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一山不容二虎/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曜城,西城。

长风街,是城中一片豪宅集居街。

江明锋策马而来,已是凌晨,敲响了一栋宽敞奢华的别苑大门。

“谁啊?”别院大门打开,一名仆人打扮的人走了出来。

“流云宗江明锋,有事拜访‘小天师’王仁兄。”江明锋翻身下马,站在门前回道。

“玉面郎江明锋公子?”仆人听到江明锋自报名讳,原本慵懒不悦顿时消失,急忙立正身姿,毕恭毕敬的郑重询问了一句。

“正是在下!”江明锋颌首一笑,英俊的面貌不显浮躁,反倒一派温和。那般模样看起来,真如谦谦君子。

“江公子快请入内,我家公子已经歇息,我这便去通禀公子。”确认江明锋身份,仆人愈发恭谨,连忙打开院门,迎请江明锋入内,随即叮嘱一声,匆匆跑向内院。

江明锋也不见外,在前院大厅落座,静静等待。不一会儿,后堂传来脚步声,一名大约二十三岁,长脸小眼,大嘴阔鼻,长眉入鬓的青衣男子匆匆走出。

男子长发扎辫,如马尾垂落身后,及腰的发辫随着走动摇摆,颇有几分飒爽气质。

走进前厅,一眼看到静坐等候的江明锋,还未近前,男子顿时抱拳一笑:“哈哈,江兄这般时候造访,倒是出乎王某意外。未曾远迎,江兄勿怪!”

江明锋听到脚步声,即是抬头,看到年轻男子身影,急忙起身。听到对方笑声,温和一笑,谦恭道:“王兄哪里话,明锋深夜造访,实乃唐突,当是明锋向王兄请个罪。”

“哈哈,江兄,无需多言,你我兄弟二人怕是有些时日没见了吧?来来来,今夜正好,你我叙叙旧,一醉方休。”年轻男子正是王仁,步履匆匆迎上前去,不由分说拉着江明锋手腕爽朗笑道。

江明锋闻言,也不推脱,任由王仁吩咐仆人取来美酒,二人对坐,整了盘花生米,就这样对饮起来。

三杯下肚,江明锋放下酒杯,在王仁添酒之际,适时一笑,道:“不瞒王兄,今夜明锋冒昧造访,实乃有事相告。”

“噢?何事?”王仁长眉一挑,小眼睛斜斜的看了江明锋一眼。

“王兄可知小旋风孙逸?”江明锋笑问。

“小旋风孙逸?这是哪个?未曾耳闻。”王仁摇头,表示不知。他今夜描摹符咒直到深夜,随后早早休息,故而还未来得及观看人杰榜更新。

孙逸刚来黑曜城未满一天,就闹出这样大的风波,消息虽然传得很快,但许多人孤陋寡闻,没有来得及听说,自然很正常。

所以,江明锋也不奇怪,解释道:“小旋风孙逸,今日刚刚抵达黑曜城,据悉,与魅仙子柳茹嫣有染。此人今日初来,便在城内引起轩然大波,因着与柳茹嫣的关系,被许多人杰嫉恨,从而讨伐。”

“噢?还有此事?”王仁很讶异,随即又疑惑:“江兄提及此事,莫非有什么想法?”

江明锋敬了王仁一杯酒,放下空杯,这才继续笑道:“孙逸此人,于今日接受白马枪罗冲挑战,一招致胜,人杰榜上将白马枪取而代之。王兄可知,他用的乃是什么手段?”

“还请江兄解惑!”王仁添满酒,诚挚示意。

“符咒!”江明锋抿嘴一笑,郑重地吐出两个字。

“什么?”王仁端酒杯的手猛地颤抖了下,长眉一挑,满脸震动。

江明锋见状,微微一笑,重复道:“小旋风孙逸,与王兄一样,皆是符咒师。”

“黑曜城出现了第二个符咒师?”王仁震动片刻,很快就恢复了沉静,长眉皱起,一脸认真的反复确认。

“不错,得知这个消息,明锋也甚是震撼。”江明锋颌首应道。

“倒是有趣了!”王仁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一口吞了杯中酒水,随即转着空杯轻笑:“江兄到来,仅是告知此事?”

江明锋神情不变,笑容不改,一口喝掉杯中酒,随即笑道:“王兄有何打算?”

王仁思索了下,小眼睛满含笑意的看了江明锋一眼,道:“暂无!”

傻子都看得出来,江明锋这般着急找来,肯定不只是告知这个消息如此简单。言外之意,肯定另有所图。

王仁不傻,自然而然懂得抓住时机,占据主动,不愿被人牵着鼻子走。

真是个奸诈狐狸!

江明锋心头暗骂,面色却是不变,笑容不改,道:“王兄莫非没有想法?”

“什么想法?”王仁添满酒,斜眼一笑。

“从此王兄便多了个对手!”江明锋提醒道。

“那不快哉?从此,王某也有了印证所学的对象,岂不妙哉?”王仁嘿嘿一笑。

“哈哈!”江明锋也不恼,反倒哈哈一笑:“王兄心胸浩阔,实乃我辈楷模。只是,就怕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

“江兄怕是多虑了,王某素来不露锋芒,那位兄台想必不会与我麻烦。”王仁转着酒杯轻笑。

“那可未必!”江明锋笑容消失,突然严肃起来。

“此话怎讲?”王仁眯起了小眼睛,也是收敛了笑容。

江明锋目光认真,一丝不苟的盯着王仁,郑重道:“王兄你是聪明人,难道会想不通其中关键?黑曜城之中,柳族一家独大,生意遍布全城,以及方圆十万里大地,数百边陲小城皆有其踪迹,可谓贸易往来十分广袤。”

王仁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江明锋,任由后者分说。

江明锋神情不变,继续道:“柳族生意虽大,但是,却有一件生意始终不顺,王兄可知是什么?”

“符咒!”王仁脸色凝重,淡淡回答。

“不错!”江明锋颌首,郑重道:“黑曜城咒师屈指可数,高级咒师更是如凤毛麟角,比之绝代天骄更为稀少。在今之前,偌大黑曜城,唯王兄一人。因此,质量上乘的符咒皆是出自王兄之手。”

“而在当今时代,符咒广为流传,乃是行走江湖,安家保命的上乘宝贝。许多江湖儿郎行走在外,皆都会携带两枚,以防意外。柳族一直想要做这生意,可惜,却无出众的符咒师供给。”

“王兄虽然与柳族多有合作,但素来不太亲近,柳族所赚利润只怕少之又少,远不及王兄赚了个金盆满钵吧?就此事而论,王兄觉得,柳族会不会心生间隙?”

“现如今,黑曜城出了第二个符咒师,实力不输王兄。又和柳族魅仙子柳茹嫣关系匪浅,亲密无间。王兄觉得,以后的时日,柳族是否还会对王兄这般亲睐?王兄若是失了柳族的渠道运作,可再有机会如此独占鳌头?”

“当然,流云宗万分欢迎王兄加盟,只是,王兄须知,流云宗非以世俗利益贸易鼎立,所以运作渠道远不及柳族。所赚所取,恐不及柳族一半。”

江明锋循循善诱,一丝不苟的讲述着种种危机,让得王仁目光渐渐变幻。话到最后,王仁的脸色已是变得深沉,小眼睛闪烁阴鸷之色,心绪起伏明显十分激烈。

“此中利害,王兄需得三思。”察觉到王仁心绪变化,江明锋举起酒杯,重又笑道。

在江明锋的提点下,王仁哪还有心思饮酒,酒入愁肠,只觉苦涩乏味。

“江兄何以教我?”想到大把金钱流失,从此地位岌岌可危,贪婪成性的王仁只觉心痛如刀绞,有种压抑在心头徘徊,忍不住压低嗓音,求教江明锋。

江明锋闻言,置杯一笑:“一山不容二虎,一房不容二主。王兄大才,何必许人并驾齐驱?”

王仁目光一闪,脸色骤然一凝。但很快恢复平静,摇头一笑:“江兄所言甚是道理,只是,你所说之人如今背靠柳族,王某就算有心,也没那个胆子敢去撸柳族的虎毛。”

“这有何难?”江明锋添酒一笑:“流云宗的大门,随时为王兄敞开!”

王仁闻言,镇定的脸色终于有所波动。

……

日上三竿,孙逸早已起床,在院中打坐修炼。引灵诀运转开来,客苑四周的天地元气汹涌澎湃,朝着他涌动而来。

一个清晨的修炼,远胜往日荣城一日的苦修。其中效益,对比惊人。

这即是无数修炼者梦寐以求想要入驻神城的原因,内部天地元气之浓厚,远胜边陲小城。

打坐结束,用过柳族火膳坊送来的早餐,孙逸即是再次修炼。只是,这次修炼的乃是符咒。

他早有心思将《引风咒》等小咒以兽皮描摹,试试威力会提升多少。

普通符纸描摹的小咒都可以威胁到开窍三重境高手,若是将描摹的符纸换做级别更高的兽皮,所形成的威力只怕会倍增。

粗略估计,开窍五重境高手不敢撄锋。

因此,孙逸十分热切,对此很意动。

他将置换来的低级灵兽兽血倒入器皿中,加入灵粹粉末,仔细搅拌均匀,形成蕴含灵性力量的‘朱砂’。这是描摹符咒的墨汁,比寻常世人所用质量更高。用普通符纸描摹,普通符纸根本无法承受其内蕴的灵性力量。

故而,唯有经过特殊处理的兽皮方可承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