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刮目相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随同柳茹嫣来到黑曜城,入住柳族,引发了广泛关注,神城沸腾。

有关柳茹嫣和孙逸的流言传得沸沸扬扬,大街小巷,人尽皆知。

无数天骄,人杰俊彦纷纷表态,当众宣誓,要挑战孙逸,跟孙逸决斗。

“我要宰了那个混蛋,竟敢抢走我的女神。”

“我的茹嫣女神啊,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啊,突然就选了对象啊!我恨啊!”

“女神啊,请回头看一眼,在你身后,有人为你心碎啊!”

不少俊彦人杰捶胸顿足,扼腕叹息。

而在无数俊彦人杰痛恨切齿之际,一则消息如燎原之火,迅速传遍黑曜城,引发轩然大波。

“什么?那个孙逸根本不是其他神城的天骄俊彦,而是边陲小城的土著废物?”

“觉醒的一星神相?天呐,这是哪儿来的消息?是真的吗?”

“如今才是淬血圆满的修为?我的妈呀,茹嫣女神这是瞎了眼吗?怎么会选这么一个废物?”

“觉醒的一星神相?我的娘啊,我家扫茅厕的下人都是觉醒的二星神相好吗?”

“啊!苍天啊!大地啊!你是瞎了眼吗?为什么会让这样一个癞蛤蟆抢走我的女神啊?”

“月老啊,你被屎糊住了眼睛吗?怎么可以乱牵红线?”

无数天骄愤怒,震动交加,这个结果超乎所有人的意料。

原本他们以为,能够抢走柳茹嫣这位魅仙子的,肯定也是绝代天骄,有着绝世之资,有惊世之才。可谁他妈想到,是个废物,觉醒一星神相的废物,连许多世家大族的下人都不如。

“不行!我坚决不能坐视我的女神被这样一个废物抢走!觉醒一星神相的废物,怎么有资格配得上我的女神?他没资格!”

“不错!我要拯救我的女神!那废物肯定是施了什么手段,诓骗了我的女神,我不能坐视不理,眼看着我的女神走进黑暗陷阱。”

“我要去柳族,拯救我的女神!女神,我必定会救你出火海!”

“女神,你等着,我来救你了!”

“孙逸,你个废物,滚出来跟我决斗!”

“还我女神!”

全城沸腾,叫嚣着挑战孙逸的人此起彼伏,延绵不绝。很快,孙逸之名震动黑曜城。

……

柳族,自孙逸居住的客苑离开,柳茹嫣即是安排着人前去寻找适合孙逸居住的府邸宅院。随后,她前去了四爷柳风冥的住处。

“四爷爷!”

柳风冥正在院中调养生息,舒展筋骨,柳茹嫣赶来,轻声叫道。

“丫头来了?坐吧!”柳风冥笑呵呵的招呼着,打完一套掌法,这才走向凉亭下坐下。

“四爷爷,嫣儿找你有事商量。”柳茹嫣开口道。

“噢?何事?”柳风冥讶异的看了柳茹嫣一眼,随即笑道:“看你的脸色,似乎不是小事,好像还有些不太开心呢?”

柳茹嫣坐在柳风冥对面,两手托腮,手肘撑着桌沿叹了口气,道:“四爷爷,您老实告诉我,谁唆使柳俊去找事的?”

擅闯客苑,妄图教训孙逸的少年即是叫柳俊。

柳茹嫣显然去查过了,知晓了事情经过。

“这……”柳风冥喝茶的动作一滞,脸色起伏,有些讪讪。

“是您?”柳茹嫣脸色一沉,目光不善的看着柳风冥。

“咳咳,有我的部分意思……”柳风冥讪讪一笑,急忙解释。

“还有谁?”柳茹嫣追问。

柳风冥苦笑道:“丫头,整个黑曜城都传得沸沸扬扬,你说,作为长辈,能不关心你吗?”

“我爹?”柳茹嫣脸色一凝。

“我可啥也没说啊!”柳风冥瞪眼。

柳茹嫣顿时气急败坏,敲着桌子忿恨道:“真是的,他怎么可以这么糊涂!”

“……”柳风冥嘴角抽搐,这算不算连带着骂他也是老糊涂?

“真是的,气死我了!前面处心积虑下的功夫,现在全毁了。”柳茹嫣忿恨难平。

“咋啦?”柳风冥不解。

柳茹嫣闻言,瞪了柳风冥一眼,恨恨道:“他要走了,准备离开柳族了,现在已经和我撇清了关系。”

“谁啊?”柳风冥疑惑。

“还能有谁?”柳茹嫣瞪眼。

柳风冥脸色一僵,满是错愕:“他……他要走?要离开柳族?”

“我刚从他那回来,他亲口说的还能有假?”柳茹嫣忿恨道。

“走?嘿,他有那想法,也未必有那胆子。他难道不知道,现在满城风雨,想镇压他的人多不胜数,他走出柳族,还能活?”柳风冥嗤笑起来,却是不以为意。

柳茹嫣瞥了柳风冥一眼,冷冷哼道:“四爷爷,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门缝里看人,你偏偏不听。这次,你真是错的离谱。”

“啊?”柳风冥错愕,笑容僵滞。

“孙逸此人虽然年少,又修为浅薄,但其人却不同寻常,不可以常理揣度。”柳茹嫣叹息道:“这次他说走,便走定了,偏偏你尤不自知,以为他真的很在乎柳族,想要依附柳族呢?”

“难道不是吗?若无柳族,外面你的仰慕者,追求者足以将他撕成粉碎。”柳风冥面红耳赤的辩驳。

“四爷爷,你别忘了,你的身体。”柳茹嫣提醒道。

“咋?他还想威胁老夫跟着他走不成?”柳风冥瞪眼,顿时冷哼起来。

“威不威胁我不知道,但,他若死了,对柳族的损失有多大您看不明白吗?您的身体若是不康复,柳族就等于平白损失一位聚神七重境的巅峰强者。四爷爷,柳族底蕴虽强,但如您这样的强者,可也不是说来就来的。”柳茹嫣沉着脸道。

柳风冥沉默了,脸色渐渐深沉下来,端着茶杯的手微微用力,五指都有青筋浮现。

半晌,柳风冥才叹了口气,道:“这些,我又何尝不明白?只是,就这样被一个毛头小儿牵着鼻子走,我不甘心啊!”

作为聚神七重境的巅峰强者,柳风冥岂能没有傲气?从来都只有别人仰视他,哪有他仰视别人的?若是对方的实力强于他,倒没什么。

关键是,孙逸只是一个造气境的毛头小子啊!

这让久居高位,养尊处优的柳风冥岂能服气?

柳茹嫣见状,解释道:“孙逸修为虽然不高,但人格和品性却是超乎寻常,至少,黑曜城天骄辈出,人杰无数,没有一个人比得及他。”

“为什么?”柳风冥疑惑,不明白柳茹嫣对孙逸的评价为什么这么高。

柳茹嫣叹了口气,解释道:“他归还了神魂烙印,还了我自由身。”

“什么?”

霍然,柳风冥脸色剧变,噌的一下惊声而起。

主动归还了神魂烙印?那混蛋小子居然这么坦然?他难道不知道,神城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要和茹嫣丫头牵扯不清吗?

能得茹嫣丫头主动缔结契约,若是传扬出去,整个神城都要倍受震动,老祖宗若是知晓,都会震怒。这小子倒好,居然坦然归还?

“他傻了吗?还是脑袋有问题?”柳风冥忍不住震撼,目光灼灼的看着柳茹嫣问道。

“傻不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份磊落行径,黑曜城众多天骄,无人能及。”柳茹嫣迎视着柳风冥的目光回答。

柳风冥闻言,惊震的面容起伏了片刻,最终渐渐平静下来。他重新坐了下来,又端起了茶杯,拨弄着茶盖,久久不语。他目光闪烁着,脸色一派深沉,显得分外严肃。

许久,终才一声长叹,不胜唏嘘:“老夫承认,小觑了天下人……”

柳茹嫣闻言,嘴角微抿,闪过一丝笑意。柳风冥这番话,无疑认可了孙逸。

“四爷爷准备怎么做?”柳茹嫣追问道。

柳风冥神情肃穆下来,粗犷的面貌遍布威严,沉思半晌,方才道:“既然这小子如此磊落,老夫不介意向他道歉。他对老夫也算有恩,老夫便还他一报。老夫若是痊愈,不介意护他周全。”

柳茹嫣颇感欣慰,喜笑颜开:“要不了多久你会发现,你这次的选择有多英明。”

“哼,那便拭目以待吧!”柳风冥哼了声,虽然他认可了孙逸,但仍旧不觉得孙逸具备大潜力。

而对于柳茹嫣和柳风冥的交谈,孙逸并不知道。置换到法咒秘籍后,他即是躲进了厢房中潜心研习。目前修为不够,比之那些绝代天骄远远不及,便只能借助这些外力,希冀着拥有更多自保的手段。

另外,法咒之道,博大精深,他想要研习出来,为父亲孙邦解除掉禁魂咒。

看着孙邦倍受折磨,在禁魂咒下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孙逸便有种心如刀割的感受。所以,他迫切的想要成为咒师,了解种种法咒的奥秘。

法咒之道,分作三种,分别是符咒、印咒、言咒。

其中符咒最简单粗浅,印咒最驳杂难懂,言咒最神秘莫测。

符咒即是世俗最为常见的符篆,以朱砂,兽血,元力等具备灵性物质的力量描摹出来的符篆,具有一定玄妙。

印咒则是以肢体、手势等暗合天地大势形成的法咒,具备强大威势。其形式与武道神通相通,有异曲同工之妙。

言咒则最为神秘,玄妙莫测。世俗所称诅咒即是言咒的一种,金口玉言,言出法随,法动天地,则是言咒的最强体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