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愿以此身相随/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风冥故意介绍流云宗的妖孽,不乏有敲打孙逸的心思。

傻子都知道,孙逸和流云宗的矛盾不可调停。无疑也就注定,孙逸会和流云宗的兵戎相见,与其年青一代会争锋相对。

狂刀陈宇,在神城威风赫赫,名动一方,同代中鲜有敌手。虽然仅次于柳如龙,但却也只是一招险败排名第二。

近些年来,可是一直在勤学苦练,寻求机会,再战一回,压下柳如龙。这样的人物,神城之内,榜单之上,鲜有人能及。

除了柳如龙外,也就清云宗的‘小相公’姜浩或可相提并论。

小相公姜浩,人杰榜第三,年二十二岁,开窍七重修为。攻击力不强,但胜在防御力稳固,一身骨肉强如精钢,抗击能力即便是柳如龙都是不敌。

这样的人物,若是赤手肉搏,柳如龙都未必奈何得了,甚至可能稳压陈宇。

柳风冥斜眼看着孙逸,嘿嘿冷笑:“狂刀陈宇,乃是流云宗掌门首徒,换言之,是江明锋的同脉大师兄。据悉,陈宇此人极为护短,对师兄弟十分仗义,其人又瑕疵必报。”

敲打的意思显而易见了啊!

孙逸瞥了柳风冥一眼,脸色不太好看。这老东西明知道他跟江明锋不对付,甚至有生死约战,他还故意提及陈宇和江明锋的关系,这不是故意恶心他吗?

他倒是不怕什么狂刀陈宇,甚至柳如龙都不放在眼里。只是顺口一提,比较好奇榜首人物。

在意?

开玩笑,他前世贵为法身高人,偌大神州网络天下法身,罗列天榜,他稳居天榜第一数十年,无人撼动其地位。

这样的人物,会在乎劳什子‘人杰榜’第二的小娃娃?

嗯,是的,在孙逸眼中,陈宇柳如龙之流,都只是小娃娃。

真龙,岂会和泥鳅比大小?试强弱?

孙逸灌了口酒,嗤笑了声,“我只是在乎第一是谁,至于第二?没兴趣!”

他在乎的是,天下第一!

柳风冥却是不知,只当孙逸是死鸭子嘴硬,在故意掩饰。顿时嗤笑起来,嘿嘿冷笑:“还真是狂妄无知,不知天高地厚。人杰榜第二没兴趣?哼,人家才应该没兴趣了解一个蝼蚁呢。”

蝼蚁?

孙逸横了柳风冥一眼,嗤笑道:“我是蝼蚁,那你个老匹夫还得求着我治疗,岂不是连蝼蚁都不如?”

“你……你……”柳风冥顿时哑口无言,被气得脸腮通红。

这无疑是他心头最深沉的痛,堂堂巅峰强者,聚神七重境修为,名镇一方的人物,在此接受一介蝼蚁的治疗,说出去都有些羞惭。

孙逸故意揭露,简直是打人专打脸,骂人专揭短,太他娘可恨了!

若非有求于人,柳风冥真是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孙逸呢。

“哼!”

半晌,憋不出辩驳的措辞,柳风冥只能甩袖冷哼,自认吃瘪。

“好了,你俩别闹了,一个为老不尊,一个长幼不分,太没体统了。”场面有些僵持,气氛有些尴尬,柳茹嫣只得出来圆场。

孙逸灌了口酒,神情平淡,懒得反驳。他没在意什么人杰榜,也懒得搭理。但谁若敢犯他,他不介意掂量掂量,劳什子人杰榜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没再就此事和柳风冥争执,孙逸安静地听柳茹嫣讲述了些事情,告知晚上行程安排,柳茹嫣和柳风冥便早早离开了。

孙逸将离开的事情告知了孙邦,后者并未阻拦,反倒甚为欣慰,很支持他出去历练。但也百般叮嘱,在外需得小心,万事以安全为重。

儿行千里,父母皆忧,这是人之常情。

知晓着孙逸要离去,即便素来性子沉稳,寡言少语的孙邦都是变得啰嗦起来。各种告诫、提醒、以及经验之谈,都纷纷抛出,再三叮嘱孙逸记住。

孙逸苦笑,论阅历,以他前世经验,比孙邦强百倍不止。如今听后者敦敦教诲,倒是别有一番滋味。他并没有不耐烦,反倒很认真倾听,表示铭记。

这种父子亲情,前世的他,所尝不多。

自幼年少轻狂,未曾在意,待得成就法身时,父母已老,亲人已逝。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前世的孙逸深深地体现过这种滋味,所以,今生再重头,他很享受。

眼看着日落黄昏,夕阳西斜,孙邦才恍然,摇头苦笑,结束了啰嗦。

“去吧,收拾去吧!”孙邦挥挥手,背转身去,一如往常,按剑而立。伟岸的身姿如山挺立,渊渟岳峙,沉稳不迫。

“父亲,那我走了!”孙逸躬身拜别。

孙邦未答,背对而立的身姿纹丝未动。

直到孙逸转身而去,消失在庭院中,孙邦挺拔的身姿才微微佝偻,按剑的手指才徐徐松开。

“长大了,长大了啊……”

孙邦长长一叹,满脸愁容,又暗藏欣慰,说不出的复杂,说不尽的怅然。

……

孙逸要走,不胫而走,绿萝得知消息,早早地就帮孙逸收拾好了行李。

傍晚时候,孙逸从孙邦庭院返回别苑时,发现绿萝蹲坐在厢房门槛上,两手撑腮,眼神发呆,失魂落魄的样子惹人垂怜。

“绿萝?想什么呢?”孙逸走上前去,敲了敲绿萝扎着双丫髻的脑袋,轻笑道。

“哥哥,你真的要走了吗?”绿萝站起身来,发呆的眼神回过神来,大眼汪汪的看着孙逸问道。

“嗯。”孙逸点了点头,笑道:“外面的天地很广很大,我想去看看。”

“哥哥,绿萝也想去!”绿萝顿时抓住孙逸胳膊,大眼汪汪的恳切。

孙逸笑容一僵,怔怔的看着绿萝,这让他有些为难。绿萝这丫头很单纯,心性纯真,出门在外的话,很容易被诓骗。

他目前实力不济,没法给予太多保护。所以,有些迟疑,不愿意携带。万一出个什么事儿,他可是会心疼的。

所以,留在孙家,留在父亲身边,才最安全。

“哥哥,绿萝要去!”看到孙逸沉默,绿萝抓着孙逸胳膊的手指更加用力,指甲都快要掐进其肌肉中了,让得孙逸感受到她的决心。

孙逸灌了口酒,有些怅然道:“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人心很复杂。”

“绿萝不怕!”绿萝摇头,目光坚定,满含勇毅。

“我怕呀……”孙逸苦笑,被人拐走了咋办?

天大的风险,孙逸敢闯,敢搏。即便与天争命,前世他也干过,可谓天不怕地不怕。只是,他唯独害怕牵累身边人,害怕身边人面临风险。

说来胆大,却也胆小。

“哥哥……”绿萝顿时红了眼眶,两眼水汪汪的,泪水顺着眼角就流了出来。

“诶诶诶,你别哭啊,你个丫头,哥哥这不是担心你吗?你哭个啥啊?”孙逸顿时手忙脚乱起来,慌不迭的用衣袖给绿萝擦眼泪。

这可是真是麻了手脚!

孙逸叫苦不迭。

“哥哥,绿萝要去!”绿萝抓着孙逸的胳膊不撒手,依旧坚定的叫道。

“好好好,去!去去去!我答应你还不成?不许哭了!”孙逸只得叫饶,同意了下来。

“哥哥真好,绿萝不哭!绿萝不哭呢!”小丫头顿时欢天喜地,欢呼雀跃,带点婴儿肥的两手急忙抹干了眼泪,喜笑颜开。

刚才哭的样子是装的吗?

孙逸很想问,却一脸的无语凝噎。

绿萝没有察觉到孙逸的无奈,喜笑颜开的拉着孙逸进门,献宝似的指着桌子上放置着的两个包袱,道:“哥哥你看,绿萝连行李都收拾好了呢。”

孙逸又是一阵无语,这丫头早就算好了他会答应的?

“你呀你,就这么自信我会带着你?”孙逸很无奈。

“没有呢!”绿萝摇头,随即垂下了脑袋,两手拘谨的缠在身前,一副犯了错的小孩模样,怯怯地的道:“其实……其实绿萝没想到哥哥会答应,只是……只是想过,等哥哥走了,绿萝就……就自己偷偷跟着去……”

好大的胆子!

孙逸两眼霎那圆瞪,没想到绿萝的决心这么深,亏得自己答应了,不然这丫头真敢走啊!

走丢了咋办?

被人拐走了咋办?

遇见坏人咋办?

有什么意外咋办?

想想那种处境,孙逸就是一阵胆寒,素来胆大著称的他都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下,猛地打了个寒颤。

“你……你……”这回换做孙逸气急败坏,不知道该怎么来训诫这丫头。

“哥哥,绿萝早就认定了,哥哥这辈子去哪儿,绿萝就去哪儿。哪怕去死,绿萝也会跟着呢。”绿萝似是没有察觉到孙逸的心情,突然抬起了头,大眼汪汪的迎视着孙逸道。

“……”

孙逸想要指责的心思瞬间消逝,手指着绿萝的动作都是凝滞,一脸的愤慨都是僵滞下来。绿萝的话,宛如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他的心上,让得他一颗心猛烈剧震。

他从未想过,绿萝这个小小丫头,纯真懵懂,却已是有了如此强烈的独立人格。

具有独立人格的人,才能意志坚定。

孙逸毫不怀疑绿萝的那番话,如果他死,绿萝必然不会苟活。

即便风雨艰险,愿以此身相随。

这无关什么感情,而是一份信任,亲密无间的信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