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符咒品级没有太大定义,或者,定义并不森严。因为受影响的因素太多,释放出来的威能各不相同,便没了可以鉴定符咒品级的界限。

毕竟,小咒若是用兽王皮革描摹,也可以发挥出大咒的威能。若是用妖王皮革和妖王灵血描摹,未必不能发挥出禁咒的威能。

所以,符咒界限不明。

不过,小咒可以用高级皮革等描摹,但大咒却不能用普通符纸描摹。双方不可以逆转,普通符纸可承受不起大咒,甚至禁咒的威能。

所以,别说描摹成功,只怕刚刚提笔触及,符纸就会直接燃烧爆碎。

这就好比水杯的水可以全部倒进水桶,但水桶的水却无法全部容进水杯。这种堪比逆生长,是不可能行得通的。

孙逸细细的磨着朱砂,足足耗时半个时辰,才将朱砂磨得细润。随即将兽皮铺展在石桌上,以镇纸压制,他即是提起描笔,准备动作。

这次描摹的依旧是引风咒,只是描摹的材料更换掉了。普通符纸被替换成寻常兽皮,可以承载的力量更大。描摹的朱砂也是换成了低级灵兽兽血,并添加了灵粹粉末,制造材料的质量远胜昨日。

所以,即便孙逸昨日已经驾轻就熟,现在依旧不敢轻怠,没有自信可以百分百成功。

吸了口气,脑海里推演了一遍符咒构造,半晌,睁开眼睛,提笔动手。

笔尖沾满兽血朱砂,即是迅疾如电的在兽皮上描摹起来。手如疾风,笔走龙蛇,快若闪电。转眼间,一条条密密麻麻,繁奧复杂的纹路即是描摹出来,迅速构成一片玄妙莫测的咒文。

随着咒文逐渐生成,以孙逸为中心的天地元气像是受到了拉扯牵引,纷纷化作一条肉眼可见的气流,朝着兽皮涌来。

这些元气流宛如小小灵蛇,摆尾间涌入兽皮,溺入皮囊中。顿时,那一条条符纹闪烁起光泽,像是有了活性,根根蠕动,似蛇蟒挣扎,要脱离兽皮,冲出云霄。

符纹越多,元气流涌入越浓,咒文愈发明媚,挣扎的纹路更具活性,如龙腾渊,随时都要冲出九霄,直入云海。

随着这些元气流越积越多,符纹越来越多,纹路活性越来越强,兽皮上方的空气都是噗噗爆碎,虚空都是隐隐生风雷,掀起阵阵气浪,席卷开去。

孙逸见状,都是忍不住面色暗喜,有此异象,足以表明这张符咒描摹出来非凡。看这架势,若是成功,估计开窍五重境的高手都得避其锋芒,无法硬撼。

果然!

置换描摹材料,符咒威能会大幅度提升!

孙逸欣喜,心思愈发坚定,便要一鼓作气,一举描摹完这张符咒。却是骤然,异变突起。

“轰!”

念头刚落,兽皮上挣扎的纹路忽然膨胀,汇聚的元气流骤然紊乱,紧接着轰然爆开,未完成的符咒发生了大爆炸。

噗噗噗!

石桌都是直接炸成粉碎,兽皮四分五裂,化作齑粉碎沫迸溅四方。孙逸首当其冲,被气浪冲击,以他的修为,都是被震得身躯剧震,脚步踉跄,蹭蹭蹭连退了七八步。

“咳!”

一股铁锈味道涌入咽喉,让得孙逸神情骇然,都是顾不得蓬头垢面的狼狈。

“这……这是怎么回事?”

“未完成的符咒爆炸了?”

“爆炸的波动居然连我都血气跌宕,受到影响。”

孙逸骇然,可以预想,这种符咒描摹成功,得有怎样的威能。

“为什么会失败?”

震动之余,孙逸迅速反思,他初期描摹很顺畅,但笔到一半,却是忽然灵性不稳,内蕴的力量骤然爆炸。

“难道是自己分神造成的?”孙逸疑惑,不由懊恼,先前有些情绪波动,他觉得是因为这个才导致符咒未完成。

“哥哥,发生什么事了?”绿萝从房间中冲了出来,满脸慌张的看着狼狈的孙逸问道,“哥哥,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你没事吧?”

“咳咳……”孙逸挥手扫开灰尘,示意绿萝稍安勿躁,表示自己没事。随后他将绿萝推开,叮嘱后者走远点,他再次尝试描摹。

绿萝乖巧退后,远远避开,孙逸即是再次动手。

然而,这次他聚精会神,全神贯注,过程中不敢有半点马虎眼,十分专注的进行着。但是,笔到一半,依旧再次失败。

轰的一声,兽皮再次爆炸,元气流轰鸣,形成气浪冲击四散,肆虐开来。孙逸再次遭创,踉跄着后退,这次没有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哥哥!”绿萝脸色大变,慌忙扑上前来,搀扶住了蹒跚退开的孙逸。

“哥哥,你怎么样了?你别吓绿萝呀!”绿萝眼眶瞬间红了,被孙逸狼狈的模样吓坏了。

“没事,小伤!”稳住脚步,孙逸擦掉了嘴角血迹,吐了口浊气,摆摆手,安抚下绿萝惊惶的情绪。

“怪了!”

看到再次失败的结局,孙逸未再莽撞,而是认真的搜索爆炸现场,寻找爆炸原因。

第一次描摹失败,他还有情可原,觉得是途中分神,从而导致。但第二次他很认真,可以说心无旁骛,全身心投入进去了,但依旧失败,这就显得很不合符常理。

前世贵为法身高人,虽不具备法身神异,但终归是有着极为丰富的阅历。所以,接连两次失败,他还是察觉到了不妥。

观察了一遍爆炸现场,重又思索描摹过程,细细体味两次描摹的经过。最终,他发现了不当之处。

“是我速度不够快,描摹的手法欠缺敏锐。”孙逸目光一闪,对于这个结论很无奈,终其原因,是自己修为太低,动作不够迅疾。

符咒描摹,讲究一气呵成,首尾连贯,融为一体,方可成功。而自己两次描摹,虽然都未停顿,但描到一半时,却感觉到了吃力,后继乏力,无法再继续融会贯通。

仿佛,笔到一半,被什么东西阻住了,一种无形压力压制着描笔,阻止着描笔无法继续前进,从而在无形中拖缓了描笔节奏。

正因为如此,原本融会贯通的元气流忽然紊乱,一条条纹路中蕴含的元气流彼此碰撞交汇,从而发生了大爆炸,导致描摹失败。

以孙逸的阅历自然知晓,那种无形压力是天地间无形存在的威势。

无论是符咒,还是印咒、言咒等,每种法咒形成时,都会逐渐凝聚天地威势,从而形成法咒,才能拥有各种神奇威能。

不然,随意几笔描摹,就可以拥有毁天灭地的威能,怎么可能?这种威能也是借取的天地大势,从而产生的强大力量。

法咒品级越高,凝聚的天地威势越强,法咒质量越好,汇聚的天地威势就越浓。

孙逸以普通符纸和普通朱砂描摹的符咒凝聚的天地威势有限,以其修为可以承受。所以,描摹过程中得心应手,顺畅自如,具有丰富阅历的他自然轻松成功。

但是,以兽皮和灵兽血描摹,其制造材料质量提高了不止一筹。所以,描摹过程中凝聚的天地威势就越强,渐渐地超过了孙逸的承受极限。

自身无法承受,便会受到阻力,描摹的速度自然减缓。所以,随之而来,即是天地威势崩毁,元气流紊乱,最终发生爆炸,导致的失败。

说白了,就是自身修为不济。

“实力成长得还是不够!”

孙逸丢下描笔,吐了口浊气。对此,他并没有意外,阅历丰富的他自然知晓这种状况。

想要描摹更高级别的符咒,或修炼更强法咒,则需要提升自身实力,在一定基础上,才可以描摹出来。

所以,古往今来,每位高级咒师,不只是有着高深的法咒造诣,更具备镇压一方的强大实力。

当然,同级而论,咒师的自身实力肯定不及纯粹的武道修炼者。近身肉搏下,多半不敌。

不过,不保证没有意外。

失败两次,孙逸暂时搁浅了继续描摹的心思,准备一门心思放在突破修为上。只有晋入造气圆满,他才可以描摹出这种符咒。

在孙逸换洗干净衣服的时候,绿萝很懂事的收拾掉了院中狼藉。而在这时,柳茹嫣推门而入,来到了客苑中。

“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看着绿萝收拾的狼藉,柳茹嫣讶异询问。

绿萝怯怯地看了柳茹嫣一眼,小声解释:“是哥哥修炼时,不小心弄坏的。茹嫣姐姐,你不会要哥哥赔偿的吧?”

说着,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柳茹嫣,满脸的忐忑。

“咯咯,绿萝真可爱!”

柳茹嫣被绿萝的单纯逗乐了,素手刮了下绿萝的琼鼻,嫣然一笑:“看在绿萝这么可爱乖巧的份上,姐姐就不跟他计较了。”

“谢谢茹嫣姐姐!”绿萝顿时感激的欠身致谢。

柳茹嫣对绿萝甚为喜爱,帮助着绿萝清扫了狼藉,随即问道:“他人呢?”

“哥哥在换洗,茹嫣姐姐你先稍等,绿萝给你泡杯茶吧。”绿萝招呼着茹嫣在她房间中落座,后者没有推拒。

不一会儿,孙逸走出房屋,柳茹嫣即是告知:“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告诉你,你想先听哪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