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还恩情,断因果/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隆!

空气爆鸣,虚空震动,柳风冥杀意暴涌,升起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柳族老祖宗乃是柳族底蕴,事关柳族安危。若是老祖宗寿尽的消息传扬出去,必定会掀起轩然大波。以流云宗虎视眈眈的心思,定然会有动作。

届时,柳族必然遭劫。

墙倒众人推的道理,如他们这些圣族高层,最是看得通透。柳族鼎盛千年,见过许多世家大族起起落落,跌宕起伏。

劲风呼啸,杀意临面,孙逸都觉呼吸一滞,有种坠入冰窖的感觉,浑身冷得哆嗦,毛骨悚然,让他下意识想要瑟瑟发抖。

“吼!”

关键时刻,血灵虎王站了出来,发出怒啸声,卷起漫天波涛,血浪翻滚,将临面杀意扫荡开去。同时,撑开一片血光,护住了孙逸,隔绝了柳风冥的威势,抗住了柳风冥的威压。

“铮!”

厢房中剑鸣骤起,一缕剑芒爆开,撕裂窗户,轰然斩出,以劈天之势劈向了柳风冥。剑光霍霍,剑气纵横,狂烈无边,逼迫得柳风冥杀意爆碎,威势崩溃,自身在剑气威胁下反倒后退了一步。

短短片刻,双方已然交手,且有了细微结局。

在孙邦和血灵虎王的压迫下,柳风冥即便身为聚神七重境的巅峰强者都是无法硬撼,应付不了。

“四爷爷,住手!”

看着柳风冥不服气,想要全力爆发时,柳茹嫣冷喝一声,制止了他。

“此子必死,否则,柳族将危!”柳风冥冷冷道,气势汹汹,不愿罢休。

“四爷爷,且慢动手!”柳茹嫣拦在了柳风冥面前,制止道:“孙公子所言,分明只是猜测,并不确定,你如此作为,岂不是不打自招了吗?”

“我……”柳风冥脸色一凝,气势一滞,他完全没有想到这茬。

柳茹嫣无奈叹息,柳风冥实力强大,生性躁动,却并没有太多心机。所以,孙逸那般试探的言辞,他都听不出,直接暴露了柳族危机。

“这混账小子,好深的心思。”柳风冥暴跳如雷,恨怒欲狂,他堂堂聚神七重境的巅峰强者,居然被一介毛头小子算计了。

柳茹嫣拦住了柳风冥,俏脸布满的冷意渐渐消失,她带着几分疑惑的看着孙逸道:“孙公子从何得知的?”

“你告诉我的!”孙逸灌了口酒,淡淡笑道。

“我?茹嫣何曾说过?”柳茹嫣很疑惑,暗中思索,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顿时苦笑连连,颓然一叹。

“孙公子心思缜密,观察入微,茹嫣不得不说声佩服。”柳茹嫣这才悚然,孙逸的心思比她想象中还要深沉。

只是,寻常而言,孙逸比较直接。

以至于,初次见面,柳茹嫣都觉得孙逸是个缺乏心思的人物,比较好笼络。现在才恍然,这家伙不是缺乏心思,而是寻常状况,不屑于玩弄心思。

真的玩弄起来,心思缜密得可怕,居然从她的只言片语就可以推断出柳族的处境,着实让人悚然。

孙逸灌了口酒,啧啧嘴,淡淡道:“天下之大,如孙某这般心思缜密者,不乏少数,柳姑娘不要推举孙某。”

“嘶!”

柳茹嫣闻言,不仅没有舒缓心绪,反倒心绪一紧,一颗心又高高悬起。

孙逸那番话看似在谦虚,实则在提醒柳茹嫣,他都能够猜到柳族有变,神城鱼龙混杂,关注柳族的有心人多不胜数,能够猜测到这些的估计不少。

只是,他们无从得证,无法肯定而已。

霍然,柳茹嫣芳心大乱,呼吸一滞,压力感倍增。

孙逸并未在意柳茹嫣的神情,自顾自的灌了口酒,淡淡道:“荣城不过边陲小城,一旦风云起,血也可洗城。神城浩瀚,势力众多,个中凶险,比之荣城十倍更甚。”

柳族势危,墙倒众人推,结局将会更惨烈。

柳茹嫣俏脸发白,再无血色,原本的沉稳镇定彻底消失,窈窕娇躯都是隐隐发抖,忍不住的瑟瑟悚然。

“小子,你再胡言,老夫定斩你项上人头!”柳风冥怒不可遏,觉得孙逸在威胁柳族。

孙逸瞥了柳风冥一眼,流露出一丝不屑之色。后者实力强大,却无太深心机,连这些潜在危机都没看透,只知狂妄胡为。纯粹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才是真正的狂妄无知,却偏偏口口声声训斥他不知天高地厚。

真是岂有此理!

孙逸很不屑,对柳风冥愈发不喜,更为厌恶。

“四爷爷,你闭嘴!”柳茹嫣这回真的怒了,扭头看向柳风冥,冷冷暴喝。后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她很恼怒。

听不出孙逸在故意点醒他们吗?

人家一片好心,却被你处处当成驴肝肺,也难怪孙逸暗生疏离之心。

柳茹嫣无奈暗叹,对孙逸的感观再次好转。

柳风冥气得脸腮通红,但在柳茹嫣的呵斥下,他忿恨的哼了声,不得不闭嘴沉默。

杀意消失,剑弩拔张的气氛消散,柳茹嫣这才又看向孙逸,道:“柳族危机,迫在眉睫,还请公子教我。”

孙逸灌了口酒,犹豫了下,还是指点道:“虚张声势,暗度陈仓。”

“虚张声势?暗度陈仓?”柳茹嫣美眸闪烁,细声呢喃。

“柳族最大威胁,不外乎是流云宗,所以,只要防备住流云宗即可。其他门派只要稍加震慑,以柳族多年威势,想必不难。让他们投鼠忌器,为柳族挣得时间即可。”孙逸提点道。

“可是,流云宗之主据悉触及宗师奥妙,不日将百尺竿头。”柳茹嫣解释道。

“柳族老祖宗,就不能更进一步?”孙逸反问。

“老祖宗潜力已尽,此生想要再做突破,估计很难了。”柳茹嫣叹息道。

孙逸灌了口酒,淡淡一笑:“所以,才要虚张声势。”

柳茹嫣闻言,霍然一惊,聪慧让她瞬间领会了孙逸的意思。思绪纷飞,眨眼间即是有了对策。

“多谢公子指教!”柳茹嫣愁眉舒展,眉宇多了几分喜意。

“走吧!”

孙逸随意摆手,未再多言,转身便要进房。

“公子!”柳茹嫣急忙叫住了孙逸,再次恳切道:“恳请公子救救四爷爷,此番恩情,柳族必定肝脑涂地,也会报答。”

“不必了!”

孙逸驻足,却未回头,淡淡道:“今日点醒你,便算是还了柳姑娘近些时日以来的照顾之情。从今往后,因果已断,互不牵涉,走吧!”

“公子!”

柳茹嫣俏脸一变,没想到孙逸竟然会是这样的态度。若是从此无牵涉,那她早前所有努力岂不白费?

“柳姑娘,世间事,总有些缘是求不得的。我信不过柳族,所以,我们注定无缘。”孙逸背对着柳茹嫣,灌了口酒,淡然说道。

柳茹嫣脸色发白,怔怔的看着孙逸的背影,美眸闪烁,隐现挣扎。眼看着孙逸再次动身,将欲离去,她急忙叫道:“孙公子,茹嫣愿意交出神魂烙印,任你差遣,恳请你救救四爷爷,指教柳族。”

越接触,柳茹嫣越觉得孙逸愈发看不透,以她的蕙质兰心,竟然都是无法捉摸。

孙逸驻足,未曾回头,陷入犹豫中。

柳风冥僵在原地,眉目蠕动,闪烁着叹息之色。目睹着孙逸和柳茹嫣的对话,他即便再没心机,也是看出来了,孙逸对柳族的态度并没有他想象中那般亲近。

起初,他觉得是孙逸妄想高攀柳族,现如今,孙逸坚决拒绝柳茹嫣拉拢,避如蛇蝎,哪有半点高攀之心?

并且,柳茹嫣的恳切,不惜自贬身份,以神魂烙印换取孙逸救治自己。这般姿态,让柳风冥又怒又恼,却又倍感无力。

柳族已经过了最鼎盛的时期,盛极而衰,已是开始走下坡路。否则,柳族大小姐,一代天之骄女岂会如此自贬身份?

“丫头,四爷爷没事的,别为了四爷爷一介糟老头,随意践踏自己。”柳风冥拦住了柳茹嫣,摇头笑道:“四爷爷即便苟活下来,对柳族意义也不大。”

柳茹嫣看了柳风冥一眼,眼眶更红了,但却强压着,倔强的看着孙逸,恳切之色愈发浓郁。她愿意交出神魂烙印,并非只是想要救治柳风冥那么简单,更是想要捆绑孙逸。

孙家原本势颓,在尹家和流云宗压迫下毫无反抗之力,如今却是逆转局势,夷灭尹家,让流云宗暂避锋芒。

这其中变化,让柳茹嫣看到了希望。凭着直觉,又反思数日来的了解,她已然确定,这一切都与孙逸逃不脱干系。

只是,具体怎么回事,她不知道。反正认定了,孙逸必然有瓦解柳族危机的能耐。

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就是那么不可思议。

孙逸察觉到柳茹嫣的固执,收起了酒葫芦,转身看向后者道:“柳姑娘实在太看得起孙某了,在下只是一介造气境小成的蝼蚁而已,修为比之柳四爷相差悬殊,哪有能耐拯救柳族?请回吧!另请高明吧!”

他不想再和柳族牵扯因果,柳风冥的态度真的让他反感,从柳风冥的身上,他对柳族很难再找到信任感。所以,合作之事,可能性不高了。

然而,孙逸拒绝的话刚落,柳茹嫣忽然一指点向眉心,一缕神魂真灵溢出,脱离眉心,咻的一下射进了孙逸的识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