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成者王侯败者寇/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消息传得很快,弥漫神城,人尽皆知时,竞技台四周的人潮还未散去。舆论的传播,可见非凡。

人群依旧簇拥,围绕着竞技台,众人无不瞩目,凝望着台上那道恢复常态,一身瘦弱的孙逸。

孙逸上身衣袍龟裂,发丝凌乱,看起来似有几分狼藉。但他气势凌云,强盛不衰,矗立在竞技台上如渊渟岳峙,磅礴巍峨。

全场死寂,鸦雀无声,默默地凝望着竞技台,一语不发。这种时候,他们似乎都忘记了喧呼,忘记了尖叫。

在台面另一边,小天师王仁伏卧在地,嘴角血迹斑驳,脸色苍白如金纸,衣衫蓬垢狼狈,发丝被汗渍沾染,看起来狼藉不堪,更胜孙逸。

他粗喘着长气,两掌撑地,不甘心的想要再次站起,恨不能重头再来,镇杀孙逸。他心绪纷杂,目光凶狞,透着难以遏制的惊怒与愤慨。

他无法想象,更无法接受,这样惨败的现实。他是小天师,人们眼中的天之骄子,黑曜城百年来最杰出的符咒师,如今时代唯一一位符咒造诣登堂入室的天骄。

他有太多光环,身上汇聚了诸多荣耀,他从崭露头角开始,就被世人瞩目,被人追捧,受人崇拜。他如高高在上的明星,散发的光辉映照诸天,照彻幽暗。

可是,就在今日,他的一切荣耀都将终结,被人践踏在地,强势摧毁。他所有的声望和光环,都如彗星坠地,霍然消逝。

以后,小天师王仁将不再耀眼,符咒师的美誉将不再被他独揽。甚至,更可能离他而去,让他泯然众人。

一颗明星,坠落尘埃,将不再闪耀,会被沙尘覆盖,从此如凡尘,不值一提。

想着这般结局,王仁痛如刀割,心如刀绞,恨杀欲狂。

自崭露头角以来,他享受过太多,美誉、荣耀、金钱、地位、名利等,多不胜数的奥妙让他为此沉沦,难以自拔。

现如今却要一朝洗白,丢掉一切,无异于从云端跌入地狱,由明星化作尘埃。试想,天下有几人能够承受这种打击?

若无超常意志,恐怕都得崩溃。

“啊!”

王仁愤慨,怒不可言,想要再战,为自己正名,但孙逸的力量打断他浑身骨骼,震裂了他好几条经脉,让他浑身肌肉抽痛,无法支撑站起。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唯有长啸,宣泄内心崩溃的情绪,王仁恨杀欲狂,两眼都是迅速充血,眼瞳布满血丝,带着怨毒和凶狞,死死地凝视着孙逸。

“孙逸,今日一败,王某受教。但是,你别得意,终有一日,你从我这儿夺走的,我会全部都夺回来的!”王仁红着双眼,瞪着孙逸,咬牙怒吼。

今日一败,王仁的所有荣誉、地位,享受的光环,全都要被孙逸取而代之。尽管这非孙逸本意,但现实就是如此。

成者王侯败者寇!

听着王仁的怒吼,孙逸淡然的看了他一眼,取下腰间的酒葫芦,仰头大灌了口,随即转身朝着竞技台下走去。

“这些,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人!”

走下台面,孙逸头也没回的丢下一句,算是告诫。

“孙逸,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再找你的!”看着孙逸坦然离去,伏卧在竞技台无力起身的王仁气急败坏的暴喝。

人群沉寂,皆都同情的看向了王仁,对其遭遇惨败十分唏嘘。他们都知道,王仁步了白马枪罗冲的后尘,沦为了小旋风孙逸的垫脚石。

孙逸走下竞技台,毫不在意自身狼狈的面貌,一步一口酒,坦然自若的朝着绿萝走去。所过之处,人群纷纷退避,自主让开,为孙逸留下一条宽敞的人行过道。

过道尽头,扎着双丫髻,满脸局促,紧紧地怀抱着猫咪大小的血灵虎王的绿萝站在那里。看到孙逸走来,她急忙快步飞奔,轻盈的朝着孙逸迎了上去。

“哥哥!”

绿萝脸色酡红,看着归来的孙逸,有种发自肺腑的激动和骄傲,一种昂扬的崇拜流露在眉目间,让得她纯真的模样更添了几分可爱。

“走吧!”

孙逸一手提酒,一手搭在绿萝的肩头,抿嘴一笑,二人并肩,迎着阳光,顺着人行过道,背离着竞技台,徐徐远去。

风轻云淡的背影,充满了一种超然的气质,颇有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淡然。

人群目送着,一路注视,直到孙逸彻底消失,他们才恍悟着收回目光。但眼中的震骇,却经久未去。

……

孙逸并没有再回柳族,他带着绿萝,找了家客栈居住。

他早已经对柳族没了亲睐,若非碍于柳茹嫣的情面,又苦无住所,才没有离开柳族。但如今,柳族背信弃义,高层坐视年轻子弟羞辱绿萝,已是将他彻底激怒,双方算是撕破脸皮。

所以,孙逸再懒得僵持,不愿再和柳族牵扯半点关系。

尽管他知道,贸然离开柳族会暴露多少危机,但他仍然不得不做。前世贵为法身高人,桀骜凌云,气冲九霄,曾俯瞰万族,无敌天下,他又岂会委屈自己,栖居屋檐之下,受人冷眼而无动于衷?

他可以无视,却不代表不在乎。

强者的尊严,不容亵渎,不容蔑视。

所以,即便明知危险重重,处境堪忧,他也没再打算回柳族,注定要和柳族疏离。

“哥哥,我们真的不回茹嫣姐姐家了吗?”

客栈客房,绿萝整理好床铺,转身看向坐在桌凳旁喝酒的孙逸问道。

孙逸灌了口酒,抿嘴一笑,道:“别人的家终究是别人的,寄人篱下,终究不安逸。所以,哥哥要带着绿萝,建一个自己的家。”

“嗯嗯,绿萝都听哥哥的。”绿萝顿时抿着嘴唇,重重点头,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热崇和向往,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孙逸揉了揉绿萝扎着双丫髻的脑袋,对纯真的后者十分溺爱。前世的他,曾有个胞妹,一如绿萝一样可爱。只是,性格更活泼好动,调皮娇俏。

只是,后来因为他一心向武,远赴异乡,归来时父母念子成殇,郁郁而终。所以,胞妹对他十分疏离,更甚至痛恨他不曾陪伴父母身旁,让父母孤独终老,带着遗憾逝去。

因此,重生一世,他更重视亲情,对孙邦十分在意。初见绿萝时,更分外怜惜,视为胞妹,不愿离弃。

前世的他错过太多,遗憾太多,只希望今生再重头,可以弥补,了却遗憾。

“咚咚咚!”

这时,敲门声突兀响起,打断了孙逸回忆遐思。

“谁?”孙逸惊醒,急忙止住思绪,扭头看向房门询问。

“孙公子,小的店小二,特来通禀,有贵客请见。”门外传来客栈店小二的声音。

绿萝很乖巧,懂事的前去打开了房门,身材干瘦,皮毛骨头的店小二拘谨堆笑的站在门前,向着绿萝连连哈腰。

“哪位贵客?”孙逸疑问。

“是苍云门、云霄门的执事大人。”店小二回禀道。

“找我有事吗?”孙逸又问。

“这个……小的不知。”店小二怯笑一声,讪讪摇头。

孙逸疑惑了下,灌了口酒,随即示意道:“麻烦请他们进来吧。”

“好的,公子。”店小二欠了欠身,转身而去。

送走店小二,绿萝则是大开房门,然后准备茶水,静等着贵客登门。

不一会儿,一胖一瘦的两名中年男子,一左一右齐步并肩的走进了客房。二人跨入房门,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冷哼了声,随即扭开目光,走向孙逸。

二人细细地打量了孙逸一眼,随即不约而同的抱拳拘礼,异口同声的道:“在下韦卜晋(魏德金)见过孙公子(有礼了)。”

韦卜晋(喂不进)?

魏德金(喂得进)?

乍然耳闻二人自报姓名,孙逸脸色一僵,不由惊愕,这名字倒是够清奇的。

“噗嗤!”

绿萝在旁忍俊不禁,最终按耐不住,笑出了声。但意识到失态,她急忙捂住小嘴,红着脸颊一脸慌色。

听到笑声,韦卜晋和魏德金对视一眼,又是冷哼一声,随即扭头看向孙逸,道:“让公子见笑了。”

孙逸闻言,这才恢复过来,抿嘴一笑,淡然摇头。他习惯性的灌了口酒,看向二人道:“不知二位找我为何?”

韦卜晋和魏德金又对视一眼,又各自冷哼了一声,随即长得精瘦的韦卜晋上前一步,从袖中摸出一张请柬,递进孙逸面前,解释道:“不瞒孙公子,我苍云门三长老正巧寿诞,特令韦某前来奉上请柬。公子若有闲暇,不妨前来赴宴。”

邀请?

孙逸眉头微挑,这应该算是苍云门抛出的橄榄枝吧?

心生疑惑,却见长得肥胖的魏德金跨步上前,臃肿的双手也是取出一份请柬,递进了孙逸面前,道:“我们云霄门五长老也是寿诞,特令魏某前来奉上请柬。烦请公子抽闲,前来赴宴。”

二人先后递来请柬,让得孙逸微微错愕,但很快恢复常态,明白了两大门派的意思。如此热切主动,无疑是看到他的资质潜力,特来招揽拉拢。

今日一战,强势绝伦,无疑震动了黑曜城,人尽皆知。他的潜力尽显,崭露峥嵘,不难被人瞩目。如他这样越级而战的天骄,黑曜城罕见,足以惊世,只要有点眼光的人,都会很愿意结交。

并且,孙逸还是个造诣不浅的符咒师,有此能力,无疑称得上是香饽饽。试问,各大势力岂会不愿亲近?

一个王仁就引得各大势力追捧,汇聚了那么多的美誉光环,地位名利。孙逸比之王仁更强,且更有潜力,各大势力又怎会忽视?

只要没有矛盾,没有利益冲突,相信有脑子的人都不愿得罪,更乐意拉拢。所以,对于韦卜晋和魏德金的来意,孙逸也就有了了解,心头有了底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