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绿萝的姐姐/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

少年惨叫,砸进走廊仍然翻出去了好几圈,狠狠地撞进墙角,咳出大口鲜血,这才稳住趋势。

但他浑身骨断筋折,却是半晌爬不起身来。胸前一个脚印清晰可见,深深地印在衣袍上,显得分外瞩目。

“你……”

少年又羞又怒,恨杀欲狂,可是孙逸那一脚太狠,踹断了他几根胸骨,脊椎骨也都是崩裂,让他挣扎半晌,难以起身,最终只能够屈辱嚎叫。

很快,几名家奴走了过来,搀扶着少年匆匆跑开,远离了这片客苑。

孙逸站在客苑中,平静的灌了口酒,目送着少年消失,并未追究下去。

少年离去,孙逸也是敏锐的察觉到,客苑上空徘徊的神念也是随之消失。

“哼!”

孙逸已然断定,柳族有人在针对他。

他首先怀疑的就是四爷柳风冥,这老东西在他手中多次吃瘪,没有讨到好处,回到族中故意安排年轻人来挑衅,想要镇压他挽回颜面。

但是仔细回味,那缕神念的气息跟柳风冥不符,他就又排除掉了柳四爷的嫌疑。

“不是那老家伙,又会是谁?”孙逸目光闪烁了下,难不成,是柳族小二爷,那娘们儿他爹?

他初来乍到,接触过的柳族人,除了柳四爷,也就小二爷柳兴岚。排除了柳四爷的嫌疑,也就柳兴岚的嫌疑最大。

当然,孙逸无法确认柳兴岚的气息,所以不排除有其他柳族之人暗中作祟。

想不透关键,孙逸倒也没有深究,回到厢房,稳固了下修为。

绿萝在旁边房间待不下去,且察觉到院中的动静,所以走出来查看状况,神情依旧忧心忡忡,显得很闷闷不乐。

“哥哥,柳族太压抑了,绿萝怕……”绿萝坐在床头,踢蹬着脚,有些意兴阑珊的道。

世家大族,规矩繁多,束缚压抑自然太多。并且,城中诸多人杰叫嚣讨伐孙逸,让绿萝为此畏怯。

绿萝倒是不怕规矩,就怕有人为此找孙逸的麻烦。

孙逸闻言,灌了口酒,道:“绿萝安心待着,这段时间不用出去,吃住柳族自有安排。且给哥哥些时间,过段时日,哥哥带你离开柳族,去外面自己独住去。”

他原本是想跟柳族合作,成为柳族客卿,但现在看来,柳族似乎对他并不满意,合作的倾向不大。所以,孙逸也就绝了心思,准备离开柳族。

人家都并不重视,他也没必要死皮赖脸的留着。等柳茹嫣办好身份铭牌,他就跟对方交代一下,然后离开柳族。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随着修为又进一步,孙逸自信,可以在黑曜城站稳脚跟。

“可是,外面好多人都在讨伐哥哥,想要找哥哥麻烦。如果我们离开柳族的话,哥哥岂不是会更危险,那些人估计会肆无忌惮的。”绿萝也想离开柳族,但想到城中的讨伐声,她又担忧起来。

“放心吧,丫头,哥哥应付得了。”孙逸揉了揉绿萝的脑袋,坦然一笑。

绿萝抿着嘴角,未做回答,只是满含怯缩的眼神出卖了她彷徨的心情。

而在这般气氛下,柳茹嫣再次来到了客苑。

“今天有人来找事?”柳茹嫣走进客苑,看到孙逸,即是询问起来。

“嗯!”孙逸没有隐瞒,如实告知。

“哼,他们太过分了!我去找他们去!”柳茹嫣俏脸一沉,顿时转身欲走,准备为孙逸讨个公道。

“算了!”

孙逸摆手,叫住了柳茹嫣,道:“柳族不太欢迎我,这很正常。毕竟,我实力太弱。所以,我想通了,不会打搅柳族。”

“公子,你这是责怪茹嫣了吗?”柳茹嫣脸色一变,顿时哀怜问道。那般娇柔的模样,看起来楚楚可怜。

孙逸灌了口酒,不曾在意柳茹嫣的魅惑,淡淡的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茹嫣姑娘,我相信你应该会明白的。”

“公子,茹嫣舍不得你……”柳茹嫣款款上前,素手挽住孙逸胳膊,柔声道。

孙逸嗤笑了声,甩手挣脱了柳茹嫣的纤手,随即说道:“茹嫣姑娘,我意已决,不用多言。”

“而且,你我双方,本就是一场交易。只是,交易不太满意,各奔东西是自然的。再说,我又没有打算离开黑曜城,以后茹嫣姑娘若想继续交易,随时可以来继续找我的。”

柳茹嫣抿了抿红唇,有些幽怨的看了孙逸一眼,觉得后者太不解风情,心头颇为羞恼。但她沉默了下,还是叹了口气,问道:“公子有何打算?”

“这正是我需要和你聊的。”孙逸灌了口酒,看着柳茹嫣笑道:“我需要你帮我寻一处府邸,我需要搬出柳族,寄人篱下终究有些挺不起脊梁。”

“公子,你可知道,黑曜城有多凶险?以你的实力,若是没了柳族庇护,恐有不测。”柳茹嫣大吃一惊,皱眉道:“即便有兽王保护,也未必能够万无一失。”

孙逸眉头微皱,犹豫了下,随即问道:“你觉得,柳四爷跟我走的几率有多大?”

“啊?你想带走四爷爷?”柳茹嫣惊愕交加。

孙逸灌了口酒,耸肩道:“茹嫣姑娘不会以为,我和柳族分道扬镳之后,还会继续好心好意的帮他疗伤吧?”

“这……”柳茹嫣错愕,没想到孙逸抱着这样的心思。

“所以,想要痊愈,就得老实的听我的。”孙逸神色平静的道。

“这个……茹嫣也不知道。”柳茹嫣摇头,摸不准柳四爷的脾气。

“他会答应的!”孙逸嘿嘿一笑,胸有成竹。

“为什么?”柳茹嫣很疑惑,不知道孙逸的底气源自何方。

“哈哈,我若死了,茹嫣姑娘岂能苟活?”孙逸促狭的看着柳茹嫣笑道,惹得后者俏脸通红,又羞又恼。

双方缔结契约,孙逸为主,柳茹嫣为奴。孙逸若死,柳茹嫣也会神魂俱灭。所以,不考虑孙逸安危,柳风冥看在柳茹嫣的安全上也会答应。

当然,孙逸这是开玩笑的,他还不至于借一个女人来为自己遮风挡雨。

所以,话音刚落,孙逸一指点向眉心,将那缕神魂烙印摘取出来,归还给了柳茹嫣。

“你自由了!”孙逸淡淡一笑。

“公子?”柳茹嫣错愕,怔怔的看着那缕神魂烙印,她完全没有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刻,孙逸居然会归还烙印,主动和她解除契约。

他疯了吗?

还是他傻?

偌大黑曜城,不知多少人妄图她柳茹嫣认主,希冀着和她牵扯着关系。可是,孙逸居然如此不在意,说还就还?

这份坦然,这份平静,超乎柳茹嫣的想象。

“拿回去吧!”

孙逸灌了口酒,不以为然的笑道:“茹嫣姑娘虽然功利心太强,注重利益。但是,心眼也不坏,勉强还算善良。所以,孙某想交你这个朋友。”

“公子,你……”孙逸的言行,让柳茹嫣大为感动。这份坦然,她从未见过,偌大神城,天骄辈出,她从未见过谁能如他这般。

如此男儿,柳茹嫣哪能不亲睐?

“拿回去吧!”孙逸淡淡一笑,未曾留念。前世贵为法身高人,傲骨天生,岂会允许自己借用一介弱女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所以,这种时候,越想脱离柳族,就越要和柳茹嫣撇清关系。虽然很危险,但他有自信,即便没有柳茹嫣,也可以折服柳四爷,护他一时安全。

然而,柳茹嫣的行为,却是出乎他的意料。

只见柳茹嫣素手轻抬,带起一股劲风,将那缕神魂烙印再次送回了孙逸的眉心。随即嫣然一笑,道:“公子如此深明大义,茹嫣岂会如此私利?”

“你……你这是何苦呢?”孙逸傻眼了,饶是见多识广,也忍不住错愕。柳茹嫣居然放着自由不要,非得跟自己纠缠不清?

“公子心意,茹嫣明白。只是,公子如今进退两难,正是举步维艰之际,茹嫣又岂会趁人之危?”柳茹嫣虽然功利心很强,一切以利益为重,但贵为魅仙子,又岂会没有丝毫傲气?

孙逸如此诚意待她,她又怎会无动于衷?所以,她选择了拒绝收回神魂烙印。

“公子若要和茹嫣划清界限,还请立足稳定以后再来。”柳茹嫣嫣然一笑。

“茹嫣姑娘既然清楚孙某举步维艰,危险重重,那就应该明白,孙某也许会亡命在外。届时,岂不是反误了姑娘的卿卿性命?”孙逸脸色沉肃,对柳茹嫣顿生好感。

无疑,柳茹嫣此举,深深地震动了孙逸的心,让后者对她印象大为改观。

柳茹嫣却是巧笑嫣然,掩嘴笑道:“茹嫣却是觉得,公子此去必定飞黄腾达,来日定可成为一代天骄,纵横神城。所以,茹嫣这是提早下血本,赌一场荣华富贵呢。”

“……”

孙逸无语凝噎,忍不住暗叹。不得不说,柳茹嫣的胆魄,比他也不差分毫。

如此女子,怎能不被世人所爱?难怪魅力如此之高。若非孙逸暂时无心情爱,只怕也会为之动心。

柳茹嫣未曾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将置换而来的东西交给了孙逸。

“公子安心等待,府邸宅院之事,茹嫣这就去安排!”柳茹嫣借故告辞,离开了客苑。

孙逸提着装满法咒相关资料和秘籍的包裹,静静地目送着柳茹嫣离开。直到后者的背影消失不见,他才灌了口酒,长长一叹。

“茹嫣姐姐是个好人!”

这时候,绿萝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孙逸的背后,怯生生的说道。

孙逸闻言,回头看了绿萝一眼,忍不住的颌首一笑,刮了刮少女的鼻梁,道:“以后,绿萝又多了个姐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