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成就法身/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消息?坏消息?”

孙逸愣了愣,随即灌了口酒,微微皱起眉头,问道:“先说好消息吧!”

柳茹嫣抿嘴一笑,解释道:“六爷爷对你的印象很不错,在柳族议会上,力挺你成为柳族客卿。”

孙逸眨了眨眼睛,眉头不见松开,反倒皱得更紧,他灌了口酒,疑惑的看了柳茹嫣一眼,道:“就这?”

“呃……这不算好消息吗?”柳茹嫣一怔,有些迷惘。

“茹嫣姑娘不会以为,我还会眼巴巴的想做柳族客卿吧?”孙逸灌了口酒,随即一声嗤笑。他早就淡了这个心思,从柳族高层种种试探之后,就让他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

前世贵为法身高人,心中傲气长存,岂会栖居人下?能够和柳族合作,成为客卿,都是已经很能放下身段了。

但对方还挑三阻四,各种试探,各种轻蔑,孙逸又岂会求着跟人家合作?泥人还有三分火呢,遑论法身高人?

听到孙逸的话,柳茹嫣俏脸一僵,原本浅笑盈盈的目光都是晦暗下来。她倏然一叹,有些惋惜道:“公子就不能再考虑一下吗?茹嫣定会竭尽全力,力保公子达成所愿。”

“再说吧,目前孙某不想谈及此事。”孙逸灌了口酒,摇头一笑,转移话题道:“说说坏消息吧!”

柳茹嫣深深地看了孙逸一眼,沉默了下,收敛心绪,随即重又恢复浅笑,解释道:“坏消息可能有些麻烦,但对公子而言,也或许会是一场际遇。”

“噢?”孙逸颇感讶异。

柳茹嫣浅笑一声,随即解释道:“公子可知‘小天师’王仁?”

“小天师王仁?人杰榜上唯一的符咒师?”孙逸自然耳闻过,昨晚他刚看过人杰榜呢。

“不错!”柳茹嫣颌首一笑:“柳族刚得到消息,小天师王仁,放出话来,三日后,将挑战你。”

“挑战我?”孙逸巍然不惧,神情平淡,声色不动的灌了口酒,洒然一笑:“然后呢?”

“然后?柳族很愿意为公子化解此事,从而促进你与柳族的关系。”柳茹嫣目光一闪,浅笑盈盈却又隐含疑惑的看着孙逸笑道,她有些搞不清楚孙逸的心绪。他不慌吗?他不惊惧吗?他不奇怪吗?他不觉得压抑吗?

“就这?”孙逸狐疑,皱起的眉头紧锁了起来,都是些什么芝麻小事啊?须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能不能沉稳点?

看到柳茹嫣半晌无言,孙逸颇感无语,对柳茹嫣的少见多怪倍感无奈。

柳茹嫣闻言,嘴角狠狠抽搐,饶是远见卓识的她都是无语凝噎,弄不明白孙逸的心思。

这要是换做旁人来,只怕早就大惊大喜,情绪跌宕起伏了,他居然还很淡然的反问一句‘就这’?

就这?

我的娘啊,你可以不惧小天师的挑战,你可以心高气傲疏离柳族。但是,你可不可以给点情绪?给点反应?至少,你表现出点点的震骇或者惊讶行不行?

柳茹嫣内心腹诽,即便她已经很高看孙逸了,但此刻仍旧觉得有些小觑了对方。

毕竟,她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位少年郎,乃是法身高人重生。

一位法身高人,且位居天榜第一,神州大陆最强人物,其所见所识之广泛,阅历经验之丰富,远超想象。

所以,这点小事儿,又怎么可能引得起孙逸的情绪波动?

“就这?”

柳茹嫣腹诽半晌,忍不住捶桌道:“公子,你知不知道小天师王仁的声名?他的符咒研究已经登堂入室,即便开窍六重境的顶尖高手都得敬他三分。”

“那又怎样?”孙逸眨了眨眼睛,狐疑反问。

“那又怎样?”柳茹嫣只觉胸口堵得慌:“那意味着,这样的人物若是针对你,你必败无疑。而王仁其心善妒,你如此锋芒毕露,必然会招致他的嫉妒。届时,你若败,他必对你起杀心。”

“然后呢?”孙逸又问。

“然后……然后你就会死!”柳茹嫣险些抓狂。

“你就这么笃定,他能杀得了我?”孙逸漫不经心的灌了口酒,笑吟吟的问道。

“难道公子目前已有应对的实力了吗?”柳茹嫣目光一闪,疑问道。

“没有啊!”孙逸摇了摇头,淡淡一笑。

“……”

孙逸的回答让柳茹嫣顿时无言,终于败下阵来,摊了摊手,无奈的耸了耸香肩。随即淡淡道:“公子如此镇定自若,胸有成竹的样子,似乎早已智珠在握,是早已有所预料,还是心中有了应付的计策?”

“都没有!”孙逸淡淡摇头,不以为然的饮着酒。

“……”柳茹嫣脸色都是青了起来,很怀疑孙逸是在故作镇定。

察觉到柳茹嫣的怀疑,孙逸笑了笑,解释道:“第一,我跟王仁没有利益纠葛,未曾产生直接冲突。即便他对我心生嫉妒,但也断然不至于骤起杀心。”

“第二,我没想过打打杀杀,和一个小屁孩决斗,跟猴子似的让人观赏,这种蠢事我不屑于做。所以,茹嫣姑娘所说的,有些多虑了。”

“多虑了?”

敢情人家都没当回事儿……

柳茹嫣险些被气哭,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自己这是何必呢?

“气死我了!”柳茹嫣最终愤愤不平,摔桌而去。

孙逸坦然而坐,默默地饮酒,目送着柳茹嫣愤慨离开。

“哥哥,茹嫣姐姐怎么走了?”绿萝泡好茶水返回,正好撞见柳茹嫣摔桌而去。

“没事,也许有什么急事吧……”孙逸漫不经心的讲道,随即叮嘱绿萝好生修炼,他就转身去了自己房间,准备琢磨下如何加快速度提升境界。

苍天既然让他重头再来,重生一回,他肯定得珍惜这个机会,尽可能的成就绝巅,功参造化。这一世,他要活得比前世更潇洒,更肆意,更超然物外,凌绝诸天。

并且,他隐隐觉得,这一世的武道神相似乎颇为不凡,藏着不为人知的惊天密辛。冥冥中更有一股力量,在不断的推动着他去一点点揭秘,一步步朝着某个方向不断前进。

这不是妄想,而是孙逸重生以来便有的心灵悸动。且十分强烈,随着武道神相蜕变加深,这种悸动就更明显,更清晰。

孙逸前世贵为法身高人,灵觉之敏锐,超凡脱俗。即便殒落重生,其敏锐性丝毫不减。并且,法身高人涉及因果纷争,天地因果之力,十分繁复莫测,让孙逸颇为忌惮。

所以,不管怎样,他都注定要不断朝前,不断攀升,不断变强。即便他想原地踏步,冥冥中的力量,也不会允许,会不断的推着他朝前走。

尹玉岚退婚之事,父亲孙邦的禁魂咒,种种事迹,都表明了那种力量正在不断发酵,已经开始推着他朝着某个目的走去。

至于会走到什么地步,走到什么方向,他不知道,也摸不清楚,目前只有一步一个脚印的摸石头过河。

也许,重回巅峰境界,会看清楚部分密辛,从而可以揭开神秘一角。

所以,孙逸看起来不惊不躁,不急不缓,实则内心目标清晰,信念坚定。

管他个三七二十一,先成就法身再说。

……

流云宗,江明锋返回宗门,尹玉岚即是找了过来。后者已然得知了消息,小天师王仁三日后将挑战孙逸。

“师兄,王仁答应了?”尹玉岚惊喜交加。

“嗯!”江明锋背手而立,颌首轻笑,一副智珠在握,胸有成竹的架势,道:“小天师出手,这回,我看孙逸那杂种还怎么活!”

“嘿嘿,王仁心性贪婪,其心又善妒,孙逸那杂种崭露头角便如此光芒万丈,已然触及到了王仁的利益。所以,挑战之日,就是孙逸丧命之时。”

“真是期待呢!”尹玉岚顿时攥紧了拳头,一张精致的面孔都是被狰狞挤满。

江明锋知晓尹玉岚的心情,抬手摩挲着尹玉岚的脸颊,语气放缓,温和笑道:“玉岚师妹放心吧,这一次,定不会再叫孙逸有苟活的机会。尹家之仇,三日后必报!”

尹玉岚深吸口气,压下了心中狞恶煞气,放平心绪,随即黛眉皱起,担忧道:“就怕到时候柳族会插手,让王仁无法得逞。”

“不用慌,此事,我会知会齐长老。想必,齐长老应该不介意出面,襄助王仁一臂之力。”江明锋智珠在握的沉稳一笑。

齐长老齐豫,即是尹玉岚师尊,早前奉命赶往荣城。趾高气昂而去,狼狈落魄而归,丢尽了颜面,让他对孙家痛恨至极。

如今孙逸面临这般处境,柳族若是想要插手,齐豫必然不介意横插一脚,从旁落井下石。

“玉岚这去请师尊,定不叫孙逸再有苟活的机会!”尹玉岚目光一亮,顿时惊喜交加。

“江师兄,姐姐!”

却在此时,一道消瘦的少年身影快步登山,远远喊道。

“弟弟,你怎么来了?”尹玉岚扭头,看向了赶来的少年,正是尹玉琅。

“玉琅师弟伤势康复了吗?”江明锋颌首一笑,关切地询问尹玉琅。

“多谢江师兄关心,玉琅已无大碍。”

尹家当初退婚,派遣管家尹福前去索要婚契,尹玉琅随行,被孙逸拒绝后,从而挑战孙逸,结果被重伤。

后来齐豫败退,带走尹玉岚的同时,也在尹玉岚的央求下带走了尹玉琅。和尹玉岚一样,尹玉琅在流云宗养伤至今。而目前整个尹家,仅有尹玉岚姐弟二人。

“江师兄,情况不妙,柳族刚刚传出消息,提及孙逸回绝了小天师王仁的挑战。”尹玉琅赶来,沉着脸色告知这个消息。

“什么?他拒绝应战?”尹玉岚和江明锋皆都脸色一变,惊呼失声。

怎么会这样?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早前挫败白马枪罗冲时桀骜不驯,现在居然会畏缩拒战?这……这他妈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吧?

他们显然不会知道,孙逸之所以接受白马枪罗冲挑战,只会杀鸡儆猴,震慑宵小,图个清静,并检验符咒威势。那时候的他有目的可图。

而现在嘛,没有好处,缺乏让他动手的目的,他才懒得耍拳给猴子看呢。

二人错愕,只觉郁闷得很,宛如运足全力的一拳,打在软绵绵的棉花团中一样,虚不受力的感觉,让他们胸中积压着满腔怒气。

“这该死的混蛋,我竟然高看他了!”

江明锋气得摔桌,捶地嘶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