫣吸了口冷气,随即失声叫道:“您是指老祖宗……”

柳风冥脸色深沉的点了点头,随即讲道:“修炼之境,修为越高,寿命可与日俱增。但,即便如此,宗师境也仅有九百岁。老祖宗如今寿已八百九十八岁,距离大限之日,已不远矣。”

“柳族之所以稳固,屹立神城,位居第一,其底蕴,无外乎是老祖宗威慑群雄。可,若老祖宗大限而去,柳族将陷入危机。流云宗,野心勃勃,虎视已久,一旦柳族生变,必有异动。”

“墙倒众人推,丫头,你应该清楚的。”

说到最后,柳风冥脸色隐含惆怅,他叹了口气,继续讲道:“为了赶在老祖宗大限之前,让柳族有着自保之力,我不得已,另辟蹊径,妄图冲破玄关,更进一步。心思急切,从而误入歧途。”

“整个柳族,不只是我,你爷爷,你二爷爷,三爷爷,你大伯,三叔,七叔,大兄等,无不在暗中努力,都想拼尽全力,撑起柳族这片天。可是,修炼之路,岂会那般顺畅?”

柳风冥苦笑着摇头,满脸的落寞。

“并且,据悉,流云宗戚天问似乎掌握了宗师奥妙,有望在近期百尺竿头。丫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柳风冥盯着柳茹嫣,无奈笑道。

戚天问,即是流云宗之主,当代掌门。一身修为早已登临聚神九重境,元神圆满,窥视巅峰宗师境多年。

这即是流云宗稳坐神城第二交椅的底蕴!

如今,戚天问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即是有望踏足宗师境。一旦成功,柳族原本的威势就将荡然无存。以流云宗的野心,柳族必然生变,危在旦夕。

前是绝路,后有追兵,柳族岂能安宁?

“那……那柳族无解吗?”柳茹嫣俏脸多了几分苍白,颤栗的看着柳风冥问道。

“有啊!”柳风冥扬眉一笑:“老祖宗若能再进一步,成就半步法身,便可镇压一切敌。”

“只是,可能吗?”

老祖宗寿终正寝已不远矣,浑身血气已是渐渐失去活性,精气更不胜往昔。想要突破,更进一步,哪还有可能性?

柳茹嫣娇躯一颤,脸色愈发苍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