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应战/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武学,唯有开窍境才能开始习练。

武道修炼,淬血为基础,造气才算开启修炼之路。而真正登堂入室,踏上修炼之路,开窍境才是起步。

因为,淬血境主要淬炼精血,增强血气,从而寒暑不惧,百病不侵。

造气境则是自精血中反复锻造出精气,增强精气神,强大气力,从而手撕虎豹,拳碎碑石,勉强有了神异之力。

而开窍境,则是内修脏腑,以精气贯通穴窍,从而衍化出‘元力’。

脏腑开辟,穴窍通畅,方可修炼天地元气,与本命精气相融,从而衍生出‘元力’。唯有元力淌洋,方才算得上踏足武道,登上修炼之路。

习练武学,则需以元力施展,因此,孙逸修炼至今,未曾开窍,故而从未习练武学。

妙法秘诀,则是内功心法的变异篇,修炼之初,淬血之前,就需要习练的。否则,缺乏内功心法,妙法秘诀等,则很难修炼。

当然,只是很难,并非无法修炼。毕竟淬炼鲜血的方式有很多种,以外力增压,熬炼鲜血等手段层出不穷。只是,效果远远不及内功心法、妙法秘诀。这些手段,只有那些不甘平凡的底层贫民才会尝试。

而武道神通,则是武学的升级版,其实也是武学。只是,这种更具威能,是法身境高人融合了武道神相,衍生出法相后,自神相融合过程感悟出的神相武学。

简单点讲,法身境之前,武者施展的技巧称之为武学,法身境之后,武学则改称为神通。

这意味着,法身境之后,所学所展,皆有神威。因此,法身高人,又有陆地神仙之称。

神州大陆,主张创建神城的众多法身境高人联名签署的协议才被称之为‘众神协议’,具备众法身神念的碑石称为‘众神碑’。

孙逸前世贵为法身高人,对这些自然了如指掌。因此,得知王仁习练过武学,他并无什么惊异之情。

“公子,还请三思!”柳茹嫣介绍了王仁的能力后,则是再次郑重劝诫。她很担忧,孙逸会为了颜面口气之争,从而冲动的作出决定。

毕竟,身为黑曜城本地人,土生土长,柳茹嫣深知人杰榜的含金量,对王仁的实力也是早有耳闻。即便是她,若不暴露底蕴的话,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可以压制得住对方。

孙逸灌了口酒,抿嘴一笑,淡淡道:“我从不做无谓之争,也不行无果之事。所以,茹嫣姑娘的好意,孙某心领。”

显然,他决定应战,心意甚坚。

柳茹嫣见状,叹了口气,再没规劝,只是叮嘱孙逸注意安全。若是不敌,尽管认输,柳族会竭力维护他的人身安全。

而在孙逸做出决定时,黑曜城的流言蜚语依旧未绝,种种声音此起彼伏,延绵不尽,传得沸沸扬扬,无数人参与其中。

流云宗,旭日峰。

江明锋站在峰巅处,俯视着整座黑曜城,以通讯玉符倾听着宗门师弟汇报,告知城中消息,他的嘴角浮现起浅浅笑意,一副智珠在握,胸有成竹的沉稳样子,显得自信满满。

在江明锋身旁,尹玉岚挽着他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依偎在他的肩膀,随他俯视着黑曜城,聆听着种种消息回馈。

渐渐地,二人嘴角笑意盎然。

“这回,定叫孙逸死无葬身之地!”尹玉岚忍不住的咬牙,满眼憎恨之色。

江明锋笑容不改,伸手揽住尹玉岚腰肢,遥望着黑曜城中的柳族方向,淡淡一笑,道:“我倒是很好奇,他能忍得住多久?男儿大丈夫,血气方刚,在这种极尽污蔑羞辱的骂声中,他还能够坐视,那我便佩服他,也非常人。”

毕竟,能够忍得住如此骂名,还无动于衷的家伙,其心性之坦阔,一般人真做不到。

“我突然还有些不愿他应战了呢,想看看他避而不战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子。”尹玉岚闻言失笑,憎恨之色内敛。

“那他将如丧家之犬,偌大黑曜城,将没有他的立足之地。即便柳族,也得顾虑舆论,从而将他逐出。届时,杀他易如反掌。”江明锋坦然一笑,显得胜券在握。

尹玉岚听得目眩神迷,眼冒神采,忍不住的激动。她秀拳紧握,咬着牙道:“到时候,还请师兄给玉岚机会,亲自手刃此贼,为家父、为家族报仇雪恨。”

经历种种,她已然看清,以她自身的本事,再无法亲自找孙逸报仇了。目前后者声高名旺,且实力不俗,远非她所能敌。

所以,她再没指望亲手报仇,只将希望和机会寄托在了江明锋身上。她坚信,只要江明锋愿意,碾杀孙逸,搓搓有余。

江明锋揽着尹玉岚腰肢,听着后者的恳切,他扭头俯首,温柔的笑看着尹玉岚,右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拇指抚摸着后者眼角,一副极尽溺爱之色,道:“你的事,便是我的事,如今,我们还分什么你我?”

“师兄……”

尹玉岚闻言,顿时感激涕零,忍不住情动,顿时扭动纤腰,挤进江明锋怀中。两只碧藕般的手臂勾住了江明锋的颈脖,踮着脚尖,微昂着脑袋,微闭着明眸,主动凑上了红唇,轻声呢喃:“吻我……”

江明锋抿嘴一笑,两手紧紧地搂住了尹玉岚的纤腰,毫不客气的微垂下头,含住了后者的朱唇,深吻在了一起。

舌吻之际,江明锋的大手不停抚摸,好似游蛇在尹玉岚腰肢滑动,隔着薄薄纱裙,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尹玉岚那纤腰丝滑的触感,让他心绪躁动,内心欲望更加勃发,渐渐地,呼吸都是隐隐粗重。

按耐不住欲望,江明锋的双手渐渐地下滑,滑向了尹玉岚的丰臀。十指手掌触及那挺翘的臀部,弹性十足的肉感,让江明锋忍不住的捏了捏,手指轻轻下按,在上面留下了深深地掌印。

“嘤……”

尹玉岚娇躯一颤,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嘤咛,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两只臂膀勾得江明锋的颈脖更紧。

听着那细若蚊吟般的嘤咛声,带着浓浓妖娆魅惑,江明锋只觉耳畔生雷,心底隐隐窜动的情绪骤然爆发,再也控制不住,如决堤山洪,似汹涌火山。

他呼吸再不受控制,近乎喘息起来,情绪焦灼,在尹玉岚臀部游走的双手轻轻滑动,两根中指渐渐地没入股沟,徐徐用力,渐渐地隔着纱裙没入深渊。

顿时,阵阵紧闷自指腹传入,清晰的触感让得江明锋微闭的两眼骤亮,眼中欲望之色一闪而逝,手指的动作更大,更加用力。

“师兄……”

眼看着将要更进一步,尹玉岚却是松开双臂,突然推开了江明锋,挣脱了那种旖旎氛围。她一张俏脸早已通红,宛如染上了一层红霞。

她呼吸局促,饱满的胸脯剧烈起伏,臻首微垂着,尽显一副羞嗒嗒的模样,魅惑的姿态显得更加浓烈,刺激得江明锋浴火旺盛,看得眼睛都是呆了,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

所幸,江明锋心性沉稳,很快恢复了过来,强压下了内心火焰,按耐住了一口吃掉尹玉岚的欲望,平息下喘息的呼吸,重又恢复了温和从容的模样。

“是愚兄唐突了。”江明锋深吸口气,坦然一笑。

“不,师兄!”

尹玉岚闻言,却是乍然抬头,跨步上前,纤纤手指轻抬,盖住了江明锋的嘴唇,并轻摇了摇头,一副温柔的模样,配合着她红润的脸颊,以及羞怯的神态,更有了一种我见犹怜的妖媚。

“师兄,玉岚不怪你,玉岚早已心属师兄,此生此世,早已视为师兄的人。师兄若要,玉岚怎会不给。只是,玉岚目前身负家仇血恨,心有负担,难以释怀,所以……无法迈过那道坎。还请师兄给玉岚一些时日,放下负担后,全凭师兄做主。”

尹玉岚倾身上前,左手食指盖着江明锋嘴唇,右手张开,压在江明锋胸前,声声呓语,楚楚可怜,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怜惜。

饶是江明锋火焰旺盛,此刻都是忍不住的怜爱,哪还有什么旖旎之念,直接张开怀抱,将其紧紧地搂进了怀中。

“师妹放心,师兄定不辜负所望。”江明锋埋首尹玉岚发丝间,嗅着后者身上的浓浓香味,情真意切的道。

“玉岚深信师兄,至死不渝。”尹玉岚埋下了臻首,侧着脸颊紧贴在江明锋的胸口,娇躯紧紧依偎。她红唇微抿,嘴角微翘,闪过一丝阴冷笑意。

江明锋无从察觉,闭着眼睛,沉浸在这般深情中。

阳光洒落,云风徐徐,二人的身姿屹立峰巅,浑然忘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明锋腰间的通讯玉佩轻轻震动,闪烁起了微光,惊醒了他,才让他醒转过来,恋恋不舍的推开了尹玉岚,取出了通讯玉佩,倾听着内部传讯。

片刻,江明锋嘴角勾起,流露出得意笑容,引起了尹玉岚的注意。

江明锋看了尹玉岚一眼,大手摩挲着尹玉岚的脸颊,哈哈一笑,解释道:“刚得到消息,柳族代为传话,孙逸那杂种改变了注意,已经接受了王仁的挑战。”

尹玉岚闻言,也是满脸含笑。只是,那笑容多了几分阴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