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勾结/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

尹玉琅翻滚着飞出去,如滚葫芦般在地上翻了几圈,最终砸进墙角,撞在墙根,才止住去势,稳住身影。

但胸骨断裂,脏腑震动,刚刚康复的伤势又再次崩溃,让他此刻痛苦不堪。尚未痊愈恢复的血气再次衰竭,一张脸惨白金纸。

然而,在这种时候他却是根本顾不得叫喊,反倒抬起惊惶的眼神,扬起慌张震动的目光,如同见鬼般看向绿萝。

他无法想象,这个贱婢,看起来瘦弱无辜的小丫头,居然有着如此远超他的力量。天呐,他可是淬血大成的修炼者,力量五百斤,绝对可以开碑碎石。

可是,居然被对方一拳打飞,反受内伤,几乎是一拳受制。

怎么可能?

怎么会这样?

尹玉琅险些怒吼出声,但刚刚鼓足力气,腹部震动,血气上涌,喉咙一股泉涌喷出,大口鲜血止不住的朝外涌动。他撑起的手肘软了下去,半躺着倒在了地上,再无力支撑起来。

“琅……琅少爷……你……你……你……绿萝不是故意的……”

一拳打飞了尹玉琅,绿萝也是傻眼了,被尹玉琅倒飞出去前喷了满脸血,顿时吓傻了,站在原地手足无措。瘦弱的娇躯瑟瑟发抖,险些瘫软在地。

她从未动手,已是淬血圆满的修为,从未试过自身的力量。她只在孙逸的教导下按部就班的修炼,根本不知道她的拳头居然有这样的威力。

第一次动手,还是本能意识驱使,结果就造成了这样的影响。

这……这种力量绝对超过一千斤,比寻常的淬血圆满强大不止一筹。

但绿萝不清楚啊,吓得快哭了,红彤彤的眼眶泪雾朦胧。面部血迹流淌,让她带着婴儿肥如瓷娃娃般的脸颊看起来楚楚可怜,有了几分凄美之色。

“哥哥!”

最终,在尹玉琅痛苦瞪眼中,绿萝吓得一声尖叫,然后转身,提着小碎裙,撒丫子疯狂奔逃,一路朝着柳族宅邸回返。

尹玉琅瘫倒在地,目睹着绿萝惊慌失措的逃离,他只觉胸腔憋屈郁闷。

受伤是本少爷好不好?你慌个什么劲?

尹玉琅忍不住都想哭,情绪跌宕,气血上涌,最终再也忍不住伤势,呕了口鲜血,脑袋一偏,昏死了过去。

绿萝没在意后面的事情,也根本没有心思和胆量去在意,一路奔逃,如同受惊的小兔子,速度如风,窜进了柳宅,惹得柳宅门口守门的侍卫都是愣了愣。

“哥哥!”

惊慌失措,满脸带血的冲进了客苑,绿萝吓得失声尖叫。

孙逸正在院中推演符咒,忙碌未停,乍然听到绿萝饱含惊惶的尖叫,他猛地转头,凝眉看去。当看到绿萝满脸带血时,他一颗心骤然震动,原本温和平静的脸孔霎那惊怒。

“丫头!”

孙逸急忙丢下描笔,转身跨步上前,搀扶住了扑过来的绿萝,一脸震动,饱含惊异的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他心绪跌宕,震动起伏,此刻有一股煞气在胸膛中翻腾。自看到绿萝带血的模样,他就是恨不能杀意汹涌。

“哥哥,是……是琅少爷,琅少爷他……”绿萝扑进孙逸怀中,惊慌交加的比划着手,一边带着哭腔解释,“他……他想带走绿萝,绿萝……绿萝听哥哥的话,不跟他去,他就……就拉着绿萝走,都捏疼了绿萝的胳膊。”

说着,绿萝挽起袖子,将早已青肿的胳膊给孙逸察看。然后她撇着嘴,满含委屈的解释:“绿萝痛,就……就告诉了琅少爷,没有哥哥的应允,绿萝不能跟任何人走。还告诉他,不要捏疼绿萝,绿萝会反抗的。”

“然后,然后琅少爷他……他没信,还很凶很凶的凶绿萝,还更用力的捏绿萝,都快捏碎绿萝的手臂了呢。绿萝就忍不住,就……就动手打了他……”

“哥哥,绿萝……绿萝不是故意的……”

说完,绿萝扬起小脑袋,大眼含泪,水汪汪的看着孙逸,饱含委屈的恳切。

“琅少爷?尹玉琅?”

孙逸听完绿萝的讲述,不仅没有愤怒,责怪绿萝,反倒称赞绿萝打得好。对待尹家的狗东西,就该狠狠地打。

可惜,绿萝太单纯畏怯,吓傻了,没有交手经验。换做孙逸的话,绝对弄死那个鳖孙。

他对尹家可没什么好感!

而得知事情经过,孙逸胸中煞气激荡,脸色沉了下来。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尹家,看来还是我太仁慈了些。”孙逸握紧了拳头,原本不与人争,不屑应付的心态悄然转变。

“哥哥,绿萝……绿萝该怎么办呢?”看着孙逸深沉下来的脸色,绿萝顿时有些慌乱,小手局促的纠缠在一起,怯生生的望着孙逸问道。

孙逸闻言,情绪内敛,脸色重又恢复了温和,他灌了口酒,伸手为绿萝擦去了眼角泪痕,轻笑道:“好了,没事了,绿萝乖,这件事情交给哥哥处理。放心吧,有哥哥在,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你的。”

“哥哥……”绿萝大受感动,鼓足勇气拽住了孙逸的衣袖。

“好了,绿萝去把茹嫣姐姐叫来,就说哥哥有事找她商讨!”孙逸宽慰道,示意绿萝前去通知柳茹嫣。他准备让柳茹嫣查查,尹玉琅为何会突然想要绑架绿萝,后者跟小天师王仁有什么关系。

两者行事太过紧密,孙逸不得不怀疑,彼此存在勾结。若是他的感觉为真,他必让算计自己身边人的家伙付出代价。

“嗯嗯,绿萝这就去!”绿萝横手擦了擦水汪汪的眼睛,便是急匆匆的离开客苑,前去寻找柳茹嫣。

而在绿萝跑回柳族,将事情经过告诉孙逸时,尹玉琅也是被人发现,送回了流云宗。

看到尹玉琅再次重伤昏死,骨骼碎裂,脏腑震动出现裂纹,甚至体内攒积淤血时,尹玉岚险些疯狂,气得在旁摔桌嘶吼。

“孙逸!你个杂种!”

尹玉岚恨怒欲狂,精致的脸孔彻底扭曲,如同地狱恶鬼,大眼瞪满血丝,红彤彤如厉鬼罗刹,凶戾得很。

“姐姐,你要为我报仇啊!”在流云宗的治疗下,尹玉琅很快苏醒,睁开眼睛看到床边愤怒的尹玉岚,他顿时嚎啕痛哭。

看着尹玉琅凄楚惨烈的模样,尹玉岚痛如刀割,新仇旧恨的刺激下,她几近癫狂。强压下熊熊杀意,她拉着弟弟的手,竭力的保持平心静气,道:“琅琅,你先养伤,报仇的事情,姐姐会记住的。”

“姐姐,你一定要将孙逸那个杂种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才能解我心头之恨!”灭族之仇,伤身之恨,让尹玉琅情绪无法自控。

“会的!一定会的!”尹玉岚咬紧了牙关,眼中狞色一闪而逝。

安抚下尹玉琅,尹玉岚离开了房间,找到了院中等待的江明锋。

“明锋师兄,我……”尹玉岚开口,想要和江明锋商讨报仇计策,但话音刚起,却见江明锋抬起手,制止了她。

随即,江明锋柔声宽慰:“玉岚师妹放心,你的事情,就是师兄的事情。此仇必报,孙逸必死!”

尹玉岚顿时感动得眼泪汪汪,再也忍不住,扑进了江明锋的怀中。拦腰抱住江明锋,埋首在他胸膛,默默垂泪。

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让江明锋愣了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嘴角微微上翘,浮现起一丝满意的笑容。然后双手抬起,大方坦然的搂住了尹玉岚的腰肢。

“师兄,吻我!”

拥抱片刻,尹玉岚忽然抬头,微闭着双眼,吐气如兰的对着江明锋呢喃求索。

江明锋见状,哪里忍得住,早已压抑已久的欲望轰然爆发,紧搂住尹玉岚的腰肢,张开嘴迎了上去。

……

柳茹嫣在仆人的通禀下,得知了消息,匆匆赶来客苑。

“公子这么着急找茹嫣,莫非是想念得慌吗?”柳茹嫣走进客苑,笑吟吟的看着孙逸调笑道。

“正经事,帮我查查,小天师王仁,跟流云宗什么关系。”孙逸直截了当,开门见山的道。

“怎么了?”柳茹嫣很讶异,孙逸的态度转变有些大,后者早前可还对王仁不愿搭理,不屑一顾呢,为何现在突然这么热切主动了呢?

“尹家余孽今天突然想要劫持绿萝,我觉得,此事应该和王仁逃不了干系。”孙逸灌了口酒,淡淡的讲述着自己的推测。

“竟有此事?”柳茹嫣黛眉微皱,笑脸多了几分冷色。

“公子且等片刻,茹嫣去去就来!”柳茹嫣还没落座,就又转身出了客苑。大概半刻钟,便重新折返,她的脸色笑容不在,已是彻底被清冷取代。

“公子的感觉,真是准得很。”柳茹嫣半自嘲,半嗤笑的道了声。当然,孙逸知晓,这种情绪不是针对的他。

孙逸灌了口酒,淡淡抬头,一语未发的看着柳茹嫣,静等着后者的下文。

柳茹嫣撩裙坐下,这才解释道:“据情报得知,凌晨时分,江明锋夜访过小天师王仁。”

仅此一句话,傻子就知道,双方必然有勾结。

否则,不会这么巧,第二天午时不到,王仁就发布消息,要挑战孙逸。

孙逸闻言,默默地灌了口酒,一言未发。只是,他的脸色,渐渐多了几分冷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